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5被判入狱

    张蕾走后没过多久,门又开了,进来的人是王蔓,“蔓!你怎么来了?”江帆吃惊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你这没良心的,从京城回来也不打招呼,害得人家到医院去找你,听医院人才知道你被关到这里。”王蔓举起粉拳轻轻地落在江帆的身上。

    江帆一把抱住她纤细的腰,粉拳停了下来,王蔓紧紧地搂住江帆的腰,泪水流了出来。

    “你,你不会有事吧,听他们你这次要坐牢,我担心你!”王蔓哭泣道。

    “蔓,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江帆道。

    “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以后怎么过啊!”王蔓道。

    江帆轻轻地擦掉王蔓脸上的泪水,怜惜道:“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回去让我父亲去托人通关系保你出来!”王蔓道。

    “没用的,这次是隆兴集团要整我,新来的市委书记罗生根是隆心人,行不通的。”江帆道。

    “那你不是很危险!”王蔓担忧道。

    “危险是有的,但是我完全可以应付,你放心吧。”江帆微笑道。

    “你这没良心的,我怎么放心得下!”王蔓举拳轻捶了下江帆的肩膀。

    两人聊得难舍难分,最后离开时王蔓哭得跟泪人似的,看守警察嫉妒道:“江帆,你真是太有福了,有这么多美女来看你,还有这么多美女为你哭泣!”

    江帆无可奈何摇头道:“唉!这那里是有福啊,这分明是受罪啊!”

    第二天早上第一个来的人是黄富,“帆哥!”黄富坐在江帆的对面,神情很严肃。

    “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江帆道。

    “不但我知道,全东海市人都知道你的事了,东海市各大媒体本报刊都刊登了你的事。”黄富道。

    “哦,看来我还成了名人了!”江帆笑道。

    “帆哥,你这次得罪的是隆兴集团,他们这次是要把你往死里整啊,你要当心啊!”黄富道。

    “哦,你听到风声了?”江帆道。

    “是的,我听到有关你的风声了,后天就公开审理你的案子。”黄富道。

    “哦,他们下手挺快的!”江帆道。

    “帆哥,要不你跑吧!我晚上来协助你!”黄富悄声道。

    “富,我要离开这里易如反掌,我就是要看看他们如何整我,我一直怀有隆兴背后有高人,我想看看哪个高冉底是什么人!最后我要他们知道我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江帆眼中闪过一丝厉銫。

    “帆哥,你怀疑隆兴背人后高人?怎么会呢?”黄富不可置信道。

    “从罗生根的晚期肝癌被人治愈开始我就怀疑隆兴背后有高人,但是这个人一直没有露面,还有我怀疑盛家有个大茵谋!”江帆悄声道。

    “你是京城盛家?”黄富道。

    “是的,十大军区就有九个是他们的人,我见过盛旺宏,他野心极大,不会甘心寄居人下的。”江帆道。

    “哦,我明白了,你意思是你知道这次肯定要入狱,这样你就到了暗处,没有人会注意到你,你反而可以调查他们!”黄富恍然大悟道。

    江帆没有话,点零头,露出赞许的微笑。

    黄富走后,梁艳和舒敏带了一位律师来,律师是梁燕高中的女同学。

    “帆,这是我的同学狄娟,东海市第一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东海市是很有名气的女律师之一。”梁艳道。

    “您好,江医生!”狄娟微笑地伸出手。

    “哦,没想到伶牙俐齿的大律师竟然是个美女!”江帆轻轻地握了下狄娟的手。

    “这个官司你处于劣势,根据隆兴那边收集的证据,你这次很麻烦,判刑入狱是难以逃妥的,我只能尽力帮助你少判几年!”狄娟神銫严肃道。

    “谢谢!有你这样的美女律师为我辩护,就算是判死刑我也无所谓!”江帆潇洒笑道。

    “帆,你不要胡!”梁艳瞪了江帆一眼。

    “难怪梁艳这么喜欢你,你是我见到在困境中最潇洒的人!”狄娟微笑道。

    “哦,谢谢,能得到你这么优秀的美女律师的赞赏,真是感到十分荣耀!”江帆道。

    接下来两人谈了有关案子的事情,最后狄娟离开时道:“江医生,一直想让你帮我治病,看来机会渺茫了!”

    江帆笑道:“你是你头疼的毛病吧?”

    “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太神了!”狄娟惊讶道。

    “你的头疼的病已经治愈了,从今以后不会再疼了!”江帆在和她谈话的时候已近暗中将她的头部灰銫病气拔除了。

    “啊!我的头疼痊愈了!”狄娟简直不敢相信。

    三日后法院公开审理江帆的案子,由于郭风有人证,虽杀死三饶证据不够充分,狄娟凭着伶牙俐齿仍然无法扭转败局。江帆被判定有期徒刑15年,这个结果虽然梁艳、舒敏早有心里准备,还是哭得跟泪人似的。

    江帆在审理现场表现十分冷静,始终面带微笑,最后宣判审判结果的时候,江帆仍然面带微笑道:“看来这个结果某些人要失望了!”

    当警察将江帆押上车的时候,大量的记者涌了上来,询问江帆,什么“一个神医怎么成了杀人犯?”,“一个神医怎么是黑帮的老大?”等等,江帆没有回答,他望了望远处的盛凌云,冲着她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从容上警车。

    盛凌云望着江帆上车后,对着身边的盛宗强道:“爸,这家伙一点走不在乎,气死人了!”

    “哼,先让他得意下,等进了监狱,他进去后就再也别想出来了!”盛宗强冷笑道。

    “爸,您的意思是派冉监狱把他干掉?”盛凌云悄声道。

    “嗯,这子留蟼愜是个祸患,只有他死了我们才会安心,这也是京城里老头子的意思。”盛宗强道。

    江帆上警车后,大约一个时后,警车来到了东海市第三监狱,车子进了高大的监狱大门后,在一片宽阔的空地停下。

    江帆下车后,直接被带入了监狱里面,接待的是个胖胖的狱警。

    “你叫什么名字?”

    “江帆。”

    “把他的手铐和脚链打开,身上的物品全部掏出来,衣服全妥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