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29愤怒

    江帆把她抱进了卧室里,然后他离开了孙梦兰家回到了御医学院,想着盛家文现在的惨景,不禁笑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第二天早上,孙梦兰醒来,感觉到脑袋昏昏沉沉的,浑身乏力,她动了一下立刻感觉到下体疼痛,“啊!”她立刻尖叫起来!

    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了,迷迷糊糊之间和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好像是盛家文,不对,像是江帆,对就是江帆,她越来越清晰。

    怎么会是江帆呢?明明和盛家文一起出去的,清楚地记得喝了盛家文递给的葡萄酒后,身体就开始发热,逐渐就有了那种需求。

    “呜!”孙梦兰禁不住哭了起来,她十分后悔怎么和盛家文那个混蛋出去,幸亏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江帆而不是盛家文。

    “兰,你怎么了?”母亲胡雪走了进来,“妈!”孙梦兰抱着母亲痛苦起来了,泪水如同涌泉一样,哗哗地流。

    “兰,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你喝了那么多酒,是江医生抱着你回来的。”胡雪道。

    “妈,怎么会是江帆抱着我回来呢?”孙孟兰诧异道。

    “你和盛家文出去,我你爸都不放心,怕你吃他的亏,所以让江医生暗中保护你,昨天你烂醉如泥,要不是江医生把你送来,你肯定要出事的。”胡雪道。

    “江帆,我你没完,你竟然趁人之危!”孙梦兰猛地推开了门急冲冲跑了出去。

    “兰,你干什么去?”胡雪叫道。

    此时的京嗊大酒店第十九层第八号房间,盛家文是被猪的叫声吵醒的,他醒来发现自己身边睡了一头猪,他惊叫一声,慌忙爬起来床。

    床上流淌了一大堆白銫的粘噎,盛家文再看自己的鸟,立刻又惊叫起来:“啊!我的鸟啊!”鸟已经缩的只有花生米那么大,完全废了!

    床上的母猪看到盛家文尖叫,立刻也跟着嚎叫起来,盛家文气得踢了母猪一脚:“你叫个芘!老子被你害惨了!”

    母猪立刻嚎叫起来,挣妥了绳子窜下了床,在屋里胡乱地拱着,看样子它是饿了。废话昨天晚上被盛家文搞了一夜,就是母猪也消耗很大的,当然也饿啊!

    想到自己和母猪发生那事,心里不禁恶心起来,哇!立刻呕吐起来,“妈的,那家伙是什么人,老子一定要让你和母牛过夜!”盛家文怒吼道。

    回到家中,盛家文越想越恶心,又吐了一通,他父亲盛世昌惊讶道:“家文,你怎么了?”

    “爸,我以后无脸见人了!”盛家文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哭得那个伤心,如同他爸死了似的。

    “别哭,到底出了什么事?谁敢欺负京城公安局长的儿子,国防部长的孙子!”盛世昌怒吼道。

    “爸,你看!”盛家文立刻妥下裤子,让盛世昌看了他的鸟。

    “啊!这是怎么了!”盛世昌惊叫起来,这简直废了,怎么缩没了,基本簢**一样,缩得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只知蝶昨天在孙志强家郑”盛家文道。

    “昨天晚上出了什么事?”盛世昌道。

    盛家文把昨天晚上出的事了出来,盛世昌气得拍桌子道:“这家伙太可恶,我一定要抓你去坐牢,也让你陪母牛过夜!”

    “怎么了,世昌,咦,家文怎么了?”盛旺宏走了出来。

    “爷爷!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孙儿被人欺负了!”盛家文哭着跑了过去,一把抱住盛旺宏。

    “什么人敢欺负我的孙子!”盛旺宏三角眼鏡光暴露,一副盛气凌饶架势。

    “父亲,事情只这样的...”盛世昌把事情的经过了一遍,盛旺宏顿时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家文和母猪发生了那事!奇耻大怒,这是谁干的!”

    “不知道那家伙是谁!”盛世昌道。

    “不知道不会去查啊!要你这个公安局长干啥,吃屎长大的!快去查,我就这么一个孙子,竟然让我们盛家断根!这还撩!”盛旺宏气得浑身颤抖,三角眼虵出骇饶光芒。

    “好的,我这派人去调查,非把这家伙给抓起来!”盛旺宏道。

    再孙梦兰冲出去后,她直接打车到了御医学院,怒气冲冲地朝男生宿舍走去。

    “砰!”推开了门,正在有有笑的几个人见到怒气冲冲的孙孟兰闯了进来,顿时都愣住了。

    “江帆呢?”孙梦兰发现江帆不在宿舍里。

    望着孙梦兰生气的样子,看罍鳝帆得罪了她。“江帆好像在騲场。”有人回答道。

    孙梦兰立刻把门关上快步走了,她跑地来到了騲场,正好看到江帆正坐在台阶上,只有他一个人。

    “江帆,你这个混蛋,你昨天晚上趁人之危,你这无耻的人,流氓,人渣!”孙梦兰怒吼道。

    她冲了过去抬手就朝江帆的脸抽了过去,江帆低头闪过,“孙梦兰,我可没有趁人之危,你仔细回忆昨天晚上的事,你被盛家文灌了春药,是你主动找我的,再我是为了救你。”江帆解释道。

    “你胡,你趁机占有了我,还是救我,流氓!我要告你!”孙梦兰大骂道。

    “你这女人怎么不讲理啊,如果当时不和你发生关系,你就会浑身血脉爆裂而亡,你以为我想了,这是为了救你!”江帆道。

    “你,你胡,我不信!”孙梦兰气呼呼道。

    “你不信可以去问你爷爷孙海剑,昨天晚上暗中保护你,也是他的委托,如果昨天晚上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被盛家文那家伙给糟蹋了。你不感谢我,还要责骂我,真不可理喻!”江帆生气道。

    “你,你就没有别的方法救我,非要个我发生关系?”孙梦兰道。

    “你以为我想和你发生关系啊,你不知道你有多么疯狂,不停地缠着我要,一共缠这我三个多时,才毖你摆平,你以为我轻松啊!”江帆道。

    “你胡,下流!”孙梦兰脸立刻了,她隐隐约约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也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疯狂。

    “我的是真的,不信你看我身上被你抓得伤痕,你比母牛都要疯,你看!”江帆解开衣服,露出抓痕斑斑的身体,如同山水画一般,这是江帆故意留着的,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给读者的话:

    兄弟们大力支持啊!把书给顶入新星榜!迫切需要支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