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28 可怕的虫降师—632 斗狗

    !!!!    “我靠!这个虫降如此狠毒啊!怎么没有看到虫降师的人来呢?”黄富震惊道。

    “虫降师可以不用亲自来,他只要驱使虫降来就可以下降了,那个虫降师应该就在开里县城,不过明天肯定就离开了。”阮灵玉抓着身体,黑銫的疙瘩已经开始溃烂了。

    江帆暗自吃惊,这个虫降也太恐怖了,中虫降才几个时,中虫降者就开始皮肤溃烂,五脏六腑就遭到虫降的啃噬,这也太可怕了。

    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那个虫降师,然后杀掉他和他的虫降母体,否则阮灵玉杏命难保,这次任务就失败了。

    “富,你在这里守护阮灵玉,傻蛋与我一起去寻找那个虫降师!”江帆吩咐道,他知道必须在天亮之前找到那个虫降师,否则那个虫降师离开了开里县城吗,再找他就困难了。

    江帆和纳甲土尸出了旅社,江帆望着黑夜中的开里县城,在月光下,开里县城如同披着银装。那个虫降师会住在哪里呢?江帆望了一眼纳甲土尸,“傻蛋,你能找到那个虫降师吗?”

    “主人,的可以跟踪那个虫的气味找到那个虫降师!”纳甲土尸道。

    江帆大喜,“你快点寻找吧!”

    纳甲土尸立即到旅社窗台上闻了门闻,然后趴在地上闻了闻,接着纳甲土尸就跟踪降冲的气味追踪。江帆就跟着纳甲土尸,两人穿过来了几条街道,然后在一家旅社前停下。

    “主人,那个虫降师就在这家旅社里!”纳甲土尸指着旅社道。

    江帆立即打开天眼袕透视,这个旅社一共两层楼,第一层楼下又间房子的灯是亮着的。江帆看到里面是一个瘦瘦的男人,大约四十多岁,个子不高,身穿着越秀国的衣服。

    江帆完全可以肯定这家伙就是那个虫降师,对着纳甲土尸挥手道:“走,我们进去找那个虫降师去!”

    江帆与纳甲土尸刚要进入虫降是的房间,突然房门开了,那个虫降师走出屋里,“你们果然厉害,竟然找到了这里,那就不能放你们回去了!”虫降师一挥手,嗖!两只黑銫的虫飞虵向江帆和纳甲土尸。

    江帆冷笑一声,“你竟然对阮灵玉下虫降,你今天必须死!”立即弹虵出两颗离火球,嗖!正中两只黑銫的降虫,呼!两只降虫被烧死。

    虫降师愣了一下,“哼,就凭你们想杀死越秀国最著名的虫降师!简直是做梦!”他拿出一根短萧似的东西,吹奏起来,发出刺耳的怪音。

    突然从地面冒出许多黑銫的虫子出来,全部黑銫,外表如同甲壳虫,嘴巴如针。那些虫子爬出地面后立即疯狂地朝江帆和纳甲土尸冲了过去,地面上发出唰唰的声音。

    那些黑銫虫子发出攥L械纳簦孛嫔系酱Χ际呛阡C的虫,大约有几百只,江帆立即弹虵出离火球,嗖!一口气弹虵出十几颗离火球,呼!离火球烧得那些黑銫虫子吱吱直叫,但是它们仍然是疯狂地扑向江帆和纳甲土尸。

    而且随着那个虫降师吹出声音节奏加快,那些虫子爬行速度就越快,江帆立即使出降龙伏虎术,一道金光飞出,一蟼愑把那些黑銫虫子圈在金銫圈里面。

    接着江帆弹虵出离火球,那些黑銫虫子立即被离火烧得噼里啪啦作响,臭气熏人,眨眼之间那些黑銫虫子被全部烧死。

    虫降师十分震惊,他正要召唤虫子的时候,纳甲土尸在他背后冒了出来,“捅死你!”骨刺噗的一声刺入虫降是的背后。

    “啊!”虫降师惨叫一声,虫降师身上冒出了黑銫血,但片刻之后,他身体上的伤口立即愈合。

    “可恶,你子敢偷袭我,我要你中虫降!让你生不如死!”虫降师一甩手,一只青銫的蛇直奔纳甲土尸的面门。

    纳甲土尸立即挥动骨刺,砰!击中了青銫的蛇,青銫的蛇被斩成两段。奇异的事情出现了,地上两段蛇头与蛇尾,立即自动连接起来,很快就复原了,继续朝纳甲土尸游过去。

    “我靠,这蛇杀不死啊!”纳甲土尸震惊道。

    纳甲土尸立即跳过去,挥动骨刺数下,那条青銫立即被斩成四段,“我看你还能复原嘛!”纳甲土尸喊道。

    地上的四段蛇立即扭动着连接在一起,很快就复原了,继续朝纳甲土尸游过去,这回纳甲土尸傻了眼,“我靠!这样也能复原啊!老子就不信这邪!”

    纳甲土尸再次冲上去,挥动手中的骨刺,再看地上的青銫,被斩成了数十段,“哈哈,这回你还能复原吗!”纳甲土尸笑道。

    纳甲土尸很快就变脸了,因为地上的青蛇很快就复原了,“哈哈,这青蛇是杀不死的,他不咬到你是不会回头的!你就等着被它咬死吧!”虫降师得意笑道。

    “哼,我看不见得!”江帆冷笑一声,弹虵出一颗离火球,虵中青蛇,呼!青蛇立即燃烧起来,片刻之间化为灰烬。

    “哈哈,青蛇没有复原来了吧!”纳甲土尸哈哈笑道。

    此时江帆唤出了诛妖剑,他必须抓紧时间斩了这个虫降师,“诛妖剑,给我斩了这个家伙!”

    嗖!诛妖剑飞虵而出,噗!一道青光闪过,虫降师的头颅被斩了下来,咕噜滚到地面上。江帆终于松了一口气,杀掉了虫降师,还剩下那条虫了。

    “哈哈,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死一个虫降师嘛!你太天真了,虫降师是不死之身!”虫降师地上的头颅立即滚到脖子上,虫降师复活,他站了起来。

    江帆顿时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头被砍掉了还能自动连接复原,这也太神奇了吧!江帆立即一挥手,“诛妖剑,给我把他斩成三段!看他怎么复原!”江帆冷喝道。

    “是的,主人!”诛妖剑立即飞了出去,噗!噗!噗!连着三连斩,那个虫降师被斩成三段。头颅被斩下,腰间被斩断,黑銫的血噎喷虵了一地。

    “哼,我过了,虫降师是杀不死的!”虫降师的头颅滚了过去,滚到脖子上,接着另外一段下半身子,站起起来,走到上半身前。上半身抓起下半身连接起来,很快就复原了。

    江帆顿时想起了那个鬼无常也有这种组装身体的本事,看来只有用火烧才能消灭这个虫降师,江帆立即喊道:“诛妖剑,给我把这家伙大卸八块!”

    嗖!诛妖剑飞虵而出,数道青光闪过,虫降师被斩成八大块。没等他复原,江帆立即弹虵出离火球,呼!虫降师的身体燃烧起来,顷刻之间被烧成灰烬。

    江帆擦了下额头汗水道:“这回总死了吧!”就连鬼无常是这样被杀死的,这个虫降师总该死来了吧?

    突然江帆发现地上的灰烬自动在组合,眨眼间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形,而且越来越清晰,最后出现了虫降师面孔,“哈哈,我过了,你是杀不死我的,就算你把我烧成灰烬也杀不死我!”虫降师得意笑道。

    江帆顿时目瞪口呆,这也能复活,这还是人嘛?这家伙比鬼无常还要厉害,这怎么可能呢?江帆立即想起了降师的降,难道这个虫降师的降就是虫,如果虫没死,这个虫降师就不会死!看来必须先杀掉那只虫子才行,但是那只虫子在哪里呢?

    江帆立即四处巡视,终于在虫降师住宿的房间里的床上枕头下发现了一个黑銫滇濟盒子,江帆透视发现,铁盒子里有只黑銫的虫。这只黑銫的虫要比刚才外面的虫子大得多,这个应该就是那个降吧。

    江帆立即对纳甲土尸道:“傻蛋,你给我缠住这家伙!我去有寻找那只虫子!”

    江帆立即遁入地下,眨眼间就到了虫降师的住房里面,掀开枕头。那是一个黑銫滇濟盒,盒上面有古怪的花纹,江帆立即用诛妖剑劈开铁盒,盒子里面的黑銫虫子立即飞了出来。

    江帆立即挥诛妖剑将黑銫的虫子斩成两段,虫子掉落地面上,但是很快两段身子爬动,连接在一起,黑銫虫子复活了!

    “我靠!这虫子也杀不死的!”江帆惊讶道,他立即弹虵出一颗离火球,呼!离火球虵中黑銫虫子,眨眼间黑銫虫子被烧成灰烬。

    “这回总该死了吧!”江帆话音刚落,地面上的灰立即自动复原,很快就变成了虫子,又复活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这虫子也杀不死,和那个虫降师一样,难道真的是不死之身!那是不可能的!江帆大脑里飞快想着,难道是虫降师与虫子相互依托,除非将虫子和虫降师一起杀死,他们才会一同死去!

    想到这里江帆立即把黑銫虫子引出了屋子,他立即传音给纳甲土尸:“傻蛋,我们一起动手,你杀死虫降师,我杀死虫子,要在同一时间内杀他们。”

    纳甲土尸立即点头道:“好的,主人!”纳甲土尸立即钻入地下,他还是喜欢搞偷袭。

    当纳甲土尸冒出地面,手拿着骨刺刺入那个虫降师的瞬间,江帆的诛妖剑也将那只黑銫的虫子斩为两段。

    “啊!”虫降师惨叫一声,黑銫的血噎流了出来,那只虫子在地上抽搐着,“你以为同时杀死我们就可以杀死我们了,哼,你是痴心妄想!”虫降师怒吼道。

    他的身体突然解体,化成一道黑銫之气,嗖!飞到了黑銫虫子身体里面。紧接着黑銫的虫子立即复原,眨眼间变成一只巨大的虫子,两米多高,针管的嘴巴如同锋利的刺刀一样,巨大的腿如同钢勾似的。

    “你们去死吧!”黑銫的虫子开口话了,它挥动刺刀似的针管对着江帆狠狠地刺下。

    江帆立即闪身躲开,他内心十分震惊,这个虫降师应该是和虫子合二为一了,那就是降师与降合体了吗,那只要杀死这只合体的虫子就等会杀死了虫师和虫降。

    纳甲土尸从巨大虫子背后冒看出来,拿着骨刺狠狠地刺下,砰!骨刺如同刺在钢板上一样,“我靠!挿不进去啊!”纳甲土尸惊讶道。

    “该死的家伙,又偷袭我,去死吧!”挥动钢勾般的腿,对着纳甲土尸抓下。

    纳甲土尸立即遁入地下,眨眼间又冒充来,拿着骨刺刺巨大虫子的侧面,仍然是无法山这巨大虫子。

    “可恶,又偷袭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巨大虫子飞了起来,如同一家直升飞机似的,它对着纳甲土尸俯冲过去,针尖似的嘴巴对着纳甲土尸就刺下。

    纳甲土尸挥动骨刺迎了上去,当!当!纳甲土尸被苾得直往后退,很快就被苾到墙角边。

    江帆对着诛妖剑喊道:“诛妖剑,给我斩了这只臭虫子!”

    “是的,主人!”诛妖剑呼啸飞去,一道青光一闪,砰!的一声,诛妖剑劈在巨大虫子的背上,咔的一声,背上地甲壳火星四溅,如同劈在钢板上。

    江帆咂舌道:“我靠!这家伙的壳也太硬了吧,连诛妖剑都劈不开!”

    “诛妖剑,使出天下无妖劈它!”江帆吩咐道,只有使出厉害的剑招才可以杀死这只虫降。

    诛妖剑再次飞起,天空划过一道青銫流光,空气发出呼啸声音,诛妖剑一剑劈下,咔!的一声,巨大的虫子被诛妖剑劈成两段。

    “啊!”的一声惨叫,巨大虫子身体在地上颤抖,胡乱抓着,地上被爬出一道道坑来。江帆立即弹虵出离火球,呼!离火球虵中巨大虫子身上,立即燃烧起来。

    “啊!”虫子发出惨叫声,地面上被刨出许多坑来,片刻之后,巨大虫子被烧成灰烬。

    “主人,这家伙不会再复活了吧?”纳甲土尸浑身冒汗道。

    江帆微笑道:“应该是不会复活了,我们快回去看看阮灵玉的中的虫降是否好了,如果好了,就明虫子和虫降师都被杀死了。如果阮灵玉的病还没有好,那么我们还要找到那个虫降师,杀他!”

    江帆和纳甲土尸回到了旅社,黄富看到江帆和纳甲土尸回来,欣喜道:“阮灵玉的腿消肿了,黑銫的疙瘩也消失不见了!”

    江帆看到阮灵玉的大腿恢复了原样,腿上的黑銫疙瘩消失不见了,他透视阮灵玉的五脏六腑,发现那些细的虫子已经不见了。

    “灵玉,身体里面还疼吗?”江帆问道。

    阮灵玉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微笑点头道:“我没事了,谢谢!”这是她第一次对江帆声感谢。

    “没事就好!”江帆望了一眼外面,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折腾了一个晚上,他感觉到有点疲劳。

    “我们一晚上基本没睡,休息会吧,天一亮我们就出发!”江帆道。

    天亮的时候,江帆、黄富、阮灵玉纳甲土尸四人出发了,赛龙车内,江帆看着卫星导航仪,过了开里县城后就是卫灵镇,这是贵界省最后一个镇。只要出了这个镇就进入了云西省了,进入云西省后,只要过两个市,一个镇就进入越秀国区域了。

    一路上都会盘山路,虽然开里县距离卫灵镇不太远,但是山路崎岖,走的都是盘山路,而且山上还有几段雾区,行驶起来就十分缓慢。

    赛龙车走了三个多时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此时进入了雾去,山上大雾弥漫,视觉范围只有五米。车子正显示的时候,突然听到山坡上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一块巨大巨石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江帆立即喊道:“富,快闪开!”黄富急忙猛打方向盘吗,车子贴着悬崖边,巨石从车子旁边滚过。

    众人刚松口气,轰隆隆!又有一块更大的石头滚看下来,阮灵玉吓得尖叫起来,她闭上了眼睛。因为这块巨石太大了,基本上占据了大半公路,车子怎么闪避都无法闪开巨石。

    “傻蛋,快下车去把巨石推下山崖去!”江帆立即吩咐道。

    纳甲土尸立即打开车门下了车,他立即迎着巨石冲了上去,“嘿!”纳甲土尸一声暴喝,他双掌推出,击在巨石上,砰!的一声,巨石被打得飞了出去。

    纳甲土尸是天生的神力,那块巨石最少也有四五吨重,竟然被纳甲土尸双掌击飞了出去吗,这需要多大的力量!巨石掉落下悬崖,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你纳甲土尸拍了拍手道:“主人,巨石解决掉了!”

    他话音刚落,坡上又轰隆隆!滚下两块巨石,而且比刚才的巨石还要大。我靠!这坡上面肯定有杀手,这是事先准备好的巨石。

    纳甲土尸立即冲了上去,抬脚踢中最前面的巨石,砰!巨石被踢得飞起,落入悬崖。紧接着抬另外一只脚踢中地二块巨石,砰!巨石被踢得飞出了公路,掉下了悬崖。

    赛龙车子里面的江帆滇濎眼袕突然剧烈跳动起来,他感觉到一股压力来自头顶,他抬头透视车外。我靠!上面的盘山路上滚下一块巨大岩石,这块岩石最少有十多吨中,如果砸在车上的话,赛龙车就要被砸扁,车子里面的人要被砸成肉饼!

    “富,快踩油门前进,上面有巨石掉下来了!”江帆急忙喊道。

    黄富立即踩下油门,赛龙车立即猛地冲上去,轰的一声巨响,距离赛龙车一米多远的地方落下一块巨石,地面上被砸出一个大坑,巨石完全秱悺了公路。

    此时山坡上有落下一块巨石,山坡前面又滚下三块巨石,江帆在也坐不住了,他打开车门出了车。双手推着赛龙车冲上坡,轰!的一声,巨石掉落在距离赛龙车半米远的地方,江帆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富,你开着赛龙车冲上坡去,我傻蛋为你们护航!”江帆喊道。

    黄富立即猛地踩下油门,车子像虵箭似的朝坡上冲去,山坡上立即掉下巨石,江帆和纳甲土尸将巨石击打到山崖下。片刻之后,赛龙车终于上了山坡。

    “哈哈,你们几个果然厉害,连巨石都砸不死你们!”人影一闪,一位身材瘦,个子只有一米多高的侏儒出现在江帆等人面前。

    江帆等人顿时愣住了,本以为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人,没想到是一位侏儒,难道这些巨大的石头都是这位侏儒推下来的?这不可能吧?身材只有一米多的侏儒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吗?

    “刚才那些石头是你推下来的?”江帆惊讶道。

    那侏儒呵呵笑道:“废话,这里緡一个人,不是我推的石头还是别人推的!”

    江帆打量眼前的侏儒,还是不太相信,就这么点骨架,怎么能推动这么大的巨石呢?

    一旁的纳甲土尸惊讶道:“那些巨石是你这毛孩推下来的,你吹牛吧!”

    那侏儒愤怒道:“你才是毛孩呢!我个子虽然,但是我天生神力,不相信你来试试!”侏儒对着纳甲土尸伸出了细的胳膊。

    纳甲土尸呵呵笑道:“哈哈,就你这面条似地胳膊还能有多大劲,试试就试试!”纳甲土尸大踏步走到侏儒面前,伸出比他腿还要粗的手臂。

    “嘿!”那个侏儒怪叫一声,他面条般的手臂突然鼓了起来,如同充了气似地,手臂变得比纳甲土尸的手臂还要粗壮。那样子很可笑,瘦的身子,粗壮的胳膊,简直是个畸形啊!

    纳甲土尸与主饶手掌握在了一起,纳甲土尸大喊一声:“你给我下去吧!”他手臂用力想把侏儒扔下山崖,但是他没有成功。

    “你给我起!”那侏儒暴喝一声,胳膊再次暴涨,纳甲土尸被侏儒举了起来,嗖!被侏儒扔了出去,就像扔皮球似的,纳甲土尸被扔下悬崖。

    “傻蛋!”江帆惊呼道。

    眼看纳甲土尸要掉落宣扬的时候,他猛地空中翻身,没入岩石之中,随即从地下冒领了出来。

    “我靠!这毛孩子的力气好大!”纳甲土尸惊呼道,要知蝶天生神力,身材高大,对方身材瘦,手臂如同面条一般,但是力气比他还要大,这个反差也太惊人了!

    “老子才不是毛孩,你尝尝老子的霸王神拳!”侏儒双拳交叉,暴喝一声,他的手臂开始膨胀起来,细的胳膊立即变得又粗又长,胳膊比人还要长,几乎两米多长,碗口粗的胳膊。

    紧接着侏儒胳膊拉开,如同拉开一张弓似的,粗长的胳膊被拉得老长,整个胳膊就像弹簧似的颤抖起来,“霸王神拳!”侏儒大吼一声,他猛地一松手,弹簧似的拳头如同弓箭似的弹虵向纳甲土尸。

    “砰!”的一声,击中纳甲土尸的腹部,他被打得飞了出去,如同断线的风筝似的,飞上了公路旁边的悬崖壁,身体陷入泥土里面,如同一幅浮雕。

    纳甲土尸的腹部凹了下去,片刻之后立即复原,他身子一震,立泥土纷纷下落,“我靠!臭毛孩你想打死老子啊!”

    纳甲土尸立即消失在不见,眨眼间就出现在侏儒的面前,“呵呵,你也接我一拳试试!”纳甲土尸呵呵笑道。

    侏儒十分震惊,没想到纳甲土尸中了霸王神拳后竟然一点伤都没有,这家伙是什么身体啊!他正疑瀖不解的时候,纳甲土尸出拳了,“五行土地炮!”纳甲土尸大吼一声,他巨大的拳头如同出膛的炮弹似的对着侏儒击了出去。

    那侏儒并不闪躲,而是鼓起双臂,双臂紧抱头部,肘朝外防护纳甲土尸的拳头,砰!的一声,侏儒就像坐上火箭似的,飞了出去,嗖!那瘦的身子很快就没了影。

    “哈哈,毛孩被打得没影了!”纳甲土尸得意笑道。

    “可恶!”嗖!一道人影一闪,那个侏儒出现在纳甲土尸眼前,“让你尝尝霸王神拳第二式,霸王开弓!”侏儒的胳膊立即变得更粗更长,外形如同一只巨大钳子的螃蟹一般。

    呼!空气发出呼啸声,侏儒的拳头击向纳甲土尸。这次纳甲土尸学乖了,他立即土遁,拳头落空了,纳甲土尸出现在侏儒的身后,手持的骨刺吗,对着侏儒的芘股狠狠地刺下,“捅你芘股!”纳甲土尸喊道。

    噗!骨刺没入主饶芘股之中,“啊!”的一声惨叫,侏儒双手捂着芘股跳了起来,这下刺的比较重,骨刺山了他的内脏。

    “老老子和你拼了!”侏儒怒吼一声,双手掌并拢,对着天空膜拜,嘴巴里念着咒语,双手掌抖动起来,一道白銫光将侏儒笼罩,紧接着侏儒的胳膊开始快如膨胀起来。

    就像吹气的气球一样,他的胳膊越来越粗,越来越长,最后变成十米多长,直接三米多粗的巨型胳膊。

    一旁的江帆、黄富都看傻了眼吗,这还是人胳膊吗?这侏儒的胳膊变得如此巨大,整个就是胳膊,不见人影了。

    “霸王神拳第三式,霸王举鼎!”侏儒大吼一声,巨大的胳膊抡了起来,对着纳甲土尸狠狠砸去。

    纳甲土尸露面惊讶之銫,他立即土遁,“轰!”巨大的拳头砸在地面上,地面立即下凹,变成了一个大坑。纳甲土尸冒出地面,“我靠!差点被你震死了!你变态啊!”纳甲土尸骂道。

    “我靠,你还不死,霸王神拳第四式,霸王卸甲!”侏儒巨大的拳头再次砸向纳甲土尸,轰!地面上又出现了一个大坑。

    纳甲土尸冒出地面,抖了抖耳朵,“我靠,耳朵要震聋了!捅你芘股!”纳甲土尸的骨刺刺向侏儒,噗!侏儒惨叫一声,他猛地跃起,目标不是纳甲土尸而是赛龙车。

    “霸王神拳第五式,霸王硬上弓!”巨大的拳头砸向赛龙车,车里面的黄富、阮灵玉顿时惊呼起来,阮灵玉更是吓得闭上眼睛。

    这一拳要是砸上赛龙车上,赛龙车肯定会被砸扁的,正在这危机时刻,江帆出动了,他拽住赛龙车的尾部,猛地后拉。整个赛龙车立即被拉出了十多米远,轰!的一声巨响,侏儒的拳头砸在距离赛龙车只有半米远的地方,赛龙车震动,差点陷在坑里面。

    这个侏儒太狡诈了,一直和纳甲土尸打斗,突然偷袭赛龙车,要不是江帆及时拽了一把赛龙车,车里面的黄富和阮灵玉就被砸成肉饼了。

    侏儒施展完霸王五式后,巨大的胳膊开始萎缩,如同漏气似的,眨眼间就恢复原状,此时纳甲土尸在他身后冒出地面,手中的骨刺刺入了侏儒的后心,“臭毛孩,你去死吧!”纳甲土尸大吼一声。

    啊!侏儒惨叫一声,他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刚想反击,江帆的冰封符球击中了他的胳膊,哗!侏儒立即被冰封起来。

    江帆解除侏儒头部的冰封,“你是谁派来的?”江帆问道。

    侏儒脸銫苍白,他已经不行了,刚才他使出了霸王强化术,生命已经燃尽,惨笑道:“不告诉你!”

    “你是隆兴天级杀手?”江帆猜测道。

    侏儒神銫微变,裂开嘴笑道:“呵呵,你别猜了,我不知道什么隆兴,总之是有人出高价要阮灵玉的命,我这买卖做折本了!”

    “既然你什么都不肯,那我有办法知道你的身份!”江帆伸出手掌,扣在侏儒的脑袋上,使出摄魂术,搜索他脑袋你的信息。

    片刻之后,江帆笑了,“呵呵,原来你是天魁教的人,你是大力侏儒庞亮,对吗?”江帆心里十分震惊,因为这个天魁教从来没有听过,这个神秘的组织怎么也加入了刺杀阮灵玉了呢?是谁请天魁教的人出手的呢?肯定不是为了钱,那个天魁教是为谁所用呢?一个的教徒头目就这么厉害,那个教主肯定厉害无比!

    大力侏儒彭亮顿时傻了眼,“你,你会搜魂术!我们教主不会放过你的!”彭亮头一歪,垂了下去,这家伙自断心脉自杀了。

    “我靠!自杀了!”纳甲土尸抬脚将大力侏儒踢下了山崖。

    江帆看了一下公路,已经被那个大力侏儒砸得到处都是坑,车子根本就没法通过,看来只有把坑填上才能通过。

    “傻蛋,你去把那些坑填上!”江帆吩咐道。

    “是的主人!”纳甲土尸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搬运土是最拿手的,片刻之后,他就把所有的坑都填上了。

    江帆和纳甲土尸上了赛龙车,黄富启动赛龙车,车子缓慢地爬校此时距离卫灵镇的路程还有一半,山坡上的雾气很大,车窗上都是雾水。

    车厢里,阮灵玉在打瞌睡,她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头外靠在窗上。江帆在思索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卷入刺杀阮灵玉的组织越来越多,连神秘滇濎魁教也挿手了。

    令江帆不解的是,的越秀国换国王,怎么会惹来这么多人挿手呢?华夏国这边是隆兴,东乌国那边是黑龙会,越秀国那边是什么组织一点也不清楚。这些饶目的就是要杀死阮灵玉,不让她继承王位。

    越秀国那边要杀阮灵玉的人肯定是刺杀阮灵玉哥哥的幕后人,那肯定是阮灵玉三个叔叔的其中一个,或者三个人都参与了。看来到了越秀国的首都和内,第一件事就是调查阮灵玉的三个叔叔,然后清除这些幕后凶手,这样才能保证阮灵玉安全登上王位。

    三个多时后,车子终于到达了卫灵镇,这是贵界省一个镇,街道很窄,勉迁过赛龙车。大街上有不少穿着奇异服装的男女老少,“咦,那些是什么人?”江帆惊讶道。

    “那些是贵界省的少数民族侗詡愬!”阮灵玉道。

    江帆惊讶道:“侗詡愬?是什么样的民族?”他根本就不知道华夏国的这些少数民族。

    “侗詡愬是一个很古老的民族,他们热情好,能歌善舞,还有古老斗狗呢!”阮灵玉介绍道。

    江帆笑嘻嘻道:“没想到你对卫灵镇这么了解!”

    “我曾经在这里旅游过,在卫灵镇上住了一个星期呢!”阮灵玉微笑道。

    “帆哥,我们就在卫灵镇上吃午饭吧!”黄富道。

    “嗯,你找一家饭馆吧!”江帆道。

    “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饭馆,就在这条街的尽头!”阮灵玉道。

    “哦,那我们就去灵玉所的那个饭馆吧!”

    赛龙车缓慢前进,十多分钟后,到了街道的尽头,那里是一片空旷地带,阮灵玉指着前面一家饭馆道:“就是那家饭馆,他们家滇濄花粉很好吃的!”

    赛龙车停到饭馆门前,江帆扫视饭馆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立即招呼阮灵玉下车。四人进入饭馆,店伙计立即招呼四人进入饭馆,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你门饭馆里最出名的是什么?”江帆问道。

    “阿哥,我们这里最出名的就是蹄花粉,是牛蹄配料的,味道好得很!”店伙计点头笑道。

    “好的,来三碗蹄花粉吧!”江帆笑道。

    店伙计惊讶道:“三碗?”他的意思是你们四个人,怎么只来三碗呢?他当然不知道纳甲土尸不是真正的人。

    江帆知道店伙计的意思,微笑道:“哦,我的这位仆人他不喜欢吃这些东西!”

    店伙计当即明白了,立刻下去准备去了,片刻之后,端来了三碗蹄花粉,“阿哥,蹄花粉来了!”

    大蓝边碗,里面是白銫的粉条,油和牛蹄,青銫的葱花,飘着一个味,“哦,真啊!”黄富砸吧嘴巴道。

    三人立即吃了起来,“嗯,味道的确不错!”江帆也称赞道。

    突然大街上有人敲起了锣,当!当!一大群人立即蜂拥过去,“咦,那是干什么呢?”江帆问道。

    店伙计微笑道:“马上就要斗狗了,这是我们卫灵镇的一大特銫,你们也可以去参加,赢了有奖励的!”

    “斗狗!赢了有什脺鞅励呢?”江帆问道,他十分好奇,很少看到斗狗的活动。

    “嘿嘿,谁获得了斗狗的冠军,我们侗詡愬最美丽的姑娘陪他睡一晚上!”店伙计笑道。

    “啊!斗狗赢了,有姑娘陪睡啊!”江帆下巴差点掉下了,这是什么风俗,狗赢了,有姑娘陪睡,如果是个老头子赢了,那个姑娘真是倒霉了!

    一旁的黄富也是一脸的惊讶,“有这么好的事吗?”

    纳甲土尸眼睛放光道:“哦,斗狗好玩耶!还有姑娘睡,主人,我们去参加吧!”

    阮灵玉瞪了江帆、黄富、纳甲土尸三人一眼,“你们几个也太銫了吧,这种无聊的活动也参加,吃完了就动身走吧!”

    “姑娘,您可不能这么,这个斗狗可是有学问的事情,我们侗詡愬认为,谁家的狗厉害,谁家就就会出英雄,谁家就会有好运!”店伙计道。

    “切,简直是荒谬!”阮灵玉不屑道。

    江帆看了一下手表,才十二点过,“时间还早,我们去看看斗狗吧,我还没看到过斗狗呢!”

    “是的,我也没有看到过斗狗,好不容易遇到斗狗,我们大家一起去看看吧!”黄富点头道。

    “是啊,我也要去看!”纳甲土尸道。

    阮灵玉见大家都要去,拗不过他们,无奈点头道:“好吧,我们只看一会儿就走!”

    四人朝着铜锣响的地方走去,这里围满了一大群人,四周用木栅栏围着的,中间空着,旁边有不少人牵着狗。还有不少人在喊着:“买狗啦!超级金刚狗,打架无敌,稳拿冠军,获得姑娘芳心!”

    木栅栏里面站着一位老者,他开口道:“诸位,今天是我们侗詡愬斗狗大赛,谁获得了今天的冠军,我们侗詡愬美丽的姑娘谢妮娜就陪你过夜了!”

    众人立即欢呼起来,“哦,太好了,谢妮娜!谢妮娜!”

    “谢谢大家,今天谁获得了斗狗的冠军,我今晚就属于谁!”一位漂亮的姑娘走了出来,众人立即欢呼起来。

    “哇,这姑娘真漂亮啊!”黄富称赞道。

    “哦,身材不错啊,釢水很足哦!”纳甲土尸銫迷迷道。

    “切,不就是哅脯大点吗!你们男人真是的,为什么都喜欢大哅的女人,那里面有黄金啊!”阮灵玉不悦道。****[/modules/article/packshow.php?id=28785

    奇术銫医{桃运狂医}TXT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