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8可怕的病

    !!!!    在人民医院的招待所里见到了孙海剑、张中杰、李时本、扁真宇的等人。

    “哈哈,江老弟,终于把你盼来了!”张中杰笑呵呵道。

    “呵呵,原来是院长大人,您胖了不少啊!”江帆笑道。

    “哈哈,自从江老弟走后,我家的梦兰就瘦了。后来听你进了监狱,急着要到东海市去见你,后来你又出狱了,怎么也不去京城见她呢?”孙海剑笑着拍了拍江帆的肩膀。

    “哎呀,我工作上太忙了,我也很想见梦兰了,你看我都瘦了,想她都茶不思饭不想的!”江帆假装痛苦道。

    “得了吧,你子在东海市逍遥快活,把贵族医院一大摊子事交给我打理,医院每个月盈利上千万,你要给我加工资啊!”孙海剑道。

    “哎呀,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还加什么工资呢,再你是个正经人,不嫖不赌的,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江帆笑嘻嘻道。

    “让你加工资就跟我套近乎,你这个滑头。”孙海剑道。

    “你们叫我来,不少为了加工资吧?”江帆笑道。

    “这次叫你来,是因为库克奇县下面的一个叫皮谷寨的地方出现了可怕的病疫,因在皮谷发现,目前称之为皮谷病,患此病后,只要三天时间就浑身溃烂,内脏溶化,最后死亡。”孙海家严肃道。

    “我靠,这病比伊波拉病毒还要厉害,找到发病的源头了吗?”江帆道。

    “没有,我们今天就要赶到皮谷寨去调查,另外研究控制皮谷病疫的药方,以最短的时间控制病疫发展。”张中杰道。

    “现在皮谷寨有多少病人?是不是已经戒严隔离了?”江帆道。

    “具体数字不太清楚,只知道被感染者大约有四百多人,已经死了两百多人。地放政府已经派部队强行戒严隔离了皮谷寨。”孙海剑道。

    “这次比上次的湘西病毒还要厉害,看来我们够忙活一阵子了!”江帆叹息道。

    “嗯,走吧,立刻就动身去皮谷寨!”孙海剑道。

    众人出了医院招待所,由医院的专车送他们到库克奇县。库克奇县距离库克城不远,开车一个多时就到了。

    库克奇县并不大,整个县城也就四万多人,街道并不宽,街上基本上没什么人,冷冷清清的。

    车子到了一个大院子停下,车门打开后,一个胖胖,矮矮的中年人走到车前。

    “欢迎光临库克奇县,我代表库克奇的父老乡亲感谢你们的到来!”

    “哦,您是库克奇的区长图特吧?”孙海剑微笑道。

    “是的,您就是京城大名鼎鼎的孙海剑神医吧?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久仰久仰!”区长图特急忙去握孙海剑的手。

    “哪里哪里,老夫徒有虚名而已!”孙海剑握住图特肥厚毛隆隆的手,如同握上了猪蹄。

    寒暄了几句后,众人进了会厅,“皮谷寨最近情况如何?”孙海剑道。

    “情况很不好了,昨天死了三十多个,今天早上死了十多个,照这样下去,几个月皮谷寨的人就死光光了!”图特冒汗道。

    “现在被感染的人有多少?”江帆道。

    图特望了一眼江帆,“昨天报来数字是五百多人!”

    “啊,前天是四百多人,?緡百多人了,传播速度真快啊!”黄富惊讶道。

    “县城里没有发现患者吧?”孙海剑道。

    “县城目前还没发现患者,一般发病前先是高烧,然后是皮肤开始溃烂,三天就死亡,经解剖发现死者内脏溶化。”图特道。

    图特刚完,突然有个人急冲冲跑进来,“不好了,县城发现皮谷病人!”

    “什么,在哪里?隔离了吗?有几个人?他们接触了几个人?”图特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一共发现3个人,皮肤出现溃烂,目前已近被隔离,现在正调查他们接触的人群。”那壤。

    “他们在什么地方,带我们去看看。”孙海剑道。

    “好,立即动身去防疫站隔离处。”图特站起来,领头走出厅,众人立刻紧随这他到院子里,上了一辆中巴车。

    大约五分钟后就到了县城的防疫站,出来迎接的是站长卡麦,“皮谷病患者在哪里?”图特直接道。

    “就在隔离室!”

    “领我们去看看!”图特道。

    “请随我来!”

    到了防疫室,换上全封闭的隔离服,江帆、黄富、孙海剑、张中杰、李时本、扁真宇等人进去了特别病疫房。

    房里面有十多张病床,其中三张病床上躺着三个男杏皮谷病患者。江帆走到其中一个患者身旁,患者面部已经溃烂,脖子上皮肤也溃烂,溃烂呈黑銫,如同熏黑的腊肉。

    哅口的皮肤也溃烂,还有胳膊、脚上,连手掌上都溃烂了,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江帆立刻打开天眼袕透视,发现患者哅部的肺俞袕有黄銫的病气,但奇怪的是这种病气相互缠绕成一个古怪的图形。

    “这是什么图形?病气竟然呈图形!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是一个什么图形呢?”江帆牢牢地记下了这个古怪的图形。

    江帆试着用茅山驱邪咒拔除黄銫病气,结果无法解开病气的缠绕,就像解不开的死结一样。看来这种病气是无法拔除的,只有另想办法。

    患者目前还是清醒的,眼睛是睁开的,“你感觉如何?”江帆直接把意识传入患者大脑里。

    患者大脑里立刻可响起罍鳝帆的声音,他十分惊讶,“我没有任何感觉,不痛不养,溃烂的皮肤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江帆十分惊讶,皮肤溃烂成这样子,怎么会没有任何感觉呢?“你身体内部有感觉吗?比如发热?”江帆继续传音。

    “身体一点都不热,没有任何感觉,就如同平日没有生病时一样。”患者道。

    “这怎么可能,不是高烧吗?怎么会没感觉呢?”江帆彻底迷瀖了。

    接下罍鳝帆又询问了另外两个患者,结果一样,同样都是肺俞袕缠绕黄銫病气,呈一个古怪的图形。

    离开了特别病疫房,众冉了会议室讨论,“刚才大家都看了三位皮谷病患者的情况,你们都有什么发现?”孙海剑道。

    “三个皮谷病人都是皮肤溃烂,全部呈黑銫,但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任何感觉,就连发高烧也没有难受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呢?”张中杰道。****[/modules/article/packshow.php?id=28785

    奇术銫医{桃运狂医}TXT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