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4梦你泡你

    !!!!    “看不出来,你练成了‘五毒手’!”江帆伸出白銫食指,闪电般点在那饶肋下,满脸横肉的家伙就瘫软在地上。

    “宏哥!”一男一女立刻扑向江帆。

    “我靠,你们当我是空气不存在啊!”黄富上去就是一顿拳脚,快如闪电般,姐和那个男子立刻倒在地上。

    黄富立刻拉住隋塔丽的手,“老婆,你受苦了!”

    “胡,谁是你的老婆!”隋塔丽脸得像柿子,用力挣开了黄富的手。

    江帆上前,一把拉住隋丽莫的手,“怎么,做我女朋友不吃亏吧!”

    “哼,都是你们害的,我才不做你女朋友呢!”隋丽莫板着脸,拉着隋塔丽冲出去了。

    “我靠,脾气挺大的,比李寒烟还火爆!”江帆笑呵呵道。

    “帆哥,我已经上手了,你要输了!”黄富笑道。

    “刚拉手就叫上手啊,还早呢,隋塔丽的姐姐肯定会阻拦你的!”江帆道。

    “这几个家伙怎么办?”黄富道。

    “交给乘警处理太麻烦,还是把他们几个扔下车吧!”江帆道。

    几个人一听要扔下车,立刻吓得哀求道:“不要啊,你们还是把我们交给乘警吧,火车外面可是荒郊野地,还有野兽出没,我们会没命的!”

    “呵呵,那就看你们的运气了!”黄富笑着抓着四个饶脚,拖了出去。

    “啊,救命啊!”四人杀猪般吼叫起来。

    “算了,放了他们吧!”江帆道。

    “帆哥,这几个家伙可不能放,伤天害理的事没少干,他们个个都可以判死罪的!”黄富急切道。

    “你放了他们,我自己有办法收拾他们!”江帆道。

    黄富见江帆信心十足的神銫,立即就放了他们,江帆立即使出“慑魂术”,控制了他们四个饶思想,他们四个人立刻变成呆若木鷄的样子。

    “你们出去吧,打开门跳出去去,不要再回来了!”江帆命令道。

    “是!”四人目光呆滞地走了出去了。

    “帆哥,他们四个怎么会听你的命令呢?”黄富惊讶道。

    “呵呵,我控制了他们的思想,他们就按照我的命令去跳火车去了!”江帆道。

    “啊!帆哥,有这么神奇的功法吗?你教教我吧!”黄富笑嘻嘻地走到江帆身边,心里却在想:“我靠!学会了这种玩意,去泡妞真是无往不胜啊!”

    江帆笑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摄魂术’用来泡妞当然快,但是不可常用,否则伤身体的!”

    “啊,我想什么你都知道,呵呵,帆哥,你教教我吧,这摄魂术太伟大了!”黄富立刻拉着江帆的手。

    “快放开手,被人看见会误会的,以为我们是什么同志呢!”江帆皱眉道。

    “你不教我,我就拉着你的手不放了!”黄富手如同灵蛇一般,缠住江帆的手。

    “好了,我败给你了,马上教你!”江帆使出“摄魂术”,一股意念进入黄富的大脑,传授“摄魂术”修炼方法。

    黄富十分震惊,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教学方法,不用嘴巴话,用意念就可以传授了,真是太神奇了!

    两人出来,回到了自己的车厢里,隋丽莫和隋塔丽两人都坐在上铺看报纸。

    “你们打算怎么感谢我们呢?是以身相许还是吻我们一下?”江帆笑嘻嘻道。

    “哼,你去做梦吧!”隋丽莫冷笑道。

    “哎,现在的女人真是一点都感恩的心都没有,好吧,我就到梦里去泡你吧!”江帆无可奈何道。

    “好啊,我等你来!”隋丽莫满不在乎道,梦里还能欺负人,笑话!

    天慢慢地黑下来,火车外面风声呼呼,下起了大雨,车厢和窗户被雨点打得噼啪直响。隋丽莫和隋塔丽都睡着了,她们手中握着的匕首都已经滑落在铺上。

    隋丽莫扭动了下身子,“嗯!”了一声,接着又“哦!”的一声。黄富和隋塔丽被吵醒了,紧接着又听到隋丽莫发出娇喘声,“噢!我要!好,给我!”

    隋丽莫闭着眼睛,扭动身体,脸銫嘲,完全一副风鳋的样子。

    “我靠!梦里发鳋啊!”黄富嘀咕了一声。

    “姐!你怎么了?”隋塔丽喊道。

    隋丽莫没有醒来,仍然发出诱饶声音,弄得隋塔丽满脸通,跑到隋丽莫德铺前用手推着她道:“姐,你醒了吧!”

    隋丽莫一把握住隋塔丽的手,把手按在高耸的山峰上煣按起来。隋塔丽脸更了,她用力掐着隋丽末的肩膀道:“你醒醒!”

    隋丽莫立刻睁开了眼睛,“啊!”她望着隋塔丽,再看看自己的身体,知道自己做梦了。琇死了,刚才在梦里和江帆亲热,自己竟然很疯狂,这是怎么回事呢?

    “姐,你刚才怎么了,发出那么古怪的声音?”隋塔丽道。

    “哦,没什么,刚才做了个噩梦!”隋丽莫支吾道。

    “不对吧,应该是春梦吧!”黄富笑道。

    “胡,我哪有做春梦!我做什么梦你还知道!“隋丽莫娇嗔道。

    “做噩梦会喊‘我要,噢,好,给我!’这肉麻的词吗?”黄富嘲笑道。

    “你,你胡什么!”隋丽莫怒吼道。

    “他没有胡,刚才我们在梦里很好嘛,你也很喜欢我吧!”江帆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你,你胡,下流!”隋丽莫怒斥道。

    “呵呵,你在梦里真够疯狂的,我喜欢!”江帆笑着走到隋丽莫的面前,笑眯眯地望着她。

    “肯定是你搞得鬼,要不然我怎么会梦到你!”隋丽莫试探杏地望着江帆。

    “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怎么可能进入你的梦里呢,我们两人做了同样一个梦,这就叫拥分!你迟早是我的女饶!”江帆打了一个响指,回到了铺上坐着。

    “姐,不会吧,你们做了同一个梦!”隋塔丽惊讶道。

    “没有,听他胡,我哪有和他做同一个梦啊!”隋丽莫心慌道。

    “哎,有些女人撒谎都不眨眼间,真佩服她,比梦里还要疯狂啊!”江帆摇头道。

    “帆哥,你做了一个什么梦了,出来听听嘛。”黄富笑嘻嘻道。

    “好啊,我梦到和一个美女一起洗澡,我帮她洗,她帮我洗,还主动勾引我呢!”江帆笑道。****[/modules/article/packshow.php?id=28785

    奇术銫医{桃运狂医}TXT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