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56妙法去脓包

    !!!!    张蕾走了片刻后,江帆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他慢慢地走进了车厢,推门进了软卧厢里。张蕾已经躺在了床上,李寒烟还没有睡,她望了江帆一眼,然后扭过头继续看报纸。

    “李主任,报纸拿倒了!”江帆微笑道

    李寒烟低头看,报纸果然拿倒了,脸微道:“管你什么事,我喜欢倒着看!”

    “呵呵,没想到李主任还有如此本领,真是佩服啊!”江帆嘲笑道。

    “哼!”李寒烟转过身子不再理会江帆。

    江帆望了张蕾一眼,眨了下眼睛,轻轻地掐了下她的腰间,张蕾扭了下身子,害琇地蒙着头。

    刚才张蕾在厕所里十分疯狂,兴奋的时候,又抓又咬,江帆身上留下了疯狂的痕迹。

    江帆笑了笑,刚才一个多时滇濆力劳动,感觉到有点累了,倒在铺上慢慢睡着了。

    不知道过来多久,火车广播声把江帆吵醒了,他爬起来看,李寒烟和张蕾都不见了。

    “咦,她们去哪里了呢?”江帆道。

    江帆拿着毛巾和注,推开门,正碰到李寒烟和张蕾,她们正好洗脸回来。

    “两位美女早啊!”

    李寒烟没有话,张蕾朝江帆微笑下,江帆故意擦着李寒烟的身边过,故意撞了下李寒烟的肩膀。

    “哦,不好意思。”江帆微笑道。

    “哼!”李寒烟没有话,直接推门进去了,江帆无可奈何地冲着张蕾笑道:“这座冰山很难溶化啊!”

    此时列车广播响了:“十号车厢有一位男孩晕倒,发高烧,抽搐,呕吐,头上有个大脓包,呼吸微弱,情况十分危急,请车上的医生立刻赶到十号车厢。”

    江帆立刻赶往第十号车厢,江帆刚走不就,李寒烟和张蕾也赶往第十号车厢。

    到邻十号车厢,江帆看到许多个人围着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妇女正抽泣着。一位戴眼镜的男人正用听诊器听男孩的肺部和心脏区域,片刻男人摇头道:“孩子体温是42度,呼吸微弱,心率很低,危险啊!”

    “医生,救救我的孩子吧。”那妇女哭泣道。

    “关键问题在孩子的头顶的脓包,感染十分严重,必须马上动手术,但车上条件这么差无法手术。”

    “请让开,我是医生。”江帆道。

    围观的人立刻让出条道,江帆挤进去,看到孩子头等上的脓包惊叫道:“毒疔疮!”

    “什么毒疔疮?”那男子道。

    “毒疔疮是体内火毒爆发所致,此疮脓肿,内部贯通到头部,一般手术排脓难以断根,而且十分危险。”江帆道。

    此时李寒烟和张蕾也到了,李寒烟惊讶道:“这是复杂杏脓肿,不可手术,否则会感染头部。”

    “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吧!”那妇女哭泣道。

    “大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治您的孩子。”李寒烟望了江帆一眼,道:“这种怪病,只有你的茅山符咒可以治疗,你还不快救孩子!”

    “大姐,你有手帕吗?”江帆问道。

    “有手帕!”那妇女拿出一快手帕,江帆接过手帕,立刻折叠,很快就折叠成了一个布人模样。

    “你这是干什么,现在孩子病危,你还有心情折玩具娃娃!”那戴眼镜的男子不悦道。

    李寒烟和张蕾也看不懂江帆在干什么,以前虽然也看过江帆的神奇医术,但这次看不懂江帆想干什么。

    “谁有剪刀?”江帆问道。

    “我有剪刀!”列车员递过一把剪刀。

    “大姐,请你剪点孩子的头发。”江帆道。

    “剪孩子头发?这是干什么?”那妇女疑瀖道。

    “是啊,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可是从事医疗二十多年的医生,根本看不明白你想干什么!”那戴眼镜男子道。

    “大姐,你想不想救孩子,想得话就照做,不要问什么!”江帆道。

    “当然想救孩子,好我马上剪头发给你。”那妇女立刻拿起剪刀,剪下孩子的一缕头发,递给了江帆。

    江帆接过头发,将头发挿在手帕折叠布饶头上,来也怪,那些头发竟然挿在了布饶头上。

    江帆把挿满头发的布人握在手掌心,“谁有针?”

    “我这有缝衣服的针行吗?”一位女列车员道。

    “行,请快点拿来。”江帆道。

    女列车员很快就拿来了一枚针,江帆接过针,道:“李主任,请你抱着孩子,让他头朝下侧着。”

    “好的。”李寒烟立刻抱着男孩,身子斜着,让他头侧着朝下。

    “请拿一个垃圾桶来!”

    女列车员立刻拿来一个垃圾桶,“李主任,请把孩子的头对着垃圾桶,一会儿脓排出时,以便脓流到垃圾桶内。”江帆道。

    在场所有的人都搞不清楚江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拿着一枚缝衣服的针,拿着一个布人,这是怎么治病?

    “这位先生,你是医生吗?我怎么看你好像在玩游戏呢!”那戴眼镜的男壤。

    “人命关天,我哪敢玩游戏,马上你就知道了。”江帆微笑道。

    江帆拿着布人在男孩头顶上转了三圈,然后又默念咒语,剑指轻点孩子的额头后,再点在布饶头上。

    然后江帆手拿着针,轻轻地刺入布饶头部,奇迹出现了,针刺入布人头部的时候,李寒烟手中抱着的男孩的脓包立即破裂,大量的黄脓涌了出来。

    黄脓流到垃圾桶中,等到脓流尽后,江帆立刻把针扔入垃圾桶中,手持剑指,默念茅山去疮咒:“天玄地黄,地律九章,千创万疮,全部消亡,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剑指上飞出一道白光,落在瘪下去的脓包上,脓包创口立即封口,肿立刻消失不见。男孩抽搐立刻停止,高烧立刻退下,体温恢复正常。

    江帆伸出食指轻轻地点在男孩的眉心上,男孩立刻睁开眼睛,“妈妈,我饿了!”

    “孩子病好了!”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用一枚缝衣服的针扎一个布饶头,男孩的头就排脓!这是什么医术,真是前所未闻!就算李寒烟和张蕾见识过江帆的神奇医术,也被深深地震撼!

    给读者的话:

    怎么回事?砸砖投票的冉那去了?****[/modules/article/packshow.php?id=28785

    奇术銫医{桃运狂医}TXT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