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55厕所也疯狂

    !!!!    “临走前给你留点美好回忆,来吧我的宝贝!”江帆一把抱起梁艳冲进了卧室,屋里传来喘息声以及床发出的吱呀声。()

    眨眼间,梁艳就变成了一只小羊羔,江帆如同大灰狼似的扑了上去,哎!缠绵啊!今夜春光灿烂!

    一阵疯狂的缠绵后,梁艳昏睡了过去,江帆望着睡得香甜的梁艳,伸手轻轻地刮了下她的鼻子,然后悄悄地走出了卧室。

    拿好了行李关好了门,江帆打车到了火车站,在候车室找到了李寒烟和张小蕾。

    “嗨!让你们久等了!”江帆微笑道,他站在张小蕾身边。

    “哼,说好九点钟在火车站集合,你看,都九点一刻了!”李寒烟扭过头,一副不悦的样子。

    “呵呵,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了,我这不是来了吗。”江帆的手悄悄地捏了下张小蕾的芘股,算是打招呼。

    这时火车站的广播响了:“尊敬的旅客们,由东海发往湘西的383438列车停靠2号站台,请旅客们开始进站。”

    张小蕾脸微红,瞪了江帆一眼,“哦,现在可以进站了!”江帆道。

    火车站候车室立刻人群涌动,开始进站,江帆微笑道:“两位女士,要我帮忙你们提包吗?”

    李寒烟冷冷道:“谢谢你的好意,不需要!”

    江帆靠近张小蕾,自从给她施了丰哅秘术后,张小蕾的哅脯一天一个变化,越变越大,微笑道:“小蕾,我还是帮你提包吧。”

    不管她同不同意,一把抢过张小蕾的包,张小蕾脸一红,低着头跟在江帆的身后,她想起了自己那晚和江帆的疯狂,不禁脸上发烧。

    上了火车,江帆把行李放好后,他们三人是软卧,里面四张卧铺。李寒烟在上铺,张小蕾在中铺,江帆在下铺。三人各自上了卧铺,火车开动了,除了铁轨的声音外,三个人都没吭声,李寒烟正在看报纸,张小蕾靠在铺上,拿着一本杂志翻阅。

    “小蕾,还有书吗?给我一本。”江帆道。

    “有,给你!”张小蕾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递给了江帆,江帆接过杂志时,从从杂志地下偷偷地嫫了一下张小蕾的手,微笑道:“谢谢!”

    张小蕾脸立刻红了,瞪了江帆一眼,急忙靠回铺上,嗅濜加速,再也无心思看杂志。

    沉静了半个多小时后,李寒烟爬下来,对张小蕾道:“我去下洗手间,你去吗?”

    张小蕾摇头道:“不去。”

    李寒烟推开门出去了,李寒烟一走,江帆立刻爬上张小蕾的铺子,一把抱住张小蕾道:“小蕾,我想你啊!”

    张小蕾惊慌道:“快下去,李姐马上就要来了,被她看见不好。”

    “没事,你们女人上厕所没有几分钟出不来,趁着时间,我们好好亲热下。”江帆立刻吻上张小蕾的滣,张小蕾开始有点挣扎,但那酥麻的快感立刻让她迎合起来。

    两人的舌头相互吮吸,江帆的手立刻不老实起来,东游西逛,张小蕾娇喘道:“快点下去,李姐马上到了。”

    江帆一边抚嫫着刚刚凸起的山峰道:“哦,才两天就这么大了!”

    张小蕾身子扭动,浑身发热,娇喘道:“快回到你的位子上去,李姐要来了!”

    “好,让我再嫫两下,我就下去。”江帆道。

    张小蕾拗不过江帆只有任他嫫了几把,江帆立刻翻下床,回到原位,他刚下床,门开了,李寒烟进来。

    她看了江帆一眼,见江帆正在看杂志,再看张小蕾也在看杂志,脸上红扑扑的,“小蕾,你怎么了?脸红彤彤的。”

    张小蕾惊慌道:“没什么,感觉到有点闷热。”张小蕾故意把衣服口子打开,用杂志扇了几下。

    “哦,注意点,不要中暑了!”李寒烟爬上了上铺,继续看报纸。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江帆看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钟了,他悄悄地爬上去,发现张小蕾还没有睡。张小蕾看到江帆爬了上来,差点叫出声来,江帆连忙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江帆偷偷地伸出头看上铺的李寒烟,我靠!李寒烟也没有睡着,还在看报纸。江帆只好缩回头,悄悄地爬回中铺,抚嫫起张小蕾的大腿,张小蕾急忙阻止江帆的动作了指了指上铺,那意思会被李寒烟发现。

    江帆只好作罢,又爬回来了下铺,心中那个骂:“这个李寒烟怎么不睡觉啊,难道怕我晚上非礼她!”

    火车猛地震了下,看样子是到了站,火车停留几分钟后又继续前进。江帆拿着杂志继续看,一边看一边想着如何亲热张小蕾的事,中铺伸下两只雪白的脚,张小蕾下来,看样子是去卫生间。

    推开门张小蕾出去了,车厢里只留下江帆和李寒烟,江帆立刻站起身来,看李寒烟是否睡着,两只眼睛刚好和李寒烟的眼睛相撞。

    “你想干什么?”李寒烟警惕道。

    “没什么,我刚才打一只蚊子,它飞到你铺上了。”江帆微笑道。

    “哼,不要妄想什么,否则你会后悔的!”李寒烟警告道。

    “呵呵,面对你这么冷的女人,我能幻想什么呢!”江帆说完,就推开门出去了。

    此时已经是半夜了,旅客们基本都睡了,车上不时传来鼾声。江帆看到厕所的灯显示里面有人,一定是张小蕾在里面。

    江帆立刻到了厕所旁边,刚要敲门,门开了,张小蕾准备出来,江帆立刻挤了进去,顺手把门反锁上。

    张小蕾惊慌道:“这里上厕所,一会儿来人就麻烦了。”

    “没事,深更半夜谁还来厕所,再说车厢两头都有厕所,门反锁了,没有进来的。”江帆微笑道,他一把搂住张小蕾,开始吻张小蕾的脸、眼睛,下巴,双手如同泥鳅般滑入,一把握住山峰用力煣捏起来。

    张小蕾立刻浑身发软,呼吸急促,双手紧紧地搂住江帆的腰,闭上眼睛任他胡来。

    火车在轰隆隆地响,厕所里两个人这个在做着人类最原始的运动,轰隆隆滇濟轨声夹佑着女人诱人的渖訡声,如果此时有人听到如此诱人的音乐,今夜肯定会失眠!

    一个多小时后,厕所门开了,张小蕾红着脸走了出来,她东张西望,没发现任何人,急忙朝车厢里走去。****[/modules/article/packshow.php?id=28785

    奇术銫医{桃运狂医}TXT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