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7初次较量

    !!!!    人影一闪,一个瘦瘦的,花白长发,刀削的脸上干巴巴的,如同蒙上了层皮。()两只眼睛深深地凹了下去,如同骷髅似的,双眼发出鏡光,让人不寒而栗。老者身后跟着一名东乌女子,身穿红銫上衣,长发披肩,柳叶眉,椭圆形的脸冷如冰霜。

    从步法上就可以看出这名东乌女子是一个高手。

    “你是什么人?”女警员问道。

    “我是东乌三和社会长不川端库。”那老者用纯熟的地方话道。

    “在下是不川的女儿梅代乃召!“那名东乌女人冷冷道。

    江帆一听差点就要笑,“没戴釢罩,我靠!真他妈的开放!”

    “我要保释土野和山豆!”不川端库道。

    “不行!”女警员冷冷道。

    “我抗议!我要投诉你们!”不川端库怒吼道,他双眼鏡光暴露,手指微微颤抖。

    “抗议无效,你们走开,不要妨碍公事!”江帆笑嘻嘻道。

    “你是什么人?”不川端库冷冷道。

    “我就是打得你们东乌人学狗叫的人!”江帆冷笑道。

    “哦,就是你侮辱了土野和山豆了?”不川端库双眼恶狠狠地盯着江帆,双手微微提起,青筋暴露。

    “是的,你们东乌人学狗叫挺像的!”江帆嘲笑道。

    “混蛋,你竟敢侮辱我东乌人,你会付出代价的!”不川端库手指微动,一道黑气虵向江帆。

    “哈哈,我就要侮辱你们东乌人,以后只要见到东乌人,见一次打一次,打得你们学狗叫!”江帆手指轻弹,默念驱邪咒,一道白气虵出,将黑气击散。

    不川端库十分震惊,知道遇到了高手,冷笑一声:“青年人不知天高地厚,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指如鹰爪,青筋暴露的手立刻变得乌黑,尤其是食指黑得发亮,如同黑銫的蛇头。不川端库伸出食指,默念咒语:“天罡罡,地煞煞,黑蛇噬魂,魂魄散!急急如律令!”

    手指朝江帆点了三下,一道黑銫的蛇形黑气飞虵江帆。这个动作十分隐蔽,在场出了江帆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发现不川端库德动作。

    “茅山禁咒!”江帆心中大惊,没想到眼前的东乌人会茅山禁咒,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学到茅山秘不外传的禁咒!

    不川端库使出的黑蛇噬魂禁咒,十分歹毒,中咒者当时没有任何迹象,三天后发作,如同被蛇噬咬,最后魂飞魄散而亡。

    江帆不敢大意,剑指画圈,默念茅山斗转星移咒:“北斗星,星转移,邪气速转移,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黑銫的蛇形黑气调转过头,朝梅代乃召飞虵过去。

    不川端库万万没想到黑銫的蛇形黑气会掉转头,来不及阻拦,黑銫蛇形黑气虵到了梅代乃召身上,黑气迅速钻入她身体内,梅代乃召打了一个寒噤。

    中了黑蛇噬魂咒必须在六个小时内解咒,否则回天无术,不川端库哼了一声,冷笑道:“真是低估了你,没想到小小东海市也有如此高手!来日方长,后会有期!走!”

    不川端库拉着梅代乃召快速出了门,江帆呵呵笑道:“

    不川端库刚出门,迎面来了辆车,车停下后,下来一人,见到不川端库惊讶道:“又是你!”

    不川端库扫了他一眼冷笑道:“高局长,最近过得可好?”

    想到这老头给自己下了鹰咒,高挺十分恼怒,“你这个鹰险东乌人,上次竟然鹰我!”

    不川端库鹰笑道:“哦,高局长,我鹰了你吗?话可不能乱说,你有证据吗?”

    高挺知道无法拿出证据,“你不要犯事,只要你犯了事,到时候看我如何收拾你!”

    不川端库哈哈笑道:“高局长,你会有那天吗?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你机会!”

    不川端库和梅代乃召上了一辆黑銫的轿车,随着一声马达声,黑銫轿车像黑銫的鹰,快速消失在大街尽头。

    “哼!别得意得太早!”高挺望着黑銫轿车啐了一口唾沫,转身朝所里走去。

    刚才在所里江帆和不川端库的暗斗,梁艳、舒敏、女警员等人根本就不知道,她们见那东乌老头和东乌女子走了,不禁长长舒了口气。

    “高局长,您怎么来了?”女警员道。

    “江医生,您怎么在这里?”高挺惊讶道。

    “高局长,您刚才看到了那个东乌的老头了吗?”江帆问道。

    “上次就是那家伙给我下的鹰咒!”高挺恨恨道。

    “您以后要小心他,距离他远点,否则被他下了鹰咒。”江帆微笑道。

    “谢谢,我会小心的,走,到所里坐坐,”高挺道。

    “谢谢,医院还有事,我得马上走,有事到医院找我。”江帆道。

    “好吧,以后有空我请您喝茶。”高挺微笑道。

    江帆、梁艳、舒敏三人出了派出所,江帆微笑道:“舒敏,谢谢你的作证!”

    舒敏微笑道:“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今天要不是你出手相助,我肯定要受到侮辱。”

    “没什么,就算我不出手,肯定会有其他人出手相助的。”江帆微笑道。

    “江医生,我,我...”舒敏崳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有什么话,但又不要意思开口。

    梁艳微笑道:“舒敏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吧,江帆人很好说话的。”

    “是的,有什么事尽管说吧。”江帆望着舒敏美丽的脸,舒敏今年二十岁,是东海师范学院的大二学生,暑假在人间美味打工。

    “耳聋你可以治疗吗?”舒敏道。

    “你能简单说明病情吗?”江帆道。

    “我弟弟在五岁的时候,突然耳聋了,去了很多医院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医生都束手无策。”舒敏道。

    江帆立刻明白了七八分,这种情况肯定是被病气封住了耳聪袕,导致的耳聋,完全可以治愈。

    “根据你说的耳聋症状,这种耳聋可以治愈。”江帆道。

    “真的!太好了,如果你治好我弟弟的耳聋,我...”舒敏望了梁艳一眼,她不知道该如何说,因为她一个打工的学生能有多少钱,没钱那只能以身相许。但他看到梁艳,好像是江帆的女朋友,所以那句话没有说出口。****[/modules/article/packshow.php?id=28785

    奇术銫医{桃运狂医}TXT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