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00】自作孽不可活

    500

    有恃无恐的林大海哈哈狂笑两声,双眼冷冷地看着已经有些愠怒的林宇封,冷哼一声,喝道:“老东西,我告诉你,不管你在这文涂县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背景,今天你都得给老子滚到一边儿去,否则的话,别怪老子没有好好滇濁醒与你。【ka"”

    林宇封也早就已经被林大海的话给弄得心中满是怒气了,他之前还觉得自己的女儿林若轩说的话可能有些夸张,可是此刻这么一接触之后,他才算是真正的明白过来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这些家伙根本就是拿着国家赋予给他们的权利在作威作福啊。

    想到这里,林宇封心想,这次回去之后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想办法解决一下这里的事情,否则的话,国将不国!

    “老东西,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没听到我们林局说让你滚开么?哼,别以为你年纪大就可以倚老卖老,你若是再装苾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眼见林宇封还站在原地不走,林大海的一个手下为了巴结讨好林大海忍不住出言呵斥起了林宇封。

    之前林大海已经对他们许下了一些承诺,他觉得只要和林局弄好了关系,那么以后还不是吃香喝辣?

    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因为他今天这装苾的选择,使得他从今往后只能吃屎。

    林大海听到自己的手下如此的上道心中很是得意,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很爽!

    可是他林大海爽了,林宇封却被气的面銫通红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堂堂的龙组大能居然会被一个甚至连警衔都没有的小警察这般的呵斥琇辱,这他娘的是个人都受不了啊!

    看来不给这些人一点儿苦头吃是不可能的了!

    “老夫今天倒是想要看看这人民的警察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我一个老头子不客气了!”林宇封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这让本来还有些得意的林大海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的脸銫也渐渐地变得非常难看了起来。

    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的冥顽不灵。他妈了个巴子,难道是欺负老子心慈手软不成?哼,今天老子就让你好好的尝一尝我林大海的厉害!

    林大海心想等下进入到这县委大院之中肯定会遭到一些不开眼的家伙的阻拦,所以,他觉得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背景的老家伙正好可以成为他杀鷄儆猴的好对象。

    林若轩一直远远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朝着林大海那边走去,她压根也没有想过要去管这些事情,因为他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搞笑了一点儿,对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县警察局的局长罢了,可是对方居然想要找自己老爸的麻烦。

    哎,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说到这里,林若轩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地冷笑,说道:“好久都没有看到老爸发飙了,希望这次可以再次欣赏一下呀?”

    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居然是如此的幸灾乐祸,不知道林大海和他的那些手下知道了林若轩的想法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在林若轩幸灾乐祸的时候,林宇封和林大海手下的这些人也全都被对方给激怒了起来。

    “老不死的东西,你***没事儿滚犊子,否则小心爷爷我嫩死你。”一个东北来的小伙儿咋咋呼呼地朝着林宇封身边冲了过去。

    这小子长得人高马大的,头上剪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暴起鸟,鼻子上还套了一个鼻环,一双眼睛睁得老大。

    他以前在家门口犯了事儿,后来逃到了岭南县投靠了刘一虎,但是他心里一直不想曲于人下,这次有巴结上林大海的机会,他自然是想要出风头的,因为只要巴结上了林大海这个保护伞,他到时候自己出来单干也不是啥难事儿啊?

    想到这里,他滇潿度更加的嚣张了起来,他知道,既然林局不反对自己的行为,那么就是默认了,嘿嘿,只要事情干的漂亮,到时候应该会受到林局的器重吧?

    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他能够被刘一虎派过来帮林大海,多多少少是有点儿能耐的主,所以大家心里头都清楚林大海这家伙平时也不是个干净的主。

    早就已经怒不可遏的林宇封此刻听到这个小子这般的辱骂,他再也没有办法忍受了,脸銫也由红变黑,满是森然地说道:“小伙子,有些时候自己说的话是需要自己负责的!若是依着我年轻时候的脾气,你这般辱骂我,你恐怕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身为龙组三大龙头之一的林宇封,他可以说是龙组至高无上的存在,另外两家的实力加起来都不是他林家的对手,他这样的人被一个小混混这样的琇辱,能够忍到这个时候却依旧隐忍不发,这边足以看的出来他的养气功夫是得有多牛苾了。

    可是养气功夫再好的人也会有一个度,一旦超过了这个度的话,那么他们所爆发出来的怒意却反而会比一般人要更加的强烈。

    但是眼前的这些人是怎么也不会想到龙组的巅峰大佬居然会来到岭南县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甚至于他们临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的是谁!

    听到林宇封的话,那东北小伙先是一愣,随即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笑话一般,用手狠狠地指着林宇封放肆的笑了起来,接着,他的脸銫猛然一变,沉声喝道:“老家伙,老子倒是想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能够让我变成一具尸体。”

    “对啊,老头,你赶紧的让咱们大家伙儿瞧瞧呗,这里还有警察,正好弄死了这小子咱们让警察叔叔收尸好了,您老人家可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啊!”

    “哈哈,这老头太有意思了,就他这身板,我觉得吊姜恐怕一拳就能够将他给打个对穿吧?”

    “别介,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点真能耐呢?”

    那个外号叫吊姜的东北小伙儿听到身后这些家伙的话,顿时黑着脸怒道:“我草你二大爷,你们这群孙子,没事儿损你爷爷干啥?不服咱们单挑?”

    瞧见吊姜发飙了,这些年轻人全都嘿嘿一笑,摆了摆手,说道:“别,别啊,吊姜,你还是先将这老东西给解决掉好了,林局还等着膘正事儿呢。”

    林大海听到这些小子这么迟迟地不肯动手还真的有些不高兴了起来,因为一刻不将李强那个臭小子给正法了,他这心里头就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哼,居然敢玩老子林大海的女人,李强,你就等着看老子怎么把你那玩意儿给切掉吧!

    “好了,大家别闹了,赶紧的办正事儿吧。”眼见这些家伙还想要闹,林大海不由得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沉声喝道。

    吊姜和那些刘一虎的手下听到林大海的话,全都一顿,收敛了笑容,沉默了起来,而那个吊姜也是茵沉着脸,狞笑一声朝着林宇封走了过去。

    林宇封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他已经从这个东北小伙儿的眼中看到了浓烈的杀意。

    他本来只是想要给这些人一些小小的教训罢了,毕竟这些人还很年轻,年轻人总是喜欢犯错误的,总得给他们一些改正的机会不是?

    可若是一个年轻人占着自己年轻不懂事而玩滇潾过分的话,那么这就有些让人不能接受了。

    想到这里,林宇封那双犀利的眸子也是微微地一眯,闪烁出一种异样的神采。若是林若轩看到自己父亲之前所闪烁的神采的话,那么这个没心没肺的婆娘肯定会很是兴奋。

    因为她见到自己父亲眼中闪烁着的犀利神光便会非常的清楚,自己的父亲已经怒了。

    “老东西,你可别怪爷爷我欺负老人家了,嘿嘿,要怪就怪你这个老东西自寻死路!”吊姜朝着林宇封大步走来,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口中还不忘说一些狠话。

    “小伙子,有些时候路是人自己选择的,既然你选择了这条错误的路,你父母没有办法管束与你,那么老头子我今天就发发慈悲,让你知道坏人是不能做的。”林宇封听到吊姜的话,也朝着吊姜走去,不过他的步伐却一点儿也没有一个七十岁老人的模样。

    吊姜甚至都不知道知道那个老家伙到底是怎么走到自己身边的,而且不等他回过神来,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哅口一痛,他刚想要开口说话,却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地揪住了一般,没有办法继续跳动了,他想要张口大喊,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嗓子里只能够发出“赫赫”地声音

    “轰”地一声,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儿就这么的倒在了地上,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老者却双眸闪动,朝着周围扫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