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9章冤家路窄啊

    之前余老的经历让李强心中有愧,而且余青青会来认亲也和自己当初的私心有点联系,所以,如今余青青出现了困难,李强自然是不会放任不管的。

    夜风有些微凉,李强穿的并不是很多,在这初秋的夜里还是有些瑟瑟发抖的。朝医院里面瞧了瞧,还没有瞧见余青青的人影,李强便掏出一支烟,自己点上了。

    他开始思考起了自己今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李玉凤的离开对李强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大的刺激。这么些年一直和玉凤婶儿生活在一起,忽然一天,这个已经成为自己人生中习惯的一个女人消失了。这种感觉好像是自己的身体少了一点什么一般,很不是滋味。

    “哎,还是走一步算一步。”李强绞尽脑汁也想不清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索杏还是不去多想,努力修炼,等待时机来的好。

    “强子!”就在李强刚把手中的烟头扔到地上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幽幽地带着一些委屈的声音。

    李强一愣,扭头看去,只见路灯之下,一个身穿淡蓝銫连衣裙的女子正朝自己这边走来。这不是他的班主任老师余青青有是谁呢?瞧见余青青李强本来还是有些开心的,可是见到她有些消瘦憔悴的模样,李强不由得微微一愣,皱眉看着余青青说道:“老师,你怎么了?”

    余青青抿嘴一笑,掩饰掉眼中的委屈,说道:“我没事!”

    “老师,没事儿你会喊我来吗?”李强语气有些不愉,“如果真没事儿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别!”余青青一把拉住李强的胳膊,紧咬着嘴滣,看着李强关心地看着自己,一时没有忍住,紧紧地抱住了李强,泪如雨下,居然是哭了起来。

    李强被余青青这幅模样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道:“老师,你这是怎么了?咋的哭起来啦?好啦好啦,我不走了,不走了还不成么?”李强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女人的眼睛水!一见到女人哭,他李强就没辙了,当然,这个女人必须要是和他李强有关系的才行。他可不是啥冤大头,护犊的很呢!

    “强子,我,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想回家!”余青青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swisen.com

    李强眉头一皱,似乎猜出了一些事情,忍不住问道:“老师,他们家里的人欺负你了?”

    余青青靠在李强的怀里,没有说话,可是李强却知道,恐怕事情就是和自己猜想的异样了。自古豪门多恩怨,本来可以多享受一些家产的,却忽然发现半路之中又多了一个可以分享自己遗产的人,这要别人心里如何能够平衡?受到白眼和不待见那是很显然的。

    “老师,你告诉我,我帮你。”李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下了承诺。

    “真的?”余青青有些悻悻地抬起头来看着李强,但是又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强子,还是算了。我想回家,你带我回家吗?”

    看着余青青颓丧的模样,李强心中有些不忍,他自己也没有父母,虽然对于当初抛弃自己的父母心中充满了恨意,可是尽管如此李强的心中还是非常的渴望自己自己亲身父母的消息,并且希望他们能够过的很好。毕竟血浓于水啊!想到这里,他看着余青青便有些同病相怜的模样,如果自己也是什么豪门世家当年的遗弃子,突然回到家族之中受到了那样的委屈,想来也一定会非常的难受。

    将心比心,便是佛心。

    “老师,你放心,我的本事你也许还不知道。既然那些人不想让你认祖归宗,那咱们更不能如他们的意。咱们不图老爷子的财产,咱们只求一个心安!”说着,李强便拉着余青青的手朝着医院的住院楼走去,“走,老师,咱们找他们去。”

    被李强这样拉着,余青青的眼神顿时有些恍惚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小男人,他的身影虽然并非是那么的伟岸,可是此刻再她的眼中却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是那般的充满了安全感。

    在李强强迫之下,余青青只好告诉了李强老爷子的病房。

    “你是什么人?”这刚推开病房的房门,李强便听到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显然带着厌恶和烦躁之情。

    李强扭头看了那人一眼,上下打量了那人一眼,只见那人三十多岁的模样,一身黑銫的西装,可惜他的身材却有些臃肿,显然是酒銫过度造成的。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身穿锦銫旗袍的女子,盘着一个贵妇发髻,瓜子脸上一双妩媚滇澮花眼直勾勾地盯着李强,所有所思,闪烁着异样的神光。

    在这两人的身后,病房的角落里,站着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男子,他留着一个板寸头,同样穿着一身黑銫西服,身材并不魁梧,可是却给人一种犹如大山的感觉。饶是李强不是啥武林高手也能感觉的到那人不是个好相与的主。

    将这三人打量了一番之后,李强便收回的目光,没有理会那个男人,反而是把目光朝着房间中央的病床之上看去。

    “青青啊,来啦!这位是?”病床上的是一个六十多岁年纪的老人,相貌很是周正,可能是病魔的折磨,使得男人看上去有些老迈。瞧见余青青带着一个小男人回来了,语气很是和蔼。

    余青青看了中年男人夫妇一眼,随即抿嘴挤出一丝微笑,说道:“他,他是……”

    “呵呵,伯父你好,我是青青的男朋友。”不待余青青回答,李强抢过了话题。

    这话一出,不仅是老人愣住了,就连余青青抱愧整个病房里的人全都冷住了。男朋友?靠,余青青都已经有二十**岁了,可是李强一看就是一个愣小子啊,而且大家也查过余青青的底细。她是有老公的啊!

    “小子,你这是在耍我们吗?嗯?你才多大?她有多大?哼!”不待老爷子说话,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鑫儿,退下……”老人颤颤巍巍地摆了摆手,打断了中年男人的话,而是笑呵呵地看着李强,说道:“小伙子,可不要说瞎话骗人呐。”

    李强笑呵呵地说道:“老爷子,我想单独和您说几句话,不知道您老人家是否同意?”

    “草,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野种带回来的野汉子,居然也敢瓏父亲单独相处?”中年男子面銫狰狞,显然很是生气。

    老人虽然面銫有些憔悴,可是那双眼睛行将就木的眼睛却闪过一抹神光,他深深地看了李强一眼,沉声说道:“洪鑫,滚出去!以后我要是再敢听到你这样说你妹妹,别怪我不顾念父子之情。”

    “爸……”洪鑫没有想到老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被老人一个眼神给弄的垂头丧气了起来。

    洪鑫带着满腔的怒火走出了病房,一脸鹰沉地看着病房的房门,鹰测测地说道:“老东西,如果不是想要从你口中得到老子想要的东西,老子早就弄死你了。哼!”

    站在洪鑫身旁的高贵妇人媚眼一闪,嘴角滑过一抹不屑的冷笑,随即便沉思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伙子,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了。”见到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离开病房了,老人家这才笑咪咪地看着李强,似乎要把李强给看透一般。

    “果然不是简单的人物啊,居然只是通过只言片语便能够理解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看来有些人能够成功必然有着他的独到之处啊!”想到这里,李强呵呵一笑,说道:“老爷子,你那儿子名叫洪鑫?”

    “怎么?你认识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老人疑瀖地问道。

    李强却是呵呵一笑,没有回答老人的问题,说道:“果然是冤家路窄啊!哼哼,老爷子,你可知道,你并非是得了什么狗芘的病?”

    听到李强的话,洪振生有些花白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表情放松了下来,说道:“小伙子,老头子我这不是病?那你说是什么呢?医院的那些医生可都已经下过病例了啊!”

    这个老头子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李强心中有些不解地想着,不过很快便不去多想,而是笑呵呵地说道:“老爷子,您如此英明的人物,想来也应该猜想到一些事情了?”

    “呵呵,小伙子,老头子我老了,这人也就糊涂了。有很多事情也看不透,所以,你还是直言告诉老夫如何?”洪振生笑呵呵地看着李强,眼神之中满是神采。

    他能够在这岭南县如此风生水起,对于一些能人异士自然是了解的。他曾经也想过请一些能人异士留在自己身边辅助自己,可惜那些人都是世外高人,追求一个长生之道!

    当眼前这个和自己的私生女一起来的少年人说出自己的病因之后,他斌已经猜到了,这个少年人恐怕也是一个少年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