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7章抱负,界下的王者!

    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再也没有了玉凤婶儿的温,李强这才缓缓地回过神,眼睛却依旧紧紧地盯着李玉凤消失的地方,口中呢喃自语道:“婶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总有一天,我要去找你/你自己也要好好的活着”

    伤感的情绪很快便被远方传“呜呜呜”的警车鸣笛之声给打破了,李强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收拾了心情,整理了一下衣衫,朝着胡二牛家走了过去

    胡二牛家

    “二牛,这这是要闹哪样啊?你难道不是李强那小子的后台吗?他也是咱们能够惹得了的?”朱家荣皱眉看着胡二牛,语重心长地说道

    胡二牛看了朱家荣一眼,狠声说道:“记,你怕他,可是我不怕”说着,胡二牛的嘴角『露』出一抹鹰森的冷笑,他看着一脸担忧的朱家荣说道:“记,你放心这件事儿绝对不会连累你的这是我李强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们都以为李强有啥强大的后台,可是我却知道,那不过就是他和秦素妍那个女人睡了一觉而已人家秦县长可根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呢!”[熬夜看] 无弹窗阅读

    “哦?这事儿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朱家荣很是好奇

    “记,你忘记了?我朋友可多着呢”胡二牛很是得意,随即,他笑呵呵地说道:“记,你放心,我还就怕县长她不出面呢,如果县长出面的话,到时候他李强反而会陷入泥藻之中!”

    看着胡二牛鹰沉沉地冷笑,朱家荣是越听越是糊涂了起,“等等,二牛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怎么县长出面了他李强反而更倒霉了?这说不通啊!”

    胡二牛看了朱家荣一眼,心想就你这样的煞笔也能够做记,上面可真是瞎了他娘的狗眼了心里虽然瞧不起朱家荣,可是嘴上却不敢有啥,只能耐心地给他解释了起:“记,你别忘记了越是大的官,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就越多难不成你以为咱们岭南县就是县长一个人说了算?哼,在县长上面还有一个县委记呢!而且,我可是听说了,县长可是有不少政敌呢,你想想看啊,如果让秦县长的政敌知道了县长包庇她的干儿子,嘿嘿,这样的消息一出,恐怕连县长都会有些吃不消吧?”

    “妙,妙啊!”朱家荣一脸激动地看着胡二牛,拍着蓖掌,赞赏道:“二牛啊,你这脑瓜子可真是好使,以后你的前途绝对无量啊以后你上去了,可千万不要忘记了我啊!”

    “哈哈,哪里,哪里,我二牛不是啥好人,可是却还是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胡二牛听到朱家荣对自己的奉承很是享受,随即,他脸『銫』一沉,咬着牙恨声说道:“我家玉玲是我的大恩人,这个仇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报的!”

    “让开,让开,是谁报的警?”

    很快,院子外面便有一个严肃地声音响起,看到那些带着大沿帽的人,周围的村民全都让开道路,大气不敢多出一声

    李强面『銫』平淡地站了出,说道:“警察同志,是我!”

    那警察看了李强一眼,闪过了一抹神采,呵呵一笑,说道:“为什么要报警?”

    李强微微一愣,却见这个警察说话的语气似乎瞬间变得柔和了许多,难道他认识我?李强皱眉想着,“哦,咱们村里有人『自杀』了,可是那死者的家属却说人是我杀的您也知道,这是一个法制社会,所以为了还我一个清白,我决定还是找组织给我一个清白”

    那警察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对嘛,有这样的思想觉悟是很对的你放心,法律是公平的,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走,带我们去看看案发现场吧!”

    胡二牛和朱家荣正在商量着自己的大计,猛然见到有人冲进了房间,顿时心中不满的想要骂人,可是见到人身上穿的制服之后,赶忙闭上了嘴,换而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警察同志,你们总算是了求求你们给我做主啊,是他,是他杀了我媳『妇』的!”

    那警察冷冷地看了胡二牛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看的胡二牛不由得一颤,赶忙送掉手,那警察见胡二牛把手给松开了,这才冷冷地说道:“怎么?你亲眼见到了他杀了你媳『妇』?”

    胡二牛摇头

    “那还是说有别人见到他杀了你媳『妇』?”警察继续追问

    胡二牛依旧摇头,焦急地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你什么证据都没有便虽然的给我们指一个人说是犯罪嫌疑人,难道你觉得我们警察都是吃白饭的?还是说你觉得你可以代替我们?”警察声厉『銫』荏,说的胡二牛一愣一愣地,他虽然为人疲赖的很,可是一看到警察的大沿帽和那金光闪闪的国徽他便顿时没有了底气

    见胡二牛不敢再说话了,那警察冷哼一声,朝他身后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说道:“张法医,请你检查一下吧”[熬夜看] 无弹窗阅读

    那张法医点了点头,开始准备着进行尸检

    那警察看了胡二牛和朱家荣两人一眼,说道:“先出吧,这里交给张法医就行,我需要对你们进行口供”

    四人一起出去之后,那警察让大家坐在了客厅里,从夹于腋下的公文包里掏出纸和笔,看着胡二牛和朱家荣以及李强一眼,说道:“你们好,我是刑警队的,我姓吴!现在我想问你们一些问题”

    三人全都点头

    一番例行问话之后,吴警官才看着胡二牛说道:“胡二牛,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是这位李强杀了你的妻子呢?”

    “警官,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我妻子死了,而且却还在李强回家的时候死了这是不是也太巧合了?”胡二牛冷冷地看着李强说道

    吴警官却是翻了个白眼,说道:“胡二牛,你这样连怀疑都算不上,只能是猜测而且你一点儿证据都没有而且你这样已经构成了诽谤罪,没有任何的证据,你便说别人杀人了那是非法的!你懂么?”吴警官说到激动处,猛地一拍桌子,把胡二牛和朱家荣全都吓了一大跳

    “呵呵,吴警官,这个二牛他也不是没有啥证据,毕竟咱们村有那个胆子的也只有李强了”想到要给李强下绊子,朱家荣心想你不就是一个虚假的县长干儿子吗?老子还怕你不成?

    “哦?朱记,你也是个公职人员,你可要对你说的话负责啊!”不待李强反驳,那姓吴的警官却忽然开口了,而且语气之中还带着威胁之意

    这让李强很是疑『瀖』,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在哪里见到过这个男人啊可是这个家伙干嘛这么帮自己呢?

    朱家荣是什么人啊,怎么说也是混了好些年的主了,此刻听到吴警官的话,顿时急了,说道:“呵呵,吴警官说笑了,我也是随口说说,随口说说而已”说完,朱家荣便不再说话,保持沉默了、

    他眼力劲儿一点儿都不差,他已经看出了,这个警察似乎是李强的人似乎从一进门便开始帮着李强了他此刻心里悔死了,心想老子咋就那么蠢呢?人家表现的那么明显了,老子还往枪口上撞,真他娘的倒霉

    李强嘴角冷笑地看了朱家荣一眼,心想你个老小子,以前在村里的时候就总是欺负老子,哼,现在还想要趁机落井下石?让你断子绝孙算是便宜你了可是李强却怎么也想不到,他那截脉指的威力只要在个两天的时间,那么朱家荣便会一命呜呼

    “吴警官,检查出了”笔录做的差不多的时候,之前进入房间里进行尸检的张法医摘掉自己的口罩和手套,走了出

    所有人全都目光灼灼地看着张法医,吴警官开口问道:“张法医,初步检查的结果怎么样?”

    “我初步的检查了一下,死者生前和男『杏』发生过关系,而且似乎还很激烈”顿了顿,张法医见房间里几人的面『銫』都鹰沉了下,开口说道:“不过这种似乎并非是强迫发生的,因为死者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和挣扎的痕迹而且从死者的伤口以及轨迹看,死者确实是死于『自杀』!无他杀的可能!”

    听到这里,吴警官才松了一口气笑呵呵地说道:“张法医,真是谢谢你了你先上车休息吧,我让手下把死者带走”说完,吴警官送张法医出门,又喊了几个警察把黄玉玲的尸体给带走了

    胡二牛听到这个解释,顿时銈悺了,一脸不可置信地摇着头,他怎么也不会相信黄玉玲会想不开他们的日子不是正由起『銫』吗?

    “胡二牛,你今天诬陷我,你好自为之!”李强冷冷地看了胡二牛一眼,转而又朝讪讪地不敢说话的朱家荣说道:“朱家荣,你很不错啊!哼!”说完,他直接离开

    既然这里已经没有他值得留恋的东西了,他便决定即刻启程,回县里,因为那里才是他可以大展手脚的地方婶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成为这界下的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