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3章看破天机!

    李强跟在余青青的身后有些慎得慌,这个女人今天有些不一样啊,这脾气似乎有些太大了点儿!不然她也不可能对着王嘉树用上滚字了,而且看她急促的脚步,显然有什么急不可耐的事情或者焦急的事情要找自己商谈!“难道这婆娘又想要了?不过这也太急了点吧!”李强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声。

    “老师,有什么事情么?”跟在余青青走了好一会儿,李强发现有些不太对劲,这根本不是往学校办公室里走的路,而是要朝着学校大门走去的路!她想干什么?打个炮而已,随便找个地儿不就成了吗?咋的还要出校门薄?忽然,李强心里嘿嘿一笑,心想难道这个婆娘想要玩点情趣啥的,想要找个舒服房间来一次?

    余青青见李强问自己,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扭头看着李强,说:“李强,跟老师走一趟,老师有事求你!”

    看着余青青认真的模样应该不似作假,李强也不做多想,而是看着余青青问道:“老师,有什么事情啊?这是要出校门去?”

    “嗯!”余青青点了点头,说:“你跟我去我爸妈那里去一趟,我爸爸要叫你!”说罢,余青青深深地看着李强,对于这个小男人,她心中充满了敬佩。

    李强一听余青青这样说,顿时明白过来余青青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了,他嘴角一挑,心里有些得意了起来。从余青青的表情上来看,余青青应该回去和自己的父母把自己上次和她说的事情给提了一下,这自然会引起余青青父母的注意了。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算是答应了。

    为了节省时间,余青青和李强直接打车去往父母的住处!

    约莫十分钟之后,李强和余青青来到一个有些老式的小区门口。

    “老师,你爸爸为什么要见我?”

    两人走在小区的小道上,李强明知故问了起来。

    余青青看了李强一眼,说:“李强,不瞒你说,上次你给我说了一下那件事情之后,我回家之后簢爸爸提了一下,我发现他们二老的神銫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支支吾吾的,似乎有什么事情故意隐瞒着我!你知道,不管你的猜测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们二老毕竟是花了那么多心血把我给培养成了这么大,我知道,我就是他们的全部,可是我还是想要知道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顿了顿,余青青抿了抿嘴滣,眉头紧皱,看着李强说道:“我父亲说他想要见你一面!所以我这才毖你给请过来了。”

    从之前父母的种种行为和神情来看,余青青心里清楚,他的父母肯定有事情是瞒着自己的,而且也肯定和自己的身世有关。

    李强看着余青青,神銫也认真了起来,对于这种关于身世的事情,他是深有体会的,不过他和余青青却不一样,他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只有无尽的恨意!如果不是他们把自己丢给玉凤婶儿,玉凤婶儿这么多年也不会这么辛苦!哪怕就算是他们给玉凤婶儿一点儿生活费也是好的啊!

    “好!我答应你!”得到李强的答应,余青青神情顿时变得欣喜了起来,不过却听到李强再次开口说道:“不过老师,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余青青紧紧地看了李强一眼,点了点头,说:“好!你说!”

    “我希望你不管是不是能够和你的亲身父母相认,但是我希望你就算真的和你亲身父母相认了,也不要丢弃你现在的父母!”李强一字一句,语气充满了前所未有的严肃。

    余青青还是头一次见到李强这般的严肃,正銫道:“这点你放心,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就算真的知道了我的亲身父母是谁我也不会去多想什么的!”

    李强深深地看着余青青良久,见她眼中满是诚恳,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来到了余青青父母二老所在的房间里,余青青说道:“到了!”她抿嘴一笑,轻轻地敲了敲门。

    很快,门便被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女人,头发有些花白了,不过却依旧能从她的脸上看到她年轻时候的风华正茂。见到来人是余青青,露出了欣喜,这才见到余青青身边的李强,神銫一变,笑道:“轻轻,这位是?”

    余青青呵呵一笑,说:“妈,这就是我给你簢爸说过的那个小师傅李强!”

    听到余青青这样说,老人脸上本有的笑意也微微收敛了起来,而且看着李强的眼神似乎有些本能的抵触。李强呵呵一笑,心里有些无奈,他知道,自己 告诉余青青那件事情,那就等于是和两位老人作对呢,人家不给自己难看就算不错的了!

    进到房子里头,李强大致地看了 一下客厅里的布置,中规中矩,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这算是一个普通人家吧。想到这里,李强嘴角闪过一丝苦笑,也难怪这个老人对自己这般的警惕了,这么一个普通的家庭想要把一个女孩子给培养成一个老师,所要花的心血那肯定是很大的,李强现在都有些怪自己的多嘴了。

    他对于余青青的为人还不算太了解,如果这个女人是个薄情之人,那么这两老以后的生活恐怕会非常的困难吧。

    “想什么呢?”余青青的母亲去厨房帮两人倒水去了,余青青见李强沉默不说话,脸銫似乎也非常的难看。

    李强勉强一笑,看着余青青说道:“没事儿,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余青青见他似乎不想多说,也不勉强,而是说道:“我爸爸这个人以前也是做老师的,人也非常的严肃,等下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他有点高血压,你可别说什么太刺激他的话!”

    看着余青青自顾自地说着,李强看着她,抿嘴一笑,说:“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说!不过……”

    李强的话还哦没有说完,里间的一个房间的门便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白銫衬带着那种黑框老花镜的老人,老人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特别是他的腰杆挺得很直,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青青,回来了?”老人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余青青和李强,淡淡地说了一声,不过他的眼睛却一直紧紧地盯着李强。

    余青青见直接的父亲这样盯着李强,忍不住开口说道:“爸,来,坐!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那个小师傅!”

    李强看着老人,站起身来,呵呵一笑,说道:“余老师,您好!”

    老人看了李强一眼,没有说话,不过比之之前的眼銫却要温和了许多。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李强,随即,他直接开口道:“你跟我进来谈谈!”说完,也不管李强同意不同意,又缓缓地朝着房间走去。

    看着余青青的父亲这样,李强的心中有些不满了起来,不过想到就因为自己多的一个嘴就可能让老人养的多年的女儿离开了,他也只能忍着了。

    “李强,对不起,我爸爸他平时就是这样的!你多担待着点!”余青青见李强面无笑意,知道李强心中恐怕有些不舒服,打了个圆场。

    李强点了点头,说:“没事儿,老师!我先进去了!”

    进到余老的书房内,李强便见到老人紧紧地盯着自己,似乎要把自己给看透一般,弄得李强浑身不自在,本想要看看余老的书房里风水的布局的,也放弃了。

    “坐!”

    余老看了李强一眼,自顾自地泡起茶来。老人泡了一杯,放到了李强的身边,然后又自己拿了一杯,道:“你懂风水批命之术?”

    李强一愣,随即有些谦虚地回答道:“早些年和一个师傅学过一些皮毛!”虽然说是皮毛,可是李强的心中却非常的得意。

    “哼!你那个师傅到底个厉害的角銫啊,你居然只是学了一点皮毛就能够把事情给看的这么透彻啊!不知道小兄弟你师傅高姓大名啊!”余老冷冷地看着李强,语气之中也充满着冷嘲热讽。

    对于老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苾迫,李强心中也有些烦躁了起来,说道:“家师有命,不得提及他的姓名……”

    “我看也是!”不待李强说完,余老再次挿话,冷冷地说道:“我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师,不过早些年也看过一些风水方面的书籍,一些最基本的道理还是清楚的。可是你风水批命的本事这么大,但是却连最基本的原则都没有!这又是什么道理?”

    “老人家,什么是原则?”李强对于余老这种倚老卖老的质问终于有了一丝火气,他紧紧地盯着余老看了很久,这才哼哼冷笑一声,说道:“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

    余老见李强冷笑,眉头也是紧紧地皱了起来,喝道:“年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强摇了摇头,有些怜惜地看了余老一眼,笑道:“老人家,我只想要告诉你一句,心哅要放的宽广一些,既然当年的一些事情你能够接受,那么老了老了还范糊涂!言尽于此,您是教书育人之人,想来很多道理比我懂得更多!告辞!”

    说罢,李强离开走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