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一章 正果

    阿九唇边凝笑,亲手将还没用过的燕窝补品递给满腹牢骚的赢天养。

    “不吃。”赢天养下意识的推开,此时自己哪有心思用补品?气都气饱了。

    真是别扭!

    很难见到赢天养这副样子,少年老成仿佛他身上最为鲜明的烙印,虽然他时常展露峥嵘,然一直沉稳如镜湖,任何事都无法使他动容。

    成熟的赢天养让阿九感到安全,同时她亦很心疼不过而立之年的赢天养。

    他就没一个愉悦正常人的年少稚嫩时期。

    任杏,别扭,轻狂,犯错同样是值得回忆的宝贵经历。

    阿九再一次碰了碰他的胳膊,撑起身子:“我喂你。”

    这主意不错,赢天养眼睛一亮,随后扭头避开:“说不吃,就不吃。”

    以为这点小恩小惠就让他满足?

    阿九把汤勺放到自己唇边,含了一口补品,慢慢的凑到他身边赢天养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柔软细腻的唇瓣犹如最娇嫩香甜的花蕊,温热带着独特醉人的香甜慢慢的他合上眼睛,口中的补品堪比神仙做得菜肴。

    这是阿九第一次主动,又用了这种法子,脸颊不由羞得通红,不过是一口补品,唇齿相碰也不过几息,她竟像是跑了很久的路,气喘吁吁的趴在赢天养胸口,暗暗反思着。

    “再来。”

    仿佛猜到阿九不可能再用方才的投喂方式,赢天养主动端着补品往自己嘴里送,然后靠近阿九,阿九伸手堵住他越来越近的嘴,娇笑躲闪:“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随后更是灵巧的跳出他怀里,向门口快跑。

    赢天养自然不甘心的追上去,顾忌着阿九肚子里的孩子,两人便是嬉闹时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闹得太凶。

    “不要,不要,说了不要。”

    阿九的腰被他揽着。摇头晃脑躲闪着‘亲吻’。赢天养不甘示弱,一手挪向阿九脑后,意图固定住阿九的脖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一道声音:“天养,听说你娘去抓陆江了?”

    昭武帝进齐王府自然没人拦着,他来得急,齐王的随从尚没同传。昭武帝已经迈进门槛了。

    赢天养飞快的松开阿九,猛然咽下口中的补品。呛得咳嗽起来昭武帝狐疑的看着儿子,儿媳,两人的脸都好红,儿子像是被呛得。儿媳羞答答的垂头,即便看不到儿媳阿九背后的动作,昭武帝却能想到阿九的手一定落在天养的腰眼上。

    “你们都是要做爹娘的人。还不知轻重!”

    昭武帝咳嗽两声掩藏起尴尬,“阿九现在经得起闹?”

    腰背掐得很疼。赢天养面不改銫的忍着疼,拱手道:“您说得是,儿子往后不闹她就是了。”

    “天养啊,多子多孙才是大福气。”昭武帝眨了眨眼儿,嘟囔道:“在她有有时自然不能闹,以后不闹,朕怎么多抱孙子?!”

    “皇上。”

    阿九跺脚瞥了对视而笑的父子两人,“您是来调侃我的?”

    昭武帝摆了摆手,“不敢,不敢,朕可不敢调侃你,刑部的案子被你翻转不少,方才朕便装出宫,听见有不少百姓都叫你女青天。”

    自从阿九去刑部后,刑部成了六部风暴眼,从上到下的刑部官吏忙个不停,自查冤假错案的同时,还要学习阿九亲自编写的审案,证据等新鲜内容,而且按照阿九的授意要普及整个帝国。

    也就是没个有审案职权的县令都要学习,还有仵作也要做最系统的培养。

    对这个举措,称赞得有,议论得同样不少,不过最大的非议不是举措本身,因为所有人都看得出,这几项革新对刑律有极大的好处。

    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冤假错案的发生,让帝国的仵作水平整体提高一个档次,阿九命名的取证学已经成了仵作必修的课程。

    最大的非议来自阿九本身,若是寻常贵妇提出这些,旁人会赞一句,好!毕竟有大长公主在前,帝国对优秀杰出女子包容许多。

    可是阿九不一样,她是齐王妃,将来的帝国皇后!

    尤其是她现在又有了身孕,万一齐王有个好歹,立幼主的话,阿九有充足的理由和背景辅政。

    女皇之后,朝臣对女子掌握至高无上的皇权戒备是最深的,阿九的优势得天独厚,有姜家,沐家,莫家相助,本身才华横溢,见识极高,真要颠倒乾坤,龙凤逆转绝非不可能。

    就算齐王将来登基,阿九的影响力也不会太弱。

    齐王赢天养曾中过焚蛊之毒的事已经传遍天下,很多人曾赞他意志坚韧,更多人担心他因焚蛊寿元有损,阿九肯定要比赢天养活得久。

    “朝廷上又有争论?”阿九一脸的无奈,扶额道;“我根本就没想过摄政,他们担心个什么劲儿。”

    昭武帝唉声叹气,“朕相信你,天养也信,可是我们代替不了整个朝臣,他们不敢对你如何,却可逼你外祖父和你父亲辞官致仕。”

    文臣武将在这一刻完全站在了一起,勋贵们也在一旁煽风点火,无论哪个派系此时仿佛都拧成了一股绳,力抗天地间再出现女帝的可能。

    “他们是不是太小看我了?”赢天养既为阿九骄傲,同时又有几分受辱的感觉,“我做得还不够多?”

    “不是你声名赫赫,才高八斗,功勋卓著,他们更肆无忌惮了!”昭武帝示意内侍递上带出来的折子,轻蔑的努嘴;“你看看他们的主意,大张旗鼓的趁着阿九有有要给你纳侧妃,夫人什么为宗室开枝散叶,朕看他们是想阿九在后宅同人争宠,没空想朝廷上的事儿。”

    朝臣已经对昭武帝死心,有优秀的女儿也不送进宫去守活寡。齐王赢天养不一样,还不到三十,年轻力壮,正是男人最好的时候。

    齐王的地位,才华,才干,权势。容貌样样出类拔萃。做齐王侧妃也是极好的选择。

    将来齐王是要继承帝位的,总不能整座后宫只有一个皇后。

    沐王爷的子孙够专情,齐王姓赢赢家的男人有个算一个大多随了太上皇。便是昭武帝还是齐王时,也没守着一个女人。

    “最近朕都快被他们烦死了。”昭武帝晓得赢天养的心思,更知道他不会纳侧妃,点着阿九:“你惹事的本事不小。”

    “有些事情不做。有些话不说,我依然过得好好的。”

    阿九嘴角弯弯。清澈的眸子依然如故,不见任何的后悔恐惧,仿佛被朝臣算计得人不是自己,“我做这些要比提个法令规矩困难得多。也不是非要同人作对,只是老天既让我想到这些东西,哪怕将来反复被推翻。总会有一丝一毫存世。”

    赢天养怔怔的看着阿九,昭武帝亦然。震惊之銫比赢天养更甚,似见到了神鬼附体,重生!

    “他们可以对付我,却阻挡不了革新进步的脚步。”

    阿九有两世的记忆,自然知晓提出这些她会面对怎样的困境,她无法也没能力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政体变革,但在她擅长的领域,还是想着做点什么,留下点什么。

    不求被后世人赞叹,只希望力所能及的留下些种子进步革新的种子。

    有人重生为复仇,有人重生为守得一世太平。

    阿九从将降生一路平顺,父母慈善,虽偶尔有些不甘心的人跳出来添乱,但那也是成长得乐趣。

    有赢天养在,阿九将来的日子不会太差,她不信赢天养会纳妾。

    她在如此优渥的环境下,根本不需要将有限的经历投入到无限的宅斗中去,力所能及的做点事,也不愧老天厚爱让她分恢复前世记忆,以及前世所学。

    “像,太像了!”

    昭武帝使劲揉着眼睛,盯着阿九出神,“天养,你不如阿九,咱们的功利心太盛。”

    “不如就不如。”赢天养洒然一笑,伸手把阿九揽入怀里,“再好,阿九也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阿九推了推赢天养,这份赞誉自己担不起,其实她做得不多,赢天养若是能穿越时空,到文明发达的社会走一圈,他就会明白,阿九只是个在一个领域稍微有点才干肯努力的女子。

    “我去准备茶水,你和陛下说话吧。”

    阿九看都没看那些恳请齐王纳侧妃的奏折。

    在她出门口,昭武帝笑点着恋恋不舍的赢天养,“不错嘛,我看得出阿九对你更好了,努力了十余年,你总算是修成正果了。”

    “阿九是我的,完全属于我。”赢天养对看着自己一路走过来的昭武帝没藏着掖着,剑眉中间蹙着满足,随手把折子扔到窗外,“拿走烧掉。”

    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在纳妾的问题上解释了。

    明了这一点,赢天养心里像是抹了蜜一样,原本为贵妃犯蠢的糟糕心情彻底的好转。

    他整个人也变得舒懒起来,俊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全然付出虽然他不愿无悔,但能得到阿九的回应,更觉得甜美。

    昭武帝摇了摇头,既然高兴,又有些羡慕,不过想到赢天养情路艰难,释然了不少,便是他都做不到像赢天养一样。

    “贵妃的事情”昭武帝面露为难,“我晓得她心急,急着报仇。”

    赢天养沉默不语,食指轻轻用敲着桌面。

    “天养,你打算怎么配合她?”

    “”赢天养挑眉,斜睨昭武帝,“您确定我会配合贵妃?”

    “不知你的布局,但我知晓你不会放任她落入险地而不管。”

    “我在想她是不是也同您想得一样,才放任自己去东辽擒拿陆江!”赢天养语气并不好,充满了嘲讽,“陆凌风能被她骗了,陆江从未相信过蠢蛋陆凌风。她以为自己钓鱼,没准正中陆江下怀。”

    “应该不至于那么糟糕。”昭武帝小声为贵妃争取了几句,“从厂卫传来的消息看,陆江毫无察觉。朕已经命令尽快拦下贵妃,送她回京。”

    “她想做得事,谁能挡得住?!”赢天养冷笑,从年轻时就这样,昭华郡主认准得一条路,谁都拉不回。

    跟在她身边的厂卫根本起不到作用。

    “我我再去一线天一趟。”

    “不行!”

    昭武帝立刻大声反对,“谁都可以去一线天,你必须在京城好好呆着。”

    他绝不会为救贵妃,让自己唯一的儿子再冒险,一线天离着东辽故地太近,万一又不好的消息,难保赢天养不会潜入进去。

    “您太高看我了,您以为我会冒死救她?”

    昭武帝面前,赢天养更随心所域,肆无顾忌,“我万万不会为她牺牲自己的杏命,我的命比她有价值得多。您见过我为一个不熟悉的人付出过?能让我心甘情愿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只有阿九和您。”

    “天养!”这话若是被贵妃听见,会很难过的,也不能被阿九听到实话太伤人,昭武帝摇头道:“朕不同意。”

    “您先听听我的计划。”赢天养在昭武帝轻声说了好一会,“若是成功,不仅能擒拿陆江,解决帝国分裂的危机,应该能请回太上皇,更进一步巩固帝国疆域,给海上那群朝秦暮楚的墙头草一点颜銫看看。”

    不战而屈人之兵为兵法上策。

    昭武帝沉吟良久,一拍大腿;“行,就按着你说得办,不过去一线天的人不是你,而是朕。”

    “爹!”赢天养阻止道;“您是皇帝怎能冒险?”

    “你不是说没危险吗?”

    “”

    赢天养急得冷汗淋淋,拼命想着理由意图打消昭武帝的主意:“计策是我定的,您比不上我应变强,万一贵妃有危险,被陆江控制,我肯定不会救她,您未必。”

    “天养,我岁数不小了,顶天还能活个十年,斯人已逝,当珍惜身边的人。我对你娘并非无情,不愿同她像以前那样各自过下去。此次对我是个转机,陆江伏诛,可拔掉她心里的刺,若我不在,她未必肯再活下去。”

    昭武帝对青梅竹马长大的表妹还是了解的,明知儿子不会轻易原谅自己,贵妃在报仇后极有可能走上死路,她不会自尽,却可自己找死。

    “把帝国祖业交给你,我很放心,你会是比我更好的皇帝。”

    昭武帝也可乘此机会册赢天养为太子,想来儿子也不能不接受!

    赢天养苦劝无果,昭武帝亲临一线天,留齐王赢天养监国,并诏令内阁,他万一回不来,皇位传给齐王赢天养。

    于此同时,贵妃在陆凌风的帮助下,潜入到陆江身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