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 马赛克

    圣殿之中,光明如海.

    一名看上去辨不出年龄的男子端坐于高处,他手中持着一本泛动着淡光的陈旧书籍,耷拉着眼皮看似无精打采地阅读着。

    辉夜恭敬地侍立在圣殿之下,她那撤去了伪装的容貌美得令人心碎。

    “光明轮回的传世典籍。”教皇露出满意的笑容,“你做得很好。”

    辉夜谦逊地给予了回应,只字没有提及杨尘的功劳。她用谨慎而敬畏的目光遥遥望着教皇的脸庞,恍惚间又回忆起了在英灵座,陷入芙兰的幻术时所呈现的场景。

    只是此刻的她,满心被敬爱与崇敬所占领,完全没有办法想象之前的自己,怎么会对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产生恐惧与厌恶的心情。

    “但这本典籍并不完整。”

    听到了这句话,辉夜露出迷茫的神色。

    “这只是残卷,”教皇只是轻描淡显地将手里的古卷往上一扔,在升起的圣光中,它便消失无踪,“它应该是被分开收藏的。”

    圣女跪下来,自责地说道:“这是我的过失。”

    “不,”教皇淡淡地笑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令人宽心与信赖的力量,“你做得已经足够好了,这本就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辉夜沉默着没有说话。

    “回去吧,杨尘那家伙正需要你的帮助。”

    迟疑了一下,辉夜点点头,身形一闪即逝。

    留下教皇独自在高座之上,用右手拄着头,自言自语道:“辉夜这孩子似乎有些不同了,这书上明明就有杨尘那家伙讨厌的气息。春天果然是野性萌动的时节啊,连无情的人都把持不住自己的理智。”

    一条人影没有征兆地出现在了教皇座椅的背后。他身穿着高贵典雅的白色袍衣,长发犹如血流的瀑布般落下在背后。

    “血,”教皇对这种情形熟悉至极,“我跟你说过,我很讨厌有人突然出现在我背后。”

    “不好意思。”被称为血的男子话音还未落,他的身形便已来到了教皇的面前。

    “有什么事?”

    “关于杨尘那小子,”血微笑着说道,“我感到我的血在他身上沸腾,或许过不久他就会蜕变了。我希望你能多给他点探望森之魔神的机会,这样可以加快他精神的崩溃。”

    教皇淡淡地瞥了一眼身前那名拥有着血色长发与血红双眸的男子,轻声说道:“你的意思似乎与辉夜的正好相反啊。”

    “那你的意思呢。”

    明知故问。

    “我是不会为了讨宠物开心,看它兴奋地摇尾巴,”教皇整理了一下头顶上的冠冕,心不在焉地说道,“而不顾朋友的感受的。”

    血淡淡地笑了起来。

    圣殿之中,圣光之下又只剩下教皇一人,困乏而无聊地高踞圣座。

    *******“今天为什么不带我上战场啊!”一进营帐,杨尘便听到女生的娇嗔,随即温软入怀。

    少年毫不犹豫地将希拉从身上扯开,说道:“象征着黑暗的你,难道想为光明杀敌吗?”

    “不想。”希拉犹如牛皮糖般被扯离了杨尘身上之后,优雅而轻快地在营帐内踱步,“只是呆在这里太闷了。”

    “那就回家去。”杨尘冷淡地说道。

    “可我没有家啊。”希拉突然间停下脚步,落寞地说道。眼眸间隐隐有闪烁,低落的神情令人情不自禁地心生怜惜与心疼。

    杨尘丝毫没有去理会希拉,他径自地找了一张椅子坐下,闭上眼睛便不再说话。

    希拉眼看着自己的“楚楚可怜”战术无功而返,于是便收起了那张情绪低沉的脸,翘起嘴巴坐到床上,瞪着不远处一动不动地闭眼坐着的杨尘看。

    少年犹如一座石像般,居然一动不动地在那边坐了一个多小时。

    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拉的神情从一开始的饶有兴趣,接着呆滞无神,又变得丰富起来自解无聊,到最后变得咬牙切齿。而杨尘连睫毛都没颤动一下,如石像般屹然不动。

    “无聊死了!”希拉终于受不了,她霍然起身,拉开营帐的帘幕便跑了出去。

    杨尘依旧恍若熟睡般地坐在椅上,对希拉闹出的动静毫无察觉。

    一直等到夕阳西垂,火云如血,他才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一双似乎要燃烧起来的血眸!

    “魔禅,”红眸无神而茫然,他喃喃道,“或许只能指望它了。”

    无颅在光明转世的圣光之中原地大伤,又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他在乞求杨尘保护时,传递给少年的关于魔佛的讯息,正在被杨尘飞快地消化参悟着。

    杨晨终于明白了胸前那枚魔佛吊坠的意义,也终于明白了漆黑佛尊的来龙去脉与此同时,无颅所参悟出来的魔佛禅意,也通过无颅的传授而被杨尘完整地获知。

    魔佛吊坠的本体是舍利子,其中蕴含着魔佛极其微弱的力量与意念,但以其基数之浩瀚,纵然其千分之一的力量对于凡人而言亦是不可企及的强悍。这枚舍利子中的奥秘连无颅也说不清楚,这对他而言亦是一个巨大到不行的谜团。

    当初在参悟魔禅时,这魔佛吊坠意外地出现,并令无颅见识到魔佛的笑颜,从中获得参禅的种子但在之后的数百年,虽然这枚舍利子从未离身,但无颅再也没有机缘得见魔佛展颜。

    同时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无颅对于当初魔佛展颜的情形渐渐消失了记忆,而在参悟魔禅一途上停滞不前,是以在知悉杨尘见得魔佛展颜后,他才会如此地紧张而热切。

    至于魔佛这一部分的内容牵涉到东方的佛宗,杨尘自觉还无甚意义,便将之略过。

    最重要的一块,便是无颅所参的魔禅。相比较杨尘当初在见识到魔佛展颜时,体会到的“霸道而温柔,凶残而仁厚”,无颅心目中的魔禅更倾向于杀戮。

    只有沐浴着无尽的血雨,方能体会到魔禅的真正奥秘。

    只有杀尽万千之人,魔佛的笑容才会真正地浮现于眼前

    这种感觉杨尘也曾经历过在他精神特别不稳定的时候,屡屡会陷入这种嗜杀状态。在这种时候,他视人命如草芥,视生死为浮云,再无仁慈之心,冷血而无情。

    “看来我是被无颅引入了他的魔禅啊。”杨尘淡淡地自言自语。

    他明知自己如今冷漠而自私的性格完全是拜无颅所赐,但他没有一丝想从这种性格中挣脱出来的意思。他知道无颅刻意将自己诱入杀戮之道是别有用心,但他安之若素,乐在其中。

    “如果能够将魔禅彻底参透,并且完全获得那枚舍利子中的力量,”杨尘默默地思索着,“我会获得足以救出芙瑞的力量吗?”

    想着这种可能性,杨尘突然联想到了在圣哈利路亚山,那个可怕的红发男子对自己所说的话“他说我的身上留着他的血,同时也在暗示我眼睛的异色与他有关。”杨尘想着,“可我眼睛由漆黑变为血红,是因为无颅的缘故,难道无颅同他之间有某种隐秘的联系?”

    由于已知的信息太少,是以杨尘无法从中得出什么有效的结论。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身,准备着手部署起佯装撤退的行动。

    但一名传讯官出人意料地走了进来。

    他恭敬地将一枚装在匣子里的水晶递交给了杨尘。

    在传讯官离开后,杨尘面无表情地捏碎了水晶,任由教皇的投影出现在他面前。

    片刻后,投影结束。杨尘血红的眼眸里翻滚着复杂而交错的情绪。

    他不知道辉夜究竟干了什么,明明不愿意让自己去见芙瑞一面,却还是同教皇讲述了自己的功劳教皇在方才的水晶影像中微笑着告诉杨尘,他随时可以再上圣哈利路亚山获得与芙瑞独处的机会。

    确实,如辉夜所言,他的理智与情感确实发生着强烈的摩擦与碰撞,直到现在,杨尘还不能肯定上次去见芙瑞时所遗留的精神裂痕是否愈合。他如若不顾一切地前往教廷,怕是会令那道裂痕越来越大,到时候自己很可能会彻底陷入无颅的杀戮魔禅,并走得比僧人还要远!

    届时,杨尘将彻底沦为杀人魔物,再无意识,只知杀杀杀杀杀杀杀!!!

    但他又是多么渴望地再一睹芙瑞的面容啊!那张犹如熟睡般的脸庞拥有着毒品般的诱惑,明知其下的危险,依然无法克制自己本能的向往!

    少年用颤抖的手拿出前往圣哈利路亚山的转移卷轴。

    只需要轻轻地撕开封禁,他便能立刻看到那张令他魂牵梦萦的脸!

    辉夜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了统帅帐内,她在杨尘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便一记手刀狠狠斩在后者的脖颈上,令他顿时昏厥了过去。

    “白痴。”

    辉夜冷冷地骂了一句,拖着杨尘的衣领,将他甩到了床上,正欲离开,不料看到希拉正蹦蹦跳跳地走进营帐。

    “啊!采花贼!”希拉新月一般的眼眸里写满了惊恐!

    诚然,辉夜丑陋的面容,剽悍的动作以及被她扔上床,依旧昏迷不醒的少年,都会令人产生不自然的桃色联想!

    “你是谁。”辉夜冷淡地问道。

    “我是他的那个伴侣啊!”希拉叉着腰,得意地说道。

    辉夜回头看了一眼杨尘的脸,心中泛起一阵莫名的苦涩,她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的多余,意识到自己的可笑。

    “别让他去圣哈利路亚。”抛下这一句话,辉夜顿时消失在了圣光之中。

    “真是讨厌的气味。”希拉在辉夜走后立刻皱起眉头,挥手散去身周的圣光气息,她轻快地走到床边,俯身看着杨尘闭着眼睛的脸,自言自语道,“你明明是她的神佑骑士,为什么又被她禁止前往圣山呢?还真是令我费解啊,小杨尘。”

    身为黑暗阵营的魔女,希拉自然知道方才出现在营帐里的丑陋女子的身份。

    她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杨尘熟睡的侧脸,又轻声地笑了起来“你睡着的时候,原来还不那么令人讨厌嘛。”

    谜团纠结在了一起,犹如无尽的马赛克,令人抓狂,令人对其下隐藏着的神秘图景更感到发自内心的渴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