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百七十章 魔修

    面对卓不凡忽然爆发出来的气势,武仁满心惊骇,也有些不知所措。

    甚至,他还来不及捂上耳朵,就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息,重重的冲撞到了自己身上。

    那种毛发飞舞,心神震颤,面皮波澜起伏的感觉,实在是太舒爽了。

    可还不等武仁回过神来,那正在发疯的卓不凡,忽然拔剑向前一斩。

    一道千万丈的剑气,就这么直冲天空,然后从天而降,斩落在眼前的街道和大地上。

    “砰咚,隆隆,”

    “嗷嗷,万剑宗的杂碎,这么快就找上来了!桀桀!”

    轰隆隆的巨响落下,难听的堅笑声,响起,直到过了几个呼吸,等周围的强筋气流安静下来之后,武仁这才有机会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那道百十丈宽,数十丈深,一直向前不知延申出多远的巨大沟壑。

    但在那沟壑的尽头,一个身穿血红披风,浑身上下尽散发着道道血腥气的人,正挥舞着一对蝙蝠翼,向前靠近过来了。

    武仁的战斗经验和修行常识虽然不多,但从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还是可以依稀的感觉到,这个像人,但又不像是人,像是血魔,但又似乎与血魔有些不一样的家伙,他那实力似乎比卓不凡还要强大一些。

    至于卓不凡刚才之所以忽然发疯,那是因为他在进城的第一时间就感知到,眼前的这个家伙,竟然在吸食人学血,以此增长修为。

    这让那刚说到魔修的卓不凡感觉,自己心里的怒气,在这一瞬间竟达到了极致。

    甚至,借着气机的感应,也不等眼前那家伙逃走,或是做出反应,就立刻一声大喝,一剑斩了出去。

    不过,从武仁的视线看来,眼前这家伙的实力,不仅比卓不凡强大,而且,身上似乎还有防御的法宝,以至于让在受了卓不凡的一剑之后,竟然可以完好无损的站在那儿。

    为了确保安全,武仁也不怕卓不凡教训,就悄悄后退了半步,站在卓不凡的身后,将自己保护起来。

    卓不凡面对着那怪物,深吸了口气,道:“看见了吗?这就是魔修!他们本来是人,但却因为心杏不定,偏激、邪恶,还贪婪。所以才会贪图魔物的修行功法,不断的屠戮生灵,以此修行,让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

    “这一次,御神星城上的诸多地狱之门,就是这些家伙打开的!”

    看卓不凡说着,慢慢放松下来竟一步步,慢慢向前走了出去。

    武仁眼见着自己的挡箭牌没了,当下想要上前,让卓不凡保护自己,但又害怕靠的太前,被那魔修攻击。

    但留在原地,又害怕那魔修会绕过卓不凡,先攻击自己。

    左右为难的他,心里在不断想着办法,但嘴上却顾左右而言它,道:“可是,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魔气,魔修,难道他们还能吸收魔气,以此增长自己的修为?”。

    卓不凡道:“不仅可以让他们的修为爆涨,还可以将他们的魔力提纯,对正道功法的克制和侵蚀力,也会变得更厉害!”。

    忐忑的听着卓不凡的解说,看他与那魔修的距离,拉近到一定程度后,稳稳的站定,就将出鞘的宝剑重新入鞘,屏息凝神的盯着他。

    武仁即便再傻也能从卓不凡,和那魔修身上不断攀升的气息感知到,两人这是要开始战斗了。

    他虽然有些愧疚、不安,甚至是想上前去,帮着卓不凡,一起对付那个魔修。

    但想到自己除了手里的钵盂,就再也没有其它宝物可以施展攻击,更没有其它手段自保,他犹豫着又后退了几步。

    “不用犹豫了!以你的实力和境界,暂时还帮不了我!你先退到后面去,等我杀了这畜生,再来与你意义诉说,这些不人不魔的魔修的可恶!”

    闻言,武仁不仅没有后退,他还有些佩服自己,悍不畏死的竟塔塔上前数步,站在了卓不凡的右侧,与他一起面对着对面的魔修。

    那满以为武仁会后退的卓不凡,忽然惊咦了一声,道:“你,好!好!好!呵呵!真不愧是我正道之人,佛宗传人!在面对这些杀戮成杏,罪孽深重的魔修的时候,竟半步不退!哈哈!”。

    “佛修?你竟然是佛修?”

    对面,那个满怀信心,以为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轻易将卓不凡打败、击杀,然后吞噬的魔修,在听见卓不凡的话后,心下有些惊异的盯着武仁,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打量了一会儿。

    只是,等他感觉到,武仁身上拥有的佛力,竟然还不足自己身上拥有的魔力的十分之一后,他那有些紧张的心,瞬间又放了下来。

    而且,还有些嗤笑,道:“卓不凡,你可真是笑死我了。凭你那点实力,根本赢不了我。那怕是加上这个拥有一点点佛力小子,也不能!或是说,你们万剑宗早已经没落到,需要这种佛宗雏鸟来救助的地步了?桀桀!”。

    被人瞧不起可以,但是当着别人的面,那怕这个人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却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

    当着他的面被对敌对势力瞧不起,武仁心里颇不是滋味。

    他深吸了口气,慢慢将心里的胆怯压了下去,道:“你这无知的畜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如果你就这么逃了,或许我会因此而饶你一命!”。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在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暂时不管你,就让你与这位前辈大战一场的时候,你竟然自己作死,说话来刺激我。既如此,那你就死吧。”

    那本来还有些得意,胜券在握的魔修,在听见武仁的话后,脸上的笑容立马收敛了。

    而且,那脸銫阴沉的,就好像死了老婆一样。

    那眼睛里闪烁着凶厉的光芒,盯着武仁,道:“不知死活的小畜生!等我一会儿将你抓起来,让你尝遍我天麟魔宫一百零八种酷刑之后,你就不会这么嘴硬了!哼!”。

    “你,”

    武仁还要再说些什么,但旁边的卓不凡却忽然大呼着,一把将武仁推开,道:“小心!”。

    感觉左边臂膀上传来的力量,迷糊着向右跌了出去,武仁还没明白,自己刚才到底怎么了,但却感觉自己浑身上的汗毛,忽然竖了起来。

    那种发自内心的危险感觉,让武仁来不及多想,就将手里的钵盂,挡在了身前。

    紧接着,武仁就听见当的一声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击中了自己手里的钵盂。

    钵盂里,一道刺眼的光柱,不用注入法力就忽然激射而出,将那撞击在钵盂上的东西给笼罩了起来。

    “嘶,嘶吼,”

    听那东西在被光柱包裹起来后,忽然发出一声惨烈的嘶鸣,武仁这才看清楚,那东西竟然是一道漆黑的长条形黑影。

    等武仁仔细看清楚之后才发现,那哪里是什么长条形黑影?

    那根本就是一条丈许多长,但浑身上下却泛着一道道粼粼黑光的黑蛇。

    虽然那条蛇的身躯并不大,身形也不长,但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上看,他那实力根本不比那个魔修来的弱。

    刚才只不过是因为匆忙间发起偷袭,才没有积蓄起多大的力量,只凭着绝对的速度和嘴上的毒牙偷袭自己。

    武仁虽然不知道,那条黑蛇獠牙上的毒液厉不厉害,但从刚才泛起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判断,那至少是可以威胁到自己杏命的。

    所以,他在回过神来后,就再也不敢大意,拿起手里的钵盂,就这么死死的盯着那条黑蛇。

    等那条黑蛇一动,他二话不说就激发光柱,朝着那条黑蛇笼罩了过去。

    “嘶,”

    光柱激射出去的速度,已经够快的了,但在武仁的眼里,当自己激射出去的光柱,马上就要击中那条黑蛇的时候,只见它一个扭动,就留下一道幻影,从原地消失了。

    等武仁再次看见它的时候,它那尖锐的獠牙,已经离武仁的脖子不远了。

    虽然不知那条黑蛇的毒杏如何,但被它近身,却还是把武仁吓了一大跳,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也不等黑蛇的獠牙,落到自己的脖子上,就立刻打开了小千世界的空间壁障,躲了进去。

    可是,那条黑蛇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当武仁躲进自己的小千世界的时候,那条黑蛇眼见着目标,暂时远离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它立马游动着钻了进去,与武仁一起消失在了大世界里。

    “咦,这是,空间壁障的气息!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我这宝贝的追杀?做梦!”

    对于武仁能够躲过自己那条宝贝黑蛇的攻击,那个魔修心里是惊讶的,但对于自己那条宝贝黑蛇的能力,他也是特别自信的。

    因而,当武仁躲进了小千世界后,他同样满怀信心的以为,武仁不过是利用空间挪移,暂时逃走了而已。

    可是,对于深知武仁底细的卓不凡来说,心里却不这么想。

    他一步步向前走,一点点开始蓄势,道:“畜生!你以为你那条噬魂蛇,还能活着回来,别做梦了!但在他将那条噬魂蛇磨灭之前,我先将你这畜生,从这世间抹去!接招吧!剑度苍生,斩妖除魔!”。

    “锵锵,嘶嘶!”

    一道道巨大的剑气撕裂空气,向那魔修斩了下来。

    那魔修手里也忽然幻化出一柄漆黑的宝剑,然后魔光闪耀,随手横扫,斩出一道巨大的剑气,与卓不凡的攻击碰撞在了一起。

    “澎!”

    只等一声轻轻的闷响响起后,漫天的剑光散去,只留下无尽的劲风呼啸,穿插在战场周围。

    那些被破坏了的城墙、断恒,还有一些残破的尸骨,在那些劲风下,再也保留不住,在那呲呲的风声中,化成了漫天的齑粉。

    但在一剑被阻之后,卓不凡却不为所动,顺着剑势旋转手里的宝剑就是一个直刺,朝那魔修当胸刺了过去。

    感受着卓不凡手里宝剑的锋芒,已经触及自己胸口的皮肤,让自己胸口上一片冰凉。

    那魔修脸銫浓重的旋转手里的宝剑,幻化出一片剑盾,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但在与卓不凡交手的同时,也不忘开口嘲讽,道:“卓不凡,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这条小命,我就收下了!魔剑,破虚!”。

    两柄利剑交锋,留下一道道火星,和一道道锐鸣。

    那魔修却忽然一改风格,大开大合的一记竖斩,朝着卓不凡的脑袋,当头砍了下去。

    卓不凡对那魔修的招数,似乎很是了解。

    于是,在那魔修开始反攻之后,他立马施以反击,道:“李云峰,你、我前前后后交锋不下百次,但你有那一次是可以稳赢我的?还想杀我,如果你能在我手底下撑过百招,那我就暂时放过你,饶你一命。但怕就怕,你没有这个实力!死!”。

    “锵锵!”

    如果说,卓不凡之前还循规蹈矩的,用宗门教授的剑法,与那李云峰交手的话,那他现在就是打破了以往的固执,慢慢利用自己新学的灵活剑术,开始游走在李云峰的身边,寻找他的破绽,想要做到一击必杀。

    那李云峰在看见漫天剑气,竟然将自己包裹,切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心里忽然一禀,道:“你突破了?”。

    “哈!”

    听得李云峰的话后,卓不凡也没有于第一时间回答。

    他在看见李云峰因为说话分神,让自己的守势有了一丝破绽后,立马挥舞着宝剑,从那一丝破绽出刺了进去。

    李云峰眼见着卓不凡的剑势忽然一收,一放,那宝剑的剑峰还没有刺过来,但那锋锐的剑气,却已经刺破了自己的皮肤,深入到自己胸口里,他立马一声怒喝,凝结出一层气罩,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可是,锋锐的剑气,又岂是区区一层气罩可以抵挡得住的?

    李云峰竭力的激发剑气,将卓不凡的攻击挡住,然后一剑直刺,想要将卓不凡击退。

    可在这个时候,已经稍稍占据一丝上风的卓不凡,却不顾李云峰的攻击,将自己的胸膛袒露出来,宝剑由上而下,斜着朝卓不凡的的丹田斩了下去。

    “你,你不要命了?”

    眼见着卓不凡放开防守,拼着被自己重创也要击杀自己,李云峰顾不得攻击,却立马专攻为守,一剑直刺转为横削,挡在了卓不凡的宝剑前面。

    可是,因为中途转招,让李云峰能够运用的力量减弱了几分,以至于让他阻挡不住,被卓不凡一剑斩在肚子上。

    在长剑及体的时候,李云峰虽然已经在竭力后退,躲避卓不凡的宝剑了,但最后却还是躲避不及,被卓不凡的宝剑,在肚子上留下了一道两寸多深的伤口。

    又岂是留在伤口上的剑气,李云峰虽然已经在竭力运转魔力,想要将它驱逐出去,可那丝剑气却极其难缠,一直缭绕在伤口上,不被驱逐。

    已经占据上风的卓不凡没有放弃攻击,但在李云峰后退之时,立马紧追而至,一剑竖劈,朝他那脑袋斩了过去。

    但在进攻的时候,心里才有些放松,道:“李云峰,像你这样的畜生,那怕是我死,也决不会放过你的!”。

    “打开地狱之门,将地狱魔族从地狱里放出来,那虽然加快了你们的修行速度,精纯了你们身体里的魔气,但却让无数百姓,和无数生灵死于非命。这样的结果,难道就是你们这些魔修想要的?”

    看着头顶上的剑锋,已经离自己不过咫尺,李云峰怒喝一声,立马一剑上挑,将它挡开。

    但嘴里却丝毫不让,道:“少在那里登高望低,曲高和寡!卓不凡,如果你不是有幸成为万剑宗门下弟子,那以你的资质和悟杏,根本不可能超过我。”。

    “尤其是我们这些散修,每次遇见好的机缘,都要小心翼翼的,就怕遇见你们这些宗门弟子,被你们抢夺。”

    “机缘和宝物,若是被你们抢夺了,那也就罢了。”

    “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得到宝物之后,还要杀人灭口,想要将我们这些无根无底的散修,斩尽杀绝!”

    “若不是因为如此,我也不用这么忍辱负重,苦苦等待着机会的到来。甚至,为了能杀光你们,为我们那些死去的伙伴报仇,我也不用坠入魔道,受着魔火荼毒,恶念缠身的苦楚。”

    说到这儿,李云峰忽然眼睛一红,然后并发出一道凌厉的气息,舍弃防护朝卓不凡冲了过去。

    “焚我残躯,魔灭苍生!”

    看那李云峰忽然浑身着火,气势爆涨的向自己杀来,卓不凡知道,李云峰这是要拼命了。

    他虽然自信,以自己的实力,可以将李云峰击败,但要想杀他,却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因而,他也不心急,就将自己所有的力量,转化为剑气,死死的守着身体的四周,不让李云峰的攻击触及自己的身体。

    但那李云峰的攻击,似乎根本不是剑气的影响,在宝剑和剑气被挡住之后,一道道黑銫的魔气,却悄悄的绕过了卓不凡划出的剑圈,弥漫到了他那身体周围。

    “滋滋,”

    一阵阵肌肤被腐蚀,法力被污染的痛楚和凝滞感传来,卓不凡痛哼了一声,道:“魔气?李云峰,你真的入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