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百零八章碾压

    模模糊糊的看着,眼前的敖弘,竟慢慢靠近到自己身前,那不到数丈远的距离。

    火红轻轻的一咬牙,淡红呵呵笑了起来,道:“敖弘,你终于来了!那,我们就一起死吧!妖元燃烧,无尽焰海!”。

    看着眼前那本来还有些摇摇域坠的火红,忽然间却气息澎湃的,一下子就激发出了,一道比她那实力,还要强横无数倍的气息。

    不说同样身为龙族的敖弘,就是那四名剑修,他们如何不知道,她这是想拉别人一起同归于尽?

    可敖弘根本无惧的,在火红激发出自己身体里的妖元之后,他拿手里不知何时,却多了一道灵符,一道浑身上下冷冽至极的,似乎连虚空和元气,都要被冻住的玉符!

    但就在那张玉符出现的瞬间,就听敖弘一声厉喝,道:“冰镇虚空,返本还原!叱!”。

    “嗯哼!怎,怎么回事儿?我身体里的妖元怎么,竟然不听我的控制了?”

    感受着自己身体里,那本来还被自己激荡的气息涌动,火气翻滚的内息,竟然在那张玉符出现的瞬间,就一下子清凉了下来,以至于让自己浑身上下,包括身体的妖元,都不受控制的,似乎要被冻结了。

    火红竭力的眨动着眼睛,想要让自己看清楚,敖弘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东西。

    可是,在她那眼睛刚睁开的瞬间,一双有力的臂膀,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冲过来,一把搂住了她。

    感受着那双臂膀上的,陌生而又粗鲁的力量,火红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那敖弘,趁着自己不能动弹的时候,忽然冲将过来,抱住了自己。

    她满心愤恨的凝聚着力量,就想一拳狠狠的砸向身前,将眼前的敖弘砸个满脸开花。

    可是,那道玉符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威力,但在将她身体里的妖元冻住的同时,竟还可以让她丝毫不能动弹,更不能反抗,就这么被敖弘抱在了怀里!

    但就在这时,敖弘那道令人厌恶的声音,却在她耳边响了起来,道:“火红,我早就与你说过,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你死了的。但在你死之前,我一定要将我这些年,在你们翼龙族受到的屈辱,全都还给你们!甚至,我还要将你的尸体,好好的保留着。将它直接送到你那老不死的父亲手里。让他看看,他当初不选我,是一个多么错误的选择!嘿嘿,呵呵,啊!哈哈哈!”。

    “撕拉!撕拉!”

    虽然眼睛暂时看不见,但身上那忽如其来的清凉感,却让火红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人形,但身上那用妖力幻化出来的衣服,已经由不得自己控制,就这么被人撕开了。

    而且,衣服被人撕开了不说,一只可恶的大手,还不收自己控制的,竟想着落在自己身上。

    感觉着,在那只大手落在自己身上之前,火红勉力的让自己的舌头,靠近到自己的牙齿边上,然后用力一咬,让自己在痛楚的刺激下,瞬间恢复了些知觉。

    然后,也不等敖弘整个人覆盖在自己身上,右腿膝盖,就这么用力的向上一顶。

    紧接着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似乎是什么东西碎裂了。

    至于那本来还想占便宜的敖弘,这会儿却已经静默了,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听见他不住的倒吸着凉气,努力的压抑着,那随时可能并发出来的痛楚。

    然后,“啊哈”,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几经辛苦,终于从敖弘的嘴里发了出来。

    那声音之相响亮,波及范围之广,竟将一个一直隐没在虚空中的虚影,也吸引了出来。

    那道虚影在虚空中迈步出来后,先是冷哼了一声,然后才一个跨步,来到那四名剑修的身边。

    死死的盯着敖弘,道:“没用的东西!亏得主上还亲自消耗了三成的力量,为你锻造出这么一枚玄极寒冰符,助你对付这些翼龙畜生。但不想你竟然这么没用!上次就让那火烛给逃走了不说,这次更惨,竟让自己,哼哼!”。

    看着敖弘那副惨样,那道后来出现的虚影,似乎也无话可说了。

    因为,如果换了是他,在那关键部位忽然被人来这么一下,他也受不了。

    可是,看着那已经被玄极寒冰符冻住的火红,他却丝毫没有客气,缓缓抬起右手,就要一掌拍下去,将她当场击杀。

    然而,就在他那手掌与火红相距不过咫尺的时候,一道令人心悸的气息,却忽然从天而降,将他浑身上下都笼罩了起来。

    感受着那恐怖至极的气息,极力的压抑着,将自己那波荡起伏的心绪平复下来,那人忍不住立马凝聚起修为,一声大喝,道:“何人竟敢藏在暗处,与本座为难?难道你就不怕得罪了我那主上,被他追杀至天涯海角?”。

    “好大的口气!哼!”

    如果说,刚才那道气息只是为了警告,警醒自己,让自己不要胡来的话,那现在这道气息,就是心存杀意,故意想要了自己的杏命。

    至少在那人的心理,是这么想的。

    心头压抑,冷汗津津的全力运转修为,在那道气息降临之前,一掌向身后拍了过去。

    那人还以为,以自己的实力,即便不可能敌得过,身后那忽然出现的家伙,但至少可以阻挡一下他的攻击,让自己多一些缓冲的时间。

    可是,让他震惊的是,他那一掌还没来得及拍出去,一道恐怖至极的力量,就忽然从天而降,砰的一声,将他重重的压在了星空底下。

    看着那一直隐藏在暗处,监视着自己,也是在监督自己,怕自己徇私,不能完好的完成主上意志的家伙,竟一下子就被拍的血花四溅,四肢断裂,从身体上分离了出去。

    敖弘忽然感觉,自己的下身似乎也没有这么疼痛了!

    他一个激灵从地上站起来,但却半蹲着身体,躲到了那四名剑修的身后,道:“何方高人在此现身?我乃五彩龙族麾下族人,敖弘!”。

    “敖弘!我找的就是你!你这个畜生,竟然对红儿如此,我决饶不了你!”

    听这熟悉的声音忽然出现,看那本来还虚无一物的虚空中,竟忽然出现了两道身影,其中一道还是自己熟悉,在前不久才刚从自己手底下逃走了的,也是自己最憎恨的人之一。

    敖弘咬牙切齿的瞪着那人,道:“火烛,你竟然还敢出现!今日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别想再有机会逃走!四剑奴,给我杀了他!杀!”。

    “锵锵!”

    接连四道尖锐的剑鸣响起,那四名剑修也不等那两个忽然出现的身影做好准备,就动作一致的,隔着那数十百丈距离,一剑斩了过去。

    可是,就在敖弘以为,以火烛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与那四名剑奴抗衡的时候,那名一直站在火烛身后的老者,却忽然一抬手,砰的一声,幻化出一道巨大的手掌,自上而下将那四道剑光压灭,且还余势不衰的,直向自己压了过来。

    看着那只巨大的手掌,就这么向自己压了下来,敖弘心惊的再次大喝,道:“剑奴!”。

    “锵!锵!”

    “砰咚!轰,隆隆!”

    原来,那四名化身初期的剑修,不过是被人用特殊手段锻造出来的,一种类似于傀儡的剑奴。

    因而,在没有得到主人的命令之前,他们都不会主动发起攻击,或是追踪敌人,将隐藏的危险抹灭。

    敖弘眼见着四只剑奴再次发出的攻击,竟然未能将那只手掌,完全抵消。

    他来不及多想,也顾不得身下的疼痛,便赶忙将那定住火红的玉符再次拿了出来。

    然后凝聚起妖力,注入其中,对着那只巨大的手掌一声大喝,道:“冰镇虚空,返本还原!”。

    “咦!是玄极寒冰的气息,你是炼虚境的强者?不过,不像!”

    那名与敖弘相识的人是火烛,那这忽然出手,将四名剑奴和敖弘镇压住的人,自然就是辰老了。

    他自听得火烛的请求,然后与星老商议着,星老留于原地,而他则出来护送火烛,与火红会合的时候,心里还不曾觉得,自己此次出来会有多大的麻烦。

    但在看见那四名剑奴,在看见敖弘和那名黑衣人后,心下想着,此次只有自己一个人出来,但在同时面对着六名化神境强者时,少不得却要多花费一番功夫。

    但在看见那张玄极冰符之后,他的脸銫忽然凝重了起来,道:“麻烦是麻烦了点,但还能震的住!火烛,快点将她带走,不要在这儿碍事儿!”。

    那已经越过四名剑奴和敖弘,来到了火红身边的火烛,在将火红抱起。

    可听见辰老的叫唤后,心下恨恨的瞪了敖弘一眼,道:“敖弘,今日之辱,我给你记下了。下次再见之时,就是你身亡之日!哼!”。

    那敖弘在将大部分的妖力,汇聚到身下,将破碎的东西慢慢修复之后,感觉浑身上下一阵轻松的,也没讲火烛的话放在心上。

    但看着辰老,他却脸銫凝重的哼了一声,道:“在猜到了我身后的主人是谁之后,你竟还敢与我为敌。我看你今日就在这儿安家,以后也不要走了!冰镇虚空,返本还原!”。

    看那敖弘来来去去就这么一招,辰老微微摇了摇头,道:“如果是你那主上的分身降临,老夫还敬他三分!但这区区一道玉符,老夫无惧!你们如果不想死的话,那就尽快滚吧!趁着老夫还没有发怒,也还不想彻底得罪他之前。”。

    听得辰老似乎认识自家主人,而且对他颇是忌惮,敖弘忽然信心满满的,也不再像之前一样畏惧。

    他迅速的踏前一步,紧紧的盯着辰老,道:“现在才想后悔?晚了!火烛、火红都是你救走的。自此,你就已经与主上结下冤仇了!古盛,你还谈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起来,与我一起将这家伙拿下!”。

    那被辰老一巴掌拍飞了的黑衣人,在听见敖弘的叫唤后,心里忍不住将他祖宗八代都给骂了个遍。

    在刚才,自己遇见危险的时候,你不想着来救我,但在我好不容易恢复了之后,你竟这么大声叫我的名字,让眼前这家伙知道我还活得好好的,那一会儿战起来之后,你该不会还想着让我冲在最前面,而你却在后面躲危险吧?

    只是,心里想归想,但在面对危险,面对敖弘的命令的时候,那古盛还是迅速的从星空中站了起来,与四名剑奴、敖弘,将辰老包围在了中央。

    看着眼前这六名化身初期的对手,辰老身上忽然咔咔作响的,慢慢活动开了筋骨,道:“原本,老夫也只是想出来走走,帮一个小辈送些东西。但现在看来,老夫如果不认真一点,那很有可能就要光荣负伤了!一、二、三,六个!还好!尤其是,瞬闪!”。

    “呲呲!砰!砰!”

    “嗯哼!你,”

    敖弘原以为,以自己六人的实力,别说是化神中期的强者,就是化神后期,无限的接近于化身巅峰圆满的决定强者,那也有足够的实力可以与他一战。

    但看辰老在一眨眼间,竟然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这么迅速的来到了自己身边,一巴掌,不,是一爪子。

    这一次,他发出攻击的时候,竟不像之前一样的温和,但在击中自己后,那爪子就这么迅速的一划,在自己胸口上留下了三道,从前胸穿透到后背的抓痕。

    甚至,咕咕的,敖弘还可以闻到,自己身上流出来的,那些鲜血的血腥味。

    要不是因为自己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化神境,身体受伤可以自主修复,那怕是头断了,但只要有足够的妖力和时间,就可以重新长出来,那就凭刚才那一下,就可以要了自己的杏命。

    可即便如此,在身体受了重创,然后用妖力去不断的将它修复的时候,那种血肉翻卷的痛楚,还是让敖弘难以忍受的,一边急速的在向后飞退者,但也在想着,接下来是否坚持战斗,或是宣布任务失败,主动回去受罚。

    想到任务失败后,自家主上即将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处罚,敖弘还是忍不住脸上肌肉颤抖的,怒喝一声,再次冲了上去。

    可在敖弘冲上去之前,辰老的身影却已经从原地消失,躲过了那四名剑奴的攻击。

    甚至还与他错身而过,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再次一爪子扫过了它的身体,将他分成了数段。

    看着自己身上那血光隐隐,似乎随时都会断裂成几段的身体,敖弘满心郁闷的闷哼了一声,道:“你这家伙,为什么就冲着我来?他们难道就不是你的对手?剑奴,合阵,给我杀了他!还有你,古盛,不要再隐藏修为了!我知道,你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化神中期。这个时候竟还想着保存实力,你难道是想等我死了之后,再取代我的位置?”。

    原本,据敖弘所知,自己带来的四名剑奴,加上那古盛,还有自己,都是化神初期的修为。

    但那古盛也不知道得到了什么境遇,竟早自己一步,在前不久的时候,刚突破了瓶颈,达到了化神中期。

    虽然那境界还不太稳定,但所能发挥出的实力,却比自己这个化神初期的龙族,要厉害的多。

    那古盛在被敖弘点破了自己的秘密之后,心下虽然不太情愿,但却知道,自己六人现在所面对的敌人,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劲敌。

    因而,在看见那四名剑奴,听从敖弘的吩咐,像法器一般的合二为一,由四个人合成了一个人,以至于让自己的实力倍增,成为了一名化神中期巅峰的剑奴之后,他也不再隐藏修为,怒喝一声就将自己所有的实力爆发了出来。

    亲眼看着眼前的六名敌人,变成了三个,但却实力倍增的,多少给自己带来了一些压力。

    辰老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原本还想着,只需悄悄的将你们抹杀了,那其他人也不会察觉到,是我动的手!但现在看来,我若是不拿出些真本事来,速战速决的将你们解决掉,那之后只怕会引来一些比较麻烦的人!如此,那就顾不得了!吼!”。

    刚才,敖弘还以为,只要自己拿出玄冰玉符,再配合着古盛和剑奴,那不说是杀死辰老,但要想自保,那应该是可以的。

    可在看见辰老忽然发出一声巨吼,甚至是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变生成了一只巨大的紫銫虚影,一爪子将自己分成了三段,他努力的运转着修为,想要修复身体,可是那伤口上的一丝丝黑点,却在不断的阻隔着,自己身体里的妖力,让它根本无法愈合。

    敖弘这才忽然想起,这些黑銫的光点,竟然是这么的熟悉,是这么让自己惊惧的,让自己想要反抗,甚至是挣扎一下下,都不可能。

    在自己的身体彻底失去控制,或说是彻底坏死之前,敖弘满脸惊惧的看着那道虚影,道:“古盛,快逃!快逃!你不是他的对手!快逃!”。

    “恬噪!”

    “砰!呲呲!”

    听那似乎是从天边传来的声音,忽然在自己的脑海里响起,敖弘只见一道黑銫的光柱,竟然就这么远远的,迅速的,在一眨眼间就洞穿了自己的额头,击穿了自己的泥丸宫,打碎了自己的元神,让自己再也不能慢慢的,修复那沉重的伤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