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在茫茫的宇宙星空下,一条硕大无伦的飞船的某个眩窗前,一道威严肃穆、温和舒适的俊朗的身影正迷茫的望着眼前那无尽的星光,感受着飞船正以如蜗牛一般缓慢的速度前进着;且想着千多年来,自飞船进入到第一层结界后便再也不曾快将起来,这道身影无奈的只叹了口气,道:“阿罗,咱们自从离开离开祖星到得现在应该有三千年了吧?”。

    站在他身后的那名俊俏的年轻男子听得问询,沉默的想了一会儿后道:“有了,天君!已经足足有三千一百四十七年四个月又七天了!”。

    那道身影道:“是吗?已经这么久了?阿罗,你且去将一十三家族家主都找来吧!在这茫茫星空里飘荡了这么久,飞船的能源也快要耗尽了,咱们也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那被称呼为阿罗的年轻俊俏男子道:“是,天君!阿罗这便去!”。

    感受着身后阿罗那轻微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天君轩辕不由得感叹道:“想当初,天尊便曾说过,这两道结界乃是太古时的大能设下的,为的便是将敌酋囚禁禁锢在这太古囚牢里,让得他们永生不能迈出,不能修行,且永无超脱之日!我原也不信,但不想经过这千余年的飞行却连这第一层结界的万分之一都不曾飞到过!若只我自己一人还好,凭着我的修为,要离开这儿容易,但身后的数万百姓怎么办?难道便由着他们在这太空里自生自灭吗?哎···”。

    如是想着过得好一会儿,天君轩辕忽然听得身后阿罗的脚步忽然又回了来,心下明白的只头也不回的道:“阿罗,他们都来了?”。

    阿罗道:“是的!李家主、刘家主等都已经在玄武厅等候您了,天君!”。

    天君轩辕道:“好!咱们走吧!”。

    跟在天君轩辕的身后来到那数丈宽的通道的尽头,看着那道白金铸造的大门顶上,“玄武厅”三个尺许大小的篆字仿如镶刻般的挂在厅门上,阿罗不由得正了正身形,漫步进了“玄武厅”,然后便见眼前那足有百多丈大的大厅里除了一张十数丈宽大的长方形铁板桌和一十四张椅子外便再无他物,且在那铁板桌的两旁分别坐着左七、右六一十三名气势威严只比天君轩辕差了些的男子,!

    而天君轩辕一进来也不管那一时三人如何表情,但只自顾自的在那上首处的唯一一张无人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道:“都来了!李师兄、刘师兄,以及诸位道友,想林某此次叫你们来这儿的目的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明白了吧?”。

    天君轩辕话音方落,便听左手处第一张椅子上的主人李宗盛率先开了口,道:“轩辕,你叫我等来,无非便是为了讨论将来去留罢了!这又有的什么好商议的?想你前几次都已经答应了我等,要发射主炮将那结界打破,然后好带着我等门下族人离开银河这个囚牢,可为什么过得这么久却还不见你有丝毫的动静?”。

    听得李宗盛责问,天君轩辕还未说话,另一侧为首的那坐在右边第一张椅子上的刘家家主刘洪却先开口反驳道:“李宗盛,你可要搞清楚了,前几次有谁同意你们说要发射主炮了?天君没有答应,我等刘、柳、陈、杨、张、将六族家主也不曾答应;且,发射主炮打破结界,那只是你们李家等人一厢情愿的主意罢了!你莫不是以为,只你们七人答应了便也能代表了我等六族和天君都答应了吧?啊?嘿嘿!”。

    李宗盛道:“你···好!刘洪!咱们此时处在这第一层结界里,想进而不能进,且能源眼见着便将耗尽,这时若不发射主炮将结界打破,去往外面那灵气浓郁的世界开始新的修行,难道却还要回去那已经被破坏的地脉混乱,火山地震灾害频发,且洪水雷霆愤怒咆哮的祖星不成?且莫说那些普通的丝毫法力都没有的凡人,便是我等修者在那等环境下也是修行不能,遑论让普通凡人生存繁衍,那更是不可能的了!轩辕,我此时只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是同意刘洪这匹夫的主意还是答应我等的要求,你说吧!”。

    看着李家家主李宗盛那不可一世的态度,阿罗心下虽然也很想一巴掌将他劈死,但想到此时的自己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修为都不及人家,心下无奈的只愤愤然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看着身前的天君,却见他忽然的站将起来,坚定的点了一下桌面,道:“刘洪,去准备吧!咱们明日便开始启程——回祖星!”。

    刘洪道:“是!天君!刘洪这便去准备!”。

    看那刘洪听得天君轩辕的吩咐,答应着便与其余五族家主迈步离开了玄武厅,李宗盛气愤的只站将起来,手指指着轩辕,道:“轩辕,你···你这是要将我等所有人都往绝路上逼啊!想祖星上那可怕的情形你也不是不知道,可你此时却为何定要做这般的决定?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我等人族尽都死绝了你才甘心吗?”。

    瞧着李宗盛那愤恨的模样,天君轩辕也不生气,看着他只轻声的说道:“李兄,你且稍安勿躁!听我慢慢道来!”。

    李宗盛道:“说!到得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轩辕,你要么便立马收回决定,让那刘洪回来;要么,你便立马将我等都杀了,不然,我等绝不会陪着你们回祖星去等死的!哼!”。

    闻言,天君轩辕笑眯着眼睛只看着他,道:“是吗?李兄,你若是真的这般想,那我却也没得办法了!想当初天尊入灭之前曾传于我一道秘术,说,他初次来到祖星之时却也是见得祖星上火山地震频发的,祸害的人族不能安生,而他当时因着慈悲心生,为了能是人族得以生存,所以才故意的创下这道秘术,镇压地脉,稳定山川和河流,这才有了后来咱们看见的那平和秀丽的美景和清爽的灵气!所以,李师兄,若是如此,你却还要反对我与刘师兄等人的决定吗?”。

    李宗盛道:“既如此,那你为何却不在一早离开祖星之前便使用这道秘术呢?轩辕!”。

    天君轩辕道:“我这也是没得办法!因为当初天尊便曾说过,这道秘术使出来容易,但关键却是要人族的意念团结,私心约束!当初咱们才离开祖星,无论是那普通人族还是我等修者,人人私心泛滥,欲念丛生,若不是因着经过这数千年星空的飘荡,使得人人心中只剩下生存之欲念,只怕那使用秘术的时机却也还不曾成熟呢!李师兄!”。

    听得轩辕这解释,李宗盛当下虽不情愿,但无奈的却也答应了,道:“原来如此!那···只可惜外面那灵气浓郁的世界是出不去了,以后修为的进境只怕也要缓慢下来了,我等什么时候才能到得天尊那般无上的境界呢?哎!”。

    天君轩辕道:“李师兄且莫失望!只要咱们能快着些回归祖星,然后使用那秘术镇压住地脉,那待地脉重新衍生恢复,那新的灵气便也会重新生成,而咱们却不也正好能借着那新生的灵气而使得修为更上一层楼,然后好增长咱们那即将耗尽的寿元嘛!呵呵!”。

    李宗盛道:“这却也是!只是,轩辕,不知使用那秘术可需要什么材料或是法器,你且与我说,我可都为你准备好!”。

    轩辕道:“是吗?呵呵,李师兄,使用那道秘术别的不需要,但却需要许多的星辰陨铁,所以,李师兄您若是有空闲不妨在回程的时候多搜集一些,好待回到祖星时使用!”。

    李宗盛道:“那好!搜集星辰陨铁便交于我了!轩辕,你这会儿若是没有别的事儿,那我便先走了!吴兄、王兄,咱们走吧!”。

    看那李宗盛说着,迈开大步便带着吴、王、黄、韩、赵、郑刘家族长离开了,阿罗不甘愿的只看着天君轩辕,道:“天君,咱们难道便这么的由着那李宗盛一直的嚣张跋扈吗?想当初咱们人族修者之所以发生内乱,大战起来将祖星地脉给毁了去,那始因便是这李宗盛私心作祟,欲要称霸修行界,所以才与刘、杨等六族开战,进而牵连到了所有的人族和百姓;而后来若不是有着天君您独自建造的这艘“希望号”飞船,那怕无论是普通凡人还是我等修者便都要与他一起陪葬了!”。

    闻言,天君轩辕无奈的只叹了口气,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阿罗,一个人生存在这个世上,无论他是正、是邪、是善、是恶,他只要一时没有明悟名、利之根本,那心中的欲念便不会少去,然后为了心中各种欲念而有所作为的目的之行便也不会断绝,而若要其中有什么区别,区别只在与人为善或是与人为恶罢了!”。

    阿罗道:“这···天君说的是!阿罗受教了!”。

    天君轩辕道:“话虽如此,但是···哎,阿罗,我心下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毕竟以李宗盛他的为人,我怕他在搜集星辰陨铁时存有私心!所以,阿罗,只待咱们脱离了这层结界后你便带人偷偷的也去搜集一些陨铁回来,且莫要让那李宗盛和那与他和好的其余六族族人发现,明白吗?”。

    阿罗道:“阿罗谨遵天君吩咐!”。

    轩辕道:“那好!阿罗,你若是没有别的事儿便先下去吧!我且先回房去歇息一会儿!”。

    阿罗道:“是!天君!”。

    看着阿罗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天君轩辕无奈的只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但愿吧!人心复杂,只愿李宗盛他们切莫要太是自以为是才好!要不然,待得将来内战又再爆发之时我却也是不得不亲自出手了!哎!”。

    且说天君轩辕与一十三家族家主决定回归祖星后,调转船头便花费了数百年时间从结界里逃了出来,然后在回到那相对活跃一些的星空里搜集了许多的星辰陨铁,然后又再过得百多年时间才终于回到了人族的祖星——地球!

    站在茫茫的星空下,看着那被浓厚雾气笼罩着的祖星上,乌云随时汇聚,在那“轰隆隆”的雷鸣下暴雨顷刻下了下来,而后不出片刻便形成了那奔腾汹涌的山洪,所到这处只将凸起的山丘巨石都抹平了去;且那原本还一马平川的陆地忽然的却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过不得片刻便隆起了一座千百丈高的山丘,然后又过得片刻,那数百丈高的平原却又忽然的在那“轰隆隆”的巨响声中慢慢下落,变成了一片洼地;而那些顶部不断的喷射着岩浆的活火山只如泉水叮咚似的,此起彼伏的不断将那浓烟和岩浆带上半空,然后落到地上又与那山洪相遇,“呲呲”的只不断的形成了那浓郁的雾气!

    瞧着眼前这一切因着自己等人才形成的奇景,刘洪内疚的只叹了口气,道:“都是因为我等,祖星才会变得现在这般···哎!天君,您说的那道秘术真的有用吗?真的可以讲那地脉重新镇压住,让得祖星回复以前那般清奇秀丽的模样吗?”。

    天君轩辕道:“能不能我也没有把握!但到得现在这般境地,咱们无论如何却也要试一试的了!李师兄,那些星辰陨铁准备好了吗?”。

    李宗盛道:“准备好了!轩辕!”。

    天君轩辕道:“那好!你且将陨铁给我!刘师兄,我让您准备的《心经》也都已经给百姓们发下去了吗?他们都会念、记熟了吗?”。

    刘洪道:“回天君的话,《心经》都已经发下去了,且百姓们都已经记熟了,也会念了!”。

    天君轩辕道:“那便好!刘师兄、李师兄,一会儿我会亲自出手熔炼那星辰陨铁,你们且待我将那陨铁完全炼化,马上便要铸就成九鼎之时,你们便带着所有的人族百姓一道默默的念颂《心经》,为那九鼎的成就奉献信仰之力,然后好让得它能够真的成形,发挥伟力镇压住那不断起伏变化的地脉,恢复祖星昔日之繁华,也便为我等以及数万凡人百姓立下一片可以安居之地,明白吗?”。

    刘洪(李宗盛)道:“明白了!天君!(知道了!轩辕!)”。

    听得此时已是万事俱备,天君轩辕手托着李宗盛给予的那块足有丈许方圆的、巨大的、漆黑的星辰陨铁,默默的只盘膝在星空中坐下,然后运起法力便让它转化成那轻易的便能熔金烧铁的内息真火,开始熔炼那星辰陨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