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章 封尘的诡室被打开

    “看来,只能找到你的尸骨,把那咒解了,你才能下地府了。”楚天很认真地跟陈华说道。

    陈华重重地点了点头,毕竟她刚刚和楚天做了一件人生大事,一人一鬼还是有些好感的,感情的话,是没有的,毕竟他们只认识这么点时间,还需要陪养。

    “嗯,那只能在你的身边多呆一些时日了。”陈华不由得不好意思的跟楚天说道,然后飞到床上睡觉了。

    “你们鬼不是晚上活动的么,怎么现在就睡觉了,要不咱们再来一次?”楚天邪笑地看着陈华那饱满的胸前说道。

    “不要!”陈华说话间,脸一红,瞬间消失在楚天的眼前,让楚天不由得一愣,然后转身偷偷跑出了宿舍,来到了学校大门前,拿着学生证走了进去。

    许多住校的同学在学校里活动着,不是打球,就是踢足球的,当然还有散步的、还有情侣在小树林里谈情说爱的。

    楚天偷来到了教师住宿区,站在树下看着二楼204房的方向。

    “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直到现在,我还默默的等待……”突然的手机铃声把楚天吓了一跳,他不由得立刻从口袋中拿出手机一看,是猪头打来的,这货差点把楚天吓死了,他有些生气的说道,“什么事?”

    “我和羊和牛想偷偷去咱们教师住宿204房探险,就差你这鸡蛋了。”猪头——曾鸿森纯真的说道。

    “你们在哪?我已经在204前面的树下了。”楚天并本来不想让他们来的,但他说了,猪头他们也不会信的,所以拦也拦不住,只能自已跟他们去,这样自已还能保护他们一下,毕竟那204宿舍里应该很凶险。

    “握草,你小子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竟然一个人就想去探险,你给我们等着,我们现在就过去。”猪头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不一会儿,三个高大的家伙就鬼鬼祟祟地来到了楚天的身旁。

    外号叫羊的杨江民不由得很意外地拍了拍楚天的肩膀,用十分沙哑的声音说道,“鸡蛋还真有胆色,竟然跟我们不谋而合来探灵了。”

    “你小子还真不错。”外号叫牛的陈放生重重地拍了拍楚天的肩膀傻笑道。

    这些外号都是有故事的。

    比如牛——陈放生——他就是力大,打球时乱冲,乱撞,而被称为牛。

    而羊——杨江民——他是因为姓杨,而且经常学羊叫,而被称为羊。

    而猪头——曾鸿森——他是因为有些单纯,头脑简单而被叫为猪头。

    而楚天之所以被叫鸡蛋,是因为小时候没头发,头跟鸡蛋一样光亮,而被叫为鸡蛋的。

    当然他们四人经常一起打球,这里面羊打球最好,然后就是楚天,然后就是猪头和牛实力相当。

    当然现在来说,楚天的实力可以说是他们当中最强的。

    四人站在树下。

    抬着头,仰望着二楼的204宿舍,双眼都显得很明亮和很感兴趣。

    “这204宿舍,可是有许多故事的,早在十年前,就有一位男教师与一位女学生相爱了,但双方的父母反对,舍得他们在宿舍里自杀了,然后就各种灵异事件,层出不穷,九年前有一位老师睡204宿舍,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已已经睡在了公园的树林里的坟墓前。还有八年前,有一位女老师在宿舍里惨死了。而事故就停在了这里,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住这204或者204附近的房间了,据说校长找了道士来驱鬼,结果道士第二天就失踪了,至此,这房间就连改建了,也不敢动他。”

    羊用沙哑的声音说着他听到的故事。

    “咱们要是进去204宿舍,不会死在里面吧?”猪头听到这故事,高大的身体都有些发抖了。

    “我已经准备了黑驴蹄,我不怕。”牛从身上摸出一个黑不溜湫的东西,笑着给大家看。

    “你们两个傻逼,只不过是传说,要是真有鬼,那老师宿舍,就不止死那几个人了,而是死了一串又串的,被鬼抓去烤串了。”羊不由得笑道。

    “我看是烤羊肉串。”猪头不由得白了羊一眼说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们还是小心点,等会跟在我身后,别乱跑!”楚天对着猪头他们说道。

    “你小子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的,竟然空手,就敢在前面带路的,那你就上吧。”牛发现楚天变得胆子大了不少。

    “那你开路,别被其他的老师发现了。”羊轻笑道。

    楚天悄悄地跑进了宿舍楼,其他人悄悄地跟在其身后。

    显得十分的小心。

    然后楚天带着一群动物来到了204宿舍前,这里一片膝黑,连点灯光都没有。

    只有佣处的灯微微照着,根本无法看到这里的情况。

    204宿舍的门是铁的,是那种十分老的门,生锈了,十分的斑驳。

    楚天他们是拿着手机照着才能看到的。

    这门锁着的,那天李楚落英语老师是怎么进去睡的?显然是鬼引导了她。

    而且这门锁十分的老旧了,锈都生得厚厚的一层了。

    “怎么进去?”猪头不由得小声的问道。

    “你不知道本大爷的祖辈是干什么的么?”羊十分得意的说道,然后走到门前,“都给我让开。”

    “哦,好像是哪个盗墓贼!”牛想了想,诚实的说道。

    “你大爷的,是盗圣好不好!会不会说话。”羊说话间,从腰间拿出一根铁丝,然后一阵捅了几下,那锈迹斑斑的锁就一下子开了,让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

    羊将锁头拿开,悄悄地推开那斑驳古老的铁门,一阵“咯吱”声,门被推开出现一间尘封以久的宿舍,里面有一张两层的床,那是很老旧的,跟现在老师宿舍里的床完全不一样,而且老得木头都发黑了,到处是蜘蛛网。

    阴森、阴暗、古老,一束月光从那个破旧的窗口照了进来,照落在地上,照亮了窗口附近的蜘蛛网。

    一个穿着九十年代的校服的女生,突然出现在一只长方形的桌上,底着头写着作业,突然的诡变让羊、牛、猪头双眼都瞪得大大的,瞬间被楚天拦了下来。

    而那低着头做,作业的女学生,突然抬起头,血色的双眼在月光下显得特别邪恶,明亮,就连楚天也吓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