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6章 三个原因

    秦问岳那充满了愤怒和冤屈的责问声,在偌大的宫殿里余音绕梁,久久回荡不息。

    “胡言乱语!”

    秦霸云不由得皱了皱眉,原本倚靠在龙椅椅背上的身体也坐直起来,有些疑惑的盯着秦问岳,沉声喝道:“朕只是将你关在狱中,何曾想要取你杏命?”

    “这么说来,天应王今夜前去杀儿臣,不是奉父皇的旨意了?”

    秦问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愕之色,旋即猛然跪地叩首,咬牙痛喝道:“既然如此,那便是天应王欺君罔上,想要暗害儿臣!儿臣虽然被父皇投入狱中,可仍是清白待罪之身,天应王凭什么要将儿臣置于死地?还请父皇为儿臣做主!”

    “天应王要杀你?”

    秦霸云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下意识的将身体轻轻地向前倾斜,目不转睛的盯着秦问岳道:“把话给朕说清楚,究竟是回事?!”

    “父皇容禀!”

    迎着秦霸云那隐含着些许怒气的目光,秦问岳立刻伏地行礼,然后愤然一挥袖袍,将他今晚的遭遇全部说了出来。

    他从秦啸天秘密潜入地牢说起,逐渐说到了他与朝廷重犯邱大虎勾结,意图暗杀自己。

    一开始,秦问岳还有些做戏的成分,可是越说到后面,竟是动了真怒,声音也变得愈发慷慨激昂,充满了痛恨和愤怒之意。

    至于秦澈和欧阳风等人劫狱的事情,秦问岳也没有隐瞒,全部如实说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只要秦霸云派人去求死狱询问一番,就能全部搞清楚。

    所以,秦问岳干脆将真相和盘托出,自身坦坦荡荡,反而更不会引起怀疑。

    大殿之上,秦问岳那洪亮如钟的声音回荡不息,声音里充斥着无穷的怒火,令闻者莫不动容。

    将今夜的遭遇全部说完以后,秦问岳便是一头跪倒在地上,痛声喝道:“父皇明鉴!如果不是澈儿和多年好友冒死相救,儿臣今夜恐怕就要冤死在狱中,此生再也无法与父皇相见!”

    秦问岳的痛喝声在大殿里盘旋回绕,余音徐徐消散,大殿随即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秦霸云坐在龙椅之上,脸色早已冷若冰霜,眼中更是攒动着愤怒的火焰。

    虽然秦问岳从头到尾,只是在陈述自己的遭遇,并没有对秦啸天多指责一句。

    但是秦霸云身为一代帝王,他又岂能听不出来,在这桩暗杀和劫狱事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阴谋!

    按常理来说,秦问岳虽然被投入牢狱之中,可他仍然是清白的待罪之身。

    而且,秦霸云对这件事也没有表明态度,就说明秦问岳随时有可能被无罪释放。

    在这种情况下,秦啸天却要暗中杀害秦问岳,他如此迫不及待,是想掩盖什么?

    秦霸云忽然想到,几个月前在紫气大殿上,秦啸天站出来陈词秦问岳谋反罪状的那一幕。

    紧接着,他又想起,当初押解秦问岳来到皇城的,似乎正是秦啸天的长子秦涯。

    将这些事情都串在一起,那隐藏在层层云雾之后的真相,便是呼之欲出!

    龙椅之上,秦霸云将双拳紧紧攥起,嘴角逐渐掠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怒笑出声道:“好,真好!不愧是朕的儿子,好一计瞒天过海,借刀杀人!可笑朕自诩英明,如今却成了那个被瞒的天,被借出去的刀!”

    说到恨处,秦霸云忍不住长啸一声,大手重重的拍在龙椅的扶手上,顿时爆发出一声沉闷巨响。

    身为自诩英明的高高在上的帝王,秦霸云不惧怕任何挑战,就算有人揭竿而起,想要撼动他的统治,他也只会一笑而过,然后在翻手之间,将反叛军顷刻覆灭。

    但他最忌讳和痛恨的,就是被人欺骗利用!更何况是被自己的儿孙两代,联手愚弄于鼓掌之间!

    在秦霸云看来,被最亲近的人愚弄和欺骗,是昏庸和无能的表现,而这对于自诩明君的他来说,恰恰是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想到这里,秦霸云拍案而起,怒声喝道:“来人呐!给朕把那个逆……”

    然而,话刚刚说到一半,却又戛然而止。

    不知为何,秦霸云忽然皱了皱眉头,怒气缓缓平息下来,旋即重新坐回到龙椅上,目光冰冷的盯着那跪伏在地的秦问岳,忽然淡漠出声道:“问岳儿,你从求死狱中逃出来,不趁机逃回到真武国去,反而跑到宫里来见朕,还将这些事情说给朕听,不只是陈诉冤情那么简单吧?”

    “不愧是父皇,果然没那么容易过关啊……”

    听到秦霸云这话,秦问岳不由得心中一凛,旋即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坚定而坦诚的道:“禀父皇,儿臣之所以冒死深夜面圣,原因有三!”

    秦霸云的眼中闪过一抹异彩,却并未出声,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只见秦问岳跪直身子,满面肃容的道:“诚如父皇所言,儿臣大可以趁机逃出城去,但儿臣不愿,也不甘心!因为只要儿臣一跑,势必会被满朝公卿认为是畏罪潜逃,再加上天应王从中泼污,从此坐实了谋逆罪名!儿臣自认清清白白,无愧于天地君父,凭什么要背上这样的罪名!”

    “所以,儿臣宁愿冒死来见父皇。以父皇的英明,只要儿臣将今晚的遭遇说出,父皇定然能够看出其中的蹊跷和阴谋,然后还儿臣一个公道!此为其一!”

    秦问岳一番话说下来,让秦霸云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头,表面却依旧不动声色。

    只听秦问岳继续说道:“再者,儿臣虽然逃出大狱,但幼子秦澈和多年好友却仍处在险境之中。他们冒死来救儿臣,更是不惜犯下劫狱的大罪,若是弃他们于不顾,儿臣良心难安!故儿臣斗胆恳请父皇网开一面,饶过他们的杏命!此为其二!”

    秦问岳这两个原因说下来,秦霸云的脸色不知不觉间缓和了许多,轻声问道:“那第三个原因呢?”

    秦霸云话音刚落,秦问岳却是陡然睁大了眼睛,怒声喝道:“天应王秦啸天,陷害同胞骨肉,栽赃朝廷忠良,心怀不轨,欺君罔上,其心可诛,其罪滔天!儿臣泣血叩首以奏父皇,立刻将此贼捉拿归案,明正刑典,还儿臣一个公道,还天下朗朗乾坤!此为,其三!”

    第一更到,这些类似于宫斗的情节很快就会过去,然后回归到主角上来~大家谅解,剧情过度需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