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章 仗势压人

    夕阳西下,霞光满天。

    在天江城的东城门处,只见城门大开,气氛一派肃静。

    秦问岳身着红底银纹绣狮袍,站在城墙之下,一脸肃容。

    而在他的身后,则是苏伯鸿以及王府的几位长老,还有真武国的大小官员。

    宽敞的街道两旁,每隔十步便设有一岗,全副武装的精锐侍卫犹如木雕一般笔挺不动,目光直视前方,散着警惕凌厉的精光。

    这般郑重宏大的架势,如果不是大敌来袭,就是要迎接什么尊贵的客人。

    然而,眼看着太阳快要沉入地平线,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他们等待的客人却依旧没有出现。

    苏伯鸿上前一步,在秦问岳身边低声说道:“不是说钦差已经到天江城附近了么,为何还没有出现,难道出什么意外了?”

    秦问岳微微抬眸,望着视野尽头,冷笑道:“我那好侄儿贵为太孙,身边有大批人马守护,能有什么意外。这么晚还不现身,无非就是要晾着真武国的文武百官,想给本王一个下马威!”

    说罢,秦问岳微微一叹,道:“人未至而威先至,看来这小子长进不少,不再是五年前那个莽撞冲动的贵少爷了。待会他们来了,务必要打起精神,小心应对,万万不可大意。”

    “王爷放心,所有的贡品全部准备齐全,清单也已经由我亲自核对过了,至少从收贡这方面,绝对叫他找不出任何把柄。”苏伯鸿头,便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又等了将近半个时辰,文武百官腿都站麻了,心里都有不小的怨气,只是碍于秦问岳以身作则,故而不好作。

    这时,一阵马蹄声从前方传来,令众人瞬间提起了精神。

    秦问岳一脸肃容,目视着远方突然溅起的漫漫灰尘,在那灰尘里,似乎有着不少的兵马攒动。一阵阵声势浩大的马蹄声隔着老远传来,犹如鼓一般,敲响在人们心里。

    “这是钦差么?不会是情报有误,来了贼军吧?”大长老面露惊疑之色,出声叹道。

    大长老此言一出,立刻在百官之中引起不小的骚动。

    只见在视野的尽头,尘埃漫天,马蹄震地,人影攒动,真是怎么看怎么叫人担心。

    最关键的是,眼下城门大开,来的若真是贼军,岂不叫人轻而易举的一窝端了去?

    “肃静!”秦问岳不得不出声喝道,“太孙殿下亦有骑兵守护,何况这里是我国都城,重兵所在之地,哪个贼人敢来!”

    “是啊,听闻太孙从军归来,手下带出一支骑兵充当亲卫,又闻太孙生杏豪放,眼下造出这般阵势,也没什么稀奇的。诸位莫要慌乱,安心等待便是。”苏伯鸿也出言安抚道。

    见王爷和苏长老都这样说了,百官这才安定下来,重新恢复了秩序。

    只有大长老颇不服气,低声嘟囔道:“哪来这么大自信,若真是贼军来袭,老夫看你们怎么办!”

    对大长老的抱怨充耳不闻,秦问岳凝视着那片烟尘,一言不。

    只见从那烟尘之中,冲出一队人马,队伍中有着好几面镶黄旗帜迎风摇摆,皆是写着一个大大的‘裕’字。

    不过眨眼的功夫,那队人马就来到了城门下,为一位身穿紫色长袍的英俊青年,纵马疾奔过来,放声大笑:“侄儿来晚一步,叫皇叔久等了!”

    来者不是他人,正是此次的钦差,烈云帝国的太孙秦涯。

    秦问岳肃容不改,率领身后的百官齐齐躬身行礼,恭声喝道:“真武王秦问岳,领属国百官,恭迎皇命钦差!”

    秦涯骑在马上,生受了秦问岳这一礼,方才翻身下马,大步走了过来。

    “皇叔大礼,侄儿本不该受。只是侄儿这次出来,乃是代表皇爷爷,又有心想做出一些成绩来,故而冒昧受此一礼,借以立威,还请皇叔莫怪!”

    将秦问岳扶起,秦涯一抱拳道,英俊的脸上充满了和煦的笑意。

    秦问岳微微一笑,摇头道:“礼不可废,钦差代天巡狩,本王身为臣子,自然要大礼相迎,侄儿莫要为此纠结。”

    “呵呵,皇叔深明大义,侄儿佩服!”秦涯了头,正色道,“不过侄儿这次出来,乃是身受皇命,监办收贡的大事。若是皇叔哪里有困难,还请及早说明,若是日后查出什么纰漏,侄儿身为钦差,也只能秉公办事,严惩不贷了!”

    秦涯此话一出,真武国的文武百官都不乐意了。

    不就是收个贡吗,跟多大的事一样,至于这么上纲上线的么。

    再说了,我们王爷当年背负皇命,为烈云帝国开疆扩土的时候,你小子还没生下来呢!不过是领了个收贡的差事,这就要上天了?!

    秦问岳倒是面色如常,笑着应道:“收贡是国之大事,若是出了纰漏,本王责无旁贷!”

    “若真是如此,那却是再好不过了。”

    秦涯头,见秦问岳没有被他唬住,不禁有失望,便侧身让到一旁,道:“侄儿此番前来,队伍中还有一位贵人,要为皇叔引见。”

    秦问岳抬眸望去,却见在秦涯让出来的地方,站着一位身着白底金纹道袍的白须老者,而在老者的道袍胸前,还缀着一枚金色徽章,上面用白玉镶嵌出一道巍峨宏大的山门,门里刻着一个‘皇’字。

    秦问岳瞳孔一缩,看向老者的目光顿时凝重了许多,道:“这位前辈,可是来自皇极书院?”

    闻言,那位白须老者也不掩饰,用苍老浑厚的声音说道:“真武王好眼力,老朽是皇极书院执法堂的一名执事长老,受段长老所托,保护太孙走这一遭。”

    “段长老……可是那位德高望重的段无量段长老?”秦问岳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的道。

    秦涯了头,脸上浮现出一抹傲然之色:“正是家师。忘了告诉皇叔,前些日子,段无量长老前往皇城办事,见我还算有些资质,便将侄儿收为弟子。这次担任钦差,老师担心我的安全,便委托郑长老跟随左右,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此话一出,众人看向秦涯的眼光,立刻不一样了。

    皇极书院坐落于烈云帝国境内,与玄冰天宫、斩龙阁、破云宗并列四大霸主级势力,传承数百年之久,底蕴丰厚,精英辈出,势力何等雄厚。

    就算是烈云大帝秦霸云,在皇极书院的院长面前,也要礼敬有加,不敢以人君自居。

    而那位段无量,乃是皇极书院的高层长老,在院中的地位极高,分管执法堂,书院的诫律法规,皆由他执掌,权力不可谓不大。

    段无量身为皇极书院的高层长老,在外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皇极书院。

    秦涯是皇室成员,本不该加入任何其他势力,现在居然成了段无量的弟子,这一举动可不只是拜师修行那么简单,恐怕背后有着更深的意义。

    而郑长老与秦涯同行,也不是单纯的保护秦涯的安全,更多的怕是要借此机会,向天下人宣布,太孙秦涯获得了皇极书院的支持!

    压下心中的诸多疑虑,秦问岳微微一笑,拱手道:“那真要恭喜贤侄了,皇极书院是无数修行之人梦想的圣地,贤侄既有此机遇,一定要珍惜才是。”

    “皇叔教训的是,侄儿自当奋修行,方不负家师的栽培。”秦涯微微躬身,谦逊的道。

    “呵呵,贤侄远道而来,想必已经是人马困乏。本王已经安排了天江城最好的客栈,以供贤侄休整,贤侄意下如何?”秦问岳淡淡的道。

    秦涯自然无不应允,欣然道:“客随主便,全凭皇叔安排。”

    “既然如此,苏长老,劳烦你带太孙殿下去安置下来。”秦问岳吩咐道,苏伯鸿应声而出,领命而退。

    安排好这些,秦问岳向秦涯抱了抱拳,道:“贤侄先去歇息片刻,本王这就回府中安排,今晚大摆宴席,向贤侄和诸位兵将聊表慰劳。”

    “呵呵,皇叔客气了。”秦涯回了一礼,微微笑道。

    笑着摆了摆手,秦问岳翻身上马,当即带着一众侍卫离去。

    秦问岳一离开,文武百官立刻迎了上来,把秦涯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奉承起来。

    看到这一幕,苏伯鸿微微皱眉,却也没有说什么。

    其实也不怪他们,秦涯本就是太孙,深受皇帝喜爱,如今担任钦差,也未尝没有历练他的意思。

    如今又拜入段无量门下,多了皇极书院这一层关系,秦涯在众人眼里,自然是前途金光闪闪的香饽饽了,因此众人讨好他,是再正常不过了。

    秦涯被百官围在中间,却丝毫不乱,反而与他们亲切相谈,谈笑自若,令人如沐春风,更是进一步获得了众人的好感。

    谈笑间,秦涯偶尔抬头,瞥向秦问岳离去的方向,眸子深处蓦然升起一抹狠厉之色。

    五年前,秦涯仗着自己身份尊贵,在天江城闹事,秦问岳亲自出面,在大庭广众之下惩戒于他,让他羞愧欲死。

    如今,他虽然沉稳了许多,但是当年的羞辱之恨,却非但没有消散,反而在心里生根芽,早已长成了参天大树。

    虽然在外人看来,他秦涯主动揽下收贡的差事,是想要历练一番。

    但是秦涯自己知道,他之所以这么做,更多的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五年前受的羞辱全部报复回来!

    想到这里,秦涯不禁笑了。

    他如今身负皇命,又有皇极书院在背后为他撑腰,就算是秦问岳也无法压制他。

    既然如此,他便要好好的折腾一番,让这秦问岳引以为豪的天江城天翻地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