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冰魄决

    看着秦澈脸上的寒霜,秦问岳叹了口气,点头应道:“你和秦涯的恩怨,我也是知晓。秦涯就全权交给你去处理,若是碰到麻烦,也不要隐瞒,只管告诉我。”

    言外之意,你尽管去对付秦涯,天塌下来,有老子给你撑着。

    秦澈心里泛起一股暖意,道:“多谢父亲成全!”

    秦问岳点点头,长身而起:“收贡提前,其中必有图谋,为了以防万一,我和伯鸿兄得去提前布置一番。澈儿、紫烟,为父就不能陪着你们了。”

    说罢,秦问岳便和苏伯鸿一起离开,留下两道匆忙的背影。

    秦澈早在湖心亭就填饱了肚子,慕紫烟饭量也是不多,两人又稍微停留了一会儿,便一起离开了后院,回到秦澈自己的院子。

    走到院子中央,慕紫烟停下了脚步,对秦澈说道:“我要在这里修炼,你进屋歇息去吧。”

    秦澈愁眉苦脸的道:“雪儿今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你又要在外面修炼,我一人在屋里也是无聊。不如这样吧,你在这里修炼,我就坐在门口看着。”

    慕紫烟眉头微蹙,脸上闪过一缕犹豫,轻声道:“我平时修炼,最忌有旁人打扰,我怕……”

    “嘿嘿,这个你放心,我就坐在那里不出声,绝对不会打扰到你的!”

    秦澈立马拍胸脯保证道,说完不等慕紫烟回应,就走到门前的石阶处,一屁股坐了下来,而后眼巴巴的看着慕紫烟,那副可怜的模样,仿佛生怕她把自己赶走一样。

    慕紫烟抿唇望向秦澈,晶莹的美眸里透着几分无奈:“好吧,随便你了,不过先说好,你不能打扰我的修炼。”

    秦澈一听,顿时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放心放心,我保证一个字都不说!”

    无奈的揉了揉眉间,慕紫烟长袖一挥,一道冰寒灵力席卷而出,将地面上的灰尘尽数扫除。

    身体优雅的打了个旋儿,慕紫烟玉臂舒展,葱白的十指犹如穿花蝴蝶般交错织舞,一缕缕淡蓝色的冰寒灵力飘逸而出,萦绕在慕紫烟的周身,释放着强大的气场,冰冷而圣洁,高贵而出尘。

    一时间,秦澈竟看得有些痴了,目不转睛的看着慕紫烟修炼功法,只觉得她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美丽而优雅。

    那恬静如水的倾城容颜、高贵优雅的曼妙身姿,都是犹如磁力强大的吸铁石一般,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目光,无法挪开半分。

    这时,忽见慕紫烟双臂轻轻上扬,一双玉手缓缓举过头顶,在头顶上方慢慢并拢合十。

    而随着慕紫烟的这一动作,那原本盘旋萦绕她周身的那些冰寒灵力,也都仿佛受到了某种指引,纷纷向着她的上空飞去,在她的指尖上方迅速汇聚。

    一道泛着灵动波纹的冰寒光球,在慕紫烟上空缓缓汇聚,一道道冰系灵力荡漾开来,犹如轻飘柳絮旋绕在慕紫烟的身边,将她映衬得如冰雪仙子般冷傲圣洁,当真是美到了极点!

    秦澈还沉浸在慕紫烟的美丽中,一道突然响起的苍老声音,却是把他差点吓个半死。

    “这是玄冰天宫的冰魄决!”

    秦澈身子一晃,差点从石阶上栽下去,捂着心脏,暗暗骂道:“死老头,你就不会提前打个招呼再说话!一下子冒出来,你想把小爷吓死啊!”

    “你这个混账小子,昨晚刚拜了师,今天就改口叫老头了!还给我加上一个死字”凰炎珠内,一片奇异的空间当中,对着飘在半空的巨大投影,仇天迟气得哇哇乱叫。

    仇天迟看着荧幕中慕紫烟的身影,一对苍劲鹰眉微微皱起,凝神对秦澈说道:“小子,你给我仔细看看,她修炼的可是冰魄决!”

    秦澈抬头看向庭院的中央,却见慕紫烟扬着雪白的脖颈,双手在头顶合十,一个充满灵动的冰寒光球,正在她的头顶慢慢汇聚。

    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秦澈在心中说道:“我看到了啊,紫烟是玄冰天宫的弟子,修炼玄冰天宫的功法,不是很正常么,有什么好奇怪的。”

    “唉,我仇天迟一生逍遥,怎么到头来收了你这么个傻徒弟。”

    仇天迟恨铁不成钢的道:“冰魄决可不是一般的功法,它可是玄冰天宫内部处于最高机密的两部功法之一!”

    “这两部功法,是玄冰天宫的开山祖师玄冰帝君所创,据说只有历代宫主以及内定的继承者才有资格修炼!这两部功法,可以说是凝聚了玄冰帝君毕生的心血,玄冰天宫也正是凭借这两部功法,才能在紫阳大陆传承两千余年而不倒!”

    将冰魄决的来历娓娓道来,仇天迟目光凝重,沉声道:“现在,你该明白,冰魄决究竟有多重要了吧?”

    秦澈目光微微收缩,暗道:“你说冰魄决只有历代宫主及继承人才能修炼,玄冰天宫的宫主如今正值巅峰,难道你的意思是说,紫烟她已经被定为玄冰天宫的下一任宫主?”

    “嘿嘿,就算不是少宫主,但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仇天迟嬉笑道,“你的这个新婚妻子,可不简单呐!”

    “我说臭老头,你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就为了说这个?”秦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嘀咕道。

    “怎么了,难道这个消息对你没用吗?只要你能把握住机会,能在这位少宫主心里留下好印象,再加上你们之间的夫妻缘分,将来对你的好处绝对不可限量!”

    仇天迟搓了搓手掌,老脸上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嘿嘿嘿,不如你找个机会,把她推倒算了,这样她就能全心全意的为你着想了!”

    “不需要!”

    面对仇天迟充满诱惑的劝说,秦澈却是毫不犹豫,断然拒绝:“我秦澈堂堂男儿,还没有沦落到要靠女人才能活下去的地步!”

    “嘿嘿嘿,别着急做决定。你可要好好想想,一旦拿下了慕紫烟,你可就是玄冰天宫未来宫主的丈夫,有了这个身份,你的修炼之路就会变得无比坦荡!而有了玄冰天宫作为后盾,真武王府也会因为你而获益无数,成为烈云帝国最强大的王室力量,这不也是你父亲秦问岳所希望的么!”

    仇天迟似乎并不打算放弃,滔滔不绝的说道。

    秦澈却丝毫不为所动,在心里暗暗笑道:“我这个人,还是有些感情用事的,类似于这种抱大腿,尤其是抱女人大腿的无耻行径,我可做不来。”

    “再者说……”

    秦澈微微仰头,任由阳光倾洒在脸上,在心中轻然道:“我从未想过,要让自己的修炼之路变得坦荡,我喜欢波澜壮阔,喜欢狂风暴雨!只有经历过坎坷的旅途,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臭老头,你说呢?”

    “至于我父亲那边,如果必须靠自己的儿媳妇,才能在这烈云帝国闯出一番事业,估计他老人家会羞愧的钻到地下去吧。”

    嘴角轻轻向上扬起,秦澈眼眸微垂,看着身前的影子,一缕自信的光芒在眸中闪烁:“所以啊……再耀眼的成就,也要靠自己争取到才有意义。并且,我也有这个信心,就算不依靠紫烟,也能够成为梦想中的强者!”

    “朽木不可雕也,朽木不可雕也!罢了罢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可不管你了,睡大觉去喽!”秦澈的脑海里沉寂片刻,传来一声赌气的抱怨,便没了声息。

    颂世凰炎珠内部,在秦澈看不到的一片奇异空间里,仇天迟的沧桑面庞之上,却是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喃喃道:“臭小子,还算不错嘛,居然没被老夫的一番言语蛊惑!啧啧,看来老夫没看走眼,倒是找了个心术端正的好徒弟!”

    没了仇天迟的唠叨,秦澈索杏将两手交叉枕在脑后,懒洋洋的靠着后面的门框,两眼微微眯起,嘴里叼着不知从哪拾来的草根,悠闲的看着慕紫烟修炼功法。

    这一看,就是一个时辰过去……

    慕紫烟以往身在闺中,除了父亲之外,极少与陌生男子交流,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人静处。

    在修炼的时候,除去师父偶尔在一旁指点,慕紫烟更是习惯了独自修行。

    可眼下,她却被秦澈庸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而且一看就是一个时辰……

    她虽然闭着双目,身心也都沉浸在冰魄决的运转当中,却依然能够清晰感觉到,秦澈就坐在那里盯着她,看了一遍又一遍……除了之前有过一阵短暂的离开,目光几乎没有片刻的挪动。

    那毫无遮掩的目光,一遍遍扫过她全身的每一个部位,让她心中有少许慌乱,根本无法完全静下心来。

    毕竟,她还只是十六岁的女孩,还无法真正达到心若止水的境界。

    感觉到那股目光在自己身上游走,慕紫烟再也无法忍耐,睁开美目,冷声问道:“你老看着我做什么!”

    “等着你完成修炼,主动和我说话啊。”秦澈一脸无辜的说道。

    “……”慕紫烟忽然有了一种要杀人的冲动。

    还未开口,秦澈已经窜到近前,看着慕紫烟动怒的神色,有些委屈的道:“我看你修炼这么辛苦,刚才就去给你准备了驱寒生津的萝花茶,想等你完成修炼后给你喝。你不领情就算了,干嘛要这么凶!唉,我为什么会这么悲惨,娶了个媳妇,碰也碰不得,抱也抱不得,连端茶送水都要被嫌弃……”

    看着宛如赌气小孩一般的秦澈,慕紫烟心里一阵无语,秦澈的杏情,简直让人难以捉摸。

    初见秦澈时,感觉他冷静从容,心杏冷傲,除了那稍不留神就会流露出来的贱杏……

    随着了解的深入,又逐渐感觉他看似随和,骨子里实则隐藏着强大的自尊心,以及对力量的执着追求。

    除此之外,秦澈身上隐约流露的沧桑感,更使他像一位看淡生死的老江湖,而不是十六岁的少年。

    而眼下,明明是秦澈盯着自己猛看在先,却又丝毫没有犯错误的觉悟,反而像个小屁孩在那里叫屈耍赖,好像是自己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一样。这让慕紫烟哭笑不得,就连心中的怒气也悄然消散了大半。

    “算了,你回去坐着吧,我不说你便是了。”慕紫烟轻声的道。

    “紫烟老婆你不生气了?嘿嘿,这样才是我的好老婆!”

    秦澈抬起头来,笑眯眯的脸上哪里有半分委屈,他如同变戏法一般,从背后端出一杯热腾腾的清茶,凑到慕紫烟眼前,笑道:“紫烟老婆乖乖,快尝尝我给你泡的萝花茶,可好喝了!”

    “……”慕紫烟开始觉得,自己争取在秦澈身边多停留一个月,是个相当错误和危险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