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入洞房

    “迎新娘!”

    随着慕家管事的一声呐喊,顿时鞭炮齐鸣、鼓乐飞扬。http://www.uuk.la

    www.uuk.la

    慕紫烟在侍女慕小茹的搀扶下,袅袅而出。

    原本喧嚣嘈佑的慕家门口,在一瞬间安静下来,只听见一道道抽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所有的宾客都是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慕紫烟。

    只见慕紫烟身着绣有双凤祥云图案的大红喜袍,头戴凤冠,凤冠前垂着细密的珠帘,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容颜和神情。腰身束起,勾勒出不堪一握的纤柳细腰。

    腰佩白玉带,足踏金纹蝉丝履,晶钻耳坠轻轻摇晃,碰撞出轻灵悦耳的声音,一身华丽的装扮更让她熠熠生辉,光彩无比夺目。

    在慕小茹的牵引下,慕紫烟款款向秦澈走来,每走一步都无比的轻盈优雅,仿佛漫步在云间。这再平常不过的普通走路,在她身上却如同仙子出尘,简直美不胜收,就算是秦澈的心境,也大感赏心悦目。

    在慕小茹的搀扶下,慕紫烟弯身走进花轿,花轿的垂帘随之放下,人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拍手喝彩起来。

    “起轿,迎新娘回府!”

    苏伯鸿面色庄严,洪亮的声音压过了嘈佑的人群声。

    “岳父大人,我们王府再见!”

    秦澈再次向慕开阳行了一礼,便翻身上马,带着迎亲队伍缓缓掉头,直奔王府而去。

    回来的路程,又消耗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但这一去一返,途中却风平浪静,秦澈如此顺利的把慕紫烟迎回王府,也不免让一些暗中观察的人大感失望。

    秦问岳率领王府成员、以及前来贺喜的宾客列队迎接,以王府和慕家的声望,前来道贺的宾客多不胜数,而看热闹的群众更是密密麻麻,将王府附近的道路挤得水泄不通,显然都想一睹天江城第一美女的容颜。

    迎亲队伍在府前停了下来,秦澈翻下马来,走到花轿前,微笑着低声说道:“紫烟,王府到了。”

    花轿内沉寂片刻,一只莹白如玉的纤细玉手伸了出来,将垂帘缓缓撩起,慕紫烟随之走出轿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原本喧哗热闹的王府门口,顿时安静下来,紧接着响起与之前慕家无异的抽气声音。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明媚的阳光倾洒下来,映着慕紫烟身上的凤冠霞披,傲然生辉。

    慕紫烟盈盈立于轿帘旁边,雪白如玉的脖颈轻轻扬起,犹如高贵的天鹅,凤冠前的珠帘轻微摇动,精致的容颜若隐若现,犹抱琵琶半遮面,将所有人的心高高吊起。

    这就是慕紫烟的魅力,虽未露出真颜,却已然美若仙女,仅凭超凡出尘的身姿和气质,就美的让人挪不开视线……

    秦澈面带微笑,站在花轿前伸出了手掌。

    按照真武国的习俗,新娘下轿必须由新郎亲自搀扶,寓意一生相伴,相濡以沫。

    秦澈的这一举动,立刻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都眼巴巴的看着慕紫烟,看着她下一步的举动。

    “该死的秦澈,居然还想牵我的女神!女神千万不要把手给他啊!”

    “等着瞧吧,慕紫烟本来就不想嫁给秦澈,一定会借这个机会,给秦澈那废物一个下马威的!”

    “女神,快扇秦澈一巴掌!快啊!”

    人群之中,许多年轻子弟都捏紧了拳头,在心里狂吼道,看向秦澈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秦澈估计早就千疮百孔了!

    然而,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慕紫烟仅仅是犹豫了一瞬间,便轻轻的伸出玉手,将柔夷搭在了秦澈的手心里!

    王府门口,一片诡异的寂静,若是仔细听去,就会听到一道道心碎的声音……

    秦澈微微一笑,刚要扶慕紫烟走下来,手上却猛然传来一阵刺骨的冰凉痛感,几乎让他的半个手臂失去知觉,僵硬的凝固在半空。

    就在秦澈一愣神的功夫,慕紫烟已然搭着他的手掌走下花轿,踩在了地面之上。

    而就在慕紫烟弯身走下来的那一刹那,透过晃动的珠帘,秦澈分明捕捉到一抹冷冽的眸光,清冷得几乎看不到任何感**彩的存在。

    “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心里瞬间闪过许多念头,秦澈将被冻僵的手臂缓缓垂了下去,脸上依旧挂着春风和煦的微笑,仿佛对这一切都毫无知觉。

    凤冠之下,慕紫烟凤眸轻抬,淡淡的看了秦澈一眼,眸中掠过一闪即逝的惊讶,随后又恢复了漠然。

    两名丫鬟走了过来,将红绸的一端交到慕紫烟手中,而红绸的另一端,自然是由秦澈牵着。

    万众瞩目之下,秦澈一脸微笑,牵着慕紫烟跨过火盆,迈过王府门槛,朝着正厅走去。

    这里是王府的议事大厅,平时只有会见重要客人或举办重大盛会时才会启用。

    而为了这次大婚,秦问岳和慕开阳也是不惜血本,将议事大厅煞费苦心地装饰了一遍。

    一条红色地毯从门口笔直的延伸而去,穿过大厅正中央的道路,一直铺到金色高台下方。大厅里雕梁画栋,四周墙壁上雕刻着游龙戏凤,天花板上镶嵌着华丽的金黄水晶,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将整座大厅映衬得金碧辉煌,显得华丽至极。

    显然,为了迎接这次大婚,王府和慕家都是耗费了不少的心思和财力!

    大厅的金色高台之上,秦问岳和随后赶来的慕开阳分别端坐,红毯两侧,一张张龙木案几接连摆开,坐着从四面八方前来道贺的宾客。

    当然,王府内的代表人物也都赫然在列。

    王府大管家苏伯鸿、长老会的五名长老,以及秦阳、秦钟、苏陌等王府的年轻一辈,全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其中,苏伯鸿和苏陌的脸色还好。苏伯鸿为人稳重,和左右宾客亲切的交谈,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苏陌一个人坐在案几后面,安静的自饮,虽然略显孤寂,却也符合他不近外人的冷淡杏格。

    而那五位德高望重的长老,还有秦钟、秦南等人,脸色却不是那么好看了。

    尤其是秦钟,虽然在和三长老举杯相谈,但是那脸上的笑意,却是十分勉强,偶尔看向门口的时候,眼里甚至流露出掩饰不住的阴郁和怒火。

    秦阳依旧是那副亲切随和的模样,端着酒杯左右逢源,脸上的笑容几乎能把寒冰融化,风度翩翩,谈吐惊人,他的这一番表现,立刻让大多数的宾客对他赞赏有加,高看一眼。

    就连坐在高台上的秦问岳和慕开阳,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微微点头,眼中流露出赞赏之色。

    “问岳兄,你这长子秦阳,年纪轻轻就颇有城府,将来必定前途无量。我猜在问岳兄的心里,已经把秦阳定为王位的继承人了吧?”慕开阳笑眯眯的说道。

    “呵呵,阳儿的进步确实让我感到惊讶,若是好好培养,日后也许会有一番作为。秦钟那小子不学无术,虽然天赋不错,却不堪大用。最可惜的是我幼子澈儿,天赋与心杏皆为上佳,本是我最中意的人选,谁想到天妒英才……”

    秦问岳含笑回道,虽未正面挑明,态度却已经十分明显。只是说到最后,声音里却透出淡淡的惋惜和哀伤之意。

    “澈儿也算是我从小看着长大,老夫相信,他不会就这样沉沦下去的。问岳兄切莫悲伤,今天可是咱们两家大喜的日子,不要被外人看了笑话。”慕开阳轻轻的拍了拍秦问岳的手背,轻声说道。

    这时,司仪秦大山从角落里走转出来,来到高台正下方站定,高声宣道:“吉时已到,典礼开始!”

    大厅里的嘈佑声音顿时矮了下去,人们纷纷扭转目光,向大厅门口看去。

    只见秦澈面带微笑,用红绸牵着慕紫烟,目不斜视的走了过来。

    秦澈是天江城公认的废物,一直是人们饭后闲谈的笑料,他的废物之名早就传遍了整个天江城乃至真武国!

    所以看到秦澈的那一刻,虽然极力掩饰,在座的众多宾客也是纷纷露出隐晦的不屑之色。

    在座的几位王府长老,也因为派系关系,对秦澈更是嗤之以鼻,甚至面有怒色。

    而在座的年轻子弟,更是一个个捏着拳头怒视秦澈,恨不能冲过去把他撕成碎片!

    慕紫烟是天江城第一美女,同时还是天江城年轻一辈的翘楚,不知道让多少年轻俊杰为之神魂颠倒。

    而眼下,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却和秦澈这个大废物牵着红绸走入婚礼殿堂,这让他们感觉比吃了苍蝇屎还要难受!

    面对周围复杂百味的目光,秦澈泰然自若,牵着慕紫烟走到司仪秦大山面前。

    秦大山显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察觉到大厅里氛围的变化,却毫不慌张,有条不紊的走起了流程。

    将来宾依次介绍完毕后,仪式逐渐进入了正戏。

    “跪拜高堂!”

    随着秦大山的主持,秦澈和慕紫烟双双屈膝,对高台上的秦问岳和慕开阳二人行跪拜之礼。

    “夫妻对拜!”

    秦澈和慕紫烟转过身来,相对而立,两人没有丝毫犹豫,同时向对方弯腰行礼,两个人的头几乎都要顶在一起。

    宾客席上,秦阳默默的看着仪式进行,一只手把玩着酒杯,眼底深处却是升起一抹阴郁和淡淡的疑惑。

    “都说慕家嫁女实属迫不得已,身为天之骄女的慕紫烟,怎么会如此配合,看不出一点抵抗的痕迹?”

    心里想到某种可能,秦阳的眼中骤然闪烁出冷冽的寒光,手指紧紧地捏着酒杯,竟是将酒杯捏出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纹。

    “难道说,慕紫烟是心甘情愿嫁给秦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