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诺伊特拉的绝望

    诺伊特拉先是不明所以地愣了一秒,随后脸色一变,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双月镰刀:“蓝染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蓝染笑了笑,整个转过了身来。

    “蓝染大人,请不要开玩笑。”诺伊特拉后退了一步,很是不自在地说着,一边四周寻视看有没有路可以逃跑。

    蓝染这是想要他的命啊,说着想试刀,不就是想杀他吗?诺伊特拉又不是白痴,当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看来诺伊特拉跟愚者的联系被看穿了,蓝染这是要清理叛徒了。

    诺伊特拉在被愚者的钢皮征服之后,就有意无意地想愚者表达了投靠的想法,甚至愚者被蓝染夺取死神的力量之后,仍然保持着联系。虽然愚者没有多说,但也确实把他当自己人了,诺伊特拉同样把自己当成愚者的属下了。而且,臣服于强者,听命于十刃统领,并不是一件特别丢脸的事情。特别是愚者这个强者是男人,而不是他所厌恶的女强人。

    但是这时什么都不重要了,蓝染已经盯上他了,刀已出鞘,显然没有说解的余地了。

    “怎么了?诺伊特拉,你在害怕什么?但是你引以为傲的钢皮挡不住我的一刀吗?要知道,我使用崖龙还没有熟悉,无法完全发挥出他的作用的。所以来试试吧,我建议你现在就归刃。”蓝染抬起了刀刃,对着诺伊特拉。

    虽然话里没有任何的杀气,但白痴都能看出他的意图了。拜勒岗等人也是很吃惊,瞪大着眼睛看着诺伊特拉,搞不懂他怎么被蓝染盯上了。

    蓝染手中的是崖龙,一把空间系的斩魄刀,或者说是空间系最强的斩魄刀,想从他手中逃跑是不可能的,是绝对的奢望。

    想明白这点,发现自己无路可退的诺伊特拉用力咬了咬牙,当机立断地进行了归刃:“不要欺人太甚了,蓝染。祈祷吧,圣哭螳螂。”

    拜勒岗等人纷纷后退,远离诺伊特拉,以防被两人的战斗波及。

    蓝染微笑着看着诺伊特拉成功归刃,化身成为六臂六镰刀的状态,才抬手拍掌说道:“不错,单单从凝集在体表的灵压就可以看出你的钢皮确实是十刃中最出类拔萃的,我更有兴趣了,到底能不能接得住愚者的斩魄刀的一刀呢?”

    “不许侮辱愚者大人。”既然已经撕破脸皮,诺伊特拉也不再隐瞒跟愚者的关系,听到蓝染提到愚者,当即就出言喝道,“愚者大人的力量,岂是我能够窥探的,就算是我的钢皮,也是弱了数筹……”

    说着,诺伊特拉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了。

    “哦,这就是你真实想法吗?没想到你还是个自卑的人。”蓝染微微一笑,弹了一下腰间的另一把斩魄刀镜花水月。

    诺伊特拉一个激灵,顿时反应过来:“你刚才对我用了镜花水月的力量?”

    诺伊特拉一脸的愤怒,手中的镰刀都握不稳,互相碰撞得砰砰直响。

    无法防御,竟然被蓝染的镜花水月将心中所想逼了出来,诺伊特拉只感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都保不住,心里仿佛被切了数十刀的痛苦。

    这就是弱者的命运吗?对不起,愚者大人,我没办法做到像您那么忍下去,果然我的钢皮比您弱是理所当然的。

    重新抬起头,看着一脸笑意的蓝染,诺伊特拉紧了紧手中的黑色镰刀柄,“啊~”的一声大叫,六把镰刀同时扬起,重重地劈向蓝染。

    蓝染脸色丝毫没有改变,只是轻轻抬起手中的崖龙,只是轻轻的一挥:“最后也只会吵闹,果然是弱者的悲哀呢。”

    “轰”的一声,六把镰刀重重地陷入地里,只是握在上面的六条手臂没有了力量,一软,屈下,脱落,重重地跌落在地。

    镰刀的主人还保持着站姿,脸上的表情僵着,嘴巴微张,没有发出声音,一颗瞪得大大的眼睛没有神采,显得异常空洞,在这只眼睛里只有名为恐惧的一种情绪。

    围观的众人见状,有些不忍地转过了头。

    下一秒,站立着的诺伊特拉的眼睛之渐渐浮现一道血线,随后溢出了鲜血。再接着,诺伊特拉的身体倒下,头部从鼻梁微上一厘米的地方分裂而开。

    诺伊特拉彻底身死。

    “啊,成功了呢。真是一把好刀啊,丝毫没有感到阻力呢,无论是斩开手臂还是头颅。”蓝染欣赏地看着手上的斩魄刀,又一次看向拜勒岗鲁伊森邦,“第五十刃如此,不知道第一十刃会强上多少呢?”

    “什么?”这下轮到拜勒岗有些惊慌了。他根本想不到蓝染竟然还要拿他开刀,刚才没有帮诺伊特拉,现在突然有些后悔。

    “蓝染大人,你,您这话什么意思?您这是要杀死我们?我们不是同伴吗?我们都是您麾下的十刃啊。”拜勒岗大声说着,但握紧双刃斧的动作还是暴露了他的不安。

    “你说为什么呢?你一直给愚者传递关于我的情报,以为我一点都不知道吗?还是说,你认为我会在乎着你这点的战斗力,而舍不得除去你?”蓝染轻蔑一笑,看着拜勒岗,仿佛眼里什么都没有,他已经把他当成一个死人了。

    “你,哼,就算是你,也别想那么轻易地杀死我。”拜勒岗自知此劫难逃,当即也解放了斩魄刀。

    “腐朽吧,骷髅大帝。”一阵黑烟猛地向着蓝染扩张,拜勒岗归刃的一瞬间就对蓝染发起了进攻,不然他待会就没有机会了。

    但这片黑烟并不能到达蓝染的身体,一面半透明的空间屏障挡下了拜勒岗的攻击。

    “你以为凭这东西能挡得住我吗?而且,我身边都是这死亡气息,看你怎么近我的身。”拜勒岗大吼一声,大袍子中猛地弹出一把巨大的双刃斧。

    “你的能耐也就这样了,而且,我根本不需要近你的身。”空间屏障有些被消融的迹象,蓝染简单感受了下崖龙的能力极限,看着拜勒岗,淡淡地说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