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啊,曾经啊

    黑崎一护呆傻地捂着额头,满脸委屈。你们一个个都是数十岁的老头子了,欺负人十几岁的小少年算什么?

    “我还有个问题,你刚才什么都没说,为什么杉田大叔会知道你的意思?”

    “砰~”一个拳头砸在黑崎一护的头上。

    “什么大叔?叫大哥!”杉田誉双臂交叉,不满地说。

    “好吧。”黑崎一护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所遇全是糟心事。

    “那当然是因为我跟阿坑很熟悉啊。我们在真央灵术院的时候组队战斗过很多次了,虽然每次都是我带他。但经过这么多场战斗的配合,他对于我的指令能不熟悉?还不熟悉我早打死他了。”愚者看着挨揍的黑崎一护,笑着说道。

    “是啊。刚才雨哲不是叫我阿誉了吗?很明显的不是正常的叫法吧。他平时都是叫我阿坑的,这时候叫我阿誉就是不正常的意思咯。你那时候说了要放了那虚,雨哲头了,正常应该是放了它,那不正常就是杀了它咯。就这么简单。”杉田誉摊摊手,无奈地说。

    “哈哈,不错,不枉我对你的栽培啊,哈哈哈哈。”愚者大笑地拍拍杉田誉的肩膀。

    杉田誉不满地把愚者的手拍开:“一边去,你就只会坑我,还栽培?”

    愚者笑笑,接着说:“对了,不要再叫我雨哲了,我现在叫愚者,或者日番谷愚者。雨哲已经是过去式了。”

    杉田誉一也不感到惊讶:“你真的改了这个名字了吗?记得那时候你还老是说自己名字不好听呢。”

    “不是不好听。”愚者摇摇头,“是我感觉太文艺了,不适合我。”

    “是是是。哦,对了。怎么我们战斗的动静明明那么大,却没有人出来呢?”杉田誉看了下旁边一直很安静的风临会馆,疑惑问。

    “啪~”愚者重重地拍在杉田誉的肩膀。

    “嘶~痛死了!有什么事直接说。”杉田誉欲哭无泪。

    “你忘了我是从哪里出来的了?”愚者似笑非笑。

    “好吧,原来你已经料理了。”杉田誉举手,表示投降。

    “对了,还没让你们两个认识一下呢。”愚者突然想起,黑崎一护和杉田誉都还没相互认识呢。虽然聊了这么多,也差不多知道是什么关系了,不过礼貌上也该介绍一下。

    愚者指着黑崎一护对杉田誉说:“这个是我刚收的弟子,黑崎一护。资质不错,就是蠢了。”

    “什么嘛,谁蠢啊?”黑崎一护不满嚷嚷。

    “砰~”又是一拳。

    “小徒愚笨,见笑了。”愚者转头看向杉田誉,灿烂一笑。只是刚刚打完人就笑,这笑容好危险……

    “咳咳,那我就自我介绍好了。我叫杉田誉,跟雨……愚者是同期生。特长是吃饭快和发动稳定杏高的鬼道。请多多指教。”一边说着,杉田誉朝抱着头的黑崎一护伸出手。

    黑崎一护也赶紧伸手,想去握手。

    “啪~”谁知杉田誉在黑崎一护的手伸到的时候突然反手一拍。

    “哈哈哈哈~”随后杉田誉丧心病狂地大笑。

    愚者无语地看着两人。杉田誉这家伙,连我那时候的坏习惯都学去了……

    “对了,一护。不回去上课没问题吗?已经过了午休时间了。”愚者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怀表,平淡地说,好像上课只是黑崎一护的事情,跟他没关系似的。

    黑崎一护闻言大惊:“啥?那赶紧带我回去吧,我那个老师特别恐怖的。”也顾不上手背的痛了,惊愕的双眼看着愚者。

    愚者一笑,遥指马芝中学的方向:“自己回去,顺便测试下你的瞬步学的怎么样了。”

    黑崎一护见状,脸就垮了下来,耸拉着头:“是~”

    然后就奔向学校的方向了。

    至于瞬步?哦?那是什么东西?灵络学了这么久才学会,哪有可能掌握那么高端的东西啊?

    看着黑崎一护走远,杉田誉转头问愚者:“话说,你这是在现世干嘛呢?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了。”

    “啊,那个啊,我现在不属于护庭十三队了,甚至不属于尸魂界了。我现在算是居住在现世了,已经回不去尸魂界了,你有空就来找我聊聊天吧,我们那一届,现在能说话的估计就你了吧。”愚者看着黑崎一护远去的方向,微笑着,脸上的表情像是在陈述一件似乎很美的事情。

    “是吗?真像是你的风格啊。我就知道你不会适合护庭十三队的生活的。哈哈。”杉田誉“理所当然”地笑笑。

    “不适合个头,你以为你是谁啊,什么都知道?呃,唉,算了,也确实有些不适合呢。”愚者笑骂了声,叹了口气,不想再纠结下去了。

    “你只适合在灵术院跟我们这帮家伙瞎玩,真到了真刀真枪实干的时候,肯定是各种犯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家伙,就是不愿意思考,老是跟着前面成功的人的路走。这样或许也能成功,但你这份思考懒惰,绝对会被比你强的人利用的。”杉田誉仿佛对愚者知根知底,一句话,几乎把愚者这段时间做过的事情概括了个遍。

    “哈哈,确实呢,果然分析还是你在行。”愚者尴尬地笑笑。

    “我以后就在这空座町驻守,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当然,我有麻烦你也要帮我啊。”看出愚者的失落,杉田誉手按在愚者肩膀,想开导开导他。

    “哈哈,我能有什么问题啊?我现在的实力跟你都不在一个次元,有问题你也帮不了我。”愚者抬头欠揍地笑笑。

    现在愚者的实力确实有足够强了,远不是杉田誉能比的。要说遇上问题,也只能是蓝染搞的事情。这种事情,无论是黑崎一护还是杉田誉,在这个时候都是帮不上忙的。

    “别有事一个人憋着就好。跟那时候一样,你心情不爽的时候,跟我们这些朋友说说不就好了?记得还有大前田希次郎三郎那家伙,为了安慰你的表白失败,还特地也去找了个女孩表白,然后失败了回来,让我们把笑话对象转移了呢。”

    “大前田那货?他故意那样说的。那个是他暗恋很久了的女孩,恰好是那天他也表白失败了,所以才装作是在做好人。”

    “啥?是这样的吗?我去,完全被那货骗了。果然戴眼镜的都很会装,气死我了。为此事,我还请了他吃饭,大大地赞了他一顿呢。”

    “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