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另外一把斩魄刀

    参战的三人都被黑棺遮挡,剩下没有参战的卯之花烈站在远处,看着没办法看到内部的黑色长方体,微微皱起了眉头。http://www.uuk.la

    www.uuk.la

    这时,黑绳天谴明王转身对着黑棺的长方体一刀劈下。

    “噼~”只见势大力沉的一刀与黑棺,猛地一个碰撞,瞬间将黑色长方体敲出了一个缺口,但也只能做到这样了。下一个瞬间,黑绳天谴明王猛地一抖,巨刀从手中脱离,身上爆出惊天的血花,身体缓缓倒下,随后渐渐消失。

    “糟糕,狛村队长他。”卯之花烈一见,马上判断出了狛村左阵此时的情况,脚下一动,冲向黑棺。

    这时,被劈掉一个缺口的黑棺的破洞处,一条人影带着四溅的鲜血闪了出来。

    “碎蜂队长?”卯之花烈瞬步上去,接住了带着浑身血迹的碎蜂,将她带到远离黑棺百米外,让她平躺在地,准备急救。

    “我没事。”碎蜂抬起右手,按在卯之花烈的肩膀上,挣扎着爬起来,“愚者也中了他自己的黑棺,完全吟唱的黑棺威力绝对不小,他肯定也受了重伤,此时正是对付他的最佳时机,绝对不能错过。卯之花队长麻烦你去救助下狛村队长,我要去打倒愚者。”

    “不用了,就此停手吧,没必要继续战斗下去了,我们抓不住他。”

    随着卯之花烈的话音刚落,黑色长方体的黑棺“咔嚓”一声化为无数的碎片散开,露出里面的两道身影。

    此时的狛村左阵整个人已经完全看不到一块完好的地方,全身的皮毛都被血染成了红色,手中的斩魄刀也已经只剩下一个刀柄。卍解被破,狛村左阵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甚至处于昏迷状态。在黑棺的束缚力散去后,巨大的身体直挺挺地倒下,在身下聚集成一滩巨大的血泊。

    而另一边的愚者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同样血迹斑斑,而且身上的衣服也只剩下双腿间的遮羞布,但仍然勉强地站着,甚至在那里发出“呵呵”的难听的笑声。

    黑棺破去之后,愚者慢慢抬起头来,看着百米外的一脸平静的卯之花烈和咬牙切齿的碎蜂两人,微微张了张嘴,发出“呃”的声音,随后露出一个苦笑。本来还想强行硬气来一波嘲讽,继续拉仇恨的,不过似乎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体力继续战斗了。还是退吧,反正自己能打到这种程度,不算亏了。

    一言不发,没有留下什么狠话,愚者身形一斜直接就消失在卯之花烈和碎蜂的眼前。

    碎蜂反应过来,生气地站起来,看着愚者消失的地方,使劲感应周围的灵压,想找到愚者是不是躲在这附近。

    没有,愚者真的走了。

    碎蜂瘫坐下来,右手斩魄刀恢复原样,狠狠地插入后腰的刀鞘:“该死,那混蛋,把我们当什么了?想打就打,想走就走。”

    “他的能力本来就适合这么做,没什么好意外的。”卯之花烈倒是很看得开,淡淡地说了声,来到狛村左阵的身边,蹲下了给他检查伤势,“还好,狛村队长的身体够强,没有出什么大碍。”

    “接下来怎么做?”碎蜂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过来,看着躺倒在地昏迷不醒的狛村左阵。

    愚者已经让静灵庭的两个队长级失去战斗力了,再让他继续闹下去,这个护庭十三队说不定还得被他搞散了呢。

    “不知道,我们做好我们能做的就好,他下一步应该会去找总队长,让总队长好好教育他吧。”卯之花烈手中冒出绿色的光芒,轻按在狛村左阵的后背,只见狛村左阵的身上的鲜血开始活跃了起来,有一部分还自动回归体内,伤口更是缓缓愈合。

    以卯之花烈对愚者的了解,他当时既然说了要去找总队长,那就一定会去。至于毁灭四十六室,虽然愚者以前还没做过这么疯狂的事,但说不定也会尝试去做一下。

    愚者那家伙,一旦有了足够的能力,就会去做一些自己设想的一些疯狂的事情,甚至有时候根本不考虑后果,除非有人能阻止他……

    “咳咳~”

    在离原来战斗的地点很远的一个地方,一处仓库的阴影处。愚者正捂着胸口,靠在墙壁上调整呼吸。

    “哈哈,真是狼狈啊。没想到会伤得这么重。如果没有治疗的话,说不定得就此倒下呢。”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的灵压,确认没有人之后,愚者缓缓舒了一口气。

    完全吟唱的黑棺的威力有多强,究竟为什么蓝染会这么喜欢这一招鬼道,愚者自己也算是亲身体验到了。此时的愚者,除了还有抱怨的力气,已经没办法站起来了,只能坐在地上,嘴角挂着苦笑,甚至头都有些抬不起来。

    “没办法了,只能用那个办法了。唉,真是丑陋啊。”

    愚者勉强抬起左手,此时的手套已经破烂不堪,露出了隐藏的虚洞,不知卯之花烈有没有注意到。不过这个不是他现在所应该考虑的,最起码也要先让身体恢复才有能力考虑那些。

    愚者嘴巴微动,左掌的虚洞内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空间通道,一把黑色的与崖龙纹几乎一样的带鞘斩魄刀从中掉落出来。

    “啪嗒~”愚者没有力气接住斩魄刀,让它给掉在了地上。

    “咳呵。”苦笑一声,愚者侧身,顺势让身体躺倒在地,左手一勾,把斩魄刀握在了手里。

    “唉,还好呢,我可是虚啊,归刃能解决一切问题。”看着手里的黑色斩魄刀,愚者微微一笑,“归零吧,无刃者。”

    随着愚者的话音落下,一股无形的力场向四周开始扩散,周围的一切物体都仿佛变得静止不动,声音在一瞬间消失在这片空间。如果离愚者近的人,此时就会清晰地感觉到,整个天空都变黑了不少,但其他的变化就没了。

    这种感觉持续时间很短,稍纵即逝,愚者就从藏身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这种力量可真是容易让人着迷啊,可惜现在还不是使用的时候。”此时的愚者已经恢复了全盛状态,身上的衣服也都换了新的,表面再看不出任何的伤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