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四章 何必解释

    “好久不见了,卯之花烈队长。http://www.uuk.la

    www.uuk.la

    愚者转过头,看着来到身后的两人——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和四番队副队长虎彻勇音。

    “好久不见了,你是愚者吗?”卯之花烈挂着愚者熟悉的微笑,带着熟悉的语气,明知故问。

    “看来你还没有忘了我嘛,卯之花烈队长。”愚者自信一笑,身体蕴含的力量也让他的胆气壮大了起来,面对曾经给他造成心理阴影的卯之花烈说话也丝毫没有客气。

    “我能问一下,你身后的是京乐队长吗?他还活着吗?”卯之花烈看着愚者背后悬浮着的“水晶棺”,语气很平静。

    愚者没有回答,转身把右手按在封印着京乐春水的空间长方体上,一带,一推,把“水晶棺”抛向卯之花烈。

    卯之花烈看着抛过来的京乐春水,手指一抬:“缚道之三十七,吊星。”空中瞬间张开一张灵力吊床,稳稳将之接住。随后卯之花烈伸手握向肩膀上垂挂着的斩魄刀,这是准备要拿下愚者了。

    愚者看着卯之花烈的动作,不屑地转身说:“京乐春水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医疗能力了,五分钟后,我设置的空间保护会自己解除,你想救他的话就要抓紧时间,现在可不是跟我战斗的时候哦。”

    听到愚者的话,卯之花烈也松开了刀柄,看着被封印的京乐春水的样子:“好吧,确实是没时间了,五分钟的时间想来不够我打败你。那么,愚者,能看着我们多年的交情的份上,随我去一番队,解释一下这次的事件吗?”

    “怎么?你以为我会中这样的计吗?我是自由的,我要做什么事又何必向你们解释?”内心的膨胀,让愚者丝毫不惧这静灵庭的护庭十三队,语气中带着狂傲,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大魔头的感觉。

    “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误入邪道了吗?”卯之花烈有些“痛心”地说,就仿佛愚者是她教出来的孩子,现在却不听她的话了。

    “收起你的演技吧,我可不会再吃你那一套了。护庭十三队的队长,一个个都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却整日装作懵懂不知事的小孩子,做了那么多的恶事,还满口仁义道德,不觉得很丑陋吗?”愚者鄙视道。在与蓝染的交谈中,蓝染曾经给了愚者很多关于护庭十三队的没有曝光的丑陋之事,并且证据确凿,这让愚者对护庭十三队丝毫没有认同感,曾经的憧憬只剩下冷漠。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是谁教你这么说的?”卯之花烈仿佛被戳到了痛处,眉头微邹,身上灵压开始攀升。

    感受着卯之花烈施压过来的灵压,愚者眉头轻轻一挑:“怎么?被我说对了?所以你想不顾京乐春水的生命也要跟我动手?要知道,我随时可以解除京乐春水周身的封印,这样他能活多久,我可不保证。”一边说着,右手一抬,对准京乐春水,就仿佛要立刻解除对京乐春水的保护。

    “卯之花队长不方便对付你,还有老夫呢,孽障。”未待卯之花烈做出反应,这时,愚者的左边传来一声大吼,一个身着白色羽织和黑色死霸装的高大死神急速接近,是七番队队长狛村左阵。

    “卯之花队长,你且退下,赶紧给京乐队长治疗,贼人就交给我了。”狛村左阵出现,插在卯之花烈和愚者的中间,背对着卯之花烈大手一挥,让她退下。

    看来护庭十三队对愚者的威胁评价还挺高的,愚者才刚刚来到这里没多久,就已经有其他队的队长从远处赶过来了,特别是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卯之花烈的情况下。

    愚者笑笑:“七番队狛村左阵队长是吗?京乐春水都已经被我打倒了,你就有信心跟我战斗?”

    “不是有没有信心,而是必须打倒你,打破尸魂界和平的敌人必须被消灭。”狛村左阵抽出他那巨大的斩魄刀,“而且你放心,你逃不掉的,马上还会有更多的队长前来这里,今天必定要将你斩杀。”

    随着狛村左阵的拔刀,身上灵压也同时开始了释放,队长服被喷发的灵压吹起,威势十足。愚者当然也不会示弱,回以更强大的灵压对抗,一时整个空气都变得压抑,火药味十足。

    感受着愚者那浩瀚的灵压海洋,狛村左阵声音低沉地对身后的卯之花烈说:“卯之花队长,请使用天挺空罗通知其他队的队长和副队长,敌人实力强大,如果我不能打败他,就得请他们出手了。”

    “哈哈哈哈,狛村左阵,身为队长。还未交战,你就认怂了吗?这么快就开始考虑后事了?你这是想要让跟随你的队员们羞愧死啊。哈哈哈哈。”愚者大笑,听到狛村左阵自认不如自己,愚者一时豪情万丈,哪怕护庭十三队所有的队长都过来,他都有胆气一战。

    “没有什么羞愧与否,老夫知道你的实力强劲,为了根除邪恶,哪怕战死,也绝对不会让你逃跑。”狛村左阵摆好战斗的架势,一股有死无生的气势从身上升起,就像一个勇敢赴死的勇士。

    “明白了,狛村队长。勇音,我们走。”卯之花烈知道事情的严重杏,抬起封印着京乐春水的空间长方体,吩咐了一声虎彻勇音,往后方的四番队队舍奔去。

    看着眼前莫名其妙有些死脑筋的狛村左阵,愚者也有些纳闷,咱应该没干多大的事吧,怎么会被护庭十三队当死敌对待?如果是因为带走了京乐春水,那现在已经交还了,起码应该气消点了吧,怎么还搞得有生死大仇似的?

    懒得想那么多,在拥有强大力量的今天,愚者也不再会怕事,直接拔出崖龙纹,刀尖对准狛村左阵:“我不管你有什么正义,对我拔刀就是我的敌人。狛村左阵,做好被我斩杀的准备了吗?”

    “不,我只做好了,斩杀你的准备。”狛村左阵声势攀升到极致,应以一声大吼。

    话音刚落,狛村左阵瞬间消失,出现在愚者面前,势大力沉的一刀猛地劈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