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战斗结束

    愚者消失了,不过这次并没有立刻出现。http://www.uuk.la

    www.uuk.la

    正等待着愚者攻击的更木剑八疑惑,没有出现?连灵压也消失了?是斩魄刀的能力吗?他在准备着什么攻击呢?

    正当在场所有人都失去对愚者位置的感知的时候,一道黑影闪过更木剑八的身后。

    背后有人,更木剑八瞬间就察觉到了,也同时做出了反应,一刀挥向了背后,不过没有击中。

    下一个瞬间,愚者身影出现在场地边缘,以刀柱地,一副呼吸很困难的样子。

    更木剑八转头看着愚者,不过没有淤攻击了。

    “没中吗?”缓过劲来,愚者发声询问。

    “不,已经中了。”更木剑八给出了回答,皱着眉头的样子,给了愚者一声称赞,“干得不错,小鬼。你赢了。”随后转身离场。

    呃?不继续攻击了?这就结束了?

    愚者抬头看着更木剑八,只见更木剑八的后背被斩出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淋漓,深可见骨。

    伤口很惊人,但对更木剑八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

    虽然搞不懂更木剑八为什么受了这点伤就认输,不过,似乎是赢了呢!哈哈!

    “哈哈,哈。”放松了下来,愚者轻轻让自己躺在地上。

    赢了,竟然赢了更木剑八。愚者原本是完全不敢想的,只是希望在这场战斗中能够打出自己的勇气,唤醒内心潜藏的战意,没想到胜利来得如此突然,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最后那一招是当初刚学会始解,心血来潮时练的,攻击后闪回的耍酷的招式,当初还被崖龙纹嘲讽了一通呢。不过后来愚者进行了一番改进,在攻击之前先用瞬步给自己一个加速度,再进行一阵疯狂的连续瞬移,最后闪过敌人身后发出经过多次叠加的超强攻击,瞬间再闪开。

    只是这招会给身体带来巨大的负担,高速运动停下来后的惯杏差点让愚者直接摔在地上。虽然勉强稳住并没有跌倒,不过五腑六脏还是受到了巨大的压迫,至今都没有缓过来。

    最后,还是在队员们的搀扶下才走回去的……

    十番队,愚者的个人房间,愚者正躺着休息。

    经此一战,愚者收获了很多,也似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

    此战,可以说是,愚者力量增强后的第一次全力与死神的一战,原来都是与虚战斗的,可说是完全不同的战斗方式。

    至于与日番谷冬狮郎的一战……那个都还没开始,就结束了,都是愚者实在是太疏忽了才败的。咳咳。如果再打一场的话,愚者相信自己是能够打赢的。

    总之,这场战斗很顺利,更是赢了。愚者对此很是心满意足,也更加有自信变成一个顶级的强者。

    “啊哈,现在我算是有队长级的实力了吗?接下来再学会卍解,嘿嘿,应该也算是不白来死神的世界走一遭了。”愚者躺在床上很惬意地想象心中美好的未来。

    这时,许久不出声的崖龙纹突然出来刷了一波存在感:“你想多了,你真以为是你的实力打赢了更木剑八?其实是更木剑八戴上了那个大幅压制灵压的眼罩,你才能打赢的。你现在的实力距离队长那个级别还是太遥远了。”

    “呃?什么?更木剑八戴上了压制灵压的眼罩?是乱菊姐给他的?”愚者没有于意崖龙纹的嘲讽,倒是在他的话里听到了令他在意的事情。

    “应该不是,因为那个眼罩虽然大幅压制了灵压,但是仍然不是副队长级所能拥有的,最起码被压制的更木剑八还是要远超一般的副队长,只是又比现今最弱的队长的灵压要弱一点。”崖龙纹缓缓分析道。

    “最弱的队长?你说说看是谁。”听到崖龙纹给队长的实力排了个高低,愚者也一下子感兴趣了,毕竟要他可是分辨不出来。

    “灵压最弱的队长,但不是最弱的队长。我只能感应他们的灵压强度,真实实力我可猜不出来。就像我知道的这个灵压最弱的队长——二番队的碎蜂队长,你觉得她会是最弱的吗?”

    “好吧。那你说说会是谁把那眼罩给更木剑八的呢?”结束了好奇心,回到原来的话题,愚者再次发问。

    “不知道,我又不是先知,应该是你的朋友吧,不想看着你被一下子打倒,才把那个给更木队长的吧。”

    崖龙纹也不知道,就暂时算了吧。对于这场战斗赢得有点不光彩,愚者也不太在乎了,总不能再挑战一次吧。

    经过这次战斗,愚者也算是检验出了自己的实力。对于默默帮助他的朋友,只能自己鞭策自己更加的努力,去守护他们,守护这些珍贵的友情。

    现在,先定给小目标,挑战一遍护庭十三队的所有副队长。等等,刚打赢了更木剑八又去挑战副队长?怎么感觉有点欺负人?好吧,先与所有的副队长和未来的死神的名人交好吧,然后再挑战,哈哈……

    愚者战胜更木剑八的事情,一夜发酵,几乎整个静灵庭的人都知道了,愚者一下子成了名人。

    现在出门都有很多其他队的陌生的人跟他打招呼了,也可以感受到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尊敬的。

    “啊!出名了还真不错呢,你说是不是啊,冬狮郎。”这天愚者在公共办公间,跟冬狮郎在聊天。

    “嘿嘿,你是不知道,经过这一战,很多人尊敬你,但是,却是更加崇拜我,因为我可是几招之内就把你打败了呢。哈哈。”也就在愚者面前,冬狮郎才表现得像一个孩子,竟然开起了玩笑,毕竟愚者算是冬狮郎最好的几个朋友之一了。

    “好啊,敢不敢再比试一次,保证不打死你。”愚者气笑。

    “不服?我才不跟你玩,连小孩子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赖账。”

    “混蛋,还不是你阴我。”好吧,愚者好像被冬狮郎给刺激到了,也没再谈再比试的事了,两人瞎扯皮起来。

    “还真是悠闲呢,你们两个。有任务来了。”这时门口传来松本乱菊的声音。

    “什么任务?”愚者疑惑,毕竟十番队就只负责巡逻保护静灵庭的,还会有什么任务?

    “是联谊!”松本乱菊有些无奈地摆手,“与六番队的那群家伙的联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