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一拳

    “吼~死神!”

    没角虚大吼一声,口中红光大盛,猛地炸出一道速度极快的光柱,击向愚者。http://www.uuk.la

    www.uuk.la

    愚者本想躲开的,但心中突然莫名升起一股豪气,于是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我能接下它!我要接下它!”

    “哈啊啊啊啊~”危险迫近,愚者一声大吼,把灵压攀升到极限,张开双手,对着临身的虚闪,一把抓下。

    “嘭~”

    爆炸杏的气浪疯狂席卷,方圆百米的地势直接被推平,空气都仿佛被燃烧起来,所有的事物都在扭曲变形。

    愚者呢?完全淹没在虚闪的红光中。

    没角虚看着眼前的一幕,看到愚者没有躲闪他的虚闪,不屑地啐了一口血,转身准备离去。

    “咳咳咳咳,哈哈,咳~”却见这时一个焦黑的人影爬出,“哈哈哈哈,不愧是最弱的亚丘卡斯啊,你的虚闪连基力安都不如嘛,哈哈。”

    没角虚意外地转身看着愚者,随后缓缓恢复身上的伤势,认真地说:“死神!你的实力得到了我的认可,报上名来吧!”

    愚者对虚的话表示不屑:“切,区区弱如渣的虚,也配知道我的名字?你先报上名来。”

    没角虚大怒:“说我弱?那就让你看看我的真正的实力。”

    说完,没角虚的手指顶端生出尖锐的指甲,上面带着一丝丝流转的红色光芒,就像闪电一样。

    “看到这个了吗?我舍弃了我本应最强的**防御,得到了鬼道免疫,舍弃了虚闪的大半威力,换来了这个。”没角虚举起一只爪子,带着嗜血的表情说,“每一击都能附带虚闪力量的爪子。死神,你准备好被我撕碎了吗?”

    每一击都是虚闪,这下麻烦了,如果斩魄刀在就好了。愚者面带苦笑地想……

    另一边,志波一心带领着,哦,不不不,是十二番队的那个壮汉队员带领着志波一心、日番谷冬狮郎、松本乱菊,还有一众十番队的队员,正在奔赴战场。

    “愚者在哪个位置?”志波一心问。

    “左边七里外的地方。”壮汉老老实实地回答。

    “好,那我们就去另外两个地方,冬狮郎,你把愚者的斩魄刀带给他,顺便帮他一把。”

    “是!”

    随后兵分三路……

    “呼呼哈,没死成呢。亚丘卡斯先生。呵呵。”避过致命一击,愚者弯着腰喘着气,一边调笑对面的虚。

    没角虚提着沾满鲜血的爪子,目光紧紧盯着愚者。

    愚者此刻浑身是血,虽然还算是没有缺少什么零件,但失血过多,已经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了,但他依然是挂着自信的笑容。

    “切,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张笑脸,明明已经快死了,竟然还想着打败我,你觉得可能吗?”没角虚此刻身上的伤已经恢复大半了,除了头上的角没重新长出来,几乎是回到了全盛状态。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其实,我要打倒你,只需要一拳就够了。”愚者露出一个自认为灿烂的惨笑,对着没角虚比了下拳头。

    “那我现在就折断它。”没角虚这次倒没有愤怒,或许是觉得对一个将死之人愤怒太掉身价了吧,很是平静地回答,脚下一蹬,冲向愚者。

    “嗨,看来只能赌一把了,希望身体能撑得住。”

    看着迎面而来的虚,愚者没有闪躲,或者说也没有力气躲闪了。

    只是慢慢地把右拳对准冲来的没角虚,左掌背抵在右手肘。

    在即将接触的瞬间,愚者果断地身体前倾:“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抵在右手肘的左掌猛地发出了蓝色的爆炎,带来的强大的冲击力推着愚者的右拳狠狠地轰击在没角虚的巨大面具上,与此同时没角虚的爪子也刺穿了愚者的身体。

    “咳哇~”忍不住身体一个抽搐,愚者大口地吐了一口血,露出一个惨笑,“呵呵,看来是我赢了呢。”随后倒下,昏迷了过去。

    而被攻击的没角虚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见那张巨大的脸上,被深深地凿出一个脸盘大的窟窿,从这头可以看到另一头的事物。

    “雨哲!糟糕!端坐于霜天,冰轮丸。”这时,日番谷冬狮郎也赶到了愚者的战场,正好看到愚者倒下的一幕,果断地解放了斩魄刀,准备用冰轮丸冰冻住愚者的伤势,心急甚至把愚者原来的名字都给喊了出来。

    赶到愚者身边,冬狮郎迅速把愚者流血的伤口给冰封,检查了一通,松了一口气:“哈哈,还好,这混蛋还活着。”

    为免耽误治疗,冬狮郎把愚者轻轻背在背上,并给他挂上他的斩魄刀,脚下瞬步不停,奔向四番队的所在。

    而冬狮郎没注意到,后背上的愚者的伤口正在缓慢地进行着肉眼可见级别的愈合,而挂在愚者身上的白色的斩魄刀,颜色似乎变得比原来灰暗了点……

    此时,五番队,一个光亮的地下实验室内,一个巨大的银幕前。

    一个身着队长羽织的男人轻松地靠在一个石砌的高背椅上,面色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大银幕上,大银幕上的画面毅然是冬狮郎背着愚者在奔跑。

    “啊呀,看来是失败了呢。真是可惜啊。蓝染队长。”背后传来市丸银戏谑的笑声。

    “谈不上是失败,本来就是个因为意外而出现的失败的产物,能够发挥这番作用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这场战斗,更是让我们了解到了惊人的消息,不是吗?”被称为蓝染队长的人,也就是蓝染惣右介,用很温柔的声音平静地说。

    “话说,为什么大人从一开始就如此在意他?他原本不过是个普通的死神罢了,不是吗?”这时一个很严肃的声音突然插话。

    “我的灵魂告诉我的,或许是直觉吧,我一向对能够影响到我计划的事物特别敏感,所以才有了你们,不是吗?银。”坐在椅子上的蓝染一边回答着,突然不可察地笑了下。

    “是,请原谅我的疑问。”

    “嘛,这个我可是一直都是知道的。”

    “好了,无需担心,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我已经埋下了种子,我们只要安静地看着,等着种子结出果实就行。愚者,终将为我所用。”蓝染平静但异常自信的声音,仿佛消除了所有疑虑,实验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时不时的仪器的滴滴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