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战斗截止

    决斗仍然在继续,但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停手不再攻击。

    大前田希次郎三郎估计又在憋着什么阴险的招式,那脸上的嘲弄让愚者心头暗生警惕,悄悄做好防御准备,时刻用灵压感应着周围。

    场面僵持了一段时间,场下观看者都在议论纷纷,愚者也有些不耐烦。

    对面的大前田希次郎三朗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出乎愚者的预料,平时表现的憨厚与现在的阴险简直判若两人。

    于是愚者出声道:“实在没想到你竟然隐藏得这么深,平时的呆傻都是在欺骗我们的吧?到时候与你对敌,就很容易因为大意而被你击败。真是可怕啊。”

    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忌惮,愚者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前田希次郎三郎,一刻不敢放松。

    大前田希次郎三郎眼里的嘲弄意味更浓了,没有回答。

    愚者深深皱上了眉头,眼神更是认真。

    又是两分钟过去了。

    突然,大前田希次郎三郎噗嗤一声,哈哈两声。

    “愚蠢啊,哈哈,实在是愚不可及,竟然呆着那里看了这么久什么都不做,更是紧绷着灵压,你,是不是傻?”

    愚者一时没有理解。

    大前田希次郎三郎这次倒是很乐意给愚者解释:“你的灵压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吧。而我的灵压比不过你,其实我刚才就已经是灵压耗尽,无以继力了。本想就此认输算了,但没想到,你居然傻乎乎地看着我恢复,而你却继续剧烈消耗灵压和精神,此消彼长之下,我现在已经再次恢复全盛状态了,而你又有多少战胜我的信心呢?”

    愚者听着大前田的话,深深为自己的战斗经验的不足感到懊悔。

    确实依大前田希次郎三郎之言,现在愚者的灵压已经所剩无几了,虽然还能经受一番冲击,但肯定不能长时间战斗了。

    不过愚者想到大前田希次郎三郎刚才也不过恢复了几分钟而已,肯定也不会有太多灵压,现在自己应该还是要胜于他的,沉下一口气,愚者也略带试探地搭起话了。

    “虽然我确实灵压也即将告诫,但你不过经过几分钟的恢复,也敢大言不惭敢说有击败我的信心,实在得意过头了吧。”

    大前田闻言低头一声“嗤”笑,抬头看向愚者:“你,还是在小看我呢!”

    “你的能力我已经知道了,而你知道我的能力了吗?”

    愚者突然想到什么,双目圆瞪,大吃一惊:“什么?你的能力?你也能解放斩魄刀?”

    大前田希次郎三郎神秘一笑,宽大的脸庞上给人仿若无害的感觉:“你就没有想过,我在看到你灵压不稳时,会不知道你是习得了始解?而我敢与你决斗,你还不知道我也同样习得了始解?还是你从来都是看不起其他人?”

    大前田再次一笑:“差点忘了,你刚才也说了,你确实是看不起其他人。”

    愚者听了想吐血,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吊打一切,我确实被各种打脸?这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

    “简单介绍下我的能力吧。”大前田把斩魄刀横在胸前,“我的斩魄刀,温魂郎。他的能力是能帮人快速恢复灵力,在未始解的情况下,只要我没有处于剧烈运动状态,就能帮我快速恢复灵力。也就是说,刚才的几分钟,我的灵压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了。”

    “你说,如果我把斩魄刀解放,你还有胜算吗?”

    愚者这次是真的脸色难看了:“没办法了,只能是速战速决了,用我的最快速度。”

    “吞嚼万邪,温魂郎。”二话不说,大前田希次郎三郎解放了他的斩魄刀,斩魄刀外形瞬间变成两根不到一米长的黑色铁棍,中间有铁链连在一起,而铁棍的另一头是锋利的锥子。

    愚者也没打算再扯下去了,瞬移直扑大前田,正面进攻。

    战斗再次燃起。

    这次谁都不让谁,刀刀致命棍棍惊心。

    不过还是愚者剑术要好上一些,连续几次在大前田的身上划开口子,但大前田希次郎三郎毫不在意,仍然不管不顾地和愚者战在一起。

    愚者越打越惊心,大前田希次郎三郎的剑术已经完全超越了一回生的层次,以愚者在二年级都算顶尖的剑术,竟然只能勉强压制他。

    更惊讶的是,大前田这个大胖子被他砍了这么多刀,竟然没有吁么流血,甚至仿佛受伤的不是他似的,丝毫没有影响战斗力。

    突然,刀棍一个交错后双方同时跳开。

    “你是不是对我被你砍中这么多刀仍然没事而感到惊讶?”大前田希次郎三郎似乎胜券在握的样子,开始交代起他的能力,“其实,我确实受了重伤了,只不过,我把它们暂时压制下来了。这就是我的斩魄刀的能力——吊命。”

    “无论是给伤重者恢复灵压,还是给伤口止血,这些都是我的能力。”大前田缓缓解释起来,“是的,我的能力很适合加入护廷十三队的四番队,而这也是我与你决斗的原因。”

    无视掉愚者的惊讶,大前田希次郎三郎突然抬头说:“不知卯之花队长是否还算满意?现在是否能够同意我加入您的四番队呢?”

    “什么?卯之花队长?”愚者很是惊讶,环顾周围,想寻出卯之花烈的身影。

    这时,演武台旁边的一个屋檐上,空气泛起水波般的波澜,如同被揭开一层幕布,卯之花烈的身形显现出来。

    仍然是挂着温和的笑容:“不必了,你的能力我已经看到了,再继续战斗下去,估计你们两个都不会好过,就到此为止吧。”

    “那我是不是可以加入您的四番队?”大前田很激动地问。

    愚者看着这一幕很是纳闷,四番队有什么好的?就为了提前加入四番队,就如此大动干戈找他麻烦,真是够蛋疼的。老实说,现在愚者特别想再次冲上去砍他两刀泄泄火。

    卯之花烈却还是有些犹豫:“你知道的,我是因为你的父亲不允许才……”

    大前田希次郎三郎打断道:“这个不重要,我的意愿不是他能够决定的,而且,四番队需要我的能力对吧?而且我也有一定的战斗能力了,我保证我的实力不会落下就是。”

    卯之花烈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显然是同意了。

    大前田希次郎三郎转头看向愚者,微微鞠了个躬:“对不起,利用了你,我向你道歉。”

    然后在愚者噬人的眼神中,淡定地向裁判老师提出认输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