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7章 沉沦魔起源

    向当地工会交付委托后,猛虎团等人换上骆驼继续向渊礼进发。

    沉沦魔营地这一战后,队伍各人彼此关系也更进了一步。

    首先是安伯和雪伊这一对,历经生死边缘,即使危难之际,安伯也挡在雪伊面前,两人关系进展神速,路上两人更是手牵着手一刻都没分开,就是偶尔雪伊会有意无意地盯着薇薇安。

    梅莉看不下去了,翻着白眼对有所人说:怕不是这么热的环境,这两人都要抱在一起了。

    事实上两人同乘一匹骆驼的两人也差不多是抱在一起了,明明沙漠这么热的天两人还贴的这么近,也不嫌热。

    说也奇怪,和雪伊在一起,安伯却一热都不觉得,还觉得很凉快,大概这就是爱让人愉悦的一忘记一切炎热吧。

    对此安伯的哥哥安德并不认同,在安德看来,爱只会让人烈焰焚身。

    薇薇安对他一直冷若冰霜,可越是这样,安德心头就越是火热,无论失败多少次,安德都不会放弃作死和薇薇安搭讪的机会。

    安德觉得自己意志坚定,越挫越勇,他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用心意打动薇薇安的。

    看在眼里的陈凡只是觉得安德这家伙的确是标准的抖M受虐狂,每次从薇薇安碰壁还一脸愉悦的表情。

    陈凡对暗中观察别人在行,但他没注意到现在也有别人在暗中观察他。

    那自然是梅莉了,梅莉一路都盯着陈凡看,奈何从没有过类似经验的陈凡看不懂这眼神的含义,这眼神反而看的陈凡心里发毛,担心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露馅了。

    一旁熟悉梅莉的凯因哪不知道梅莉这举动是什么心思,见梅莉这么短时间就被这个长“相平平无奇”,还一直穿着盔甲不露脸的无名征服了内心,凯因内心满是哀怨: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是我先来的,战斗也好,为她挡在身前也好,都是我先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虽然心里难受,但暖男凯因只希望梅莉开心就好,只要她开心,自己做什么都值得。

    年纪尚小不懂这些的修兹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只觉得现在团里大家都变得活跃了,不再是之前那样气氛低沉,这些都是无名先生来了之后团里的变化,连团长达海因看着他们时也偶尔露出了微笑,在以前修兹可没见过团长笑过。

    修兹觉得自己当时鼓起勇气去拉陈凡入伙是自己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此时陈凡的心思都放在从沉沦魔巫师身上收集的四块夺魂碎片和记忆。

    在记忆的画面里,陈凡再一次看到久违的鲜艳色彩。

    果然和陈凡料想的一致,这四个沉沦魔巫师最初的记忆惊人的一致,更让陈凡想不到的是,最初的他们竟然本就是绿皮的哥布林。

    从这四个本是普通哥布林的记忆里,他们看不见自己身体的变化,只能看见其他三人,但四份场景一致的记忆足以给陈凡组成一幅立体的空间画面。

    陈凡潜入心神,此刻他置身这四个沉沦魔巫师记忆交织组合的立体场景内,近距离观察这四人记忆交错构成的画面实体。

    这是间有些老旧,但还算整洁的房间,如果不算墙上那些洗不掉的淡淡血痕。

    这里四面都是墙壁,没有一处看得到外边环境的缝隙,四个哥布林斜角着绑在白色被单的床上,动弹不得,只能看见屋内其余三名同族。

    很快,门外响起踩在木板的吱呀声,一个披着宽大暗红色兜帽袍子见不到面容的女人出现,之所以能断定这个披着袍子不露脸的人是女人,主要是这宽大的袍子也掩盖不住的高耸胸脯,以及一丝兜帽遮不住的红色发丝。这一小截发丝鲜红明艳。

    陈凡低头想要看清红袍女的真容,奈何只能看到光线可及的丰唇之下的白皙皮肤,没办法看到更多,光是这惊鸿一瞥的部分足以断定这个女人的绝色。

    这只是记忆的画面,陈凡所能看到的,只是这四个沉沦魔巫师当初看到的画面组合。

    血神。

    陈凡从这些沉沦魔记忆里找到他们对这个女人的称呼和深深敬畏。

    这个女人推来一架小车,展开小车上白色洁净的绸缎布,里面罗列着从大到小,形状不一的三十六把刀,旁边还有分成四块碎片夺魂石碎片,以及另一半完整的夺魂石。

    女人伸手抚摸着哥布林的身体,她的动作温柔如爱人的轻抚,左手食指轻轻的在哥布林胸膛处触摸画着圆圈,随后,白皙柔嫩的五指并拢,从哥布林的胸膛轻抚向下,直到腹部。接着,女人伸手从绸缎摆放的刀具里挑出一把比餐刀稍大些的刀子。

    解下来陈凡所见的让他一阵恶寒。

    女人手上刀子锋利无比,轻轻触碰胸膛的位置,即划开了哥布林的皮肤,渗出细小的血珠,而哥布林却毫无不觉得疼痛。

    女人把刀子放下,换了另一把小一号的刀子。

    这个女人,在剥哥布林的皮。

    切割的伤口越来越大,等哥布林反应过来,身上的皮肤早已不再是他的,原本的绿色皮肤被剥去,只剩下血红的身躯,剧痛这回开始向他们袭来。

    女人用小镊子夹起一小块夺魂石碎片,另一手拿出另一把椭圆带锯齿的小刀,小刀移向哥布林的脑袋上。

    哥布林开始惨叫,接下来的画面开始模糊,逐渐的消失。

    这些哥布林失去了意识,从这一刻开始,他们不再是绿皮的哥布林,他们变成了红色的的沉沦魔,而这四个哥布林沉沦魔,就是最初的沉沦魔。

    望着体内四块碎片合为一体的夺魂石,或者是半块夺魂石,陈凡心情有些沉重。

    不仅是因为看了这些画面,还有这半块夺魂石,他知道从自己拿到这半块夺魂石起,那个被沉沦魔敬畏的称为血神的女人肯定会找上自己。

    “看,我们终于到渊礼了!”修兹的声音拉回陈凡的思绪,顺着修兹指去的方向,远处地平线边缘出现一座宏伟的沙漠城市。

    沙海绿洲,瓦博坦十大巨商建立的沙漠自治领:渊礼。

    “哇,天呐,沙漠里还能有这么巨大的城市?”梅莉惊呼,她也是第一次来到渊礼。

    毕竟十甲是沙漠最富有的商人,就是当眼大陆,这十家人也是富可敌国,很多国家还不如渊礼一城富有,集十甲力量建起的自治领,也可以说是沙漠奇迹了。凯因给梅莉解释道。

    “这么厉害吗?可是花这么多钱建一座城市,这十甲不会亏很多钱吗?”修兹向凯因询问。

    “十甲是商人,商人怎么可能做亏本买卖呢?这座城市由这十人控制,包括这次委托也是这十人给工会发出的,不然哪来这么丰厚的赏金?虽然我们不可能知道十甲有多富有,但能拿得出这么多赏金对付一只云霄凶兽,这说明十甲肯定是是富的用金子建城堡都没问题了。”

    “这同时也说明这个云霄凶兽恐怖的难以想象。”一旁的薇薇安泼了盆冷水:“商人追求的是利益,能自己解决的事情就不会请外人,这只云霄凶兽只会比他们要付出的金子更难对付。”

    猛虎团的人愣了一下,凯因了头:“薇薇安小姐说的有理。”

    “不愧是我美丽的公主殿下,总是这么的冰雪聪明,说话更是透彻本质,振聋发聩。”

    “你有心事?”薇薇安见猛虎团那边对渊礼讨论的火热,陈凡却一副走神的样子。

    “没什么。”陈凡摇了摇头,不愿多说。

    见陈凡这样,薇薇安也不好追问,只是看向陈凡的眼神多了一些担忧

    此时余火未灭的沉沦魔营地内,一个穿着暗红色兜帽长袍的女人站在这里,她拿出自己手中的夺魂石,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不在这里。”

    说完,她突然意识到什么来了,迅速消失在营地内。

    女人消失不多时,一队银甲骑士也来到营地前。

    “来晚了?”领头的骑士有些疑惑。

    摘下头盔,这骑士竟然是贞德,背后的银甲骑士身份自然不言自明,是教会的教团武装。

    “贞德大人,我们的命令是活捉这里的沉沦魔,无论沉沦魔作恶如何,沉沦魔都需要经过教会的审判,而不是这样死去。现在火焰未灭,行凶者肯定走不远,我建议我们留下小部分人手协助善后,我们继续向前追击。”副官说道。

    贞德了头:“也只好这样了。”

    贞德回头对身后的教团骑士下令:“第三小队,你们留下二十人善后处理这里的尸体,再分出一人给他三匹马把这个消息传回圣城的审判所,务必把消息带到审判长面前。”

    “是。”手下第三小队的小队长调转马头回到队伍安排留下的人手。

    “其余人,随我继续追击。”贞德厉声喝道。

    “是!”身后响起整齐响亮的回答。

    贞德握紧拳头,她已经让审判长失望了一次。这一次,她绝不允许自己把任务搞砸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