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对质

    人生总是爱对你开玩笑,就比如陈凡现在的样子。http://www.uuk.la

    www.uuk.la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眼前的剑圣,居然杀气腾腾的拿剑指着他,自己可真是冤枉。

    “等一下!”陈凡急忙叫停:“剑圣阁下,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了?比如说,其实你刚才想表达的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我旁边的魔女呢?”

    “没有误会。”斯图亚特手中的剑依旧指着陈凡:“我要找的就是你,软泥怪!”

    “能说下理由吗?”见对方指名道姓要找的是自己,陈凡反而冷静了下来:“我和剑圣阁下好像没有什么过节吧。”

    “我和你的确无过节,但既然我是洛拉斯的守护者,我就会保护城内的每一个人!”斯图亚特正色道。

    “巧了,我也是个守护者,咱们还算同行呢。”

    “谁和你这个魔物为伍了。”斯图亚特的剑斜指了下山德鲁:“我原想你只是个弱小的魔物,不会危害平民,自然也不想为难你,哪知道你竟然威胁这个贩酒的,胁迫他听从你的命令,我绝不会放任平民给你这等魔物迫害!”

    陈凡凌乱了,他说什么?软泥怪大爷我什么时候胁迫过别人了,这什么剑圣的脑回路还好吧?

    “喂!说话凭良心啊,我什么时候就胁迫这过他了,你怎么不先听下当事人的解释?”陈凡怒了,这顶强行扣上的帽子他才不要。

    “你分明威胁这个老实人,还想狡辩?”斯图亚特咄咄逼人。

    “淦,你个当事人现在来来说说,我威胁过你吗?”陈凡转头对山德鲁说道。

    “我?我吗?”山德鲁指着自己,他也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另一旁的薇薇安突然笑了一声,等陈凡回头怒视,又恢复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好,我倒想看看你能有什么解释。”斯图亚特压下剑,转头对山德鲁说:“别担心,说出你被软泥怪胁迫的实情就好,我会保护你的。”

    “胁迫……什么呢?”山德鲁小声呐呐道。

    仔细想一想,山德鲁也想不到陈凡这个魔物哪里胁迫自己了,如果非要说的话,跑上他的车导致这一路他也跟着被人追杀这个倒是有点胁迫在里面。

    而且……既然剑圣大人都说要保护我了,就代表了自己安全有保障。再说了,继续跟着魔物和魔女自己肯定会给教会通缉的吧?

    随便给自己安个罪名,自己的人生就完了。现在有剑圣大人的担保,自己就是个被胁迫的无辜之人,还能尽快脱离这危险的旅程,早点回家。

    山德鲁在想:要不……自己就顺着剑圣的话,说这个软泥怪胁迫自己?

    “不必担心,我以我的荣誉发誓,我绝对会保护你的安全。”见山德鲁犹豫的神情和那晚在旅馆客栈见面时一模一样,斯图亚特更坚信了是陈凡这个软泥怪在胁迫这个可怜的老实人。

    为了让这个老实人放心,斯图亚特以骑士最看中的荣誉起誓。

    这会陈凡冷静下来后也觉得不妥了,自己的魔物外形身体,身边还跟着个魔女,而这个驾车的酒贩是个普通人类,光是这点就有足够理由让山德鲁站到同是人类的剑圣一边了。

    但陈凡还是很不爽这个剑圣,凭什么污人清白,我还没开始这么干你就跑来说我干了,能不生气嘛。

    虽然陈凡有想过到时和山德鲁分别的时候威胁下山德鲁不能向别人透露他的消息,可这毕竟还没动手,就不能算有的嘛,这会斯图亚特就跑来说这事,这其中也有类似计谋被提前拆穿的生气。

    山德鲁叹了口气,终于下定决心,抬头对斯图亚特说道:“剑圣大人,这位魔物大人没有胁迫过我。”

    气氛变得有些安静。

    连陈凡都有些意外了。

    “无论是这位魔物大人还是魔女小姐,他们都没有胁迫过我。”山德鲁对斯图亚特说道:“我也只是害怕被那些追来的刺客杀掉,才跟着他们跑的。”

    山德鲁这话说完,连他自己都有点惋惜自己错过好机会了。

    他的确有想过干脆自己说几句假话,站到剑圣这一边自己也好离开这里。

    但是他也想到了自己教过他的儿子,要做个诚实的人,虽然在这儿子不会知道这个,但这种事情怎么能因为别人没看到就能说没发生呢?

    更重要的是,先前陈凡承诺过他会赔马车的钱,自己要是不跟陈凡一道自己这架马车的损失就真的打水漂了。

    剑圣能保自己安全可不会给回他马车的损失费用啊,比起安全,山德鲁更想要拿回马车的损失。

    “听到没有,我没有胁迫过他,这都是你的一厢情愿!”陈凡对着斯图亚特叫嚣起来。

    “怎么可能。”斯图亚特向山德鲁质问道:“先前我在酒馆和你谈话,你说话语气犹犹豫豫的,你在隐瞒着什么,不是这个魔物在胁迫你,你那时又为什么支支吾吾?”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斯图亚特逼问。

    “那是因为我以为那枚金币是你的,我怕你是来问我金币的事情才这样的。”山德鲁无奈道。

    “金币?”斯图亚特一头雾水。

    “我在这要补充一下,实际上那枚金币是我留下来作车费的。”陈凡插话。

    “也就是说,你没有威胁这人,还给他留下高昂的车费,然后因为我……”

    “所以,都是误会。”陈凡也没继续咬着不放,既然斯图亚特已经意识到是自己想错了,陈凡也赶紧给对方台阶下,才不是因为对方是剑圣自己害怕对方恼羞成怒这个原因。

    “嘛,既然事情也解开了,那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下水道…啊呸…独木桥,大家当无事发生?”陈凡询问道。

    斯图亚特摇摇头,剑指向另一边:“还有这个魔女。”

    “吼吼,请自便,请自便。”陈凡赶紧跳到一边:“我和她不熟。”

    “你们逃出洛拉斯的时候你就站在她肩膀上,我看的一清二楚,这也是不熟?”斯图亚特反问。

    “我一个魔物怎么会认识什么魔女呢,且不说还有的魔女会抓我们魔物做施法材料呢。”陈凡露出最真挚的神情,补充道:“你要信我啊!”

    “我是他的女人。”薇薇安面色不改,轻轻说道:“我被软泥怪大人要求签下了共生者契约,现在我的命都是他的,换而言之我是他的奴隶,他想对我怎么样我都不能反抗。”

    你要点脸行不行,睁着眼睛说这些瞎话你的良心不会痛的吗?陈凡心里大骂。

    果然这话一出,斯图亚特原本对陈凡缓和下来的神情变得比一开始还要凌厉。

    斯图亚特正要说什么,外边响起骑马的跑动声,这声越来越大,正向磨坊位置奔来,听声音人数可不少。

    陈凡叹气,这下又跑不掉了。

    “我说,剑圣阁下,要不我们这边先停一下,看下外边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