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剑圣

    斯图亚特这话一出首领笑了出声。

    “我看你还没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吧,区区一个骑士,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要解决我们?你是白痴吗?”

    周围的追兵跟着笑出声。

    “一群土鸡瓦狗罢了,我一人,足矣。”

    斯图亚特面色不改,持剑立于阵前。

    “够了,我没功夫跟你这个跳梁小丑开玩笑。一起上,杀了他。”

    追兵的首领手一挥,手下十余人拔剑围了上前。

    “卡山德钢剑?”斯图亚特瞥见包围上来的人手中所持有剑,讶异道:“这是只有卢克王国才有出产的特种钢,普通人根本拿不到,你们是怎么拿到的?”

    “你居然知道?”首领瞳孔一缩:“看来不能留你在这个世上了,死前不妨让你死的明白,我就是卢克王国恐怖堡的艾达因爵士,卢克王**情处副统领。”

    “你们堂堂军人,竟然乔装做出暗中袭击平民这等下流勾当?”

    “你懂什么,我们军情处就是大帝暗处的利刃,只要是大帝的命令,我们必须执行。哼,对于一个死人而言,我已经给你解释的够清楚了,你也能死的明白,现在你必死无疑。”

    艾达因抽出长剑,亲自冲向斯图亚特。

    艾达因想不到自己的一番话给陈凡的回音能力听的一清二楚,先前陈凡对魔女已经估计错误了一次,现在才发现自己对情况的评估还是算错了,这个魔女的烫手程度还是超出他的想象。

    这个魔女到底什么身份,居然能惊动一个王国要来抓她,而且还要掩饰身份乔装成刺客,连身份都不敢声张。

    陈凡互相想起,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卢克王国应该是同属教会圣光同盟下的其中一国,当初进攻魔法森林的时候还派出一名龙骑士参战。

    教会要审判这个魔女,而同盟国之一的卢克王国却要暗中抢人

    陈凡看向薇薇安,自己似乎想到了一些原因。

    “你看什么?”薇薇安见陈凡盯着自己,反问道。

    “我在想要是万一死了,死前过过眼瘾都也好。”陈凡说道。

    “想什么呢,你受的伤还要由我承受,就是要死也是我先死。”薇薇安回道。

    “这可难说。”陈凡对薇薇安说的表示怀疑。

    “我可不想死啊。”一旁的山德鲁瑟瑟发抖。

    薇薇安突然对着陈凡诱惑的笑了笑:“既然你担心我是不是在骗你契约效果是假的,那要不要死之前在这我给你侍寝一次呢?”随后又假装惊讶的说:“哦,我都忘了你只是只软泥怪,那方面好像没办法呢。”

    陈凡不为所动,跳到薇薇安的膝盖上微笑道:“你怀疑软泥怪大爷我没办法让你升天?”

    “你真像人,或者说你就是。”薇薇安笑吟吟的:“我知道你肯救我是想问什么问题,我能看见你身体下的灵魂,我知道你是什么。”

    陈凡收起笑容,上一个跟他说‘我知道你是什么’的,是拉扎卡因。

    “我说过的,逃出这里,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薇薇安正色道。

    陈凡不再说话,从窗口看向磨坊下边。

    艾达因和手下持剑冲了上去,从各个方向想斯图亚特包围过来。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情报人员,几乎是同一时间,艾达因和手下同时出剑刺向斯图亚特,即使斯图亚特躲过正面,也无法躲过四面八方袭来的剑。

    可以预见,斯图亚特如果留在原地,无论作何反应,身上都会留下数个窟窿。

    面对四面八方袭来的剑,斯图亚特往前踏了半步,侧身作出拔剑姿态。

    艾达因冷笑,这漏洞百出的姿势有何意义,动作这么大,根本挡不住他和他的手下刁钻的攻击位置。

    剑轻稍稍拔出剑鞘一丝。

    就在这个瞬间,一阵死亡的阴影笼罩艾达因的心头,他的感知告诉他,到自己如果这样攻过去自己必死无疑。

    怎么可能,不过是个不起眼的骑士罢了。

    眼前不起眼的敌人,和多年多年生与死的直觉对比,艾达因选择了相信直觉,立刻收招急停。

    “斩!”

    就在艾达因他的手下近身出手攻击的瞬间,斯图亚特拔剑了,一道银光瞬间闪过,一阵血雾飞溅,每个近身的敌人身上都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不偏不倚正在喉咙的位置。

    艾达因吓的浑身发冷,庆幸自己的直觉救下自己,转眼又想到斯图亚特的剑术,不由得一阵颤抖,“怎,怎么会这样的。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德兰帝国下派科夫塔公国洛拉斯的历练之人,受封钢心骑士,洛拉斯的守护者,斯图亚特。”斯图亚特平静的答道。

    “斯图亚特?”艾达因死死的盯着斯图亚特,“你就是那个史上最年轻的剑圣,斩铁剑圣斯图亚特?”

    “剑圣是别人的恭维,我只是个用剑的骑士。”斯图亚特双手反握佩剑,佩剑插入土里。

    “我投降,别杀我,如果知道您是剑圣,我们打死都不敢和您作对。”得知了斯图亚特的身份,艾达因再无斗志。

    “我无意杀戮,况且你是卢克王国的人,既然你透露了名字,如果我杀了你对两国关系不好,只要你离开不阻拦我,我绝不会为难你。”斯图亚特说道。

    “多谢剑圣阁下今日不杀之恩。”艾达因当即让手下撤离,“撤,我们走。”

    斯图亚特收起佩剑,抬头看向磨坊,迈步向磨坊走来。

    磨坊看完全过程连对话也全部听到的陈凡只觉得内心一片苦涩,这魔女真是剧毒,连剑圣这种东西都给吸引来了。

    “怎么了?”看到陈凡的表情,坐在一旁恢复的薇薇安问道。

    “那伙追兵逃跑了。”陈凡有气无力的说。

    “真的?”山德鲁眼前一亮,“本以为自己必死了,现在那伙追击的人走了,意思是大家都能活下来了。”

    “这不是好事吗?”薇薇安反问。

    “问题是,现在来了个剑圣,一剑就把那群追兵吓跑了。”

    “呃”山德鲁脸色凝固。自言自语的喃喃道:“剑圣剑圣应该都是很有名的大人物吧。应该应该是不会管我这样的小人物吧?”

    “你到底是多吓人啊,连剑圣都要来找你。”看着薇薇安,陈凡几欲崩溃。

    “你怎么能确定那个剑圣就是找我的?”薇薇安反驳。

    “不是找你还能找谁?难道找我不成?”陈凡翻了个白眼:“我都不认识他,连见都没见过,这里除了你,还能找谁?”

    “咚!”

    斯图亚特一脚踢开挡住大门的车厢,连带后边堆起来的几个石磨一并踢飞。

    斯图亚特提剑杀气腾腾的来到磨坊二层,缓缓举起手中的剑对着陈凡:“软泥怪,总算让我追上你了。”

    “蛤?”陈凡懵了,居然不是来找魔女真的是来找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