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进入地牢

    陈凡一路耐心的等两人把教堂的偏室都打扫完后,尾随二人来到了厨房拿了送饭的餐盒,之后两人来到教堂偏殿一处。http://www.uuk.la

    www.uuk.la

    一路在各处横梁跳动没有落地的陈凡倒是没人注意到他。

    走在左边的教徒上前扭动一座雕像,石壁打开一道大门。

    把监禁的地方设在教堂偏殿地下,如果不是陈凡正好躲在横梁上正好看到,未必能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设置监禁的地方,难怪红衣主教亚伦对关押魔女地方的安全胸有成竹。

    就在大门发出响动缓缓打开之时,陈凡往下一跳,跳到教徒外袍后边的兜帽里。

    这个行为有些大胆,不过由于大门的响动吸引了教徒大部分的注意力,加上陈凡动作极轻,甚至在即将跳进后背的兜帽前还朝着地下吐了一发水箭,用水箭的反冲力减缓自己下落的加速度,最终毫无声息的落入兜帽内。

    虽然过程有些冒险,但好在教徒没有察觉自己放下的兜帽里多了个东西。

    陈凡不能确定地下的环境,万一到了找不到躲避的地方自己根本没办法前进,这样跳进兜帽虽然有些冒险,但只要成功了就是最好的躲藏位置。

    朝着地下发射的水箭只是很少量的水,不用几分钟就会风干,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引起怀疑。

    往下的地下室建的很深,两位教徒往下走了将近五十步才到底,往后是一条很长的通道,每隔十米就有两名圣卫立于两边。

    陈凡猜的没错,底下的通道根本没有自己能躲避的地方,四方笔直的一条通道根本没有视野死角,自己想要在这些圣卫眼皮底下毫无知觉的溜过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走过这条通道拐弯,又是一道沉重的钢铁大门,两位圣卫守在门边,一旦出现有人强攻地牢的情况,第一时间就能锁死后边的囚室,从而阻止劫狱的情况。

    两位守在门前的圣卫见来的是给囚徒送饭的教徒,便打开了大门,里面才是真正的关押地方。

    两边是独立分开的囚室,黑铁浇筑的一根又一根拇指粗的铁柱作监牢大门。这样的监牢大门不仅坚固耐用,里面被关押的人的动静还一览无余。

    这里关押的人不多,不过普通罪犯也不会被关在这,只有教会要审判或处死的囚犯才会被关押在教会的地牢,被关押的大多是公然反对教会之人。

    对付异端,教会从不吝惜自己的残忍一面。

    教会当着民众面前以火刑审判对付异端的手段维持民众对教会的戒惧和威严,对于任何胆敢诋毁教会的人或言辞,无论天涯海角都会被抓上火刑架,而且无论是谁都一视同仁。

    曾经神圣同盟的一位公国大公因为不满教会对公国内政的指手画脚,某一次酒后失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着手下一群近臣面前大骂教会,还咒骂教会。

    结果第二天这位大公就被抓进审判所关押,三个月后大公被教会送上火刑架。

    教会当着大公的国民的面前烧死这位大公,时候连带大公的家族尽诛,以此震慑同盟各国皇室。一时间同盟各国皇室人人自危。

    事后告密的大公的是其中一位近臣,这位近臣被教会扶持代替了大公的位置,成为教会忠实的傀儡,教会通过一系列手段牢牢控制住同盟各国。

    这些被关押在这的犯人要么就是死在终日不见阳光的地牢里,要么就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的火刑架才能看见头顶的阳光。

    里面被关押的人由于长时间处于微弱的烛光之中分辨不出时间,早已被逼疯,一动不动的坐在囚室内,就是一具会呼吸的行尸,即使教徒出现眼前放下食物也是一动不动的。

    “男的,男的,男的,怎么都是男的,魔女呢?”囚室一间又一间的走过,陈凡却始终不见那个关押的魔女。

    总不能告诉我魔女里面也有男人吧?真要这样还算个鬼的魔女啊,怎么想都应该叫魔男或者男巫才对吧。

    两位教徒放下最后一份餐食后转身往外走去,一直没看到魔女,这时陈凡快要呆不住了,怎么回事?难道魔女不是关在这?

    路过通道时,旁边的的教徒突然停下,指着尽头的一间囚室向同伴询问到:“我们好像没有给这间送过吧?”

    同伴教徒叹了口气:“你的记忆真是不行了,那间是关着魔女的,谁敢给她送吃的啊。为了确保她不能施法,那个魔女被绑在动都动不了,这还怎么吃?”

    “那倒是。”旁边的教徒点头:“咱们赶紧走吧,我实在不想呆在这种关押异端的污秽的地方了,呆多一秒都不想。”

    “我也是。”同伴教徒点了点头:“说起来,我的兜帽好像突然就轻了点,难道我的兜帽刚才有别的东西?”

    在听到魔女被关押在这,陈凡当即趁着两人谈话没注意的时候跳出兜帽,幽暗的地牢下举着火把的两人没注意到角落的陈凡。

    “轰隆!”两位教徒离开后,外边的大门一声轰隆锁紧,囚室内变的静悄悄一片。

    陈凡走向通道尽头关押魔女的地方,有别于其他囚室,这间囚室的门居然和外边圣卫守护的大门居然是一模一样的,这里只是小一号而已,这堵厚实铁门锁死室内。

    这下陈凡又遇到难题了,别的囚室只是黑铁浇筑的铁柱做门,陈凡好歹能从缝隙钻进去,这堵铁门则不同,陈凡根本找不到任何能钻进去的地方,唯一一道缝隙就是门边的锁孔。

    盯着锁孔好一会,陈凡从胃袋找到一块铁片吐到地上,接着口中吐出一道细小却温度惊人的熔火开始烧融铁片,将铁片融成铁水定型后喷水冷却。

    随着轻微的滋滋声,一条铁丝弥漫着青烟中成型,剩下没用到的铁片依旧保持铁水的赤红。

    “我这人没别的擅长地方,唯独各方各面的书都稍有接触,虽然多而不精,但却是什么都懂得一点。”陈凡笑了笑,巧的是,他正好看过铁丝开锁技巧的书。

    咬着铁丝,陈凡将铁丝捅进锁孔里。

    铁丝开锁不难,更别说是是这些内部结构算不上特别精密的锁。锁头依靠装置内一的数道突起的弹簧钩住锁口咬合,只要挑起弹簧到刚好的位置扭动自然就能开门。

    开锁需要出色听音能力,弹簧在合适的位置会发出极为轻微的一声吧嗒声,这个反而是现在陈凡的强项。

    铁丝接触锁口碰撞产生的声音反馈回的震动在陈凡脑海展示出这道锁的内部完整的结构,一共五道弹簧,铁丝挑到底,逐一测试每道弹簧的咬合位置。

    随着接连五声咬合的“啪嗒”声,钥匙的形状一间在陈凡脑海成型。

    将剩余的铁水塑形冷却,一把钥匙成型。

    咬着钥匙插进锁孔扭动。

    “咔嚓”的一声,大门终于打开。

    陈凡进了囚室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