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斯图亚特

    马车在颠簸走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清晨,山德鲁肚子有些饿了,想起干粮在晚上装货的时候顺手就扔到酒桶边,下车到后车厢翻开帆布。

    面饼干粮和清水都放在一个酒桶盖上,山德鲁拿起面饼啃了一大口。这种豆子面饼很干,而且寡淡无味。

    唯一的有点就胜在耐储存,即使长久存放也不会变质,口感不会有太大差别(反正也没办法再差了),以及吃下一口饼只需一口清水面饼就能发起来,相当顶饱。

    山德鲁就着凉水吃饼,顺便清点一遍自己的货物,一共十六桶酒。

    1、2、3、4、515、16。

    数目没少,山德鲁松了口气。

    山德鲁准备放下帆布继续赶路,忽然的,山德鲁注意到角落的一桶酒后边边缘有道小小的阴影,这道阴影还有节奏的轻微蠕动着。

    “那里有东西?”山德鲁一惊。

    现在天还没亮,四周还是灰蒙蒙的青蓝色,山德鲁的不真切,不敢贸然断定,说不定有只小松鼠之类的小动物躲在那里?

    山德鲁小心的走过去。

    “请问,能分点清水给我吗?”身后的声音吓了山德鲁一跳,回过头发现一个骑着马的青年再自己旁边。

    “我很口渴,能分电清水给我吗?”青年礼貌的又问了一遍。

    “好的。”山德鲁递过水袋,青年接过水袋仰头喝下。

    山德鲁注意到青年额头很多汗,大冬天的还出这么多汗一定是不久前还在剧烈的运动,往下看到青年胸前的十字剑胸针,这人至少是个剑士,说不定还是个剑师。

    这个胸针只有经过国家考核才能得到的胸针,根据胸针的外形表明这人的职业身份和使用的武器。

    山德鲁分辨不出这些胸针的区别,只知道代表的含义。

    胸针的材质决定这人的考核等级。剑士,剑师,大剑师,每一阶分五段,以及在这之上的剑圣。

    十字剑是剑士,弓箭是游击,长枪是突击,还有的山德鲁就分不清了。

    这些有能力的高手为国家效力,山德鲁知道自己绝对惹不起这样的人。

    “谢谢。”青年擦了下嘴角,递回水袋给山德鲁。“我看你刚才盯着木桶入神,有什么事吗?”

    “我觉得那可能有什么东西。”山德鲁指着木桶小声说。

    青年看向山德鲁指的地方,看了好一会,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我看那里没东西。”

    山德鲁想了想,既然剑士都说了没东西,那肯定是没东西了。

    “我先走了,一路顺风。”青年礼貌的和山德鲁道了声告别后策马离开。

    山德鲁放下帆布,继续驾车赶路。

    话又说回来,这位剑士大清早的在这干什么呢?山德鲁想不懂。

    车厢角落内,陈凡打了个呵欠迷迷糊糊的醒来,马车还在颠簸,被帆布包裹的车厢依旧漆黑一片。

    发生了什么吗?陈凡在想,刚才自己还在睡觉的时候马车好像停了一会吧。

    行至中午,距离洛拉斯只剩下半天路程,要是走的快点或许能在天黑之前入城。

    走了一夜的马儿累的直喘气,山德鲁决定让马儿稍事休息后立即出发,尽量在晚上前赶到洛拉斯,这里荒郊野外的,自己的货物也不安全,随时可能有山贼的出现。

    躲在车厢内的陈凡发觉马车的颠簸停下,凑到缝隙边观察四周环境。

    外边看去是一条偏僻的小道,周围树木郁郁葱葱,也不知是哪个荒郊野外的地方。

    喂,怎么看这里都是标准的山贼出没的地方样子,在这里停下真的没问题吗?陈凡下意识的想到。

    不过应该没问题吧,不要总想这种这么巧合的事情,哪来那么多的巧合

    “想活命的就乖乖站着别动。”一声粗犷的暴呵声响起,林间冲出一群骑着马拿着匕首和长刀的山贼,向着山德鲁冲来。

    打脸来的如此之快。

    山德鲁吓得魂飞魄散,抓起缰绳就猛抽,马儿吃痛跑起来。

    后边山贼大喊道:“奶奶的,大半个月没开张,想跑?问过爷爷们没?”

    山德鲁只能奋力抽动缰绳,希望马儿能跑快些逃脱,然而马车拉着十六桶满装的酒水,加上马儿走了一夜,马儿体力不支,马车和身后山贼的距离不断缩小。

    山德鲁吓的头都不敢回,他怕回头看到凶神恶煞的山贼向他扑来。

    他不能倒下,一家人的收入全部顶在他的肩上,如果他倒下了全家都要吃西北风了。

    他不能没了这批货物,苹果园被毁的山德鲁要是这批货物被抢,他就再也没钱买苹果树的树苗了。

    “奶奶的,叫你别跑你偏要跑,这么爱跑看老子等下抓住你不把你的腿给剁了。”距离越来越近的山贼头领咆哮道。

    “麻烦啊,看来得帮这个卖酒的大叔一把了。”透过缝隙看到越来越进的山贼,陈凡想到。

    他可不认得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是山德鲁有了什么意外,自己还怎么去城里打听消息。

    现在他也没办法现身近战肉搏,远程的话熔火之心的能力在这种又是木头又是酒精的环境释放怎么想都是很不明智的行为,一个不慎引火烧身。

    好在陈凡已经吞噬分解了海主,海主的能力也全部掌握。既然火在这不好用,那就用水好了。

    擒贼先擒王,陈凡从胃袋调出一口清水含在口中,透过马车车厢的缝隙瞄准追在最前边的山贼头领心脏位置发射。

    水箭术,海主当初使用水弹的弱化版,利用空气的高压把水挤成一支锐利的箭贯穿敌人。

    在威力等各方面都逊色于水弹,不过这样也有好处。一个是消耗极少,一发水箭半杯水就够了,水弹一发至少用掉一酒桶相当的水量。二是因为量小,也不容易被发现,用作偷袭不容易被发现。

    水箭射向山贼的心脏而去,而山贼还毫无知觉。

    “往我这边走,我掩护你!”小道另一头一声喝声响起,山德鲁下意识扭头看去,竟然是清晨和自己碰过一面的青年。

    “到此为止吧,绿巾山贼团,我斯图亚特已经追捕你们很久了,今天你们跑不掉的。”青年剑师斯图亚特策马拔剑奔来。

    “该死,都拿出武器战斗额。”一道水箭无声无息的穿透山贼的胸膛,留下一道小小的血洞,山贼头领至死还保持举刀冲锋的姿态。

    山德鲁和斯图亚特插肩而过,斯图亚特冲向绿巾团,陈凡见有人施以援手,赶紧停下第二发准备发射的水箭。看来现在没有自己出手的必要了。

    惊魂未定的山德鲁一口气跑了好几里地,直到马儿再也跑不不动停下喘气,任山德鲁怎么叫骂就是不肯动,这才停下。

    “绿巾山贼团”陈凡差点笑出声,名字都起到这个份上了,也只能原谅这群山贼了。

    不过那个山贼团几十号人,就一个人行不行啊

    地方倒下一片尸体,倒下的全是绿巾山贼团的人。

    而陈凡担心的青年斯图亚特站在山贼尸体旁,衣服整洁,没有沾上一滴血迹。

    这些山贼不肯乖乖受降,无奈下斯图亚特只能痛下杀手。

    这些山贼死的很干脆,全部是一剑穿心而死,如果一位大剑师级别的剑客见到这样工整的伤口肯定会惊叹出剑之人的剑术是何等的精妙。

    山德鲁猜错了,斯图亚特的实力至少也是大剑师级别,年不过二十五却有大剑师的实力,放眼大陆也没几个人有这个实力。

    斯图亚特走到山贼首领的尸体前,首领的胸口同样有一道他留下的伤口。

    这个山贼首领死的时候太蹊跷了,斯图亚特的剑刺向山贼首领的胸口时感觉自己刺中的是个死人。

    斯图亚特蹲下检查首领的伤口。

    忽然的,他看到在自己的剑伤往上半寸的位置有一道小孔,伤口周围还有淡淡的水痕。

    水痕?

    斯图亚特站起身,看向山德鲁离开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