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你的名字

    “那你打算起什么名字?”陈凡询问道。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叫什么名字。”巨魔摇头。

    陈凡很无语,为争取名字而努力的故事不是没有,但像巨魔这种光是想着自己能有名字,连该起什么名字都不清楚的,还是第一次见。

    “要不,你帮我想个名字?”巨魔的智慧仅限战斗,起名字这种繁琐的事情巨魔实在想不懂,干脆让陈凡帮忙。

    “你的名字我帮你起,这样真的好吗?”陈凡有些哭笑不得:“你辛辛苦苦才得来的名字要我帮你起”

    “没事,名字只是个叫法,叫啥无所谓。”巨魔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按巨魔的意思,他在乎的不是叫什么名字,而是名字背后被族人承认的象征。

    “那叫特朗德尔怎么样,这名字很不错吧?”陈凡按照自己对巨魔的印象随口说道。

    “行,从现在开始我就叫特朗德尔了。”巨魔一口应下。

    陈凡差点没被呛到,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名字巨魔当即就决定是这个了。

    嗯,一样是用冰棒子,还是巨魔之王的儿子,以后很可能还会继承巨魔之王的地位,名字叫特朗德尔没毛病。

    话说要是巨魔用双斧的话,那陈凡很可能建议巨魔叫愈拉卡了。

    巨魔特朗德尔在海王虫脑袋附近转了几圈,苦恼的说:“陈,我发现我们没办法把这只海王虫搬回去了,它太大了。”

    确实,海王虫的体型比好几十个巨魔都比不上。

    “看来我们只能割下它的虫头,和甲壳,再带些肉吃了再回去吧。”特朗德尔语气满是遗憾。

    像海王虫这样强大的生物身上的肉绝地是大补的食材,虽然说块头大肉质肯定是粗点,但能量高就足够了。

    “我能帮你带回去。”陈凡不紧不慢的说。

    “你?”特朗德尔一脸不解。

    “我能把海王虫吃下去,带回去再吐出来。总之,先割点肉回去的路上吃吧。”陈凡提议,顺便吐出把小刀给特朗德尔。

    特朗德尔不再说什么,拿起小刀爬上海王虫脑袋后边和身体相连的脖颈处,从这一处甲壳缝隙开始切割。

    从海王虫体内挖出几斤肉后,特朗德尔从海王虫脑袋上跳下来。

    再特朗德尔不解的目光中,陈凡慢悠悠的走到海王虫面前,张开嘴巴贴上去。

    下一瞬间海王虫已经吸进陈凡的胃袋,这只海王虫占了胃部空间的二十分之一。

    特朗德尔看的目瞪口呆,庞大的海王虫瞬间给陈凡这个软泥怪一口给吃了。

    “不用担心,回到部落就吐出来给你们,海王虫在我肚子里是不会消化的,而且保证新鲜。”

    “陈,你帮了我大忙,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特朗德尔高兴的说,“这海王虫有你的一半。”

    海王虫的价值巨大,海王虫的肉是大补的食物,坚硬的甲壳可以打造既轻盈又坚固的盔甲,海王虫的内胆和腺体更是有极高价值的物品,尤其是腺体,更是人类贵族最爱,其最主要是腺体对壮阳效果显著。

    果然很多东西只要和壮阳挂钩的总会特别抢手。

    “这海王虫是你一人击杀的战利品,我什么都没做。”陈凡摇头拒绝,他没想过占他的巨魔朋友便宜,“我只是顺路帮你带回去罢了,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没有你这海王虫我也带不回,这里面当然有你的那份。”特朗德尔坚持道。

    巨魔都是固执认死理的家伙,只要巨魔认为你帮了他,巨魔就会千方百计的回报,这也是巨魔的传统。

    陈凡想了下,点了点头:“这样吧,回到部落后你把海王虫的内胆,腺体还有内脏的部分都给我,剩下的都是你们的。”

    “这哪行,这可不值一半。”特朗德尔有些急了。

    “对你们巨魔来说的确不值,毕竟腺体啊内脏啊这些东西你们也是当肉吃。但对我来说这已经值一半了。”陈凡表情很认真:“这些东西我都有用,不是用来吃的,对我的来说这些内脏的价值和剩下的已经对等了。”

    见陈凡坚持,特朗德尔只好同意了。

    稍作休息恢复了些体力,两人动身往部落方向返回。

    来时用了三天时间,回去至少也需要走个三天时间,一路上特朗德尔都很兴奋。这其中既有自己独自击杀强大野兽向族人证明自己配得上名字的喜悦,也有这一整只海王足够整个部落饱饱的吃上一个星期的开心,这可是了不得的分量。

    一直走到半夜,又累又饿的巨魔找了个避风的背风的雪堆坐下准备休息一夜再动身,从背包拿出先前割下的生肉,巨魔看着生肉,愣了好一会。

    “陈,我忘了我们在冰原找不到生火的东西,我们没办法烤肉了怎么办?”

    陈凡:“”

    “你们巨魔吃不下生肉吗?”

    “也不是不能吃,不过实在不想吃生肉。”巨魔叹了口气:“实在没办法的话为了活命也只能吃生肉了。”

    和熟肉相比,生肉可能有寄生虫,这是相当危险的事情,连巨魔都懂得要吃熟肉。

    陈凡想了想,从胃袋翻箱倒柜不知在哪个角落找到了些干柴吐出来,鼓起嘴巴喷出火焰点燃木材。

    巨魔看的一愣一愣的,“陈,我发现你太厉害了,这么小的个子,怎么装得下这么多东西呢?好像想要什么你都能吐得出来装的下去。”

    陈凡翻了个白眼,可不是嘛,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像那个圆滚滚的爱吃铜锣烧的蓝胖子,一个百宝口袋里什么都有。

    有了柴火,巨魔捡出一根稍粗的当作烤架串上海皇虫肉,开始炙烤。

    调料什么的自然是没有的,就是干巴巴的直接烤熟。陈凡忽然想到巨魔煮食都没有调味,清淡过头了。

    “你们烤肉不放点盐吗?”陈凡出声询问。

    “盐?那是啥来的?”特朗德尔想了想,搞不懂,只能摇头。“就这样吃就行了。”

    商机。

    在这一瞬间,陈凡想到的是这个。

    正好不久前鹰身人向他报告高地发现了一个盐矿资源,既然很多魔物部族都是吃熟食的,大多还不懂锝用盐,看来盐矿很快就有销路了,盐这种东西肯定是必需品。

    陈凡这边正想着,巨魔递过把一串烤好的海王虫肉放在陈凡面前,把陈凡的思绪从如何推销矿盐拉回来。

    海王虫肉烤的微微焦黑,正好带上一层焦脆的口感。失去味觉的陈凡现在吃东西唯一在意的就是口感了。

    说是海王虫肉,实际吃起来并不像虫子肉那种怪异的东西,倒是更像鱼肉。

    这也不奇怪,海王虫名字有虫长的也像虫,本身却是生活在深海的凶猛鱼类,被称为海王足以证明在海洋中的凶猛程度,完全因为颜值抱歉才被叫做海王虫。

    海王虫的具体信息在陈凡吃下烤肉时经过真实的解析得知。

    陈凡突然明白了先前觉得不妥的地方了。

    “特朗德尔,你不觉得奇怪吗?”陈凡突然转头道:“海王虫生活在深海,很少靠近海平面。更别说就在我们附近,你刚放下血袋就正好把海王虫吸引来,这是不是也太凑巧了?”

    “啥意思?”特朗德尔有些摸不清头脑。“你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吗?”

    “说不清楚,总感觉有点奇怪。”陈凡仔细思考着。“之前我观察你和海王虫的战斗,我觉得海王虫的体力下降的很快似乎它本身就遇到了什么事。”

    “这有啥可想的,能打赢就是好事。”巨魔满不在乎的一口咬下一大块海王虫肉。

    见巨魔一副不在乎的样子,陈凡也释然了。

    也对,有时候自己可能真的想太多了,指不定就是头运气不好的海王虫撞上它们而已。

    吃过晚饭,两人围着火堆睡下休息,明天一大早再赶路。

    陈凡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了多久,他听到附近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下意识的醒来,此时天已经微微发亮了。

    转身看去,一旁的巨魔睡得安稳,还打鼾声,幸好鼾声不大,没有引起外边的注意。

    屏住呼吸,陈凡慢慢爬上雪堆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