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五章 秘密会议

    贞德没有劈下那一剑。http://www.uuk.la

    www.uuk.la

    这一剑被阻止了下来,阻止贞德的不是别人,是圣卫骑士长。

    准确来说也不能算圣卫骑士长拦下的,圣卫骑士长的教阶在贞德之下,没有资格阻止贞德的决定,拦下贞德的是骑士长的一句话。

    “且慢,这个魔物对审判长可能有利,我们不该杀了他,这个魔物结局如何应该交由审判所决定。”

    听到骑士长提及审判所,虽然贞德不明白这种汲取他们生命,恶贯满盈的魔物到底还有什么价值留着,但是又想到自己过去的罪孽,贞德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大剑。

    自己也曾是罪人,但审判所净化了她,或许审判所认为这个魔物也值得一次原谅。

    “贞德大人,把这个魔物交给我吧,我会派人把他遣送至审判所,连同需要传达的讯息。教宗和审判长大人也说了有关软泥怪的一切不寻常的信息必须上报,现在魔物建起坚固程度我们城镇相差无几的城墙,这是不寻常的,我们需要教会给我们下一步指示。”骑士长说的,抓起腿骨碎裂的戈什洛,就像抓一只狗。戈什洛一阵痛哼,不敢反抗。

    “就按你说的吧。”贞德同意了骑士长的提议。

    贞德看着骑士长将戈什洛扔上囚车送走,几只送信的飞鸟带着密文信件飞过天空。这是从战场最快向教会传递信息方式,信鸟会不眠不休飞到目的地。教会收到报告后会同样用信鸟做出下一步方针指示,一来一回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飞鸟带着信件穿过魔法森林,信鸟从魔法森林飞到王都只需三天半的时间,密文翻译员抄译了密文后第一时间将信文的内容递交到教宗桌子上。

    大教堂最顶层,教宗梅里尔将抄译的纸张推到一旁审判长面前,审判长快速阅览内容后递给身旁的一位红衣主教。大教堂顶层会议室内共计十一人就座,除了教宗梅里尔和审判长,还八名红衣主教,以及祭祀奈兰。

    信件逐一传递阅览完毕回到教宗梅里尔手上,梅里尔把抄译的纸片撕的粉碎。这是绝密的会议,内容不会做任何记录,信息物件离开前都要销毁,避免有人留下信息。

    “贞德的进展远超我们的预期,她是个出色的虔诚者。”审判长率先说道。“魔物和各国的军力都因为这场讨伐力量大为削弱,这是我们乐于见到的结果。”

    “这是当然的,十国精锐外加我们的派出的一万五千圣卫,只要不是庸才,是谁都是这个结果。”一位红衣主教开口道。这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红衣主教从外貌来看年纪甚至比梅里尔还要大。

    “此役顺利的话,我们可以从实际加强对同盟国的影响力,进而对我们集中大陆力量的推进是有益的。虚空很快就会影响我们的位面,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另一位红衣主教发言,这位红衣主教从外貌看年约四十,是在座最年轻的,也是教会公认教宗未来接班人的有力人选。

    “奈兰,你觉得信文说的软泥怪可能是那只软泥怪吗?”梅里尔转头问坐在自己身旁的奈兰。

    奈兰没有即刻回答,稍作思索后答道:“虽然不能确定,但很有可能。那时从教宗那看到了软泥怪吞下虚空吞噬者只觉得震撼没有多想,但现在想来那只软泥怪很不简单。

    从没见过有魔物能吞下虚空生物的,即使是虚空吞噬者主动让其吞噬,也不是软泥怪能做到的。即使是为了脱离封印的束缚,虚空吞噬者也没可能愿意让一只没有智商的软泥怪吞噬自己。能让虚空吞噬者选中的软泥怪绝对不简单,从这点来看倒是和信文描述的软泥怪带头筑墙的行为是吻合的。”

    梅里尔点了点头,“分析的不错。”

    “既然这只软泥怪是引导虚空的灯塔,那务必要尽全力将其格杀。”年轻的红衣主教立即接过话说道:“不惜一切代价,在他成长起来之前。即使是一只软泥怪,能吞下虚空吞噬者的身体,放任不管的话也会成长到难以对付的地步。”

    “同意,这只软泥怪的重要意义远超整个魔法森林的扫荡。事实上我们决定扫荡魔法森林就算为了格杀这只软泥怪。让贞德放弃别的原本的作战计划,现在无需肃清魔法森林全境,全力围剿这只软泥怪,一定要在冬季之前击杀她。”另一边一位红衣主教说道。

    “信文上又提到,这只软泥怪修建了一座要塞,谁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会有攻城的,要塞相当坚固,盟军手上又没有任何攻城器械,信文请求我们调集一批攻城器械支援。”

    “那还考虑什么,让各盟国从国库调集军械,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投石车,破城弩车,攻城锤,有用的干脆都调到魔法森林那边,以防万一我们还可以增派一批圣卫。”年轻的红衣主教说道。

    “关于这只软泥怪的谈话到此为止。”梅里尔出声道:“调集军械也好,增援也好,这些大家都得出了结论。”

    “讨论到这也差不多该结束了。”白发苍苍的红衣主教说道。

    “还有一项议题吧。”奈兰奇怪道:“信文里还有提及我们抓到一只使用汲取生命法术的魔物被我们关押着,怎么处理它这个议题还没讨论吧?”

    “一只学会使用汲取生命这种邪恶法术的魔物,有什么值得讨论的。”白发苍苍的红衣主语气不屑道:“杀掉就好,这钟小事报告上来只是浪费大家时间。”

    “邪能吗?”梅里尔手撑在椅子扶手上,若有所思道。

    “这个魔物还不能杀掉。”审判长出声道:“以防万一,让这个魔物活下来对我们是有益的。”

    “哦?”梅里尔有些意外的看着审判长,“弗伦,你有什么想法?”

    “把这个魔物放回魔法森林,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帮它一把让他重新控制一个魔物部族。”审判长弗伦说道。

    “弗伦大人,你该不会觉得这些魔物也有收买的价值吧?为什么要一个使用如此邪恶法术的魔物?”老红衣教主质问道。

    “泰德大人,这不是收买,这个魔物迟早要死。”审判长弗伦正色道:“这么做只是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吗?”

    教宗梅里尔突然露出笑意:“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既然如此就按你说去帮这个魔物一把让它重新掌控一个魔物部族吧,这的确是个以防万一的好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