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血战

    自同盟军开始魔法森林的扫荡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http://www.uuk.la

    www.uuk.la

    如今魔法森林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森林变成的焦土死狱,盟军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战争开始一个月后,进入森林中部位置,现在的推进变的越来越困难,盟军的赶尽杀绝的行径激怒了所有以森林为家的人。

    盟军每向前推进一寸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直到再无退路的魔物领主们指挥魔物进行疯狂的反扑,躲在森林每一棵树上,每一块石头下,洞穴里,寻找机会偷袭,散开搜寻的盟军士兵只要稍不留神立马扑上前。

    偷袭盟军的不仅是魔物,暗地里动手脚的还有各种各样的人,狩猎为生的猎人会暗处放冷箭,别国的间谍潜入军营放火烧掉粮草。

    即使是正面战斗,绝望的魔物往往爆发惊人的战斗力以命相搏,悍不畏死的扑向盟军。用爪子,用拳头,即使手脚被砍断了,临死前魔物也要扑上去用牙齿撕咬,就是死也要拖上一个一起死。

    一连串的打击拖慢了盟军的推进速度,如果不是贞德的铁腕手段,盟军早就溃败,更别说依旧在缓速推进。

    这种状态下士兵们饱受煎熬,连睡觉都担惊受怕不敢睡死,生怕被魔物偷袭梦中割掉脑袋都不知道。

    不是每个士兵都有贞德这样顽强的意志,巨大的伤亡和精神压力下士兵的不满开始滋生,已经死了这么多人,大家都不明白跑到这里烧了这片森林的意义何在。队伍间开始流传各种各样的流言,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间谍的原因。

    不仅是底层士兵质疑贞德,各同盟国的将领对贞德也日益不满。不仅是贞德的独断专行,越过自己直接给底下士兵命令。

    更让这些将领无法接受的是,前方作战的往往是各盟国的士兵,而教会的圣卫却远离战场担当督战队。前面是悍不畏死的敌人,后背的还有自己人架着刺刀对准。

    各种各样的质疑声在盟军内部出现,这些质疑的声音有意无意的传到作为统帅的贞德的耳中,对这些质疑贞德从没有过任何解释,她所做的只有继续命令队伍前进,带领所有人继续赢下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咚!”

    一发信号弹冲天而起,仔细听还能听到远处森林里响起的轻微厮杀声。

    中军本部待命的一支五百骑士大队向发出信号的方向支援。

    卢克里因王国大将海诺策马来到贞德面前,抱拳行礼,说道:“贞德大人,现在魔物的抵抗越来越强烈的,继续用以前的战法分散推进已经不适用了,分散的士兵没办法抵挡大批埋伏的魔物,只会平白无故的徒增人员损耗,我建议我们聚集兵力集中推进。”

    “不行。”贞德断然拒绝。“只有分出侦察队让这些魔物看到可乘之机才会上钩,抱团集中这些魔物看不到机会只会继续躲着,那样效率太低了,必须在冬季之前彻底肃清魔法森林。冬季之前不能肃清魔法森林全境,而我们退去,只要一个冬季这里又会死灰复燃,现在流过的血都将毫无意义。”

    海诺忍着怒气质问道:“为了赶在冬季之前肃清这片该死的森林,我的士兵们就要乖乖的当魔物的诱饵去送死吗?我**队伤亡超过了三千人。”

    “不要害怕牺牲,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贞德神色不见喜怒,语气平淡。“为了最终的胜利,如果有必要,我们每个人都值得牺牲。”

    海诺打了个寒颤,“疯子。”这是他对贞德的看法,这种冷酷而意志坚定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动摇自己固执的想法。

    海诺放弃了继续说下去,调转马头准备回到自己阵中,他怕再说下去贞德会让他为了最终胜利而“牺牲”,贞德绝对会言出必行的。

    “海诺将军。”贞德喊住了海诺。“请继续加派两百士兵,十人一组间隔一里扩散清扫范围。”

    海诺气的浑身发颤几欲咆哮,最终徒然丧气,低头答道:“是,我这就去安排。”

    “咚!”

    又是一发信号弹在空中炸开,位置还是先前派出骑士大队的方向。

    贞德皱眉,望向信号弹的方向,天空上还盘旋着数个鸟类魔物。她眼里寒芒一闪而过,说道:“看来这次上钩的是大鱼。”

    “圣卫军。”

    “在!”整齐洪亮的声音响起。

    “西北方信号弹方向,全体圣卫骑士出击。”

    “是!”

    教会千余骑圣卫全速向西北方向全速奔袭。

    贞德高举右手,银色的咒语光芒在手臂处聚集:“阿尔索隆德.因希卡贝坦.冯.艾格丝,听从我的召唤,现身于此吧!”

    天空亮起一道法阵大门。

    “嘶——”

    一声长吟,一匹银飞马从法阵出现,从空中奔跑到贞德身边。抓紧缰绳翻身上马,银飞马一飞冲天,冲向空中盘旋的魔物。

    几只盘旋空中的鹰身人发现了贞德,放弃追击的目标扑向贞德。

    贞德单手举起大剑,以骑枪冲锋姿态冲入鹰身人的包围圈,一剑刺穿一个鹰身人。

    身后的鹰身人一声尖叫,一爪子抓来。贞德低头躲过这爪击,拔出长剑反手往身后横扫,身后的鹰身人躲闪不及被劈中,直接被大剑劈成两半,漫天血浆空中飘洒而下。

    剩下的鹰身人被这一剑吓破了胆,转身四散逃跑,可鹰身人的速度根本跑不过银飞马的速度,仅仅数分钟鹰身人就被贞德全部解决。

    此时底下支援的圣卫骑士赶到,从空中往下看,数千魔物包围了增援的骑士大队,而最外边的神圣卫骑士此时包围了这群魔物。

    银飞马跑到阵前,贞德举剑遥指魔物。

    “杀光,一个不留。”

    “可恶,谁死谁活还说不定,我萨乌曼可没这么就被你们击倒!”牛头人萨乌曼愤怒的吼道。

    萨乌曼在这设下埋伏本想围歼增援的骑士大队,可现在发现原来骑士大队也是诱饵的一环,真正的主力是最后登场的教会圣卫军。

    “杀!”

    圣卫发起冲锋,面对武技精湛装备精良的圣卫,武器只有石斧全身上下只有一块兽皮的牛头人根本抵挡不住钢盔铁甲的圣卫进攻。这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魔物不断倒下,最后只剩下萨乌曼一人。

    萨乌曼已身受重伤,却依旧勇猛无比的战斗,伤口深可见骨,血浆浸透了萨乌曼的身体,仿佛这具身体所不是他的,不会觉得丝毫的疼痛,萨乌曼不知疲倦的挥动大斧砍向圣卫。

    “刺喇”

    萨乌曼低下头,看到一把大剑悄不声息的从后腰穿透他的肚子,血浆从伤口处不断滴落,力量从他体内迅速流逝。

    贞德拔出大剑,萨乌曼身体一阵抽搐,努力想要站稳,最终徒然倒地,怒目圆睁盯着贞德。

    “休想让我们屈服。”萨乌曼吃力的说:“我们会把你赶跑的。”

    贞德面无表情的举起大剑,作为回应,贞德一剑劈下萨乌曼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