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覆土煅烧法(下)

    陈凡无奈,只能跟着熔火大师往一楼去。

    外边刚坐下没多久的巨魔和**卡见熔火大师急匆匆的往一楼跑去,随后陈凡跟着出来,也一并跟上。

    **卡投来不解的目光。

    “小软泥,事情这么快就和矮人老头谈完了?”巨魔将陈凡和**卡拎到自己肩膀边问道。

    陈凡摇头:“还没开始谈呢,刚好和熔火大师谈了下锻造的问题,现在熔火大师兴起要亲自锻造。”

    三人跟着熔火大师来到一楼一处空着的火炉前。

    熔火大师的出现引起学所以学徒的注意,这里是学徒工匠的工作区,熔火大师有自己的私人锻造区,现在熔火大师突然出现在工匠锻造区自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熔火大师扫视一眼四周,伸手指向旁边几个手头没有工作的矮人。“你,还有你,过来给我打下下手。”

    被点名的矮人受宠若惊,赶0小紧跑到熔火大师身边。能亲自给熔火大师打下手的机会相当珍贵,近距离观察学习大师的一举一动对自己的技艺成长有巨大帮助。

    陈凡三人也来到熔火大师身边。

    “开始鼓风烧火,我准备试做一把短剑。”熔火大师急冲冲下令道。“叫人去帮我挖一筐粘土不,先等一下。”

    熔火大师看向一旁的陈凡,“陈,粘土配方有要求吗?”

    陈凡想了想,将书上看到的覆土烧刃的粘土配方告诉熔火大师:“黏土、硼砂、铁粉、碳粉、木炭碎,所有材料的比例是一比一,铁粉最好是锈铁粉,再加入一点水混调配成粘稠的糊状。”

    “粘土、蹦砂、锈铁粉、碳粉、木炭碎,这些全部给我搞一筐过来。要快,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是自己挖也好,是买也行,我要一刻钟之内这些东西出现再我面前。”熔火大师吼道。

    手下学徒为难道:“大师,您别的要求还好办,这锈铁粉一时半会哪里找去啊?别处也没锈铁粉买啊。”

    “找块生锈的铁自己磨都不会吗?这个还要我教你?”熔火大师暴怒的吼道。

    “明白。”学徒赶紧照办,没有人敢在熔火大师暴怒下说不。

    很快,所需的材料摆在熔火大师面前,将材料等比例混合加入水搅拌均匀,烧刃的粘土调配完成,这样的泥土在粘杏和耐火杏等各方面比普通的粘土更好。

    火炉的火已经烧旺,熔火大师拿来一块方形铁块放入火炉加热,直到整块铁变成橙红色,熔火大师迅速夹出烧软的铁块,伸手抓起一旁浸在水桶的铁锤,开始锤打铁块。

    一锤接着一锤,熔火大师的敲击速度越来越快,每一锤挥动带热风飘散,铁块迅速被锤扁拉长,变成一条细长的铁条。

    只有近距离才能感受到熔火大师捶打的力量和速度有多强劲,给熔火大师打下手的矮人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熔火大师的每个动作。

    一个出色的铁匠打铁可不只是光靠力气就能打铁,一个出色的铁匠在锻造敲击的过程中通过铁块敲击的反震,烧软铁块暴露空气之后随时间的眼色变化,以及自身对敲击力量的精准控制,打造一把好的兵刃,这些缺一不可。

    这不是口头能教授的技巧,这些技巧只有经过无数次亲自打铁敲击,感受手中铁块每一锤反馈的震动日积月累形成的感觉,对普通铁匠而言,想成为大师这没有捷径可走。

    一旁的陈凡聚精会神观察着,真实下的数据视界不知不觉间开启。大量的数据在视界内每分每秒不断的变动着。铁块的温度流逝变化,熔火大师的每一锤用到的力量,每敲下一锤铁块微小的形变,甚至就连周围的温度、湿度,空气流动等信息都在每分每秒变动着。

    只是陈凡对这些不断跳动的数据毫无察觉,所有心思被熔火大师的打铁技巧吸引。陈凡不知道在他观察熔火大师锻造的过程期间,真实在不断学习熔火大师的锻造技艺,加以分析融合,如果让陈凡此时顶上熔火大师的位置接手,陈凡已经能做到熔火大师的六成锻造水平,这个水平还在随着观摩不断提升当中。

    反复捶打,原先的铁块只剩下一条细长的铁条,地上散落一地敲碎脱落的铁屑。熔火大师再一次举起锤子,猛地发力一锤砸到铁条中段,铁条断成两截,手中剩下的半截就是短剑的毛坯。

    将铁锤扔进水桶,一阵白烟伴随一串“滋——滋——滋”的响声冒起。

    熔火大师停下手头的工作,擦了擦额头的汗稍事休息,等待铁块自然降温。

    “我有婴感,这次的成品比以往的都要棒。”熔火大师兴奋道。

    经过半小时的自然冷却,熔火大师继续开始锻造工作。

    下一步是打磨和开刃,熔火大师拿过打磨用磨石开始打磨剑刃,凹凸不平的剑刃外层被逐渐磨平,剑身开始显露洁白的银色。

    “拿粘土过来。”到了关键的覆土这一步,熔火大师有些紧张,深呼吸压下紧张的心情,熔火大师拿过一片铁片将调配好的黑色粘土均匀涂抹在两边剑刃的位置。

    涂抹均匀后的剑刃送入火炉,直到中间的剑身烧红后,打下手的矮人提来一桶油,熔火大师夹出剑刃浸入油桶,油桶表面冒起一蓬火苗。

    经过数十秒的浸油淬火,剑身部分淬火完成,接着是剥离两边的粘土洗掉油液,反过来给已经淬火的剑身涂上粘土再一次加热烧制。

    工匠们从没见过这样需要多次加热淬火的锻造技法,纷纷围在四周仔细观摩着,这种全新的锻造技法引起所有工匠的兴趣。

    直到两边剑刃烧红,打下手的矮人工匠根据熔火大师的吩咐,提来一桶冷水,熔火大师夹出两侧烧红的剑刃,一下次插入冷水中。

    烧红的铁温度高达几千度,一下子浸入冷水,两者接触发生剧烈的反应。剑刃剧烈颤动,大量的火花飞溅而起,响起连绵不绝刺耳的“滋滋”声,以及浓烈的铁味飘散。

    数十秒后反应才结束,这一桶冷水变得滚烫,而剑刃的淬火已经完成。

    剥掉中间的粘土,剑刃寒光初现。经过两次淬火的剑刃于剑身和剑刃部分留下一条泾渭分明的线条,油淬的剑身颜色更暗些,剑刃部分则寒光逼人。

    组装上剑镡和剑柄,熔火大师分别找来一把油淬的短剑和一把水淬的短剑,以及一把战锤做测试。

    短剑全力对劈,覆土煅烧多次淬火的短剑剑刃硬度更出色,轻易的劈崩掉油淬短剑的刃口,和水淬短剑对劈时两把短剑同时崩口,硬度上覆土锻造多次淬火的短剑在硬度上水淬的短剑一致。

    接着是测试短剑的韧杏,三八短剑同时承受战锤的锤击,水淬的短剑瞬间断成两截,而油淬和覆土煅烧的短剑两把短剑抗住了锤击没有断裂,在韧杏方面覆土煅烧的短剑同样和油淬的短剑旗鼓相当。

    周围的铁匠无不目瞪口呆。作为铁匠的他们自然懂得这意味着什么,相同的韧杏,一种全新的锻造技法,兼顾硬度和韧杏,这是划时代的意义。

    工匠们发出感叹,“开发如此划时代的技法,熔火大师您注定会载入史册,凭这一技法,您当的上铁匠之神。”

    “这覆土煅烧法不是我开发的。”熔火大师摇头。

    “居然不是熔火大师您开发的?”工匠们不敢置信,面面相觑表达着自己的不解。除了熔火大师这样伟大的铁匠,还有谁能开发出如此天才的技法?

    “是他跟我说的。”熔火大师指向陈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