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能力

    我是谁?

    这个问题很复杂,可以从唯物角度解释,也可以从唯心的角度说明,考虑到陈凡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里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搞清楚自己现在的种族。

    从自己现在的体型开始考虑,难道是史莱姆这种异世界最常见的食草系弱鸡种族?

    就在陈凡苦思冥想之际,远处几只一弹一弹的东西跳到他附近,重度近视的视力大致能看到物体的轮廓,好像是和自己差不多的球状生物?

    同类?陈凡想到,要不自己上去打个招呼?

    总之先过去小心的接触下再说吧。

    打定主意,陈凡滑向几只那边的几只球状轮廓的物体。

    “啾,啾。”

    小球们见到陈凡靠近,啾啾的发出叫声。

    听到声音,陈凡愣住了,先前一直没注意过语言这个问题,自己根本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以及自己都没注意过自己是不是能说话的。

    张嘴想要说话,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还真的猜对了,自己这个身体还真的是哑巴。

    几只小球状生物见陈凡不说话,靠近围在陈凡身边,陈凡心底有些紧张,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这些生物是天生友好还是敌对的,贸然接触会不会有危险。

    转念一想,想要尽快了解外界总得接触,从外形来说自己的外观和这些小球状生物是最接近的,总比接触别的生物要安全些。

    小球们围在陈凡身边,蹦蹦跳跳的又啾啾的叫了几声,见陈凡不说话,几只小球又滑到一边在啾啾的交流着说明,陈凡根本听不懂意思,他只好一动不动的站着,以这种方式告诉对方自己是友好无害的。

    小球们交流了几句,啾啾的滑回来围住陈凡,其中一只在他后边轻轻的撞了下他。

    它们的意思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陈凡想到,经过几秒快速的考虑,陈凡决定跟着这些生物走一趟。

    跟着还不了解的生物到别的地方说不定会有危险,不过陈凡觉得对方并没有强迫自己,只是围在自己身边以轻微的碰撞身体的方式给自己带路,应该还是比较友善的。

    几只小球带着陈凡滑过很长一段路,根据自己微弱的感觉似乎是停在一个洞穴前。

    带头的小球离开滑进洞穴。

    很快,一大群球球从洞穴弹着出现,围在陈凡四周,其中还有只球球体型比周围的都要大上一圈。

    小球们啾啾的交流着,还不时蹦跶几下,可惜陈凡什么都听不懂,只好继续呆呆的站着。

    应该是在讨论我吧,陈凡想到。

    球球们争论了好一番后,体型最大的球球大声啾啾的叫了几声,带着大部分球球又退回洞穴,只剩下开头带路的几只球球。

    几只球球围在自己身边啾啾的叫了几声,又轻轻的撞了下自己示意转向前进,几只小球球带着陈凡原路返回相见的地方,球球们啾啾了几声后离开。

    陈凡心底苦笑,虽然听不懂这些小球生物的对话,但根据这些举动来说大概也明白了不是同族。

    球球们先前的讨论可能是在讨论是否要接纳自己,至少能确认这些球球是比较友好的种族,就算拒绝接纳自己也把他原路送回。

    “可恶啊,听不懂这些生物对话该怎么办啊,有人能告诉我要怎么听懂这些生物是怎么说话的吗?”陈凡心底怒吼。

    “通过多次交流,真实可逐步解析史莱姆的语言。”冰冷的声音从心底响起。

    这个声音很熟悉,临死前听到的最后声音当然记忆深刻了。

    “所以你就是系统咯?是你救下我让我重生的吗?”陈凡问出自己的疑问。

    “我是宇宙残存的意志,你愿意把我称为系统也无所谓,根据你心底的愿望,为你重塑造你渴望的模样。”冰冷的声音答道。

    “我的愿望?我可从没渴望过自己变成这样一团东西,可以的话我更想做人,既然是你把我塑造成这样,方不方便把我恢复人型?”陈凡说道。

    “根据你的愿望,活的痛快,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与之最匹配的身体是软泥怪身体,软泥怪可以随意改变外形,你的灵魂已经与身体融合,无法剥离。”冰冷的声音回答。

    陈凡无语,自己当这是临死前的幻觉,谁能想到真的有重生这回事啊,能随意变化形状的身体算哪门子的自由自在,就算变成人形也只是软泥怪扎克好吗,自己要知道能重生肯定二话不说要重新做人。

    结果无法改变,再难过也只能接受。好在陈凡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得知自己变回人无望后马上不再想这个,把注意力转到其他地方。

    “那个,你看我这样,高度近视又是个哑巴,根本就是个残疾嘛,一点都不自由自在啊。”

    “软泥怪从泥浆中的魔力凝结成形,视力感知微弱,没有形成发声能力。”

    “我知道,这个你解释也没用,我就是想问有没有办法改变。”

    “无法直接改变视力和发声。”

    冷冰冰的话说出,陈凡似乎听到一道雷劈到自己。完了,余生都要在这种眼瞎哑巴的状态下度过了。

    陈凡忽然想起宇宙的意志一开始说的真实,不死心的问道:“刚才你说通过多次交流真实可以解析那些史莱姆的语言,那个真实是什么?”陈凡把能力真实当作自己最后的稻草。

    “根据你的愿望,获得第二能力真实,能够加强你的逻辑思维,记忆以及感知,并且可以通过多次接触或可以解析事物的真实状态,解析速度与需要解析的事物难度以及自身强弱有关。”冰冷的声音回答。

    “是不是我学会了史莱姆的语言就能跟史莱姆对话了吧?”陈凡满心期待的问。

    “不能。”回答简的声洁明了,又直击人心,陈凡似乎听到心碎音。也是,学会了自己还是哑巴。

    “吞噬呢?”陈凡问。

    “吞噬可以将物体吞进体内分解,吸收,从而获得能量,有一定概率能获得物体的能力,吞噬不限生物或其他物体,你可以吞噬一切物体,分解速度依据身体能量决定,吞噬并解析的物体你会完全了解这个物体,可以进行拟态或者在体内进行组合复制。”

    听起来似乎很厉害,但陈凡马上问出关键点:“我就这么点大,你说我现在能吞什么。如果是越吃身体越大这种设定的话,我这样吃下去到最后不会吃变成亚煞极那样的大块头邪神吧。”

    这样的话这个故事就可以叫从零开始当邪神了。

    “获得吞噬能力后胃部空间大小与体型无关,至于体型的大小增长由你自行决定。”

    “那我肯定不要吃的那么大。”陈凡下意识说出。

    陈凡决定要好好活下去。

    虽然不再是人让他很不爽,但他还是想好好活着。

    既然死前自己说了重生之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变成魔物的自己何不建立一个魔物帝国呢?软泥怪国王,似乎很带感的样子。

    这样一想,变成软泥怪似乎也不算太差了。

    万丈高楼平地起,自己的王国之路从吃下第一口草转化能量开始!

    陈凡低头嚼下一口草吞下,这才发现吞下的草一点味道都没有,软泥怪没有味觉这一点倒也正常。

    经过半小时吞噬分解,完全转化为能量吸收,身体强度有了极为微弱的增长,这分解速度真的很慢,本着消化时间无聊打发时间,又咬下一口草运用真实开始解析。

    经过大半天的解析,这个抱着玩玩心态的草总算给解析出来了。

    白草:生长在湿润地区的一种普通植物,有一定的活血作用,白草和乌息草搅碎能组合轻度治疗效果的伤药软膏。

    还能做伤药啊。

    陈凡来了兴趣,开始低头找东西就吃,反正胃部空间很大,估计装下好几十头大象都没问题,吞下的东西能完好无损的保存在胃里,需要消化的也能马上开始消化转化能量,估计把胃填满自己能好几个月不用进食。

    还有的就是,吞噬是把物体转化为能量,没有不能消化的残狱,陈凡根本不需要排泄。

    陈凡开心的吃着能找到的东西,把能吃下的东西都留下一份来给真实解析,觉得有用的东西就留在胃里储存不消化,解析无用的就消化掉,比如普通随手可得的石头之类的,这种东西在顶多也就能磨碎成沙子,能组合的东西不多,没有必要留在胃里占地方。

    吞噬消化石头的速度也是相当的缓慢,难消化就算了,获得的能量也少,还不如吃草转化来的能量快,简直是浪费自己时间。陈凡干脆把泥土沙子石头这些随手可得又解析过的东西从胃里吐出,省得浪费时间。

    时间又过了大半个月,因为真实这个能力,即使视力不好的陈凡也能轻易计算时间过了多久。陈凡一直在到处找东西吃和解析渡过,他也大致摸索清楚了周围,这一片应该是一处相当茂密的深林,自己当初醒来的地方是一处沼泽。

    除了吃各种各样的植物,陈凡还试着吃了些生物,比如蝎子,毒蛇,蝙蝠之类的。

    虽然前世为人让他对这些生物相当的抗拒,但毕竟没有味觉,也不用嚼碎直接吞下就能分解,倒也能勉强吃的下。

    陈凡专门找这种生物吃是有迎因的,吞噬分解后可能获得物体的能力,通过吞噬此类毒物能获得带毒的能力。陈凡的思危意识告诉自己需要做好保护,虽然现在一直很安全没遇到任何危险,只是一旦出现危险现在毫无自保能力的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再考虑到现在什么魔物都打不过,只能从这种带毒又不会威胁到自己安全的虫子开始练手。

    吃了不知多少毒蛇,蝎子,蜈蚣,之类的毒物,陈凡获得了撕咬附带毒素的能力,虽然普通毒虫的毒素很弱,但用来对付一般的野兽多少还是派的上用场。

    如果说从毒蛇蝎子那得来的毒素只是派的上用场,从蝙蝠得到的能力简直是大用处了。

    蝙蝠也是视力很弱的物种,它们却能轻易躲开障碍物,靠的就是超声波定位,陈凡想到这点,决定现阶段通过吞噬蝙蝠希望得到蝙蝠的超声波能力作为当前解决视力的初步方案。

    视力是很重要的东西,失去视力的生物再凶猛也是睁眼瞎,只有被别人宰割的命。

    在吞噬消化了三十多只蝙蝠后,陈凡终于如愿得到了蝙蝠的回音定位能力。

    通过回声定位,陈凡眼前的世界第一次变得清晰,黑白如水墨画的画面通过声波震动反馈,虽然远处回音较弱的地方传回的画面依旧模糊,但视力终于从手指放眼前都看不清几根进化到看清眼前数十米的地方,只要声波震动足够强烈,陈凡就能看的一清二楚,这是个大进步。

    森林被风吹过的时树木的沙沙声,水里水流动传来的声音,这些时候让陈凡的感知最敏锐。

    这天陈凡一如既往的在觅食,声波传来了声音,陈凡看到远处几只球球状的史莱姆在采集白草和浆果,史莱姆收集食物的方式和陈凡的差不多,将要收集的食物完整的吞下肚子储存,带回族群里再吐出,虽然方式很像,但是史莱姆的胃部空间和体型有关,完全不是陈凡这种能吞下一头大象可比的。

    史莱姆们边采集边啾啾的发声交流,经过真实一些日子的解析,史莱姆们先前有些说过的对话陈凡能听的懂,更多的还是一知半解不明所以。

    “果子,果子,我们带果子回去给大家。”

    “也要白草,也要黑草,普通的草,不要。”

    听懂史莱姆的交流,陈凡虽然想过去搭话,然而一想到自己是个哑巴根本说不出话来。不由得心底叹道:“虽然我想和你们交流下,可惜我说不出话呀。”

    史莱姆像是突然受到惊吓,几只史莱姆挤成一团,啾啾的叫着:“谁?是谁在说话?”

    “嗯?”陈凡愣住了,集中精神利用声波扫视四周,除了史莱姆,附近还有几只普通的野生动物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有谁在说话吗?”他想到。

    “谁?又说话了?”史莱姆喊道,“出来见个面行吗?别躲着。”

    “又说话了?”陈凡不解,“难道是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