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这个重生有点不对劲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大概是死了。”

    陈凡心里这样想着。

    当然不是陈凡在咒自己,毕竟他是个怕死的普通人。

    陈凡的人生就和名字一样,平平无奇,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大学毕业的陈凡进了一家企业开始朝九晚五的白领职员生活,一直过着独居的生活。过去的人生一直波澜不惊,甚至可以说很无趣,除了上班之外,休息时间都在住处看书休息,再无其他娱乐。

    二十多岁的人了就不说没女朋友都没交过了,连朋友都一只手就能数完。

    如果不是一次热血上头的见义勇为,陈凡也不会有先前出现的想法。

    这天下午五点下班,陈凡照常来到公司楼下找了辆公共单车租车,准备先到菜市场买菜,然后再骑行回住处做饭,接着看书睡觉。

    刚到菜市场的时候,一个虚弱哭喊声从前边远处响起:“抓贼啊,快抓贼啊,天杀的贼人!”

    陈凡转头朝声音的源头望去,一个穿着冲锋衣戴着头盔的飞车贼正加大油门往陈凡这边冲来,后边一位老奶奶正捂着耳朵小跑着哭喊追来,捂着耳朵的手指缝隙鲜血不断流出。

    光天化日,飞车贼强行扯掉老奶奶耳上的金饰正要逃之夭夭,菜市场周围这么多人居然无动于衷,离飞车贼近的还避嫌似的赶紧躲开一些免得惹祸上身,冷眼旁观着,好像有这遭遇是活该一样,只有老奶奶在绝望的喊着抓贼。

    陈凡热血涌上脑门,面对骑车冲过来的飞车贼,陈凡翻身下车,双手抓起单车猛的砸向飞车贼。

    横行霸道惯了的飞车贼没想到还真的有人见义勇为,躲闪不及的飞车贼被单车砸翻摔飞出去,滚了十几圈才停下。

    “奶奶的,你找死!”

    毛贼爬起身扔掉头盔,抽出衬衣里报纸包着的西瓜刀,刀身明晃晃的冷光影吓得四周一片尖叫的赶紧躲开,根本没人敢施以援手,听到尖叫,毛贼更是露出得意的冷笑,冲向陈凡举刀就砍。

    陈凡只是个普通人,还是个连运动都不多的人。面对持刀的凶悍毛贼,陈凡心跳的很快,热血上头的虽然他毫不畏惧,但和歹徒搏斗扭打成一团,但赤手空拳的陈凡终究不是毛贼的对手,毛贼一个发狠西瓜刀捅进陈凡的腹部。

    毛贼一下慌了神,见出了人命赶紧松手撒腿就跑,陈凡倒地,力气在体内飞速流逝,意识越发的薄弱,眼前一片黑暗。

    以上就是陈凡最后的意识。

    回想自己一生,还真是平凡啊,陈凡想到,人生短到几百字就能总结,一直谨言慎行从不出风头,一次见义勇为就搭上自己杏命,虽然并不后悔,但说不遗憾是不可能的,如果能重来,自己一定要活的痛快,再也不这样亏待自己,想吃什么吃什么,什么开心就做什么。

    “能力确认,根据宿主的心愿获得能力:吞噬,还剩下一次能力获得。”一道冰冷的声音在陈凡脑海响起。

    东西看不见已经出现幻听了吗?陈凡想到,听说人要死的时候会出现幻觉和幻听,这样太不好了,就是死,我也想清醒的死啊,懵懵懂懂的死去也太憋屈了。

    “能力确认完毕,根据宿主的心愿获得能力:真实。”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又来了,陈凡内心苦笑,这回彻底失去意识

    好暗。

    这是恢复意识陈凡第一个想法,周围咕嘟咕嘟的一片混沌,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自己也动弹不得。

    不过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有意识,就是流血都流干了吧,陈凡想到。

    而且被西瓜刀捅的胸腹的疼痛感也消失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回事,但是没死就是好事。陈凡很激动,激动的想要跳起来欢呼。

    这一跳,陈凡发现不对劲了。

    等等,我的手脚呢?

    完全感受不到手脚的存在,身体根本没有动弹,恢复意识的陈凡确信自己身体还有知觉,皮肤周围凉凉的,像是有什么在缓缓流动,这些触觉告诉他自己不是瘫痪没有知觉的植物人。

    难道我现在只有知觉而四肢坏掉,然后泡在溶液里被当作标本了?

    陈凡试着控制嘴巴张嘴,嘴巴顺利的张开,一阵凉凉的液体涌进嘴里,陈凡赶紧闭嘴把嘴里的液体从嘴巴缝隙吐出,还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吃的呢,剩下的一些实在吐不掉的只能咽下。

    液体有些浓稠,尝不出什么味道,不过喝下去身体力气在缓缓的恢复,虽然很缓慢,但陈凡能感受的到,按理说他没有这么敏锐的感知才对。

    冷静,虽然是自己身处溶液里还动弹不得,因为在液体里,我睁开眼睛是很不明智的举动,但我需要看清环境才能做出应对。

    陈凡努力睁开眼睛,四周灰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感受到头顶处稍微亮一些,根本看不清楚环境。

    陈凡只好放弃这个念头,重新尝试着运用身体的肌肉想要控制身体。

    集中意识控制自己能想到的每一处肌肉,似乎能动了!

    陈凡笨拙的举动挪动了一小步,轻轻的摩擦和滑腻感于腹部位置出现。

    腹部?陈凡一愣,不是仰躺或者站着,而是趴着的吗,这种姿势泡在溶液也太奇怪了吧,还有这一阵摩擦一阵滑腻的触感是什么回事,底部还是磨砂的?

    疑问有很多,但陈凡的主意被这触感吸引,注意力集中于先前挪动的位置,居然又动了几下,那种摩擦与滑腻感淤次出现。

    虽然很奇怪,但陈凡还是很开心自己开始掌握控制身体的窍门,继续把注意力集中于那地方,慢慢的陈凡摸索出控制身体移动的方法,用心感受身体每一处的触觉,直到自己筋疲力尽,才停下。

    这一段时间的探索,陈凡开始明白自己身体肯定是出了什么变化,根据液体在身体流动产生的触感,陈凡大致知道了自己变成一个线条简约的流体状外形的东西。

    陈凡依旧在一片漆黑之中,而且现在他觉得很饿了。

    所以现在要吃什么呢?陈凡想着,根据现在的情况,或许只有喝下这液体了,先前喝下的那小口似乎能让我恢复一些体力,况且现在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陈凡张嘴小口小口的喝下身体四周的液体,这一喝他又有了新发现。

    和以前的自己喝水做比较,以前自己喝一杯水需要六到八口,一般喝两杯就有些许饱腹感了,现在自己一口气喝了好几十口这些液体居然一丁点的填饱的感觉都没,自己的胃跟个无底洞一样,陈凡不信邪又猛喝一阵,还是毫无饱腹感。

    陈凡赶紧停下,搞清楚自身状况前还是别急着灌下去,谁知道喝下去会有什么情况,而且虽然喝下这些液体自己体力开始缓缓恢复,但恢复速度和先前和那一小口速度没什么区别,消化转化能量速度有限。

    还有一点,自己感觉不到溶液变少,加上自己也先前控制身体挪了好一会都没触碰到边缘,说明这里很大。

    以及陈凡这才想起自己泡在水里居然没有被淹死,还能呼吸顺畅,或者说他根本忘了呼吸这个东西的存在。

    也就是说,现在陈凡基本可以确定自己不是原先那个身体了。

    陈凡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自己没死还重生了应该是好事,但现在自己身体基本也可以确定不是人的。

    管他呢,死过一次才知道活着有多幸福,见步行步吧,现在不用想的这么长远的事情。

    打定主意,陈凡不再想太多,放松下来呆在原地休息。

    接下来一段日子,陈凡都在努力练习控制身体,累了就停下来喝水休息,虽然没吃到别的东西,但居然光靠喝水就能恢复体力,还一点都不饿了,不仅不饿,自己似乎还强壮了些,虽然很细微,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就是心中有个念头笃定自己比之前强壮了些。

    陈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毕竟呆在阴暗的地方很容易就迷失时间的概念,可能有一周两周,也可能更久。

    他看不清环境,只能感受到微弱的亮度变化,以此计算白天夜晚的变化,液体没有一点减少的迹象,自己很有可能呆在一处很深的水底,毕竟除了咕噜咕噜的流动声他听不到别的声音。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身体移动不便,眼睛看不清东西,除了咕噜咕噜的流动声音别的声音都听不到,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给堵死了,换做别人在这样环境估计早给逼疯求死了,也就陈凡这种独居习惯,一个星期可以不说一句话的人能忍下来。

    再一次练习到精疲力竭,陈凡趴下休息,头顶的光感逐渐变暗了,大概又是一天过去了。

    “老是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也是该准备尝试下上岸了。”陈凡想着,决定向陆地进发。

    等体力恢复的差不多,陈凡开始往陆地方法出发,只剩下微弱光亮感知的陈凡只能以头顶处最亮的地方作方向作向导,开始往前滑动。

    滑了很长一会,陈凡感觉周围的压力逐渐减少,感知水压变化的陈凡知道自己到了浅水的位置,离岸越来越接近了。

    陈凡停了下来没有急着上岸,他忽然记起自己似乎忘了考虑自己上岸还能不能活。

    “应该没事吧。”陈凡想,现在这个身体是柔软的流体,不需要呼吸,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很依赖水分,脱水会不会对危及生命。

    “姑且一点一点的尝试吧。”

    打定主意,陈凡继续前进,又滑了一段时间,脑袋的位置压力一松,凉凉的风从头顶拂过,自己脑袋已经浮出了水面。

    陈凡保持这个姿势露出半截脑袋趴在原地休息,过了一段时间,脑袋的外表的水分被风吹干,自己身体并无任何不适。

    还不能说明自己就能适应陆地环境,毕竟露出水面的地方不多,身体其余部位供给水分也说不定。

    陈凡滑出水面,四周光亮了许多,周围所有东西看起来模模糊糊的,像是两千度的重度近视看东西,只能看到明晃晃的光线和模模糊糊虚晃的影子,根本看不清。肚子接触地面的触感有些凹凸不平,似乎是一片碎石地面,周围还有些细碎的触感,应该是干枯**的树叶之类的东西。

    陈凡停下呆在原地等待,测试这个身体脱离水里能否适应陆地环境,旁边不到一滑的距离就能下水,遇到脱水危险也能及时下水。

    又过了好半天,身体外表的水分干掉,自己这副身体依然没有半分不适,行动如常,体内水分也没有流失太多,现在可以确认这副身体可以适应陆地环境了。

    既然确认了初步生存条件,现在应该要考虑的就是自己的未来了,总结为以下三点。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