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8章 骚包至极

    高靖宇看到湖面上顺流驶来三艘楼船,而且每艘都有上下两层,大概有两层楼房那么高。三艘楼船之上都是灯笼高挂,飞檐楼阁,彩绸缤纷,好不气派。

    此时此刻,三艘楼船的旌旗呼呼啦啦的迎风飘扬,那场面甚是壮观。在主船两侧,微微靠后行驶的两艘楼船上分别各有一副巨大的红色条幅从船顶处垂落下来,上面的字写的更是龙飞凤舞,一看就出自名家之手,连高靖宇这样不懂得欣赏的人,都感觉这字写的太有内涵了。

    右手边楼船之上的条幅书有‘愿得一人心’,而左手边楼船之上的条幅书有‘白首不相离’,中间的主船顶楼房檐正中居然还有一个横批,则书有“为你而来”四个大字。这条幅和横批简直骚包至极,一项以脸皮厚著称的高靖宇都不得不佩服马尚峰这家伙,为了泡美女简直无所不用其极,这么露骨的话也敢明目张胆写出来,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就见在主船之上,一个穿着华丽的年轻公子哥儿站立于船头,他面如冠玉,抚扇而立,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长衫随风飘飘起舞,说不出的风流潇洒、玉树临风,如此模样简直就是所有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

    而在三艘楼船对面不远处的位置,停着一艘异常精美的秀船,比马尚峰马公子所乘坐的那艘楼船稍微小上那么一些。画舫之上的飞檐楼阁更加的气势非凡,简直称得上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只可惜此刻船门却紧紧的关闭着,纷纷下垂的珠帘随风摇曳,一时间陈浩宇倒是看不清船舱里面的主角到底长什么模样,只能看到船头迎风飞舞的两个巨大红色灯笼之上,写着一个黑色大字——“魏”。

    “啊……原来是魏小姐,咱们杭州有名的第一美女兼才女魏新颖魏小姐,能够在这里见到她,我简直都要幸福死了!”站在高靖宇旁边的一个妙龄女子立刻高声尖叫道,只见她此刻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看样子显然还是这位魏新颖魏小姐的忠实粉丝。

    高靖宇无奈的白了她一眼,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不就是这里出现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女人,而且你还没有见到她的真容,至于激动成这样吗?想当年,哥哥我还与拍摄过澳门风云里面的既是名人,又是美女的景X亲切握过手,顺势还拥抱了她一下,我也没有激动成你这个样子,就是连续好几天没有洗澡而已。

    杭州第一才子具体是个什么玩意儿,高靖宇是一儿也不在乎的,关键是跟自己有鸟的关系?就连这个杭州第一美女兼杭州第一才女,也是让他有些许不屑。这年头,随便一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女人,都他niang的会说自己是美女。在自己那个时代,靠身体和长相上位的女子,那一个不说自己多么的漂亮、多么的有才?才女更是比家猪身上的虱子还要多的多,所以他早就司空见惯了。只是高靖宇心里不由感叹:看来无论是在哪个时代,只要稍微有特长,长相还算的上可以的女人,都会出来装B显摆一下。

    在高靖宇身旁的一个花痴女愤愤不平的说道:“我听说咱们杭州第一公子马尚峰马公子追求魏新颖魏小姐已经有一年多了,他身为杭州府尹的独生公子,又是名扬江浙等地的有名才子,以他的家世及文采,魏新颖魏小姐怎么就不答应他的示爱呢?唉,如果我是新颖莹魏小姐,肯定早就答应嫁给马尚峰马公子了。”

    “切,这就是你和魏新颖魏小姐的区别,人家是被人追,你是追别人,那能一样吗?再说魏新颖魏小姐号称杭州第一才女兼第一美女,论文采一也不比马尚峰马公子差多少,又是浙江总督家的千金,论家世更是比这马尚峰马公子还要高上许多。以我对魏新颖魏小姐的了解,她肯定不会看上他的,我感觉那马尚峰马公子没戏。”另一个显然是魏新颖魏小姐铁杆粉丝的女子立刻凑上来反驳道。

    高靖宇听完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女人天生爱八卦的杏格,看来在哪个时代都一样啊!这些跟你们有个鸟的联系,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吃饱了没事干——撑的。

    此刻,风流倜傥的马尚峰马公子已经将自己的‘座驾’停在了魏新颖魏小姐的秀船边,正在抱拳躬腰,显然是在对待在里面的魏小姐说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载有魏新颖魏小姐的秀船里走出一个身强体壮的大汉,他站在船头之上似乎对着马尚峰马公子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见那马尚峰马公子脸上顿时露出一副失望之色,接着他又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所有人也不知道他失望什么,又兴奋什么?

    高靖宇由于站在岸边上,再加上距离太远的原因,根本就听不见两人在说些什么,不过看那马尚峰马公子的脸色甚是奇怪,这姓魏的小妞到底是接受了他,还是拒绝了他呢?这马尚峰马公子为什么一会儿跟死了爹一样很是失望,一会儿却又高兴的不得了,真是叫人搞不懂?

    旁边的花痴女和粉丝女显然也和他有同样的疑惑,见魏新颖魏小姐的秀船慢慢的向湖中心驶去,就见粉丝女这时愉快的娇笑道:“咯咯……怎么样,我说的没有错吧?那马尚峰马公子并没有打动魏小姐的芳心。”

    花痴女斜眼看了她一眼,不屑一顾的反驳道:“我看未必,你没有看到马尚峰马公子此时此刻正高兴的模样?兴许是月上当空,佳人有蛹也说不定呢?”

    高靖宇听完之后了头,暗道:你还别说,这个花痴女说的还真有那么一的道理,以这个世界的风俗来看,毕竟是男女有别,谈情说爱自然是要找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月黑风高才好办事嘛!要是男女双方一时情难自控,想互相安慰一番,难道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动脚吗?要是真的那样做了,肯定会被世人所唾弃、嘲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