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八章揣着明白装糊涂

    见他念完,身后的几人却并没有鼓掌,反而已经彻底习惯了。欧阳长天微笑道:“呵呵……高公子,老朽今天终于见识了什么叫做人才,我大华朝虽然才士学子无数,但是跟你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了,不知道你是否考虑过为朝廷效力?”

    你这老头的狐狸尾巴终于漏出来了,先前就说你是朝廷之人,你还跟我打哈哈,真当小爷的眼睛除了看东西之外,就是一个摆设啊?想到这里,高靖宇似有深意的看了面前这老头一眼,出声拒绝道:“欧阳老先生,实在是抱歉的很,朝堂之上是什么样子,我相信你比我要有发言权。我这个人喜欢过比较安逸的生活,天天勾心斗角的日子在下实在是喜欢,所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欧阳长天见他当面拒绝了自己,也就没有淤加勉强,毕竟是强扭的瓜不甜,他还是值得这个道理的,于是微笑地:“高公子,既然如此你就当老朽没说这话。不过,将来你要是真想进入朝堂,就尽管前来,老朽绝对不会让你有半点失望之处,你看可好?”

    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再不知道好歹,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高靖宇连忙点头说道:“欧阳老先生,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晚辈绝对会不请自来,到时候希望不要给您老添麻烦就好。”

    “哈哈……要是真有那么一天,老朽一定会热烈欢迎。”欧阳长天看着他大笑道。

    高靖宇感激道:“那晚辈在这里先行谢谢了!”

    欧阳长天摆手说道:“高公子,现在谢我还为时过早,说不准将来有事还会麻烦于你,老朽可不敢在这里接受你的谢意。”

    “欧阳老先生,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咱们还是继续上四楼吧?”高靖宇又看了看时间,马上就快要到十点半了,再不赶紧恐怕陈浩仁那老头就会担心,当然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担心自己‘祸害’了他的宝贝女儿,于是高靖宇连忙说道。

    欧阳长天看了他一眼,说道:“高公子,那老朽稍后就带你们去四楼。”

    高靖宇真是求之不得,于是微笑道:“欧阳老先生,那就麻烦您了。”

    欧阳长天并没有淤对他说什么,而是对跟着身边的那个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说道:“长远,高公子在二楼和在这里所做的诗词,你可都记的清清楚楚?”

    一直跟着四人不说话的中年男子看着欧阳长天说道:“启禀欧阳先生,属下已经记的真真切切。”

    欧阳长天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长远,跟我在一楼所说的一样,将这两首诗词都雕刻在牌匾上,然后分别悬挂在二楼和三楼的楼梯口上方,也好叫来到这里的众文人才子好好的像高公子学习一下。”

    那个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立刻恭敬的说道:“欧阳先生,属下知道了。”

    “高公子,那咱们现在就走吧!”欧阳长天看了陈柔儿和陈晓武一眼,然后对站在窗前的高靖宇说道。说完之后,他也没有淤客套什么,而是抬脚向通往四楼的楼梯口走去。

    高靖宇、陈柔儿、陈晓武以及那个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再次跟在欧阳长天身后,踏阶而上——

    由于登仙楼和塔寺的建造格局很是相似,都是底层大上层短小,越到顶端楼层的实用面积也就越小,所以到了四楼之后高靖宇等人才发现,这里的客厅面积只有三楼的四分之一大小,粗略估计也能有个二三十平米左右。而这里的装修当然又比三楼讲究了许多,室内的桌椅板凳一应俱全,擦的更是一尘不染,而楼梯口左右两边分别还有一扇门,门里面的洞天到底是什么样子,几人就不得而知了。

    高靖宇看了欧阳长天这老头一眼,好奇的问道:“欧阳老先生,这四楼难道也有什么才华出众的人才?”

    “高公子,到目前为止你是第一个能来到这里的有学之士,怎么可能有其他人?”欧阳长天揣着明白装糊涂道。

    高靖宇用鼻子深深的嗅了一下,于是出声问道:“欧阳老先生,那晚辈为什么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粉味道?”

    “高公子,可能你闻错了,这也许是跟你来的这位姑娘身上发出来的吧?”欧阳长天指了指陈柔儿,然后对高靖宇微笑道。

    高靖宇微微摇头说道:“欧阳老先生,晚辈敢肯定,这香粉绝对不是你所说的这样。”

    这家伙的鼻子属狗的,竟然能闻到有人居住在这里,看来此子果然不简单啊?想到这里,欧阳长天明知故问道:“哦?高公子,此话怎讲?”

    高靖宇指了指陈柔儿说道:“欧阳老先生,可能你有所不知,晚辈的鼻子特别的灵敏,柔儿身上使用的香粉是那种比较低廉的那种产品,所发出的香味在下记忆犹新。而我刚刚闻到的那种香粉,我本人却从来没有闻到过,不过晚辈可以肯定,这种香粉不是普通的那种,平常人家根本就买不起,不知道在下说的是否正确?”

    既然人家都闻出来了,自己要是再行欺瞒,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公主殿下这样重要的人物,自己怎可有资格随便向别人说起呢?于是欧阳长天看着高靖宇说道:“高公子,老朽突然想起来了,前一段时间老朽顶头上司的小女儿来到这杭州城游玩,老朽作为登仙楼的主管,见此怎能不稍加挽留?于是就让那女子在这四楼小住了两天,然后她就打道回府了。”

    高靖宇是什么人?特种军人出身,什么事情能瞒的了他?虽然这欧阳长天这老头说的有理有据,但是这样的说辞只能骗一骗别人,想欺骗自己还是好笑了些,从香味的清新度来看,这四楼分明还是住着人。但是人家既然不想说,那就肯定有不想说的原因,自己为什么要深究到底呢?想到这里,高靖宇微笑地:“呵呵……欧阳老先生,看来是晚辈多心了,刚刚无理之处,还望您老海涵?”

    看来这老头城府还挺深,自己还是小心点为好!说不准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要是连累陈家父女二人,那可就大大的不好了,还是赶快将他支走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