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沉重的负担

    听她如此一说,高靖宇随手指了指放在圆木桌旁边的另一个凳子,对依旧站在自己身旁的陈柔儿说道:“那好柔儿,你也别光站着了,赶紧坐下,我边吃咱们边聊!”

    陈柔儿连连摆手,说道:“大哥,不用了,我还是站着和你说好了,有什么事情你就问吧!”

    高靖宇立刻装出一副生气的表情说道:“柔儿,大哥叫你坐,你就坐,难道你连大哥的话都不听吗?”

    “那好吧!”陈柔儿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于是挨着高靖宇身边坐下,说道:“大哥,你想问什么?”

    高靖宇又吃了一口菜,嘴里依旧含糊不清的说道:“柔儿,你能不能将我受伤来你家的事情再重新给我讲一遍,好吗?”

    “好的,大哥!”陈柔儿想了想这才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爹以前经常和好几个人结伴出海打渔,这次也一样。前两天爹爹出海打渔回来的时候,在上岸的时候见一个人躺在岸边的乱石滩上一动不动,于是他们就上前去查看,结果发现还有呼吸。由于当时是在海边,附近也没有什么医馆,又不能见死不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爹只好和其他几个人将你背了回来,商量之后并将大哥你直接带到了我家,暂时居住在我的房间。来到我家之后你就一直这么的躺着不醒,什么也不吃,什么也不喝,这可差点急坏爹爹和我。”

    “哦,原来是这样啊?”高靖宇此刻才终于明白,自己醒来之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来自己是被人救了,这回事情就闹明白了。我说那枕头那么的香,原来是女孩子身体散发的体香啊!嘎嘎嘎……看来哥哥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连受伤都有这么好的待遇,看来老天还是对咱不薄啊!

    “嗯!当时将你背回来的时候,大哥你的肩膀还一直留着血,而且肿的特别厉害。由于我们都是穷人,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没有办法,爹爹只好将杭州城最好的大夫请了过来。”陈柔儿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夫来了之后,在您的肩膀受伤位置处取出两个尖尖的小铁块,还给你的伤口上了最好的消炎药物,并包扎起来。而且走的时候还特意交代过,叫人千万不要打扰您,并告知要你多多休息,小心伤口崩裂!”

    高靖宇听她如此一说,感激道:“由于我的缘由,给陈叔和柔儿你们填麻烦了,真是对不起!对了,想必给我看病的诊金一定不便宜吧?”

    陈柔儿扭扭捏捏的说道:“高大哥,其实也没有多少?”

    高靖宇看她那扭捏的表情,就知道给自己看病的诊金一定不少。对于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来说,一笔昂贵的医药费,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又见陈柔儿那样的表情,于是他看着她问道:“柔儿,看来诊金一定很多,是吧?”

    “不,不,不!高大哥,真的没有多少!”陈柔儿表情不自然的说道。

    她越这样说,高靖宇就越感觉过意不去,立刻放下手中的碗筷,佯装生气的说道:“柔儿,你如果还认我这个大哥,就告诉我诊金到底是多少?”

    见自己的高大哥好像是生气了,陈柔儿立刻说道:“高大哥,你的伤口还没有好利索,千万不要激动。好,好,好!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到底是多少?”高靖宇依旧板着脸说道,说完之后再次拿起桌子上碗筷,继续吃饭。

    陈柔儿手脚无措的说道:“由于你的伤口一直流血不止,大夫说一般的药物恐怕起不到止血的效果,没有办法只好用了最好的药,再加上诊费一共是十二两二十钱。”

    高靖宇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他知道受了枪伤的人,要想止血一般的药物还真是不管用,可是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哪里有那么多的钱呢?于是他问道:“柔儿,你们家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钱?”

    “当时家里只有不到三两银子,而且还是这个月的所有花费,最后只好临时向别人借了十两,说好一个月还上就可以了。哎,幸亏爹爹他们将打到的鱼都卖了,否则这个月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生活下去。”陈柔儿坐在凳子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柔儿,真是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向别人借钱,是大哥给你们父女添麻烦了。”高靖宇看着她,歉意的说道。

    “高大哥,我先前已经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算借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陈柔儿乐观的微笑道:“咯咯……如果大哥你真的感觉心里上过意不去的话,等你的伤彻底好了之后,那就和爹爹一起出海打渔,我相信用不了一个月我们肯定能还的上借来的那十两银子。”

    高靖宇听他说的有道理,于是附和道:“柔儿说的这个方法好极了,那咱们就这么的说定了!”

    陈柔儿听他如此一说,立刻吐了吐香舌,不好意思的说道:“高大哥,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还真当真啊?”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男子汉大丈夫说过的话就一定得算数。柔儿,你不想让大哥我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吧?”

    陈柔儿没有办法,只好说道:“好,好,好!柔儿说不过你,但是你得答应我,只有你将伤口彻底养好,这事才能算数,否则一切免谈。”

    高靖宇见这丫头如此固执,点了点头答应道:“一切都挺柔儿你的。”

    陈柔儿立刻得意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陈柔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他说道:“哦,对了高大哥,说了这么半天,柔儿还不知道您肩膀上到底是如何受伤的?”

    高靖宇肯定不能说这是被敌人的枪打伤的,更不能说我本来就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而是穿越才来到这里的,那样岂不是会吓到眼前的这个善良而又温柔的女孩子。于是他边吃饭,边含糊的说道:“柔儿,其实我也不知道肩膀上的伤是如何而来的?反正用不了多久就会好。哎,咱们就不要再提这些了。”

    “哦,知道了!”柔儿见他不想说,也就没有淤继续追问的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