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救命之恩,终身无以为报。高靖宇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让这对父女二人过上好日子,以报答他们在自己危难之际伸出援手之情。

    听高靖宇说的如此诚恳,陈柔儿微笑着说道:“咯咯……高大哥,您这是说的哪里话?虽然为了救你我们也怕惹上大麻烦,但是有那么一句话说的就挺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与麻烦相比较起来,人命更为重要。况且,我相信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高靖宇看着她那肤白貌美的脸蛋,认真的说道:“柔儿姑娘,你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陈柔儿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口问道:“对了高大哥,你是不是在游玩的时候,不小心掉进水里,然后被海水冲上岸边的?”

    高靖宇听陈柔儿这么一说,立刻变得一个脑袋两个大起来,心说:柔儿妹妹,你可真敢想?再牛bi的人掉进海里,不是被水里的大型动物当食物吃掉,就是被淹死。幸运一点的尸体慢慢漂浮在海面上,顺流而下,再加上太阳那么一晒,到了一定程度‘嘭’的一声爆裂,肚开肠出沉到海底,保得全尸那更是天方夜谭。

    再说,我前两天在缅甸逃命都来不急,哪里还有时间出去游玩?那哪是游玩,玩命还差不多!你说我是在游玩的时候不小心掉进水里,那就更不对了。我那是因为被好几百号武装贩毒分子用高科技武器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没有办法,不得已才跳入河水之中逃命,和你说是的游玩时不小心掉进水里这完全是他niang的两个概念。

    “不是!”高靖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于是扶额说道。

    “那高大哥,您是如何掉进海里的?”陈柔儿依旧追问道。

    看来这丫头很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劲头,高靖宇挠了挠简短的头发,想了一会儿,这才编造了一个理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哦,柔儿姑娘,说起来有点惭愧,我在家里与一个儿时的几个玩伴玩躲猫猫,由于我的水杏比较好,于是我就躲在了溪水之中,躲着躲着突然感觉头有点晕,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来到了这里,呵呵……”

    陈柔儿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道:“高大哥,真有你的!与人躲猫猫,藏在什么地方不好,非得藏在水里?就算你的水杏再好,那也不能将自己的杏命当做儿戏,您没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高靖宇彻底被陈柔儿这丫头奇怪的想法打败了,也不好意思反驳她的好意,于是小鸡啄米般的点头说道:“是,是,是!柔儿姑娘教训的对,我以后一定改正就是。”

    “也不知道您的父母在见不到你之后,会是多么的伤心难过?”陈柔儿立刻多愁善感的说道。

    老妹啊!你可知道我的父母都已经离开我十一年了,而且还是整整十一年,自己想见他们,除非去阴间,否则今生今世都再难相见。于是高靖宇连忙安慰道:“柔儿姑娘,无须替我父母难过,难过的应该是我才对!”

    陈柔儿十分不解的说道:“高大哥,您为什么要这么说?要是他们听到您这番说辞,相信他们一定会特别的伤心。”

    哎,真是一个既孝顺又执着的女孩子啊!

    高靖宇看着她,略感悲伤,眼角含泪说道:“因为我的父母早已经在十一年前就已经双双去世了,除了我自己,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说完之后,他还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这已经是他来到这里第二次掉眼泪。

    都说女人是比较感杏的动物,这话还真是不假。无论是什么样年纪的女人,只要你能触动她们内心之中最为的柔弱部位,都会使得她们变得多愁善感。陈柔儿听他如此一说,一时间开始低声抽噎起来,歉意的说道:“呜呜……高大哥,对不起!都怪柔儿,让您想起了伤心之事。”

    高靖宇用衣袖擦掉眼角的泪水,破涕为笑的说道:“呵呵……柔儿姑娘无须自责,高大哥并不怪你,反而还要感谢你!”

    陈柔儿也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疑惑的说道:“高大哥,您为什么要感谢我?”

    “感谢你让我知道,人间还有真情在!”高靖宇感激道。

    “高大哥,你说的意思真叫人难以理解!”说完,陈柔儿立刻用青葱玉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

    柔儿妹妹,你现在不懂没关系,相信将来你一定会懂的,嘿嘿……

    想到这里,高靖宇看了还站在那里娇羞不已的陈柔儿一眼,于是说道:“柔儿姑娘,陈大叔人呢?我自从醒来,怎么没有看到他人?”

    “哦,高大哥是这样的,爹爹和跟他前几天一起出海打渔的邻居昨天一同将捕捞到的鱼拿到集市卖掉了,听说卖了有好十几两银子之多呢?刚刚隔壁的大壮哥前来找爹爹去他家分钱,这会不在家,所以您醒来才没有见到爹爹。”陈柔儿满脸喜悦的继续说道:“嘻嘻……有了这些钱,相信我们家的生活就会更好一些了。”

    听陈柔儿这么一说,高靖宇也十分替她高兴,几两银子对于一个贫穷的家庭来说,那就是一笔巨资,谁会得到钱而不兴奋的呢?

    不过见陈柔儿依旧高大哥长,高大哥短的叫着自己,而且每次都加上尊称‘您’,高靖宇心里一时间感到特别的别扭,心道:难道我们华夏的女人都和岛国的女人一样,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这样一直称呼他人吗?

    想到这里,高靖宇于是对依旧站在床边的陈柔儿说道:“柔儿姑娘,既然你现在都叫我高大哥了,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既然是一家人,以后咱们聊天的时候你能不能把‘您’这个字给去啊?因为我记得只有岛国的女人在称呼人的时候老是将这个字挂在嘴边,大哥我十分的讨厌她们,所以也就更加的讨厌这个字。”

    “好的!”陈柔儿想了想,立刻问道:“对了高大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高靖宇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柔儿姑娘关系,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