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杀父之仇

    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高靖宇将自己的母亲下了葬,并与自己的父亲合葬在一起,没有了父母双亲,高靖宇禀着母亲临终的遗言,自己一个人坚强的活着。

    除了在为母亲下葬之际接受过左邻右舍的帮助之外,高靖宇就再也未接受过其他人的助援。并不是别人不想帮,而是他不愿意接受而已。左邻右舍见此,无不抹泪轻泣,都说他是一个苦命的孩子。

    在母亲去世不久之后,高靖宇的干爷爷,也就是他父亲的干爹,中国某军区司令员——马文龙,来到他所居住的这个山村,将才有九岁的高靖宇带走了——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转眼之间七年过去了——

    经过连续的跳级,高靖宇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并最终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自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由于吃苦耐劳、勤奋好学、表现优越、思维敏捷等诸多优点,三年后他被中国某军区某特种大队破格录取,当然了这里面也有马文龙老爷子的功劳。

    他所在的某特种大队,乃是中国七支特种大队之一。虽然整个特种大队仅有一百多人,但却是从全军区数万官兵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兵强将,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每一个人都能以一敌百,就像高靖宇的父亲高学明一样,都是铁血战士。

    而这里的每一个人,无论是战地侦察、反恐作战、还是出国维和都经受过严格的训练。不仅如此,他们在常规武器等装备使用上也运用自如,就连各种高科技装备也样样精通,不管是空中、海上还是陆地,他们都能够高效率、高标准的完成上级下达的各项任务,而他就是这个‘大家庭’之中的一员。

    年轻而又帅气的他,崇尚自由,率杏而为,天马行空的构思以及他随心所欲的言行举止等,深受广大战友和上级的喜爱。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额头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迷人双眼,更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杏感;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他那立体的五官像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时刻挂着猥琐的微笑。

    在特战队的这一年多里,由于他作战勇猛、思维缜密,曾多次被军区授予个人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五次、三等功两次等殊勋。

    ********

    此刻,在缅甸山区的一片茂盛的热带丛林里——

    高靖宇身穿浅绿色常规迷彩作战服,浑身上下被杂乱无章的野草所遮盖,他的整张脸上涂满了油彩,被他刻意改装过的机枪就放在他面前几公分处,只见他身体一丝不动的趴在潮湿不堪的草丛里,手里握着望远镜,锋利的双眼如同一把利剑般,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不远处的一条泥泞小路,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此时的缅甸虽然前两天刚刚下过了一场大雨,但天气还是异常的闷热。汗水如同小溪般,顺着他的额头,沿着他涂满油彩的脸上,慢慢的流经下巴,最后滴滴答答的落在身下的土地上。

    突然,刚刚还是清空万里的天气,转眼之间就下起了滂沱大雨——

    高靖宇面前不远处原本就有些泥泞不堪的道路,被这场大雨瞬间所覆盖。这样恶劣的道路和天气,如果你开车走在上面,一旦车轮被陷进去,休想再前行半步。

    黄豆粒般大小的雨点一时间掉落在这片丛林之中,并激起道道水雾,让本就阴暗的密林变得更加的朦胧而又神秘。被杂草遮掩下的高靖宇依旧趴在地上,身体一动不动的继续盯着前方道路的尽头——

    此刻,硕大的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使得他全身上下的衣服没有一处是干的,对此他也懒得理睬,只是在心里暗暗合计道:如此恶劣的天气,又是在能见度如此低的状况下,这就给伏击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如果一击不中的话,这样的天气就会给伏击目标提供逃脱的机会,如此一来再想找机会干掉目标人物,那就会更加的难上加难,自己该怎么办呢?难道要放弃这次伏杀,再另找机会?

    此前,根据眼线的报告,自己面前的这条泥泞道路,就是缅甸最大沙坤将军回家的必经之路,希望这次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等完成了任务就是自己回国复命之时。

    说实在的,他现在已经彻底受够了缅甸这‘反复无常’的天气,三天两头动不动就会下一场雨,还是自己的国家好,适合人类生存!想到这里,高靖宇心里不由骂道:尼玛的贼老天!没事乱下什么雨,成心跟老子过不去是不是?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正在高靖宇备受煎熬之际,忽然他那充满邪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因为他已经听到远处传来微微的汽车发动机轰鸣声,这让原本倍受煎熬的高靖宇心里不由的欣喜起来。

    几分钟之后,四辆银白色的吉普车,互相间隔在三米左右的距离,缓缓的从远处驶来。这种车一看就知道,在买来之后曾被特意改装过,它那强劲有力的轰鸣声就说明了一切,最适合走这种坎坷的山路和崎岖不平的道路,更不用担心车轮陷入泥泞的土里而不能继续前进。

    高靖宇放下望远镜,顺手拿起面前的机枪,紧紧的将其握在手里,嘴里却自言自语的骂道:“沙坤老贼,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就算没有上面的命令,小爷也绝对不会轻饶了你,就让我彻底将你这颗危害国际的大毒瘤除掉,以此来告慰牺牲的父亲在天之灵,希望在天堂的父亲能得以瞑目。”说完之后,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快速的将最后面的那辆吉普车收进了机枪的射程内,并随着它缓缓移动。

    雨水打在四两吉普车身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声音是那么的真切和清脆,强劲而有力的车轮将地上的泥水撞向道路两旁,立刻形成一片黄色的雨雾。

    两百米……

    一百五十米……

    一百米……

    当最后面的那辆吉普车距离他还有一百米的时候,高靖宇快速的将机枪的保险打开。

    八十米……

    六十米……

    四十米……

    二十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