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卧牛山盗贼

    马昂在中军的动作很快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就在马昂证据收集的七七八八的时候,张千户冷汗直流的找到了桑玉。

    “桑总兵,陈瑀那厮果真是在查我们!”

    桑玉见张千户气喘吁吁的样子,心中有一丝不祥的预感,让他坐下慢慢说。

    听完张千户所言之后,桑玉眼中划过一丝寒芒,“给脸不要脸,既如此,莫要怪我桑某人心狠手辣了!”

    “大人这是要?”

    “除掉陈瑀,不然你我都要完蛋。”

    “可是,如何对朝廷交待?”

    “打仗死几个人不是正常?前面几个监军能死,他陈廷玉为什么不能?你找个由头,支开他身旁的校尉沈飞,单独带着他去河北绕一圈。”

    张千户脸色阴晴不定,看样子还是不敢冒险,不过想想自己的命运早已经和桑玉挂钩,如果真被陈瑀查出来,那可是杀头大罪,冒险还有一丝机会,如若不然,只能慢慢的等死。

    他领命走出了牙帐,帐外阴云弥补,寒风呼啸,这样的天,看来不久会有一场暴风雪。

    他踱着沉重的步子,一点点的靠近了陈瑀的牙帐。

    牙帐内,陈瑀正在烤着火炉,安心的看着手中兵书,见到张千户前来,心中也是好奇,不过面子上还是笑呵呵的寒暄道:“张千户来了,快快请做。”

    “不了,陈大人,斥候来报告,说在附近见小骨流贼,桑大人让我带着三旗军兵前去巡查一番,特来告诉陈大人,这便穿上盔甲,我们一同前去吧。”

    “哦?流贼竟活动到了这附近?”陈瑀心中倒是觉得奇怪,流寇此举想要做什么?探一探官军的虚实?

    不过他也没有其他多虑的疑心,换了一副盔甲,便随着张千户出了营帐。

    等沈飞回来后,见到牙帐内空无一人,便以为陈瑀又去中军牙帐询问军情去了,到也没当回事,可是直到几个时辰过去了,他才觉得不对劲,军营内问了问,可几乎所有人都不晓得陈瑀去了哪里。

    终于在他一番拳脚相加之后,守陈瑀的几个卫士才开口说了陈瑀去向,可是具体的地点他们便不得而知。

    沈飞直觉感到一丝不对,急忙找到了马昂,马昂也是万分疑惑,“没听说这附近有什么贼寇啊?是不是搞错了?”

    沈飞略微一想便觉不妙,“是不是你被发现了?陈大人有危险,快随我出去找陈大人!”

    马昂现在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杏,可还是不肯相信,“他们敢动陈大人?”

    “兔子急了还咬人,没有什么不敢的,快出去找人!”

    二人着急火燎的出了中军大帐,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一股自责之感涌上沈飞的心头,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咬了咬牙,骑着马匹便一骑绝尘而去。

    …………

    快马行了将近二十公里,然后又徒步走了三公里,陈瑀一行三十几人便在一处深山老林中停了下来。

    这时候陈瑀隐隐约约警惕起来,这里荒无人烟,四周偶尔能听到几声鸟叫,张千户等人脸色也逐渐冷峻起来。

    “张大人,这里不像有流寇的样子啊?”

    张千户点点头,“确实不像。”

    “你此举是何意?”陈瑀逐渐于张千户拉开了距离。

    “陈瑀,贪污之事查的如何了?”张千户示意三十多个军兵,将陈瑀牢牢的围在了中央。

    原来这些人都知道了,妈的,这次算是大意了,听到张千户说有流贼,便也没有多想就跟过来了,实在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知道了自己的意图。

    “张千户在说什么?本官不是太清楚。”

    张千户冷笑一番,然后脸色变换成狠辣,“陈瑀,你莫要装蒜了,马昂在军队里做什么,你以为老子不晓得?不怕实话告诉你,军饷之事,我等确实中饱私囊了,可那又如何?前面所有的监军官都有参与,只要他们不开口,大家平安无事。

    桑总兵给过你机会,许诺你安心在此,迟早会升官,可是你却偏不安稳,这也怪不得我等了。”

    他娘的,通常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先拉拢拉拢一番么?只要你开口,老子也会服软同意的,可你这上来就要玩命的样子,这太尼玛的卧槽了!

    “是桑玉的意思吧?”陈瑀不慌不忙,他经历过太多这种生死之局面,早已经波澜不惊了。

    “说实话陈瑀,本千户还是挺佩服你的,以往那些不听话的镇守官到了这个时候都会下跪求饶,你算是最有骨气的一个了。”张千户道,“是不是桑总兵的意思已经不重要了,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是也不是,桑总兵只是其一,我们背后的力量,不是你陈瑀能搬动的,在东南你或许可以横行,可是到了北直隶一带,你还是老实点,可惜……”

    “背后的力量?”陈瑀饶有兴致的道,“让我猜猜,山西平阳府知府张忠?山西巡盐史萧选?晋王妃父廖怙?右副都御史石玠?参政常麟、夏景?”

    陈瑀每说出一个名字,张千户都是惊讶的望着陈瑀,脸色阴晴不定。

    “你……你怎么知道?”

    “以前调查过晋商的势力,现在就是随便瞎猜猜,之前还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你们背后一群害群之马果真是晋商那群老匹夫。”陈瑀心中有一股无名之火。

    这些人都是几十年科举考入的官身,竟然沦落到被晋商控制的地步,这说出来多么令人的可笑。

    “陈瑀,没用了,即便你知道又怎么样?这些话你就去地府和阎王爷说吧,你莫要想着耽搁时间了,这条道路没人能找来的,受死吧!”

    这条道路虽然偏僻,但是马蹄印却摆在那里,只要沈飞他们沿着路途的马蹄印便能找到。

    正想着,天上突然飘起了大雪。

    这个时候陈瑀才开始不淡定起来,大雪若是掩盖了沿途的马蹄印,那个时候沈飞在想要找到自己,可几乎就真的不可能了。

    “陈瑀,你看到了么?天都在帮我们,适才我还在想,若是有心人沿着马蹄印,说不得便能找到我等,这一场雪来的如同及时雨啊!”

    “如果今日你放了我,日后我可以不追究你。”陈瑀想了想,像是做出巨大的决定一般。

    “哈哈!”张千户狂笑了起来,“陈瑀,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你还有以后么?你凭什么有恃无恐?”

    “如果我没看错,这个山是不是叫卧牛山?”陈瑀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

    “你可知道我适才为何白日放烟花?”

    “烟花?你什么时候放的?哦,难怪适才你去小解的时候我听到了砰的一声。”

    “你真可爱,那你知道为什么我还能如此淡定的和你谈天说地?”

    四周树林中树叶已经开始作响,陈瑀诡异的笑了笑。

    这次轮到张千户不淡定了,他也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疑惑的看着陈瑀。

    “没错,我是在拖延时间,现在不用了。”

    “什么……什么意思?”

    张千户说完,就听到树林中一女声响起,女子的声音有些粗犷,本以为会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可是当她出现在众人视线的时候,却大相径庭。

    这个女子披着火辣的红色披风,全身也是着红色长袍,头发干练的扎了起来,英姿飒爽。她面容极好,和那粗犷的声音形成强烈的反差,冲击着张千户等人的视线,尤其是胸前那呼之欲出的双峰,让这些长久未开荤的军兵们鼻孔都充血了。

    “哈哈,来这个娘们干嘛?想用美色迷惑兄弟们?”张千户哈哈大笑,“我可以先杀了你陈瑀,在奸了这女子,你能耐我何?”

    只是片刻后,他彻底呆了,那女子身后突然窜出上百个汉子,一个个目漏凶光,手持长刀长矛。

    “快……快杀了陈瑀!”张千户见势不对,急忙对围住陈瑀的军兵吼道。

    不过这时候,那女子也凌厉的冲开了一道口子,将陈瑀从包围圈中带了出来。

    “这就是对付刘家兄弟的军队?呵,不堪一击,难怪朝廷久不能胜!”那女子脸色带有一丝不屑。

    陈瑀笑道:“那是因为军队被这群人腐蚀了。”

    陈瑀说罢,才对那女子道了句:“红玉,好久不见了。”

    “你们……陈瑀,你勾结贼寇!罪该万死!待我回去后便上书你的罪名!”

    “我们只是附近的村民,拔刀相助罢了。”崔红玉淡淡的道。

    “那就麻烦这位村民姐姐,将这些人绑了。”陈瑀冲着崔红玉眨了眨眼睛,这丫头心思倒是活络的很。

    “你们敢!兄弟们,给我上……你们他娘的跑什么,卧槽!”

    “乌合之众!”崔红玉手持长剑,步履生风的逼近张千户。

    张千户也不是吃素的,掏出腰中马刀,便挥身下马。

    仅仅一招,对,真的只是一招,崔红玉就给他打趴了!

    张千户!这就是军队的千户官!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