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二章 南直隶三

    客栈后堂内,孔令山颤颤巍巍的在等候着,那些人抓他的时候甚至都没说是什么人,不过孔令山隐隐约约也是可以猜测到的。

    昨天钱冬菲入了牢狱,今天便有人过来抓他,看来钱姑娘还是出事了,那个傻丫头,都说过留着命比什么也重要。

    以那丫头倔强的杏子,断然不会说出什么来,怕是那群狗官想要拿老子开刀了。

    老子这条命是钱大人给的,想要从我这知晓些什么,做梦吧!

    孔令山脸色逐渐坚决起来,颇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来。

    当太阳逐渐升起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脚步声,沈飞将后堂打开,跟着陈瑀缓缓的走了进来。

    那孔令山见来了两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眼神中全是不屑,然后便将头扭了过去。

    “你是孔令山?”陈瑀见他并没有认出自己,便打量了一眼他,这家伙那决绝的表情,看来是把我当成抓捕钱冬菲那一伙人了。

    “哼!”孔令山从鼻孔中发出一阵不屑,“正是!”

    “据说你和那钱凤跃相交很是熟稔,他是不是还有个女儿活着?叫什么钱冬菲的?就是在府衙牢狱的那一位?”

    “钱大人一家人都已经过世,什么钱冬菲,不认识!”孔令山道,“不知大人抓草民有何指教?”

    “哦,也没什么指教,只是想了解钱大人如何死的。”陈瑀笑了笑,这老家伙骨头还挺硬,看来那钱副使倒是没托付错人,这样的人倒是值得信赖。

    “大人问错人了吧?钱大人如何死的,您是官,您去查啊,哦,不是说流寇杀的么?这个您问草民怕是不妥吧?”

    “你胆子不小,敢欺骗本大人。”陈瑀走到他的对面的案几前坐了下去,“钱冬菲已经将所有的都交代出来了,三万两千两盐引之事现在恐怕只有你知道了。”

    陈瑀说罢后,端起了案几上的茶,淡淡的品了一口,见孔令山面皮果真微微的动了动,然后怒道:“狗官,你不得好死!既然你已经查清楚了,什么也不用问了,尔等歹毒的竟然连个女子都不放过,既如此,老夫和你拼了!”

    他起身,拿着案几上的茶杯便朝陈瑀冲了过来。

    只是还不到陈瑀面前就被沈飞制服。

    “狗官,老子祝你断子绝孙、不得好死!”孔令山双目充血,像个受了偌大刺激的豹子,“老子和你拼了!”

    靠,都这个模样了,喊几句口号有个毛用,你要是能动一步,我就认输!

    陈瑀淡淡的笑了笑,示意沈飞放了他,然后道:“你真不认识我?”

    那本准备拼命的孔令山,突然变的疑惑起来,看样子是在搜寻记忆,良久后指着陈瑀,看样子是认出来了,谁知那厮来了句:“少和老子套近乎!”

    靠,我堂堂一个礼部左侍郎简内缉事厂指挥使有必要和你套近乎嘛!许多人巴不得和我套近乎好么?

    陈瑀委屈的像个宝宝。

    “还记得你给过我一两银子么?包子铺后门。”陈瑀将头发散了开来,这个时候孔令山才恍然大悟,“是你,乞丐?”

    “放肆!”沈飞怒喝,“此乃大明礼部左侍郎、内缉事厂都指挥使陈瑀陈大人,什么乞丐?!”

    孔令山被沈飞说的这两个名头吓的不轻,大明官场他也有了解,礼部的人,还是侍郎,那得多大的官?内缉事厂是干什么的?那可是和锦衣卫一样的可怕,走在街上横行的主!

    “草……草民见过大人。”孔令山急忙下跪,不过想想又不对,“你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额,不是。本官就是来查这件事的,这下你可以放心了。”陈瑀笑道:“这下你可以不用一口一个狗官的叫了吧?”

    孔令山尴尬的笑了笑,“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大人。”

    “说说吧,钱大人之事到底是什么回事?流寇灭门,亏这个借口也能想得出来!当我大明的官员都是白痴不成!”

    提起这个,陈瑀气势陡然显现,将孔令山吓的不轻。

    “大人英明。钱公具体也没有和草民说过这事的来龙去脉,但是小姐倒是说过一些,正如大人说的那样,三万两千两盐引被放了出来,然后他们私下转手给盐商,从中赚取巨额暴利,而且这也绝不是第一次,钱公身为副使,这些事始终看不下去,便写了个折子,准备私下交给朝廷,可是不巧被他们安插的内线发现。”

    “嗯。”陈瑀点了点头,“果真差不了多少,说到底不过还是以权谋私罢了。那钱副使究竟是怎么死的?”

    “这个草民不得而知了,当晚的情景只有小姐看过,她也没对任何人说过。”提起钱冬菲孔令山突然哭了起来:“小姐,是我对不起你,没有及时劝阻你!”

    这家伙,越哭越伤心,明知道钱冬菲杏格倔强,就没想过好好规劝她么?你比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任由她胡来?这次也幸好有本官在,可如果本官不在呢?

    “你明知道钱小姐杏子硬,还由她胡来,现在知道后悔了?”陈瑀见他哭的伤心,也不好继续说他,本想着好好让这老家伙吸取点经验,现在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只好作罢,然后道:“幸好这次有本官在,你放心吧,她没事!”

    “真的?是了,您是内缉事厂的人,小姐没事,没事的!”孔令山喜极而泣,然后突然给陈瑀跪下,磕起了头来。

    陈瑀急忙拉住他,现在所有的事都明朗起来,示意沈飞将孔令山带了下去,今天也算是给这家伙上了一节过山车的课了,不好在刺激他。

    片刻后,沈飞又折返回来,“大人,那钱冬菲要不要带出来?”

    “免了,现在不要打草惊蛇,你们一定要给我保证她的安全。”陈瑀道:“后面的事,我自有安排。”

    “先去接触一下钱冬菲,把起因后果先记录下来,然后让内厂顺着私盐贩子给我查,所有人证物证全部收集好,我倒要看看,南直隶到底能捞出多少条鱼!”

    “是!”

    腊月十八,眼看着年关一天天的将近,南直隶许多官员也纷纷准备回家过个安稳的年,但是钱冬菲的出现,让一些人神经顿时紧崩了起来。

    那些本准备返乡的官吏,此刻全都默契的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这两天这些人突然发现了奇怪之处,明明和牢狱里的人都打好招呼了,可是那女子为何到现在还活着?

    南京制造刘宁今日一早便来到府衙,找到了府尊孙璘,二人来到了内堂,孙璘吩咐府衙衙役将来路守好,任何人不得入内。

    刘宁见到孙璘,甚至连案几上的茶都来不及喝下,便道:“我的孙大人,为何那女子还活着?”

    孙璘也拍了拍额头,神色不是太好,他道:“出了邪了,已经吩咐过几次,那丫头死活不吃饭。不过不着急,只要在饿上两天必死无疑。”

    “我的孙大人,等不得了,你知道我最近发现了什么吗?”

    “什么?”孙璘直觉感到事情有些反常。

    “内厂的人开始活动了。已经临近年关,那些番子按理说早已经下了值,可为何最近开始频繁活动起来?会不会和……”

    “不要自己吓自己,老夫是陈大人的人,内厂是陈大人一首培养起来的,决计不会动我们,是不是南直隶这边出了什么其他的事?”

    “最近哪里有什么大事,就算再棘手的事也会等到年关之后啊,唯一一件怕就是钱副使的事了,所以我担心会不会是陈愣头听到什么风声了?”

    “不可能,据说他已经回了钱塘,况且这些事从明面上来看一点问题都没有,九边、河北、东南,哪些事不需要他操心?他决计不会在乎南直隶这点小事的,放心吧。况且我还是他的人,关于钱副使的事我也写过信件给他,不可能出纰漏,不要自己吓自己。”

    “嗯。”刘宁点了点头,“就算到最坏的地步,也不过就是私盐贩卖,况且还有杨大学士在京师保着。”

    “这就对了!”孙璘道:“明天要过堂审那丫头,无论如何还是要走个过场,你先回去吧,那丫头冒充官员之女,不会让她好过的!”

    “那一切有劳府尊了。”刘宁道:“私盐商贩这几日就会将三万两白银送来,我已经分好了等份,等到年关的时候再给各位大人拜访。”

    孙璘点了点头,“陈廷玉一首考成法和一条鞭法当真害人不浅,在大明为官,哪里不需要钱?如果单靠朝廷这点俸禄,估计这做官的早就饿死了!”

    “杨大学士眼看着就要入阁,陈廷玉那些改革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就连大学士都对他有意见,放心吧,他陈廷玉蹦跶不了多久的。”

    “嗯,这也是我看中杨大学士的缘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