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七章 饬海防(十)

    生在正德朝,哦,应该说是刘瑾掌政的正德朝来说,明显比后面即将到来的嘉靖朝好多了。

    因为所有的政令不需要看内阁的脸色,不需要看皇上的脸色,只要刘瑾同意,就可以得到实施。

    刘瑾现在很光荣的得到了一个十分霸气的称呼,人们叫他“立皇帝”。

    当陈瑀将自己关于构建陈钱、大衢为府的意见上呈给刘瑾之后,刘瑾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当然也不是说刘瑾和陈瑀关系多么好之类的,之所以这么爽快的答应,是经过内阁商量的,这个内阁自然不是说首辅李东阳,而是焦芳焦大学士。

    不过具体的细节还是要等陈瑀回京师之后慢慢商议,此事也不可操之过急,但在此期间,焦芳会让人放出风声,先试探一下民间及百官的反应。

    好不容易等到旬休,陈瑀便随同房小梅一同泛舟在西湖之上,陈瑀一直觉得,公事和私事是要分开的,所以在旬休的时候他从不说政事。

    十一月,算不上是什么泛舟的好天,但在凛冽的寒冬中,也难得有一缕暖阳,虽说冬风刺骨,但长久待在暖房内早已经让人厌倦不堪,偶尔吹佛一下冬风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乌篷船船头摆放着正冒着热气的茶壶,房小梅来到船头,替陈瑀斟上一壶香甜的西湖龙井,到颇有一种闲情惬意。

    陈瑀不喜欢坐画舫,因为在那里你是没发感觉到“孤舟一叶碧波上”的绝美意境的。

    他整个人躺在船头房小梅的腿上,手中把玩着一把玉萧,饮过龙井甘泉之后,便束手吹了起来,那声音宛若跨过千年,动人的旋律让人忍不住一阵忧伤。

    陈瑀吹的不是别的,真是星月神话》,这是一首绝美的箫笛所吹之曲,动人的旋律中夹佑着一缕恰到好处的哀伤。

    “你吹的这是什么呀?”房小梅好奇的问道,“总是让人有一种遗憾的感觉。”

    陈瑀惊讶的看着房小梅,“你若是知晓这曲子以及其中的故事,你就会觉得你自己有多么的厉害了!”

    陈瑀将神话的故事一一告诉了房小梅,又把这首歌曲的词也告诉了她,房小梅听完之后也不禁哑然,“我只是从曲子中听出了遗憾,却想不到……你说这世上还真能有人穿越千年和之前人相恋么?”

    “当然会有!”陈瑀肯定的道,他真想说一句,因为我就是!

    “呵呵,你小子倒是很会泡妞啊!”不远处,一艘画舫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陈瑀皱了皱眉头,从那小子话语中听出了一丝不善,娘的,每次只要是游西湖,绝对就没有什么好事!

    这时候陈瑀才睁开眼,细细打量了一番那艘画舫,画舫上旗子写个烫金的大字,“林”,深怕别人不认识字或者近似一般。

    说话的是个年轻的公子哥,瞧那模样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

    “你就是陈瑀吧?”船上那为小公子俯视着陈瑀,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不也就这幅吊样子?哪里有本公子帅?”

    他话说完,船上便有两个小厮附和道:“对对,少爷最帅,少爷是全杭州……哦不,全天下最帅的!”

    我靠,这家伙也太自恋了吧?神经病,难道是来和自己比帅来了?

    “你认识?”房小梅看着陈瑀,不解的问道。

    “不认识,这人有病吧,别理他。”陈瑀继续闭上了眼睛,可谁知,那船上突然泼下来一盆湖水,十一月的天气,这水简直刺骨,陈瑀眼疾手快,用身子将水挡住了,好在房小梅身上倒是没沾到一滴。

    房小梅也顾不得感动,狠狠的对那画舫上的人道:“你们好大的狗胆,要造反不成?”

    “这位姐姐,我劝你最好老实点,别瞎参合事!”那年轻人指着陈瑀道,“你这厮,下次若是再敢纠缠我的妻子,信不信我给你扔下西湖去?”

    房小梅听了这话,眼带笑意的看着陈瑀,“原来是您主动勾搭别人妻子啊,这事……活该!”

    陈瑀万分委屈,“他就是个神经病,我勾搭谁了我?”

    “休的狡辩,那李家小姐可不就是我的妻子?若是你下次再胆敢去招惹她,看我如何收拾你!”那小子狠狠的威胁道。

    日,原来这小子就是林符的爱子啊,陈瑀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我当然知道,你叫陈瑀,字陈廷玉!”那小子双手抱拳道。

    “就这么多?”难道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官身?这小子也是够可爱的!

    “你很有名嘛?我干嘛要知道这么多?反正你下次不要再去勾搭我的妻子就好了!”他道。

    那边房小梅噗嗤一笑,“对呀,你很有名嘛?哈哈……”

    这小子才真是个愣头青,他老爹这老狐狸,非但没生出个小狐狸出来,反而生出了一个呆头鹅,哦,用泰兴话说就是……

    “梓棋和你成亲了没有?一口一个妻子的!”陈瑀道。

    “不准你这么喊我娘子。”那小子十分嚣张的道,“在瞎说看我不割了你的舌头。”

    “那要是还有别人追梓……哦,李小姐你怎么办?”陈瑀笑呵呵的问道。

    “杭州府有且只有你这么不要脸,和这么大胆!”他道,“今日小爷已经和你知会过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这幅德行还奢求李小姐那样的美人?”

    说罢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指着房小梅道:“你这厮还是早点离开这穷小子,长相没有本公子帅,更加没有本公子有钱,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纳你为妾,和我一同坐这豪华的画舫。”

    房小梅愣了片刻,然后掩面而笑,最后恢复正经的样子道:“哎,奴家已经被这冤家祸害了,以前奴家倒是有些势力,可后来我看开了,原来不是有钱就是好的,姐姐告诉你啊,其实有些东西比钱好多了!”

    “怎么可能呢?”那家伙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坚定的摇了摇头,“本公子又帅又有钱,你不可能不喜欢我的!”

    “少爷,这女孩子啊,都口是心非,她一定在害羞呢!”一旁一个小厮道。

    “恩,说的有道理。”

    陈瑀就这样痴呆的看着他二人,这是所谓的自我意胤?这两人也太逗了吧?

    “是是。”幸好陈瑀带了衣物,此刻已经进狭小的船舱换了一件干的外套,然后对那林公子道:“你是全天下最帅的,我比不上你,你又帅又有钱行了么?”

    “哼,算你识时务者为俊杰,本公子不与你一般见识。”林公子道。

    靠,果然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这词语用的,陈瑀感觉十分的惊艳,人才!

    这自恋的林公子到并没有让陈瑀二人扫兴,打发了走了这草包之后,二人继续泛舟游湖。

    房小梅笑盈盈的道:“你这对手很强势啊,你可要当心了。”

    “确实是够强势的!”陈瑀笑道,“他老爹要是能学着他一半好,我也不知道要放多少个心了。”

    “额,哪有你这么编排人的,他爹要是和他一样,还能在官场上混下去么?”房小梅白了一眼陈瑀。

    “话又说回来了,你到底对那李小姐怎么想的?前晚怕是也没少干好事吧?”房小梅笑道,“那么晚才回来。”

    “哎……棘手啊,看来需要去知府衙门走一遭了。”陈瑀摇了摇头,叹口气道。

    “陈瑀,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房小梅突然认真的道。

    “哎呀呀,干嘛那么严肃,还是游湖好了,问什么问题啊!”陈瑀敷衍道。

    “其实你对待何事都十分的果决,唯独对待感情的事,却十分的优柔寡断,我想问你到底怎么想的,对于崔红玉和致末。”房小梅盯着陈瑀问道。

    房小梅说的不错,陈瑀一直都是在逃避感情的问题,自从京师相处的这一段日子,他突然觉得,这四个女人,无论是谁,他心中都有一丝爱慕,可人总是要娶妻的,况且陈瑀已经二十来岁的年龄了,若再不娶,怕天下人真以为他陈廷玉不行了。

    可是他纠结的是,四个女人他都挺舍不得的,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儿荒诞,但确实在陈瑀心中产生了。

    一开始他极度的克制住这个思想,可是长年累月的相处,让陈瑀无论是和崔红玉还是致末,尤其是房小梅的感情快速升温,可是那边李梓棋的承诺自己也是做出去了,怎么抉择,他不想去想。

    所以无论是谁和陈瑀提到这个话题,陈瑀都是本能的选择去逃避,不想去面对,这也算是陈瑀杏格中的一个软肋吧。

    这话说出去气人,虽然别人看起来,陈瑀的艳福不浅,这四个都是娇滴滴的美人,可也就是因为这样,陈瑀才谁都不想去辜负。

    这个年代做妾室的地位是很低下的,甚至是连丫鬟也不如,更别提和外人提及了,但这四个人陈瑀也只能选择一人为妻,可余下的人当如何呢?

    陈瑀很想自私的将他们都据为己有,可他做不到,但是他们和陈瑀已经纠葛不清了,若是再嫁出去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纠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