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章 饬海防(三)

    “弄其娘也,我不是你的后台?”陈瑀心中狠狠的骂了几句,才解了心中的气,那些人也太不拿老子当回事了,亦或者太拿闽商集团当一回事了。

    “遇事推诿、民不知兵、兵不知将、民如盗、兵如贼、官不知其影踪,这就是浙江沿海的海防?”陈瑀冷冷的道。

    “不但如此,两淮盐运司、浙江盐运司更是与沿海这些军事等大户勾结,低价购得官盐,然后以高价倒卖,获利之后与其平分。”魏文礼叹了一口气道,“总而言之,这儿是千疮百孔!”

    吏治**是当下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不然一个知府也不会随便就抄出了几十万两白银,对于私盐这一块,其利润更是大的不能在大。

    所谓“天下之赋,盐利居半”,可见盐利之庞大,可是现在朝廷收上的盐赋少之可怜,开中法更是沦为山西晋商们获利的法令,不得不说是一件可笑的事。

    开中法的本意是好的,为满足边关粮食缺乏,朱元璋让商户运粮供给边关,边关给仓钞,然后商人凭借仓钞去当地转运司换取盐引,得到盐引后,他们可在民间自行贩卖。

    开中法的施行,不得不说是个调度国防与财政的重要手段,也可以窥探到明初那些政治家那决定聪明的政治手段!

    这种方法伊始是不错的,可到了成化、弘治朝后,贵族皇亲赏赐成风,这种赏赐不仅仅限于土地,还有一种重要的东西,便是盐引。至此后,私盐盛行,盐法逐渐破坏。

    夫一引可得白银六钱、积千可坐得六百金,以游手游侠之人,不积跬步可坐得千金之利,私盐有这么大的利益,又怎么不会让人趋之若鹜?偏朝廷还没有一个完善的管理办法,致使私盐进一步泛滥成灾。

    官盐无利,私盐暴利,这些商人们自然不会傻到去贩卖官盐!

    陈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你且去准备一番,明日陪本官走一遭,本官要看看浙江海防究竟糜烂成怎么样子了。”

    魏文礼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隐隐有点担忧道:“现下虽是十月至底,但是倭寇们仍有可能在海域内徘徊,沿海大陆抢劫。”

    “恩,你明日调兵随行。”陈瑀道,“这边的军队操练应该没有问题吧?”

    “问题是没有,只是都是些江浙新兵,且都是不经过实战的,所以下官还是有点儿担忧啊,拉他们去巡视,万一遇到倭寇……”

    “没有老兵么?”陈瑀奇怪的问道。

    “额,大人有所不知,那些老兵油子,平日里也很少操练,闲暇时都下海牟利,就那群人,看到倭寇怕连平常老百姓都不如!”魏文礼怒道。

    “恩,知晓了。”陈瑀淡淡的道:“新兵就新兵吧,总要历练一番的。”

    从都司出来之后,陈瑀并没有回陈府,而是和沈飞一起,直奔镇守太监刘璟的府邸。

    麦秀被陈瑀整到之后,朝廷便经历内阁和官宦之间的博弈,所以并没有派遣太监镇守浙江。

    自从刘瑾胜利后,浙江这一块肥差自然被刘瑾填上了自己人,这镇守浙江太监刘璟本不叫这个名字,若尔仔细品位,便能知道这是刘瑾的谐音。

    此人本来叫王璟,任职尚膳监,本来连太监这二字都没有资格叫的,但刘瑾一人得道,所以这王璟自然升天了。

    这王璟在刘瑾被困尚善监的时候,就对刘瑾很好,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投资怕就是这一笔了。

    为了感激刘瑾的知遇之恩,王璟改了姓,认刘瑾为干爷爷。

    现在陈瑀还有很多事指望着刘瑾,所以此行自然要去带上刘璟,怎么说镇守浙江太监的职责中也有巡视浙江各地的权力。

    刘璟知道陈瑀的身份,也知道陈瑀在京师宦官中的威望,所以自然是将陈瑀看做自己人,欣然答应了陈瑀此行。

    万事俱备,东风也不差,因为今天刮的就是东风,一行人在魏文礼的带领下,坐着双桅大船从钱塘江岸出发,并且随行带了二百余名水军。

    一路从钱塘江直奔杭州湾入海,此行的路线没有规定,向北是海宁、绍兴等,但魏文礼自然知道,陈瑀肯定不会北上,昨日已经问过自己了,所以大船直接南下一路过三山所、观海卫、龙山所直奔舟山。

    一路相对平安,海风轻吹,碧波万里,好不惬意,但是陈瑀总是隐隐感觉这里太过于平静,反而有些不正常。

    陈瑀一行人的船只从大港登陆舟山,舟山中中和中左千户所两所的千户早已经在大港等候多时,见太监刘璟以及备倭总指挥魏文礼将一个年轻人拱卫在中间却并没有一点点惊讶。

    这个年轻人长相俊俏,看上去春风和煦,满脸和蔼,可谁知道这年轻人就是那陈愣头?

    还没到浙江就已经干掉了一个知府,更加可怕的是他只是个巡抚浙江的都御史,竟然在南直隶的地面上抓人,你这让南直隶的御史脸面搁哪儿?

    可奇怪的事,这小子竟一点儿事都没有,巡抚直隶的御史屁都没有放一个!

    舟山中中千户所千户叫林远、中左所千户名唤折红卫。

    在还没抵达舟山的时候,魏文礼就已经告诉了陈瑀这二人的来头,舟山中中所千户是浙江左布政使林符的远方表弟,而那林符又是闽商林家的人。

    中左千户所折红卫是福建都指挥使折开勋的嫡系部将,是东南折家军事系统放在浙江的一颗旗子。

    陈瑀早已经有所了然,所以此刻见二人热情的和自己打招呼,他也笑呵呵的道:“竟劳烦二位千户亲自迎接,罪过罪过啊!”

    客套话一个比一个说的漂亮,这也是这些人做官赖以生存的标准,寒暄一番之后,他们便在两位千户的带领下来到了中中所。

    晚饭气氛十分的和谐,甚至是和谐过头了,两个千户所的千户、百户、总旗等官全被戚景通一人给灌倒了。

    这就是在西北待过的男人的魅力啊,不是这些江南人能比拟的。

    出了千户所,陈瑀才问戚景通道:“没喝多吧?”

    “就这几个崽子的酒量?老子撒泡尿的功夫就能给他们灌趴下!”戚景通豪放的道。

    沈飞白了一眼戚景通,然后问陈瑀道:“大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继续向南。”陈瑀道,“沈家门是倭寇登陆的首选地,我们去那里看看。”

    “大人……你都知晓?”魏文礼不可思议的问道,他以为陈瑀不了解浙江海防情况,就算是了解,也仅仅是从自己的书信中得知的,可是陈瑀现在这么一说,魏文礼顿时觉得自己还是小瞧了陈瑀。

    “既然要整改海防,又怎会不了解浙江形式?”沈飞淡淡的对魏文礼道,“陈大人现在对浙江的掌握以及了解程度决计不比你差到哪里去!”

    望着陈瑀的背影,魏文礼又多了些许佩服。

    舟山有千户所二,海防烽火台一,水寨三,其中沈家门就设置一水寨,抵御倭寇之用。

    按理说沈家门作为抵御倭寇入侵的首要地点,其军事布置应该更加的严格,可等陈瑀几人到了沈家门附近,简直大跌眼镜。

    大晚上的,几人在沈家门长驱直入,甚至连一个兵卫都没有,他们四五个人简直就如同直入无人之境一般,偶尔碰到一两个巡检的士兵,还是个瘦弱老龄的汉子,看那模样,怕是一阵海风来了就能给他两吹飞了,更可笑的是,他们见到陈瑀几人,竟然连个屁都没有放!

    陈瑀肺都要气炸了,吼道:“你两个给我站住!”

    那两个老兵听到后面的喊声,撒腿就跑。

    陈瑀气的哭笑不得,对沈飞使了一个眼色,片刻之后,沈飞就将那两人提回来了。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那两个老兵立刻给陈瑀跪下,如同捣蒜一般叩着头。

    “你们是那个卫所的?”陈瑀问道。

    “舟山中中千户所李总旗座下。”那两个老兵十分老实的答道。

    陈瑀心中抱着一丝侥幸,继续问道,“你们千户所千户是何人,千户有多少人,多少船,航海能力如何,火器有多少,射程如何?”

    他以为这两个老兵是个兵油子,适才说的话也是随便编出来骗陈瑀的,可是陈瑀错了,只听那两个老兵一五一十的道:“我们千户是林远,千户现在还有旗军一千五百人,船十艘,不过都是花架子,根本出不掉海,就是为了应付上面检查用的,近期听说朝廷来了什么御史,特意翻新了一下。”

    “火器长期受潮,早已经不能用了。”那两个老兵一口气全都说了出来。

    戚景通气的抓住一个老兵的领子道:“你们他娘的当兵的都这么没骨气?这是军事机密尔等不知道?竟然这般就泄露了?”

    “怎么也不能骗各位爷爷不是?俺们把能说的都说了,几位爷爷还是饶了我们吧?”那两个老兵跪下叩首求饶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