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九章 开内厂(一)

    老鼠对于女人的杀伤力那是极强的,连崔红玉这样一个高手侠客都吓的躲进了陈瑀的怀抱中,床上那两个也不例外。

    “啊……走开……走开!”被子被掀开了,露出一副极其香艳的风景线,这时候崔红玉也顾不得叫什么老鼠了,呆呆的看着房小梅****的上半身。

    良久后才反应过来,“陈瑀,你……你下流!”

    这时候要不解释清楚,老子这一身的清白可就毁了,他一把拉住崔红玉的手,怎么也不能让这小妞走了,陈瑀道:“这是个误会,你信不信我什么都没干?”

    “都这样了……你,你不负责任!”崔红玉道,“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房小梅此刻也在一旁开口了,“他真的什么都没干,我们是清白的,不信你问致末!”

    致末摇了摇头,“我进来小梅姊姊就躲在这里了,我也不知道。”

    陈瑀脸都快绿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你……”房小梅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光看着陈瑀,“不行?”

    我不行你大爷,我只是还没来得及干什么,你们一个个就冲进来了,行也不行了!

    男人最恨别人说他不行了,老子上辈子加现在,单了快有五十年了,一直守身如玉,战斗保卫自身清白的第一线,不越轨,不约泡,就为了第一次能有个好的回忆,说我不行?!

    “要不你试试,看行不行!”陈瑀怒道。

    “你下流!”崔红玉又一次道。

    卧槽,明明是你说我不行的,我还没说你下流呢,你倒是先说上我了,这世道怎么了!

    这时候房小梅披着陈瑀的被子,然后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尴尬方才解除,陈瑀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本来叫她来就是商量点事儿的,现在不是商量事,简直是在搞事啊!”

    “呸!”三人异口同声的道,“便宜都被你占了!”

    一晚上也没怎么睡好,倒不是因为被三个女子。腾的,而是房小梅一番话,让陈瑀激动的一晚上没有睡好。

    这个女子的能力简直要逆天了,她昨晚告诉陈瑀,两京一十三省的情报网络已经初步的构成了,人员组成都是些乞索儿、酒肆掌柜、脚夫、漕运纤夫,还有些为数不多的商人组成。

    虽然少了驿署这个强有力的情报网,但是能有这么多已经实在实在的难能可贵了,陈瑀实在不敢相信房小梅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能量。

    自己在延绥只是写了一封信给房小梅,让她搭建情报网络机构图,虽知道这丫头不但搭建好了,还实施了!

    依照房小梅说,当时房家在钱塘县有一定势力的时候,其在全国各地都有些关系,如今只要稍稍透露一下内厂即将搭建的消息之后,这些人便蜂拥而至。

    对于内厂来说,陈瑀需要情报,但是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又需要朝廷的庇护,相辅相成,所以自然犹如干柴遇到烈火,一拍即合!

    第二日一早,陈瑀便直入翰林院,翰林官早已经对陈瑀有了改观,加上陈瑀在西北立功,所以对陈瑀更是青睐有加,一口一个陈大人不绝于耳。

    陈瑀没闲工夫和这些人扯犊子,打卡签到之后,便直奔午门,刚到午门口,遇到了几个老熟人,“呀,张侯爷,您这是?怎么伤成这样?”

    娘的,怎么伤成这样,你不知道?姓陈的,今天有你没我,现在老子就去西宫告状,任你三头六臂,老子也要弄死你!

    “谷公公,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陈瑀笑呵呵的道,“最近西厂的兄弟有没有出去逛逛啊?”

    “呵呵,倒是出去逮了几个蚂蚱,不过让蚂蚱侥幸跑了,但是本都相信他也蹦跶不了几天。”两人都是话中有话,将张延龄听的云里雾里。

    对于张侯爷,谷大用自然不会拦路,但是陈瑀却不一样了,他道:“陈大人,现在可不是当朝的时候,您这是?”

    “谷公公记杏怕不是太好。”陈瑀将朱厚照给自己的玉佩掏了出来,“本官可以进去了么?”

    姓陈的,你猖狂个什么劲?你还不知道现在是谁的天下么?你陈瑀在怎么得宠也仅仅是个外廷的人,想要和我们作对,自不量力!

    谷大用虽然生气,但还是乖乖的放陈瑀入了内宫,陈瑀看了看天,知道这个时候朱厚照怕还没有起床,便径直来到了东阁。

    现在刘瑾已经很少陪在朱厚照的身旁,司礼监内他已经和王岳平分秋色,所以此刻正在司礼监批红。

    现在守在朱厚照身旁的是刘瑾的心腹太监陈广,也就是出卖陈宽的那哥们,哦,应该是那姐们。

    陈瑀让陈广进门通知了朱厚照,可这小太监却是个实心眼,说什么也不坑,没有办法,陈瑀只能在门口大喊,“皇上,臣陈瑀求见,给您带了好东西了……”

    话刚说完,还没等校尉来驱赶陈瑀,朱厚照便一头窜了出来,“陈瑀,你回来了?!”

    这小子红光满面,嬉皮笑脸,看得出来这段日子过的不错,也是,所谓心宽体胖,心理都是开心的事,这面色自然也就好起来了。

    “恩,皇上最近过的不错啊,红光满面!”陈瑀被朱厚照不由分说的拉到了东阁内坐了下来。

    “那我还是喜欢你这样,能在西北打仗,瞧你面色黑了些许,但……身上带着一股子杀气,真的帅爆了!”朱厚照满眼的羡慕,“听到杨一清的来报,说你们在固原大捷,可是振奋了我大明的气势,你快些和我说说,你们怎么打的仗!”

    擦,合着这小子不是对自己的东西敢兴趣,而是对于西北的战事感兴趣啊。

    行吧,反正陈瑀一双嘴说是口如悬河那一点不夸大,将在延绥、固原、预旺三城池的大战绘声绘色的讲给了朱厚照听。

    这小子像是天生的军事迷,当听到陈瑀等人延绥重甲碾压敌人的时候,陈瑀明显看到朱厚照激动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模样,恨不得自己上去****娘的样子!

    当听到预旺被围困的时候,朱厚照狠狠的捶了案几,眼中喷发的愤怒之色,仿佛要吃了蒙古人一般。

    等陈瑀说完了,朱厚照一挥拳,径直的打到陈瑀的胸口,“你小子,干的好!”

    “谢谢皇上夸奖!”陈瑀十分谦虚的道。

    “对了,你说延绥的时候你用了送于朕的礼物才能破敌的,那东西是什么呀?竟然这么神奇?”朱厚照好奇的问道。

    陈瑀将怀中的简易望远镜掏了出来,对朱厚照道,“此物将远景近看,就是因为此物,才破了鞑子的诡计!”

    “呀?!还有这个功能。”朱厚照迫不及待的将这名为望远镜的拿到手里,琢磨了一番之后便看起来,“咦,什么都看不到呀?”

    “额,皇上,这东西可以延伸和缩短,你要将它拉开来看方才可以。”陈瑀试着给朱厚照指示了一番。

    朱厚照这才看去,一看之后满脸讶然,“卧槽,真能看到,哎哟……那小宫女竟然没穿内里……”

    陈瑀那个汉啊,和这不着调的皇上在一起,必须心脏承受能力要极强才可以,要是换成杨廷和,估计现在都已经崩溃了!

    “咦,这上面怎么有血迹?”朱厚照这时才注意到望远镜上血迹斑斑,疑惑的问道。

    陈瑀嘴角不自觉的勾勒出了一抹笑容,“皇上,臣……臣不敢说啊!”

    “少扯没用的,快些说,到底怎么回事!”朱厚照笑道。

    “臣和杨大人在去固原的路上被接二连三的袭击,这血迹也就是因此染上的,陈瑀将胸前衣物拨开,果然有一道撩人的伤口!”这当然是陈瑀在沙场上被砍的!

    “什么?谁敢袭击朝廷命官?!”朱厚照不悦的道。

    “我和杨大人已经告知了名讳,但是那些人肆无忌惮,根本不停,微臣担心啊!”陈瑀叹了口气,“大明国土内,竟这般公然刺杀朝廷大臣,这是在挑衅!”

    “锦衣卫、东厂干什么吃的?!”朱厚照突然怒了,这确实是在挑衅自己!

    陈瑀不露声色的笑了笑,随即又一副担忧的样子道,“锦衣卫和东厂的情报网,说不得已经被那些所谓的反贼掌握了,所以他们才能避开锦衣卫和东厂的眼线,从而淡定从容的刺杀我等。这等同于造反啊,如果不抓起来,大明危在旦夕!”

    呵呵,刺杀老子的是西厂,就算锦衣卫和东厂看到了又会说什么?哦,忘了,这里面还有锦衣卫的参与!

    “恩,也对!”朱厚照点了点头,“依你的意见呢?”

    “臣请求从开一厂!”陈瑀说罢,紧张的盯着朱厚照。

    这家伙不是傻子,陈瑀这么说,朱厚照岂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哦?你想独开一厂?也是,刘瑾和谷大用的权力也应该找人约束一下了。”

    擦,就这样同意了?

    “陈瑀,朕用心待你,也希望你莫要和朕耍一些小聪明,刘瑾他们已经够聪明了,朕希望你和他们不一样,这重开一厂的提议,朕同意了!”朱厚照道,“你便是新任厂公,哈哈,听起来好别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